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一十五章 天地是一方大书
    “先生,我们到哪里去?”

    “去书最多的地方!”

    “……”

    “……”

    三头花鹿拉着马车,一路向南,很快便到了赤水之畔,问道山东的琅琊阁领地。

    早在之前,方原便谴人向琅琊阁里面递了一封拜贴,因此在他来到了琅琊阁的山门前,便见到琅琊阁山内三千里禁便皆已开启,琅琊阁白夫人率了琅琊阁少主白悠然及三位书院院主在山前相候,如今这世间,当得琅琊阁主人以此礼节相待的,已经没有几个人了。

    “方原先生,此前九重天仙皇来邀我去易楼寻你,但我想你是个心里明白的人,该做的事情不必旁人说也会去做,不想做的别人说也没用,所以没有过去,没想到你倒来了!”

    白夫人含笑迎来,对方原仍是十分客气,她没有在方原面前以长辈自居,琅琊阁是世间最重规矩的地方之一,她并不是琅琊阁阁主,所以也没有在如今的方原面前自居为长辈,而是从她的儿子白悠然的角度称呼方原,笑盈盈的道:“不知道这次来琅琊阁是要做什么?”

    “来琅琊阁,自然是要看书了!”

    方原向她揖礼,道:“我本来就是最喜欢看书的,只是以前俗事缠身,做不了自己喜欢的事,如今好容易有人替我做了,倒是得了点空闲,便冒昧跑来了,望夫人成全!”

    “欢迎之至!”

    白夫人笑着道:“先生来的正好,吾家痴儿要成亲,正缺一位主婚之人!”

    “没有!”

    话音未落,旁边便响起了一声不屈的呐喊,琅琊阁少主一脸委曲的过来,抱住了方原的胳膊,道:“先生,我娘现在不想着别的,就想逼着我成亲,我之前专跑到易楼去找你,结果你不见我,我就跑到魔边找了师姐,可没躲多久,她又在昆仑山把我给揪回来了!”

    方原摸了摸他的脑袋,道:“你如今什么修为了?”

    白悠然炫耀似的道:“我已快达到元婴中境了!”

    “一般!”

    方原摇了摇头,道:“以你如今的修行条件来说,这么久的时间,只达到元婴中境,其实是慢了的,可见你修行并未有多用功,将来的大劫之中,你又如何保护你娘亲,保护琅琊阁?怕是自己的小命也保不住,所以你娘让你早早成亲,以免琅琊阁绝了后……”

    一边说着,一边拍了拍白悠的肩膀,道:“所以你娘是有道理的!”

    白悠然直接听得傻了,雷霹了也似,站那不动弹。

    白夫人则是笑了起来,道:“还是先生说话有道理,里面请吧!”

    说着在前引路,一路带着方原进入了琅琊阁深处的大殿,各自落座,侍儿奉上了茶水,直到这时候,琅琊阁白夫人让白悠然正式拜见了方原,行弟子之礼,然后方原便指向了身边的那个腼腆年青人,向白悠然道:“这位是你云舟师兄,他自幼家族覆灭,四下流离,后来到了魔边拼杀,修行条件比你艰苦的多,但他的修为成就,却不在你之后,要跟他多学学!”

    “又多了位师兄?”

    白悠然有些好奇的看向了那年青人,道:“你拜在先生门下几年了?”

    云舟腼腆道:“只有两年!”

    白悠然笑道:“那你比我晚,按入门早晚,你该唤我师兄才是!”

    云舟向他笑了笑,道:“先生说你很顽劣,如果不尊我为师兄,我可以揍你的!”

    白悠然看着他一口白牙,忽然觉得后背有些发毛。

    自己那个魔边的师姐,就是一身的邪气,有时候疯疯癫癫的,自己都不知道面对着的是一个人还是一个妖魔,没想到如今遇到了一个看起来老实的,居然也是个暴力狂?

    倒是白夫人望着那名唤“云舟”的年青人,心里微微一怔。

    当年在昆仑山四大秘境开启时,她也在场,如今倒像是看出了什么。

    “若真是那魔边小将的话,他如今怎么可能……”

    心间微动,看向了方原的眼神,倒有些猜摸不透了,饮罢了茶,才笑着向方原道:“先生是悠然的长辈,来我琅琊阁,便如主人一般,想看什么书,自去便是,若有什么其他的秘卷道法之类的需求,先生也尽管提便是,琅琊阁别的没有,就只剩了一堆的书了……”

    方原点了点头,道:“我有可能会进十二殿!”

    白夫人笑道:“先生不必问我,十二殿藏,任先生翻阅!”

    方原倒是有些意外,然后郑重起身,向白夫人行了一礼。

    琅琊阁有十二殿藏,收录天下各地神通法诀,学问典藉,其中一殿更比一殿珍贵,尤其是第十二殿,更是世间禁地,收录着世间顶尖神通仙法,甚至是琅琊阁的天功,进入这种地方看书,方原问出来时已觉得有些冒昧,心下没底,没想到白夫人居然毫不犹豫的便答应了。

    这实在是一个极大的恩情,不能不好好道谢。

    当天晚上,琅琊阁设宴相待,由白悠然与乌木院主相陪,但方原也是饮了三杯酒,便谢过了他们,独自出来,既然琅琊阁允许,他便也不客气,分毫没有耽误时间,便进入了殿藏去看书,在这浩瀚典藉之中,信步走着,一袭青衣被窗棱外的月光染得点点斑斑。

    白悠然与乌木先生送他到了殿外,便没有跟着进来,看着方原在书殿里面认真挑选书藉的模样,白悠然脸上露出了一些担心之色,向乌木先生道:“先生被东皇山的欺负,夺走了他的仙源,修行之路已断,我很担心他会受到打击,不会是故意躲到书殿里来的吧?”

    乌木先生也摇了摇头,低声道:“毕竟本是修行界里最有前途的人之一啊,该是在下一劫元大放异彩,甚至是统领世间的人物,如今却因为天下之争,生生被断了修行路……”

    “……这样的滋味,换谁能受得了呢?”

    “……”

    “……”

    听着他们二人的议论,正给方原端来了一杯丹茶送去的云舟,低头笑了笑。

    “该从哪看起呢?”

    身在琅琊阁之中,方原凝神思索。

    脑海,不由得想起了两年之前,自己开始推衍并领悟到的事情。

    两年前开始,九天十地仙魔大阵的推衍,大体完成,他肩膀上的任务轻松了下来,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方原借助于易楼的七星台,开始印证一些他心里早就存疑的事情!

    七星台的玄妙,在他第一次坐了上去的时候就感受到了,但当他真的开始借助此台,印证心间所想之时,仍是被那种无法言喻的玄妙所惊动。对于方原来说,最强的推衍之法,自然便是《道元真解》里面的天衍之术,借助于此法,他可以拥有无上推衍之能,仿佛天地间的一切,包括功法,阵法,甚至丹药里面的药性搭配与变化,都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整体。

    顺藤可摸瓜,窥一叶可知整秋!

    天衍之术自然神奇无比,可方原在那之前,也只用它推衍一些其他的东西。

    直到他坐在了七星台上,借助于七星台之妙,看到了天地之间,那万事万物最本源的真谛,看到了那构建成这一个大千世界的无尽法则,才忽然间意识到了一个可能……

    功法,可以推衍!

    阵法,可以推衍!

    丹药里面的药性变化,可以推衍!

    那么,谁说大道不可推衍?

    这种念头,方原不是没有想过,只是做不到。

    因为天衍之术,消耗他的精力与法力,他支撑不住太过强烈的消耗。

    可是借助于七星台,这便不同了。

    七星台使得他看到了天地之间的本源法则,他便可以直接推衍这些本源法则。

    方原意识到,自己或许可以看到这天地的完整变化……

    这么想的,他也是这么做的……

    而从他第一次开始如此推衍之时,便深深的陷入了进去!

    那天地奇瑰奥妙,大道雄浑,法则交织,使得他身陷其中,如痴如醉。

    若说有书,这才是宇宙洪荒,第一部奇书。

    天地万物,圣人走卒,仙魔妖怪,都在这样一部大书之内。

    其间,有不少人来拜访他,寄书信给他。

    但方原哪有什么功夫理会他们?

    甚至他一度沉迷于那诸般法则之中,不愿再回到现实人间。

    不过那时候,也恰好赶上了九重天的人,将这位身受重伤,身体之内,法则崩坏的魔边小将,送到了他的面前,方原便只好回到了现实,帮着这位魔边小将修复了肉身的法则,就像是修理一个法宝也似,把圣地之主眼中都是必死的人,硬生生的给救了回来……

    他也知道自己差点迷失了,于是稍稍收了心,目光看向了人间。

    于是,他离开了易楼之后,便直接来到了琅琊阁。

    只是,就连他也不知道的是,就在他来到了琅琊阁,沉醉于诸般典藉之中时,如今的中州问道山上,面对着仙盟及各世家之主对于黑暗之主真实身份的追问,东皇山小圣师在沉默不语了很久之后,也终于抬手一指,道:“黑暗之主,就在那那里……”

    他指的是琅琊阁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