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四十二章 惟一的路
    这一尊尚未完全转生的渡劫魔偶,表现出来的实力当真恐怖至极,无论是他转生之前,所残留的记忆里面,那些诡异的神通,还是他生于魔息湖,因而将整个魔息湖都炼作了自己领域的天生优势,都使得他远超出了普通的化神修士,就算是在被方原斩杀了之后,他甚至都可以化作道道魔念,前来夺舍,想要将自己的意识,强行种在自己对手的体内……

    种种诡奇法门,着实让人感觉防不胜防,但方原已然做好了准备。

    尤其是在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之后,方原更是满心怒意。

    他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魔息湖里,看到一个如此之大的隐患,这使得他甚至感觉到了一阵恐慌,一阵悲哀,旋及而来的,便是无尽失落带来的怒意,自己只不过是想要抵抗大劫降临而已,这不应该是一个天下人共求的结果么,怎么就一次又一次的遇到障碍?

    失望换来的便是怒意!

    而这强大的怒意,则转化成了一道强横无比的心意剑光!

    “咻!”

    这一道剑光在凝聚起来的一霎,便陡然之间消失。

    只可以神念分辨到一道微芒迎着那魔光斩去,便如纸薄纸,那无穷的魔念,迎到了这一道剑光之下,便如冰雪一般消融,瞬间化作点点残念,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心意剑出,魔光根本无法抵挡,当场被斩灭。

    哗啦啦……

    如山岳倾塌,那一尊魔偶散乱一地,成了一地的泥塑与碎骨。

    而方原,也从半空之中,慢慢的走了下来,脸色铁青,嘴角缓缓流出一道殷红。

    这一战,来的快去的也快,但给他的负担,却前所未有的大。

    这魔偶尚未转生成功,而且刚刚真正苏醒,神通不灵,这才被他钻了空子,趁机斩杀,但饶是这样,也使得他用出了自己最强的几种手段,而且脏腑之间,留了暗伤……

    “这样的魔物,居然会如此厉害……”

    方原冷冷的看着那一地泥塑,久久不言,衣袍荡荡。

    而周围的白猫,看了方原几眼,发现他性命无忧,才微微放心。

    而蛟龙,又已变回了原来的模样,惊愕不已,久久不言。

    吕心瑶不知道在想什么,看了方原很久,才慢慢转过了头,面无表情。

    很明显,她也想到方原如今的实力,强大到了这等程度。

    “你居然可以斩杀这一尊魔偶,的确很强!”

    她过了半晌之后,才忽然轻轻开口,居然破天荒的赞了方原一句,而且没有半点讥诮之意,只有隐隐的感慨,但是在说过了这一句之后,她却忽又嘴角一挑,冷笑着道:“不过,你能够斩杀一尊尚未完全转生的魔偶,那若是换一尊已经转生成功了的魔偶呢?”

    “你能斩杀一尊魔偶,但若是无数魔偶一起出世呢?”

    她的声音里,像是蕴含着森然鬼气:“你想过没有,这世间有多少魔息湖?”

    吕心瑶的话,使得方原脸色一阵铁青,甚至道心动摇。

    他刚才的惊怒,便是因为他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可怕……

    ……

    ……

    在这世间,魔息湖极多!

    大大小小,怕不得成千上万?

    而这所有的魔息湖,某种程度上,都是用同一个方法造就的,那便是布置大阵,聚拢魔息,而后再借用一些大劫之中殒落的前辈遗骸,塑造魔偶,镇压在魔息湖中央!

    这是一个非常古老而又有效的法门,所以用的也极多。

    而如果,这所有的魔息湖内,那些魔偶都正在经历着转生的话……

    “这些魔偶的转生,并不只是偶然!”

    吕心瑶声音沉沉,低声道:“最一开始,某些魔偶生出了灵性,甚至在寻找转世传人,他还以为那只是特例,还有很多人,便如仙盟,圣地等等,也发现了这个秘密,但也没有太当回事,毕竟转世传人,虽然有些本事,但在那些大人物看来,仍然不值一提,便好似我,我以为自己掌握了超脱于世间的力量,但前后几次与你争锋,还是都输在了你手里……”

    过了一会,她才继续道:“只不过,问题并不这么简单的,直到他临回琅琊阁之前,都还不确定这些魔偶是如何苏醒的,只是猜测,这应该也和千年之前昆仑山那一场浩劫有关,正是那一场浩劫引动了天地的变化,才给了他们苏醒的契机,否则没道理赶得这么巧……”

    “但有一件事可以确定,渡劫魔偶,都渐渐开始苏醒了,那些寻找转世传人的,只是走错了路,而真正强大的魔偶,他们都是在等着,等着自己真正的转生成功,那才是最可怕的!”

    方原一张脸铁青,没有立时回答。

    这当然是很可怕的。

    自己遇到的这一个,只是一具尚未转生成功的魔偶,便已如此可怖,那这世间如此之多的魔息湖里,是不是有着已经转生成功了的可怖存在,正在悄然等待着出世的时机?

    他们生前,都是对天元有大功的存在。

    可是如今,浸淫于黑暗魔息之中这么久,由死转生,他们都已经变了。

    或许他们还保留着一些残留的记忆,但转生回来的,却已经不再是曾经的他们。

    这是一个全新的种族!

    或许便如他们所自称的:神族!

    他们源自为人,但却已经不是人了,是一种全新的种族。

    难怪黑暗之主会犹豫。

    他的本意,是先引动大劫降临,在世人惶恐绝望的时候,向世人传授他所推衍的功法与神通,如此一来,必然可以吸引一批志同道合的人,帮着他一起推衍,如此,便有极大的把握,造就一批新的可以在大劫魔息之下活下来的人,这样的人,将不会再惧大劫!

    他将这些人称之为仙人!

    如果这样成功了,人间或许绝大部分人都会死,但这些“仙”,却会活下来,活的很好。

    当人间变成了黑暗之主口中的“仙界”,那么这些活了下来的仙,便不会再受限于一次又一次大劫的死循环里,而是得到前所未有的造化,奔向真正浩渺的寰宇大道……

    一个纪元结束,新的纪元来临!

    天元将会向前迈出一大步!

    毕竟在大劫之下,天元生灵疲于奔命,已经很久了。

    更何况在黑暗之主的理念之中,如此奔下去,还早晚是个死。

    但在发现了这些悄然转生,并且在等待时机的魔偶秘密后,黑暗之主才犹豫了。

    他知道这些魔偶在等待苏醒,所以不敢行险,因为如果依着他之前的念头,引落了大劫,那么这些魔偶便得到了前所未有的优势,或许不等到他真个将自己的功法与神通完善,这些魔偶,便已经成为了人间之主,到了那时候,他这所谓的仙界,将会成为死人的天下!

    这些魔偶在新的人间,会成为神!

    他们或许会牧守凡人,也许会灭绝凡人……

    黑暗之主是想塑造一个新的大仙界,而不是帮他们打造一个神界!

    只是,方原愈发往深里想着,心上像压了一座大山。

    这些魔偶,既然已经转生,那早晚还是会醒过来,他们其实已经有了自己的意识,只是待等着最佳的时机,这个时机,或许是大劫降临的时候,那对于他们来说,将是一场巨大的狂欢,又或许是人间大战的时候,纷争之下,人间力量消耗,他们便坐收渔翁之力……

    念及这个问题,方原甚至感觉后怕!

    当初在琅琊阁之前,如果自己真的与东皇山道子斗起来了,那岂不是……

    人间在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灭世之灾,探肩而过。

    只是这阴影,还未散去!

    ……

    ……

    方原忧心抬头,看着黑暗魔息笼罩的苍穹,一时竟有些绝望心思。

    怎么办?

    大劫终是会到来的,到了那个时候,人间上有大劫,背后又有这些正在转生,阴瘆瘆觊觎着人间的神魔,怎么可能抵御得住?他们之前,都想的太简单了,只以为大劫会像以前一样,从天而降,却没想到,如今真正的劫难,已经在人间蕴育了许久,随时席卷四方。

    如果等到大劫,内外交患之下,人间必亡。

    但如果提前开始解决这些魔偶的话,人间力量,岂不又要消耗的太严重?

    就算是人间能够惨胜,又拿什么去对抗大劫?

    ……

    ……

    “你又何必这么愁眉苦脸的样子!”

    吕心瑶看着方原一脸阴沉的孤寂模样,心间微沉压抑,故意冷淡的笑了一声,道:“他回琅琊阁之前,跟我说过,你只要看到了那一尊渡劫魔偶,又看到了他留下的传承,便会知道该怎么做了,难道到了这一步,你仍然还不甘心,还不肯把他的路继承下去?”

    方原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他知道黑暗之主的意思,在看到这一尊魔偶的时候便知道了。

    黑暗之主,便是在通过这一尊魔偶,告诉他这个人间最大的隐患,好让自己做出决断。

    眼下绝望的局面中,其实还剩了一条路,可以保证世间文明不灭!

    那便是由自己来继承黑暗之主的路,将他想要推衍的功法,推衍圆满,将他这条没有足够时间走下去的路,成功完善,然后向天下公开这些魔偶们存在的秘密,引动人间摧毁魔息湖,并在这个过程之中,传授人间自己推衍出来的功法,挑选适合“成仙”的人。

    这样一来,人类还与渡劫魔偶有的一争。

    不争别的,只是争大劫降临之后,谁来主导这个世界。

    而这,应该便是黑暗之主的本意!

    他笃信自己来到了这个传承之地,看到了这些问题时,便会遵从他的想法!

    但是……

    ……方原不甘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