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三十四章 太古大仙界
    “那块石板?”

    看着陆青官面上那温和淡然的笑容,也感受着他体内那一种隐藏极深,但却甚为凶险的气息,方原想到了很多事情。

    他在青阳宗那一方最为隐秘的洞府里,看到过那一块石板,那是一块来历异常神秘的石板,据传是上一次大劫降临时,天外而来,被青阳宗先辈得到,后来,青阳宗曾有数代人在这石板上悟出了某些道理,因之实力大涨,称雄一州之地。

    这块石板方原看了好几天,发现上面只有一些《道元真解》里面的文字,乃以是太古篆文写就,除此之外,并无任何稀奇之处,也没有领悟到什么功法神通,因此又锁了回去,对于这石板之上,是否真的可以悟出神通来,他并不确定,但没想到,陆青官成功了。

    难怪陆青官可以从与方原同辈的小小练气弟子,一跃而成为如今的神婴大修,毕竟在之前的方原看来,陆青官天资不错,但短短数十年成就神婴,这也是十分罕见的事情。

    “呵呵,方长老还记得自己有个宗门否?”

    不远处,青阳宗主陈玄昂与秦长老,百花谷闻香长老等人,皆笑着迎了出来。

    如今的青阳宗,乃是云州最大的道统,而且与另外越国四大仙门,结成联盟,某种程度上说,就等于是一个仙门了,只是,还需要有一位超脱于众修之上的强者,将五大仙门真正的整合到一起,而这样的人,方原倒算一个,可是方原心不在此,所以他们只能慢慢培养。

    只不过,对外之时,越国五大仙门,已越来越像是一个大道统了,偌大云州,青阳宗已然隐隐有了一霸之名,尤其是继承了阴山宗的底蕴之后,已是名副其名的第一大宗门。

    这份荣光,比之千年之前,也不遑多让。

    某种程度上,这也算是青阳宗宗主谋划的好,他当初继任为宗主,接到手的青阳宗,便是一个烂摊子,但是心里一直不甘,还想着将青阳宗壮大,为此做了很多的布置与谋划,其中最成功的一个谋划,便是在方原还未成气候时,就狠狠的在方原身上赌了一把……

    所以,青阳宗的壮大,或许不能说是出了一个方原的原因。

    而是青阳宗宗主陈玄昂,一直在努力的结果。

    “出身之门,永不敢忘,朱先生一直是我的先生,青阳宗也一直是我的师门!”

    方原笑着向青阳宗宗主陈玄昂与秦长老等人行礼。

    这一次青阳宗会来,着实让他有些意外,但也有些感动。

    虽然青阳宗的整体实力,还是差了一些,但毕竟这个心是好的嘛……

    “哎哟,别……”

    青阳宗宗主陈玄昂,听了方原的话,却是急忙摇手,道:“你心里记着就行,这话可别放在嘴上,忘情岛一直把你当道子,魔边奉你为第一神将,易楼与你相交莫逆,还有要请你做易楼之主的风声传来,如今琅琊阁都在你庇护之下,你这辈份实在太大了,青阳宗跟着你喝点汤就很好,非要把你扯进自己门里,还不知道是福是祸呢,你说对不对,哈哈……”

    方原脑门上顿时出现了一片黑线,心想自己这是因为名声太大所以被逐出师门了?

    一应落座之后,早有门下弟子奉上酒来,方原看去,却见奉酒之人不是别个,乃是青阳宗时的同门小乔师妹,她如今也已是金丹修为,却是赶上了青阳宗壮大之时,资源获得不少,只不过终究还是天赋有限,所以只成就了金丹,如今也是青阳宗可以独挡一面的长老。

    这时候,她亲自执壶,上前来为方原斟酒,倒是诚意甚笃。

    方原执了杯,向小乔师妹点头示意,小乔师妹抿嘴一笑,便退到了一边了。

    青阳宗乃至越国五大仙门,不知多少后进子弟,对方原极为崇敬,在他们看来,方原乃是神仙一样的人物,这时候有机会见到,便都远远的簇拥在外围,好奇的看着他们说话。

    方原与青阳宗主以及各位长老,还有小乔师妹、孟还真长老,凌红波长老等人,都说了一会话,说些旧事,问问朱先生如今身体如何,又随口谈论些道法,解去青阳宗某些疑惑,并将自己亲手写就的道卷留下了一份,这便起身告辞,并点明了让陆青官来送自己。

    陆青官如今是青阳宗门下小辈第一人,也是公认的将来宗主继承之人,更有人称其青阳宗千年以来,排名第三的天才,方原是第一人,排名第二的则是那位千年前的剑痴,虽然这位剑痴正邪难辨,很多人都称之为青阳宗的黑历史,但其人的天资,却不可否认。

    “陆师弟,我给你留下的道卷,你可以好生参悟,壮大修行,倘若你可以领悟到足够的道理,那么待到你元婴境界底蕴已满之时,未偿没有化神的机会,就算你自己做不到,那么看在青阳宗的恩惠面上,我也会回山一趟,点化你成就化神境界的修士,以还因果!”

    方原慢慢在前面走着,向陆青官说道。

    “方长老这话,我可是记下了,大恩大德,青官当铭记在心,永不敢忘!”

    陆青官听了,大喜过望,一口便答应了下来。

    毕竟,在此之前,方原成就天道化神,然后一指点化座下大弟子,成就了第二位天道化神的场景,这天下人都看到了,也都动心了。

    陆青官如今能靠着残缺石板之上的领悟,走到神婴境界,已是一件奇事,但就算如此,对于化神,还是不敢奢望,方原的话,等于赐给了他一桩可以成就化神的大造化,若非他心性平和,这时候就该直接跪下来谢恩了……

    “咱们本有同门之谊,不须说这么多客气话!”

    方原摇了摇头,又道:“对你,我倒有些话想问,那残缺石板之中,你悟到了什么?”

    陆青官微一犹豫,便道:“这事本是宗主三番五次勒令于我,不可对外人言,但方长老不是外人,也曾经看过那块石板,便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方长老,你也知道我在练气境界时,曾经双眼受伤,做了很长时间的瞎子吧?”

    方原点了点头,自然记得这段往事。

    事实上,就算是如今,陆青官双目早已完好,但仍然习惯于蒙着双眼。

    陆青官道:“我当初双眼受殒,不能视物,但不甘心如此,便一直在修炼某种心眼神通,那神通是我无意中得来,初时也只是想能够代替自己的双眼而已,但没想到,那一道心眼神通,远比我想象中的更强,以致于我后面虽然借着筑基时的机会,修复了双眼,也一直在修炼,这件事,因为我担心会惹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一直瞒着所有人,望方长老恕罪!”

    方原点头,这在仙门里是很常见的事情。

    修行界里,传承多,断掉的传承也多,说不定哪个弟子,便可以从一个残卷里,一个戒指里,一个扫把里,就得到一桩儿不错的造化,而因为不了解这造化说了出来是福是祸,所以大部分人都会先选择隐瞒,直到自己有了足够的底蕴或实力,才会宣示于天下人。

    就连自己,也曾得了一道天衍之术,至今都未示人。

    他其间,也有好几次想将这一道天衍之术的秘密告诉旁人,但也不知怎的,每次想说出口时,便总会心血来潮,感受到一种冥冥之中的凶险,话到嘴边,便又咽了回去。

    “那一道心神眼,我修炼了很长时间,一开始我很惊诧于这道神通的威力,以为其有通天彻地之能,其实现在想了起来,也只是可以壮大神魂,代之视物,甚至可以直接一眼看破金丹境界修士神通里的破绽罢了,它的品阶,应该属于中阶神诀,只是被我修炼的更深!”

    他笑了笑,道:“在我手里,能够发挥出不输于高阶神诀的威力!”

    方原点了点头,陆青官的确能称得上一位天才。

    陆青官继续说了下去,言无不尽:“直到后来,我被宗主选中,给我一个观摩门中残缺石板的机会,我才发现了这一道心神眼神通的妙用,我初时郑重,解开了眼上黑巾,观那石板半月有余,始终一无所获,直到有一天,我蒙上双眼,准备离去,却忽然间通过心神眼神通,看到了那块石板,自己便好像直接坠入了另一个世界,看到了一番浩瀚景象……”

    方原听得心里微动:“那是一番什么景象?”

    陆青官沉默了片刻,似乎在考虑怎么说,过了一会才道:“仙界!”

    方原转过了身来,向他看了过去。

    陆青官抬起头来,眼中蒙着黑巾,但方原能够感觉到他的目光在看着自己,道:“我很确定,自己应该是看到了仙界,我看到了有仙人讲道,有神人演法,也看到了无尽妖魔来袭,仙人迎战,血染仙山,直到我神魂承受不住,才被迫从那场景之中退了出来,便如大梦一场,我离开了那个场景,忘掉了大部分的事情,但梦里仙人讲道演法的烙印,却留在了心里!”

    他说到了这里,微微凝神:“正是那些烙印,使得我修为大涨,也正是因为那一场大梦,使得我无比确定,传说中的太古大仙界,是真实存在的……因为,我已经去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