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三十七章 封圣之后第一件事
    手里捧着这两张旧纸,方原反反复复,看了很多遍。

    他越看越是玄奇,但却没有从这些碑文里,看到一些真正能解答他疑惑的事情。

    这些碑文,分明写的便是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小事,又或说是蠢事。

    里面的人物名字,自己一个都没听过,显然也不是什么名留青史的大人物。

    这些神秘的碑文之上,为什么会留下他们的事迹?

    天元三千年一度的灭世大劫,难道会和这些小事有关?

    他沉吟良久,也想起了自己见过的石碑。

    他曾经在天来城金家的秘境里,看到过一块石碑,那一块石碑上面的内容,可没有自己如今看到的这么慷慨激昂,反而满满都是一些触目惊人的内容,比如“人间十罪”、“绝途”、“无归”、“天人壁”等等,当时自己只是勉强认出了几个字,道心便感觉到了恐惧。

    那块石碑与如今自己看到的碑文,全然不同,但材质相仿,是否是一致的?

    还有陆青官在青阳宗所藏的那块石板之上,也如经历了一场大梦,似乎听到了仙人讲道,也看到了域外天魔来袭,惨杀无数,他那块石碑之上,原本记载着的,又是什么内容?

    ……

    ……

    至于此前白夫人所言,琅琊阁主在看到了这几张碑文之后,便性情大变,那就更让方原不解了,起码从如今琅琊阁主所留的这几道碑文之上,他看不到什么可以让人性情大变的原由,除非,琅琊阁主如今留下的这几道碑文内容,并不是他看到的所有碑文内容。

    这一点,倒是有可能的……

    枯坐了一会,方原便又从自己的乾坤袋里,翻了半晌,另找了一张拓文。

    这一张拓文,却是他从南海老龟那里拓来的,当初方原发现,南海老龟身边,躺着一块石碑,只是那石碑实在太过巨大,他用了很长时间,才将碑文拓了出来,如今这些拓文,便在他的乾坤袋里,此前他对于太古篆文了解的还少,因此便一直没有精心去研究过。

    如今既然看到了三道碑文,他便又取了出来,潜心去看。

    “昔南海愁波海,有岛曰琼寰……内有二仙,道行深厚,患万世之难,无子。心意相合,世间莫有过者。岛上清幽,三千年过去,琼仙收一徒名厌,八面玲珑,视之甚喜。寰仙见之,无视。再三千年,琼仙得一友名憎,俊逸遄飞,寰仙不喜。再三千年,寰仙外出周游天下,十年后归山,琼仙已得一子名悲,冰雪聪明。寰仙怒而问之,琼仙冷笑不言。终大怒,拔剑相向,琼仙与子偕亡,上苍显化,言曰:悲为尔子,孕十年而生。寰仙大悲,自诛,琼寰岛不复存矣!”

    “忌之一字,可诛仙,此罪之七也!”

    “……”

    “……”

    一点一点破译出来,方原又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这一篇碑文之上所写,更是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分明便是一双道侣所经历的事情啊,都不知是哪里人,怎会记在碑上?

    又想到,当时这一块石碑,本是想让南海老龟负着的,但是它不愿意,宁可在海底躺着,难道当时逼着它背负此碑的,便是这一件事情里活了下来的琼仙不成?

    静静的在书殿里想了很久,方原才慢慢站了起来。

    如今他心间满腹疑团,但也知道枯坐在这里,解决不了问题。

    他几乎可以确定,琅琊阁主当初看到的碑文,应该比自己多,所以才会有了他后来所做的事情,又或者说,只看碑文,还了解不到那些真正的秘密,或许,只有在真正的看到石碑,并且破解了那石碑之上的秘密之后,自己才能够真正的接触到,这太古仙界的秘密。

    起身离开了书殿,方原只见白夫人居然一直还在殿外等着,待到看见方原面色如常,隐隐松了口气,方原大概能猜到她的心思,想是担心自己出现和琅琊阁主一样的变化。

    这倒让他有些无奈,此前自己与琅琊阁主见面时,对方可是留给了自己一块玉佩,希望自己可以持着这块玉佩,去看他留下来的东西,他说这句话时,运转了某种神通,直接告诉方原知道,白夫人等都未听见,否则的话,估计就更为担心自己是否会出现变化了。

    而且,这件事,也不能告诉其他人知道。

    世人承受不了第二个黑暗之主的出现,一定不会同意自己去看黑暗之主留下的东西。

    但自己答应了,却是一定要去一趟。

    “幸亏你没事,否则的话,这天下人不知道会惊怒成什么样子……”

    白夫人低低的叹了一声,引着方原回到正殿去。

    直到这时,方原才知道,自己在琅琊阁主的书殿之中,已经呆了三天时间。

    想来是在这三天时间里,他研究每一个石碑上面的字,着实浪费了不少时间,那些古篆文,与如今通用的文字不同,每一个字里,都蕴含诸多含义,便是他曾经得到老龟传授识云,领悟起字里的内容来,也非常的缓慢,不知不觉中,三天时间便恍惚的过去了。

    当然,这比起当初的琅琊阁主,强行借自己的学识来解读碑文,已经强了很多。

    “这三天里,没发生什么事吧?”

    方原一边梳理着自己的念头,一边问道。

    白夫人笑了一声,道:“你成圣了!”

    “嗯?”

    方原登时微微一怔,转头向白夫人看了过去。

    白夫人在这时候,正与方原走到了琅琊阁的精致小楼之前,云袖轻轻在空中一展,化出了一面水镜,镜面氤氲变化,里面便显露出了琅琊阁外此时的场景,这一看去,果然惊人,却见琅琊阁前,不知何时已汇聚了万千之人,有年纪轻轻者,有苍首老者,有看起来身份极为尊贵之人,也有看起来一身苍莽气的散修等等,皆恭敬立身三千里禁外,成群成片。

    “这些,都是为了要借你道书一观的!”

    琅琊阁白夫人作福道:“方原先生,你留这一卷道书在琅琊阁,示之于天下人,也就护住了我琅琊阁的安危,甚至保我琅琊阁一劫之稳,这份恩情,琅琊阁委实难报!”

    方原忙躬身还礼,这才知道这些人,都是求道书来的。

    原来自己入书殿这三天时间里,他不借仙源而成化神之事,已然传遍了天下,随之传了出去的,还有他已将成就化神的法门留在道书之中,传示天下人的消息,听到了这个消息,天下人又如何按捺得住,便成群结队,往琅琊阁而来,都要先取这道书,一观为妙。

    只不过,琅琊阁主毕竟刚刚入土,琅琊阁还是没有急着大开山门,起码三天之后,再让他们进来。

    这些人倒也不急,只是尽皆称赞方原,无论是他真正推衍出了九天十地仙魔大阵的事,还是他不借仙源而成化神之事,又或是他一人退走东皇山与古世家大军的事,都在这时候流传了开来,天元众修,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已结结实实将他推上了小圣人之位。

    若不是年龄尚幼,修为也未臻至高境界,连那“小圣人”的“小”字,也可以去掉了。

    而且这个圣人之名,还真是实打实的,比仙盟的圣人含金量都高。

    方原这是没有出去走走的缘故,否则的话,就会知道如今自己地位与声望,皆高的吓人。

    “方原先生,你以一卷道书,护我琅琊阁周全,我琅琊阁亦非不知礼之辈,当投桃以报李,吾思之,琅琊阁如今无主,十二殿藏,引天下人觊觎,留在手里,亦是祸患,因此我打算助你再添一份圣名,将借此机,以你之名,开放琅琊阁十二殿藏,你道如何?”

    白夫人忽然开口,说出了一件惊人的事来。

    方原听了此言,也顿时微微动容。

    白夫人若真这么做了,那琅琊阁的无尽典藉,等若是直接向天下公开了。

    从这一日开始,天下有志有识之人,皆可以进入琅琊阁阅读。

    想来世间皆视典藉为不传之秘,何其珍重,而琅琊阁有万千神通典藉,却是尽数向外公开,那将会引动天下多少大势?影响多少格局?

    白夫人若真是想借自己的名义,打开十二殿藏,尽示于天下人的话,那简直就是让自己这个圣人之名,高到一个惊天动地的程度!

    只不过,同样的,天下大势,也必然会被引动,谁也不知道会出现多少变数?

    方原甚至在这一霎,起了一个心思,白夫人这么做,是不是也是为了报仇天下人?

    但这个心思,不好说出来。

    想到了自己当初筑基之后,求法之难,他也不忍心拒绝白夫人的提议。

    白夫人倒是十分平静,笑道:“如今天下人都等着你这位小圣人给他们讲解道书,奠定你的圣人之名位,易楼也等着你去布置九天十地仙魔大阵,我琅琊阁,同样也想请你主持这十二殿藏开启之事,只是不知,你这位如日中天的小圣人,究竟会选择去做哪件事?”

    方原听了,只是无奈的笑笑,忽然问道:“后门在哪里?”

    白夫人微微一怔。

    方原却是摇头笑了笑。

    世人要把他推到最光明的位置上,但为了真相,他需要先去最黑暗的地方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