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四十八章 飞升时代
    心意剑并非真实的剑,而是一种以方原的道心为基,凝聚强大神念化出来的剑光。

    它并非真实,但却比真实的剑都要锋利。

    因为越锋利的剑,便越薄。

    而心意剑,本来就是从无到有,所以比任何剑都薄。

    方原用心剑意,斩过很多对手,也斩过很多东西,他曾经斩过最坚硬的东西,便是在南海龙迹之时,将一块成了精的老铜印给斩成了两截,如今,他想用最强硬的手段试试这石碑,所以也祭出了心意剑,在他想来,就算无论真个将这石碑斩碎,好歹也能留些痕迹。

    但结果,与他想象中不同,他那一剑斩去,没有半点痕迹。

    那一道剑光,直接便斩进了石碑里,就好像是没入了水面,再不留半点痕迹。

    心意剑便是方原的心念所化,因此这一剑没入了石碑之中,方原便也立时感觉自己像是跌入了一个神异的世界之中,他像是在无尽的虚无里飞了很久,而后眼前豁然开朗!

    他仿佛直接跌入了一个梦里!

    梦中所见,乃是一个雄奇阔远的世界,他看到人间道法昌盛,诸般神通,曾出不穷,看到各种远古时的种族林立于世间,有远古龙族,有各种天生地养的神兽,有举手投足可以搬山蹈海的强大仙人,无数天骄同世而生,一个个光环耀眼,犹如骄阳,俯视着世间……

    那些强大的生灵,每一个到了如今,都会是人间的顶梁之柱。

    在这一个世界里,或说在这一个梦里,方原看到了很多壮怀激烈的场景。

    天骄对决,高手争锋。

    为了名,为了利,或是为了心间的道义!

    他们讲究规矩,以礼相待,于高山之巅,于云间海上,切磋神通,分胜负,决生死!

    无数更精妙的神通,便在他们的碰撞与对决之中被参研出来。

    世间的道法,一层一层,被推向更高的境界。

    一时间,方原满心震惊,甚至是生出了无尽的狂喜。

    他愕然的发现,自己在经历这场大梦一般的场景之时,也身处其中,他看到了一场又一场的大战,简直便像是自己直接参与了一般,也正因此,他在这场经历之中,便渐渐积累出了无尽的神通烙印,他好像是参与了每一场大战,也领悟了每一个高手的神通……

    这是何等的造化啊……

    方原甚至心神都在颤栗,他仿佛窥见了一个时代的智慧结晶!

    他不知道这是真的还是幻觉,若是真的,那简直就是一种世间至高的造化!

    如今的自己,本就已经天道化神,后面的路要走,便需要领悟更多的天地法则,直至掌握天地本源,若在以前,他只需要认真的参研天功,完全参透了天功之后,他便完全的掌握了大道,化成大乘,可如今,大道已改,天功有差,所以,他不能再按这条路走下去了。

    他对天功领悟的极深,但也因此,他受到的误导极深。

    这使得他几乎不可能真正的踏上大道。

    惟一的方法,便是完全摒弃天功,从头开始。

    可是那样一来,他可能需要数不清的时间,便如九重天仙皇,或是忘情岛老祖宗那一代的人,他们修炼了数千年,感悟世间数千年,都做不到的事情,更何况是自己?

    不过如今,方原看到了这种种梦境,这一个磅礴大世,却忽然心里生出了触动。

    他凭空生出了无尽的领悟,便仿佛自己亲身经历了那样一个大世。

    他能够明显感觉到自己神魂里拥有了无数烙印,这使得他的修为提升了不少。

    不过,方原仍然沉浸在梦里,还在看着这一方世界。

    这当真是一个波澜壮阔,强者辈出的时代。

    但这么多的天骄与强大种族生在同一时代,却是一种悲哀,便如同天上同时出现那么多的太阳,同样也是一种灾难,所以,方原很快便从这个时代里感受到了一种压抑……

    ……这个世界太小了!

    那些强者争锋,天骄对决,使得无数的传说流传了下来,被世人所称颂。

    那些传说般的对决,确实很容易点燃年青人心里的热血。

    但在这热血背后,方原看到的是一种无奈。

    那其实是因为这个世界,容不下那么多的天骄与高人,也容不下那么多强大的种族,所以他们只能通过这些方法,不停的消耗着彼此的数量,所以,敌对种族之间,不同道统之间,甚至同一脉的老一代高人,与新一代成长了起来的人之间,最终都会对上,一决高下。

    他们身在其中,或许自己发现不了这个规律。

    但如今的方原却与他们不同,他像是身处其中,又像是高高在上,所以他看得清楚。

    这些人是被某种规律所驱使,在做出这等自毁的行为。

    无尽传奇的背后,其实是一首悲歌。

    方原忽然感觉很压抑,他觉得那么多天骄高人,死的太可惜,他们不该这样。

    只是,他在这里,只是经历者,却不能干涉什么。

    所以,纵使心焦,也只能静静的看着。

    终于,在这厚重的几乎让人看不到希望的悲哀里,方原看到了一个骑着青牛的人。

    他本是一个小国看守典藏的小吏,出身贫寒,在这天骄辈出的时代,天资也并不如何惊人,修行速度,远不如同辈,所以一度放弃了修行,只是关上窗来读书,领悟前人智慧,这一读便是数十年,他已年迈,算在常人的年龄里,便已经是半只脚踏入黄土之中了。

    但也就在这时候,仿佛是多年读书带来的智慧,使得他终于开窍,修为境界,居然突飞猛涨,以前修行之上的难题,在他眼里都变成了很简单的问题,再也困扰不了他半分。

    再后来,他所在的小国,受到了妖魔侵袭,如风中烛火,满朝文武,皆焦头烂额,便在这时候,一直埋身于典藏之中的他,走出了那破旧的书楼,斩妖除魔,败敌将,退敌军,挽狂澜于既倒,一下子便扬名于世间,成为了这一代里,成名最晚的一个天骄……

    只是,到了如今,他已不拘泥于这虚名了。

    他已经看到了大道,心里有了疑问,便开始游走天下,寻找答案。

    他经历了很多事,很多困扰,也有很多凶险,但他的智慧,使得他将这些困扰一个个解开,很多凶险,也一件件化解,在这个过程里,他的修为境界越来越高,名声也越来越响。

    然后,他终于成为了和方原一样,发现这世间悲哀的人。

    太多的人无谓的死去,太多的纷争,使得这烈火烹油一般的时代,底下全是白骨。

    他曾经试图劝说过,阻止过,但是没用。

    于是他在名声最响之时,骑着青牛,再次遁入了书楼。

    不过这一次,他不是看书,因为世间智慧,皆不如他的智慧,所以他在著书。

    世间纷争,还是在继续,愈演愈烈。

    最终,一片席卷天下的大战被引发,各方高手,各方道统群起而争,一场场大战蔓延了开来,那些强者实在太可怖,他们的大战,摧毁了一个个国度,甚至要毁掉这天地。

    世间无数法则因着他们的大战而被撕碎,大地满目苍痍。

    便在这时候,骑着青牛的人,终于从书楼里走了出来,带着他的答案。

    “天盈而破也,路尽,而去也!”

    “昔有东山仙君,功参造化,囚之于天地,何解……”

    “踏青云而上,破壁障而走,自寻逍遥界……”

    “鱼跃龙门天地宽,自此世间再无我……”

    “……”

    “……”

    骑着牛青的人,以无上道法,阻止了这一场几乎要将整片天地彻底毁灭的大战,于九天讲道,给天下修士解惑,点明了他们身处一世的悲哀,化解了他们无谓的征伐与毁灭。

    而在讲完道法之后,他抬手震散了苍穹,骑着青牛,走向了未知之地。

    世人得他点化,如大梦初醒,忽觉自己的征伐,实在愚蠢。

    于是,越来越多的人,跟随了那骑着青牛之人的步伐,一个个破天而去。

    他们称之为飞升,那是一种更高的境界。

    世间高人少了无数,压力便也少了无数,世间修士,皆以飞升为傲,那才是自己该去的地方,因此,无谓的征伐便少了许多,大家只想着悟道飞升,而老一辈的飞升而去,小一辈的修士便也有了出头之日,更不必拥挤在一处,惹人气闷,天地之间,一时为之清朗。

    骑青牛的人解去了天地之间的一个大难题。

    望着梦里场景的变化,方原心间,也是波澜起伏。

    他知道自己看到了什么。

    自己经历的,乃是太古时候,大仙界来临时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