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三十二章 道传天下人
    就在一片愤怒里,那一声长喝,忽然在三千里禁内,响了起来。

    所有人都怔住了,转头向琅琊阁内看去。

    琅琊阁外,三千里禁,有漫漫云气遮蔽,而如今,那云雾正缓缓打开,露出了一个瘦削的身影,生得面如冠玉,胸前还结着一朵新郎官的红花,而在这一朵红花之外,偏又戴了一朵白花,一红一白,衬在了一起,便显得无比诡异,在他身边,跟着一个穿红裙的女子,像是新娘,额头上却又系着白带,那瘦削男子手里,捧着一个托盘,慢慢的走了出来。

    他正是刚刚成了亲的白悠然,一日之间,他仿佛成长了许多,在这时候,双眼通红,但还是竭力保持着自己的稳当,他慢慢走到了方原身前,缓缓跪了下去,将托盘高举过顶,颤声叫道:“方原先生,黑暗之主自知罪孽深重,畏罪自诛,首级在此,请你验明正身!”

    方原看向了那个托盘之上蒙着黑巾的首级,神情怔住了。

    周围无数修士,也皆怔住了。

    不知过了多久,才轰的一声,响起了无数的议论:“那就是黑暗之主?”

    “不是说黑暗之主便是琅琊阁主么,他怎么会被琅琊阁少主亲手端出来?”

    “难道,琅琊阁大义灭亲?”

    “……”

    “……”

    本来愤怒到几乎失控的众修,忽然看到了琅琊阁少主捧着黑暗之主的首级出来,便忽然间有些压抑,像是一拳打空了一般的难受,生出了无尽怒火之人,像是临头被浇了一盆冷水,冷静了不小,也有许多野心勃勃的人,在这时候只觉心里憋了一口气,却没了发泄的余地。

    “你还算守信!”

    方原看着那托盘上的黑暗之主首级,只能低声自语。

    他没想到,黑暗之主会让白悠然将他的首级献给自己,但知道他这么做的用意。

    黑暗之主不愧是黑暗之主,连自己最后的首级,都用到了最恰当的时候。

    而且,还将这首级,也当作了一份助力,给了自己。

    ……这个人还真是把最后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自己身上啊!

    看着捧着托盘,身体颤抖的白悠然,看向了白悠然身后,人影绰绰,笼罩着一片悲意的琅琊阁,也看到了周围无数又惊又愕,似乎不知道这时候应该不顾一切,先将琅琊阁打下,还是先听听琅琊阁怎么解释这件事的众修,方原知道,这一件事,终究还得自己来。

    于是他干脆的一把揭去了那托盘之上蒙着的黑巾。

    上面是一颗首级,那首级的面目,显得非常的年青,这时候倒不像是死了,而是睡着了,平静而详和的呆在托盘上,似乎随时都有可能醒来,睁开眼看看这世间成了什么样子。

    “哗啦啦……”

    在这黑巾揭开的一霎那,天下修士,皆齐齐向前凑了一步。

    而不远处的仙盟天魁圣人、九重天仙皇、忘情岛老祖宗等等,皆急急欺身过来,凝神看着那托盘上的首级,仙盟天魁圣人,甚至都显得有些焦急:“真的是他,居然真的是他,他这样的人,怎么会成为黑暗之主,他为什么要自诛,为什么不给我们留些话再……”

    九重天仙皇亦沉着脸,过了许久,才只是摇了摇头。

    看他的脸色,似乎显得有些失意。

    “堂堂圣地之主,居然……居然……”

    忘情岛老祖宗,则是一脸的遗憾,喃喃许久,最终只是叹了一声。

    琅琊阁白悠然双手捧着托盘,手臂在颤抖,他咬着嘴唇,一句话都没有说,嘴唇已经咬的见血,但他仍是沉默不语,听着周围人的议论,咒骂,捧着自己父亲的首级,像是麻木了一般,旁边的新娘子,在这时候则只能用力的托着他的胳膊,像是怕他支撑不住。

    天下人都在看着黑暗之主,方原在看着白悠然。

    他良久之后,终究还是低叹了一声,手掌在白悠然头顶之上拍了一拍,然后将托盘接了过去,白悠然手上托盘已经没有了,但手臂还直直的伸着,脸上有泪水流了下来。

    “便如我之前所说,黑暗之主已经伏诛了!”

    方原举起了托盘,抬到了高空,示之以众,淡淡道:“无论是我,还是仙盟的圣人,以及诸位圣地之主,都已验明了正身,诸位若是不信,可以请东皇山小圣师再验明正身!”

    无数目光齐唰唰向着东皇山小圣师看了过去。

    而那东皇山小圣师没有开口,过了很久,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东皇山守山人,不甘之意愈发的明显,忍不住开口,冷笑道:“琅琊阁……”

    “琅琊阁在此之前,并不知情!”

    方原直接打断了东皇山守山人的话,道:“而在琅琊阁发现了他的身份之后,也是第一时间便将他拿下,并将这个消息告了我,如今黑暗之主自诛,也算是琅琊阁大义灭亲,黑暗之主所做的事情,还有待查验,但琅琊阁在这件事情上,确实不该与这前阁主同罪!”

    周围众修听着方原的话,皆是一片沉默。

    直到这时候,他们才想起了方原一开始站了出来阻止他们时说的话,他从一开始就说,黑暗之主必须要拿下,也可以接受审判,但琅琊阁却不可能被攻破,就是这个原因?

    只有东皇山一方,有些世家之主不甘心,冷笑道:“你说琅琊阁不知情,就真不知情了?”

    方原直接向声音传来之后看了过去,道:“对!”

    那世家之主,顿时语塞。

    凭着方原如今的身份,他似乎还真的可以说这句话。

    “除了这件事之后,我还有一句话说!”

    方原转头看着众修,明显还有很多人心间怒气未消,就算是他,也只是暂时压下这些人的火气而已,于是他微一沉吟,道:“这件事也是我来琅琊阁的目的,我要走出一条不必借助仙源而化神的道路,因此有求于琅琊阁,琅琊阁向我开放了所有典藉,助我悟道,而且有琅琊阁中的人帮助我完善这一卷道法,而今我化神成功,那么这一道功法,也就……”

    “唰”“唰”“唰”

    随着方原这一句话出口,无数人目光都急急投了过来。

    虽然事情一件接着一件的发生,但这些事情的轻重缓急,众修还是分得清的。

    这一天,他们见证了很多事,但这么多事情里,最受人关注的,还是方原天道化神,而且又轻松点化另一个人化神的事情最能惊动这天下,又有何人对这道功法不关注?

    事实上,本来就已经有无数人,激动万分,准备着找方原求法了。

    没想到的是,方原会在这时候主动提出来。

    方原顿了一顿,才接着说了下去,道:“也就到了该公示天下的时候了!”

    “这……”

    四域八方,万千修士,皆忽然怔住,犹如化石。

    “此道法手稿,我便留在琅琊阁内,今后天下修士,皆可入琅琊阁来借阅,参悟所得,尽归己有,不求名传天下,只为天下可以多几位缺少仙源的修士,有自己的路好走,而这,便也算是方某与琅琊阁,为这一片大劫之下岌岌可危的天元,所做的一件小事吧……”

    “……”

    “……”

    方原的话已经说完,但周围却一个声音也没有。

    不知多少人这时候都已呆滞,嘴里像是塞了七八个鸡蛋!

    方原这时候说的话,简直就像是天方夜谭。

    众修都看到了他不借仙源,天道化神的场景,也见识到了他之前未曾化神,便败尽无初化神的场面,用脚趾头都可以想到,他这一卷道法有多么神异,而这等道法,称之为天下圣地的不传之秘也不为过,其重要性不输于天功,无论方原怎么藏私,都不会有人说三道四。

    因为世人,本来一直都这么干的。

    但谁能想到,如今方原轻轻松松一句话,便要将这卷道法公布天下?

    家里挺阔啊小伙子!

    这实在是让众修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心里只有些荒诞念头。

    至于琅琊阁的事情,已经被人忘到九宵云外去了。

    不知从谁开始,忽然一言不发,向着方原揖手一礼。

    很快,便有更多的人跟上,沉默不言,向着方原揖手行礼。

    然后便是一片一片,皆向着方原行礼。

    已经不仅仅是方原这一边的人了,还包括了很多东皇山一脉的人,没有办法,方原做出了这等事,那么所有想要看到这卷道法的人,在这时候便都需要向他行礼,倘若自己如今不行礼,日后却要找到这卷道书来看,不说别人怎么指点,就是自己,心里也会有愧。

    东皇山守山人,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身边无数人向方原揖礼,心神愤怒到了极点。

    他不甘心,转身向东皇山小圣师看去,忽见那小圣师也在躬身行礼。

    “道子,你便由得他这般做吗?”

    东皇山守山人,又觉荒唐,又觉得不甘,失声问道。

    “我败了!”

    东皇山小圣师直起了身来,回答的很自然道:“圣师之名,我没抢过他!”

    守山人满面失落,甚至有些怒火,急声道:“你……你怎可如此,你可知道,自己这一败,全番大计,尽毁于一旦,世人都会说你因为他的一句话,便将你从琅琊阁逼了回去,世人都会称诵他圣人之名,你……他本该是你的垫脚石,全天下人都该是你的垫脚石,可如今你若是这般轻易的放过了,那你……你就成为了他踏上圣人之路的垫脚石啊……”

    他说了很多很迫切,也都是一些实在的世界。

    但那小圣师却不为所动,忽然向他看了过来,道:“你可知道我是怎么败的?”

    守山人微微一怔,不敢说话。

    “我不是败给他,我是败给了你!”

    而那小圣师则是看着东皇山守山人,轻轻苦笑了一声,道:“苍伯,你千不该,万不该,瞒我昆仑山之事,我这一条圣师之路,在断了他的仙源之时,就已经留下了破绽,而在他不借仙源成就化神之时,我就已经败了,败的五体投地,无以言说,都已经这样了……”

    “……我再不认输,还能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