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三十六章 天降碑文
    琅琊阁主居然是看过了碑文之后,才性情大变的,方原倒是没有想到。

    对于琅琊阁主的心性变化,这世上自然没有人比白夫人更清楚,虽然琅琊阁主是最近几十年才开始出没于天下各处,搅风搅雨,但在此之前,他必然有一段漫长的心理历程。他是曾经经历过昆仑山之变的人,但那一场剧变,应该也不是决定他这走上这条路的主要原因,否则他千年之前就化身为黑暗之主了,也就不会等到最近这几十年里才跳出来搞事情。

    白夫人听了方原要看碑文的话,忽然有些担忧。

    她欲言又止,想劝方原打消这个念头,但又不知从何说起。

    方原醒悟了过来,笑了笑,道:“夫人不必担心,我只是想了解一下那石板的内容!”

    白夫人心想自家夫君,当初不也是因为想了解一下那石板的内容?

    但她终究不是那等犹豫不决的女子,这犹豫也只是片刻,便道:“那样石碑,其实很早便出现在了世间,上面有诸般文字,或是上古篆文,或是稀奇古怪,对于他们的传说也有很多,有人说里面蕴含着天道功法,还有人说过,这石碑上藏着大劫源头的秘密,这些石碑,在不同的时期被人发现,迄今已有五块,被好几处圣地收藏,千年之前,我夫君从昆仑山归来,曾有一段时间,对这些石碑异常的着迷,曾经前往各大圣地,想要观摩他们的石碑!”

    说到了这里,白夫人有些自嘲,摇头道:“不过那时候,各大圣地都彼此提防,知道昆仑山丧去了大部分高人性命,以为自己争锋的机会到了,而那石碑,传说中又有着无上法则,所以谁也不敢轻易示人,我夫君求了很久,也没有看到世存的所有石碑,不过,几大圣地也没有将事情做绝,还是将石碑上的拓文给了他,他曾经在阁中仔细的参悟了很长时间……”

    听着白夫人的话,方原眉头微皱。

    白夫人以为这种石碑,世间只有五块,类似的话洛飞灵也曾经说过,但实际上,这样的石碑已经出现至少八块,在南海沉眠的老龟身边,放着一块,而在天来城金家秘境通往的一片残破世界里,也有着一块,青阳宗有着其中一块石碑的碎片,也能算是一块。

    再加上,他曾经在入雪原寻找三世剑魔之墓时,发现了一块同样材质的石碑,不知道能否算得一块,因为那一块石碑之上,只有三世剑魔留下的剑痕与遗言,却无其他的文字。

    若是算上剑魔这一块,那就能算是九块了。

    白夫人不疑有他,继续说了下去,道:“那些拓文,我也看过,皆是十分古老的文字,世间识得之人不多,但是我夫君也是个有才学的,他潜心参悟了多年,终于译出来了一些内容,从那时候起,他便没有了往日的清朗,常年闷坐,再后来,他便很少留在阁主,而是游走天下,我问他去了哪里,他也很少告诉我,外人面前,都是一副游戏人间的样子……”

    方原听得这些话,心间也有些惊讶。

    那些石碑上面的文字,乃是世间早已失传的古篆文,满天下也无几人识得,琅琊阁主居然可以凭着自己的学识,一点一点破译出其中的内容,这份才学,当真让人惊叹……

    ……自己曾在一道古老典藉上见到过一些古篆文的考究,说不定便出自琅琊阁主之手。

    他微一沉吟,道:“那些拓文还在么?”

    白夫人想了想,道:“我曾替夫君收拾书阁,见过拓文,但译出来的内容,却皆没有了!”

    方原道:“我只需要看到拓文就好!”

    白夫人摇了摇头,道:“那种拓文晦涩艰难,先生怕是不识得!”

    方原点了点头,道:“我曾得异人传授这等上古篆文!”

    白夫人听了,也有些讶然,这才起身,领着方原,来到了精致的小楼之后,一座掩映在青竹流水之中的书殿,外面看起来并不大,也不如何华贵,只显得十分精致而古老,如今殿前石板隙里,杂草丛生,看起来已许久没有人打理过,使这大殿显得有些荒芜的味道。

    白夫人歉疚道:“我夫君常言,杂草也是生灵,从石板隙里长了出来,颇为不易,他敬这杂草不甘命运,所以不让随便拔去,久而久之,倒成了这等荒芜样子,先生莫怪!”

    方原低叹:“杂草都敬的人,怎会一心要毁灭世间?”

    入得书殿之外,便见得殿下打扫的甚是干净,与外面的荒芜截然不同,显然是白夫人经常过来,这殿内布置的简单,只有一方蒲团,一张小几,上面摆着笔墨纸砚,另有一只酒壶,两只小杯,而在周围,则是一排一排,极其高大的书架子,上面都是一部一部厚重的典藉。

    白夫人请方原在案几之前坐了,自己在书架下方,取出了一只小小的石匣,以法力解去了上面的封印,然后将匣子放在了方原面前,方原将其打开,便看到里面是些古旧纸张。

    这些纸张之上,墨迹鲜明,正是石上的拓文。

    当初几大圣地之间,也是明争暗斗,藏有神秘石碑的,断不肯将石碑轻易给对手看,不过琅琊阁主毕竟也是财大气粗,以各种典藉交换,还是将石碑的碑文拓了过来,方原目光一扫,便见到这匣子里乃是两张旧纸,想必是便是琅琊阁主从仙盟与各大圣地换来的了。

    他曾经听洛飞灵详细说过,昆仑山曾经有人见过一块石碑,但在千年浩劫之后,那块石碑便不知去向,而其他圣地里,九重天有一块祖上传下来的,仙盟也掌握着一块,东皇山据传也有一块,按理说起来,琅琊阁主掌握的碑文应该更多,但这里却只有两张。

    向白夫人告了罪,表示自己要多参研一会,白夫人允诺,悄悄离开了书殿。

    方原翻转了旧纸,从纸背之后看去,逐字参研。

    他曾经得到南海老龟传授上古篆文,虽然当时他参悟那些篆文,主要是为了方便领悟三生竹书里的阵道,但也借此掌握了许多上古篆文之字,如今阅读起了这些碑文上面的字,有些吃力,但也大体能够分辨得清内容,逐字逐句读去,脸色渐渐变得有些凝重了起来。

    “昔有南湖执钓叟,性和,隐于桃林,见一泉如玉,内有金鲤,烹而食之,悟大道之理,拜谢天地……出山会友,坐而论道,败友人手,不甘,再垂而钓之,又得一鲤,再出山,友人不敌,深感其道理之深,尊为上宾……叟欣悦之,游走四方,人皆敬之,帝旨至,命坐镇天南……政事繁芜,自感力疲,念之金鲤之奇,便屡往而钓,不获……性躁,乍见鲤影游于泉内,投身于泉,自化一尾金鲤……呜呼隐士,心生贪念,而得此祸,此罪一也,后人哀之!”

    方原虽然还有些许断字不明,但还是可以勉强看明白碑文之意,心间顿感诧异。

    这碑上写的,居然是一个不知真伪的小小寓言。

    说的是一个南湖老叟,性情和淡,不愿与人争锋,便隐入桃林,无意中发现了一眼泉水如玉般的怪泉,里面有金鲤游动,他钓了一尾食之,从中悟出了大道之理,知道这是一桩大造化,便拜谢天地离开,自此之后,修为大涨,但与朋友论道之时,还是感觉自己稍有不如,便又去钓了一尾食之,修为大涨,败尽了诸多高手,因此不再隐居,而是雄踞一方。

    但既然出世,便总有许多事情找上门来,他又渐渐感觉自己的能力不足,每每又去垂钓,初时总能钓得金鲤,功力大涨,但渐渐的却发现钓不着了,能够看到泉里面有金鲤游动,偏偏不上钩,他心里着急,索性投入了泉水之中去捉,但一入泉水,自己却成了其中一条金鲤。

    不仅以前钓出来的金鲤还了,连自己也成了其中一只。

    方原看着这些内容,一时有些茫然,不知自己是否看得错了。

    如此神秘而古老的碑文,留下这么一件小事是做什么?

    他耐着性子,又向第二篇碑文看去:“阳城帝渊,南阳小国皇子,父狩猎而亡,继位。天下清平,民生富足。曾遇仙人巡游,拜而求仙。仙曰无缘,请还。……渊归宫,思之渐怒,诗以毁之。仙人怒,降雪于国。渊更怒,毁仙人庙宇,坏其法身。仙人谴童儿至殿前,叱之无礼。渊命大军欺上,斩于殿前。仙人亲至南阳,毁其国,夺其位,南阳不覆矣!”

    “一言之怒,可覆其国,此罪三也,后人哀之!”

    “……”

    “……”

    方原慢慢看完了,心间的诧异,更是难以形容。

    这不就是一个作死的人吗?

    好好的一个富足小国,就因为仙人说他无缘仙道,便要回宫里写书骂仙人,仙人降雪灾于国,警告他,他又要捣毁仙人的庙宇,毁了仙人的法身,仙人让座下童儿来当面骂他,他居然要集结大军,斩杀了仙人的童儿,最后落得一个国毁人亡的下场,岂不是个笑话?

    这样的小事,何至于非要记在这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