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一十二章 只是场热闹而已
    易人出世,八方辟易;妖魔魍魉,无所遁形!

    东皇山小圣师自出山来,挟天下第一圣地东皇山荡荡仙威,亲近中州世家,占据大势;又在魔边献仙宝,得军心拥护;妖域三分,占去其二;避世老怪惊动,炼宝之神的认可,可谓声势无两,气运之强横,古来罕见。世间无论何方势力,何方天骄,都没有与他对抗之能,若非要说有,那也只有其余的六大圣地,那六大圣地,在这时候又偏偏又保持了沉默。

    但若真要说他的对手,那还是有的!

    如今他在世间,所剩的惟一对手,便是黑暗之主。

    自从在大自在神魔折掉了钟老生这位御下第一黑暗使者之后,黑暗之主形势逆转,已被仙盟追杀了许久,使得仙盟折了不少人手,但黑暗之主却也被逼的十分狼狈,只不过,他毕竟本领通天,居然仍是屡屡逃脱,仙盟着实下了大功夫,却仍是没有真正拿到他。

    正相反的是,他们反而监查到这黑暗之主现身次数越来越多,行踪越来越诡异,这绝非是他在走头无路之下的横冲直撞,因为他越是处于劣势,越该潜伏于某地,不让别人发现自己的行踪,这也不像是故意跳出来挑衅仙盟,世人都知道,黑暗之主不是个无聊的人。

    他最初做的事,看起来很散乱,但事后分析,都有他的道理。

    如此一来,也就很简单了,他出没如此频繁,只能说明他又有什么图谋了。

    一想到当初在大自在神魔宫里,他们几乎已经打通了大劫通道,让这人间距离大劫如此之近,仙盟几位圣人与长老,便都汗湿衣背,惟恐再被他搞出什么事情来,威胁人间。

    越是如此,他们越是想急于将黑暗之主拿下。

    但谁奈何,黑暗之主实在太过狡猾,神通广大,谁也拿不住他……

    ……直到如今,仙盟甚至都还不知道他老巢在何处,手底下又还有多少人!

    这个人只要不死,便永远都是天元最大的祸患!

    无论是谁斩了他,都是泼天的大功一件!

    只是,谁有这本领呢?

    就连世间都开始传言,黑暗之主以一人之力对抗天下,堪称从无败绩,就算是世人盛赞的大自在神魔宫一役,那也是他一人将仙盟三位圣人再加四大圣地之主,都引入了瓮中,搅风搅雨,然后又从容逃脱。

    世间传诵的忘情岛道子与魔神神将,仙盟暗部奇才三大高手连手,打破了黑暗之主灭世大计的事情,其实只算是事后补漏而已,不代表他们真的败了黑暗之主。

    那样的计划,黑暗之主随时有可能再做出一个来。

    在这个世界上,大劫通道太多了,谁知道他有没有能力打开另一个?

    所以黑暗之主,从未败过……

    ……

    ……

    这种种流言,使得世间出现了一种难以形容的恐慌情绪。

    而在此之前,这种恐慌情绪,是仙盟一直在避免着的,就怕乱了天下。

    但如今有种暗中的力量在推动,使得流传之猛,超越了仙盟的控制范畴。

    而在世人对黑暗之主的恐惧达到了极点之时,东皇山小圣师出手了。

    他于东皇山上,推衍三日,算出了黑暗之主的下落。

    一日之后,他率中州世家天骄与各路高人,齐赴中州问道山,就在那问道山之侧不到千里之地,有着一处看起来清幽静谧,犹如世外仙地的小小宗门,这是一个与世无争的小山门,再加上平时背景雄厚,自然无人怀疑过他们,而小圣师便直接来到了此地,登山求见。

    各方势力,直接包围了这座小宗门,挥兵欲打。

    小宗门上空,忽然有血光冲天,形成了一片汹涌的血云,笼罩天下三百里。

    欲来包围这座小宗门的各方修士,皆惊惶不已,不知有多少人被这血云污了法宝,毁了道行,纷纷自空中跌将下来,又惊又怒的看着那血云之中,无数诡异身影,逃向四方。

    原来,黑暗之主的老巢,真的在这里……

    原来,黑暗之主,居然就在距离仙盟的问道山如此之近的地方!

    有多少人为之愤怒!

    仙盟是干什么吃的,天元祸胎,居然就和他们这么近?

    这小小宗门里,暗藏的诡谲邪法与魔道神通无穷无近,一下子暴发了出来的力量让人难以形容,众修本来都做足了准备,但一下子碰到,也有些束手无策,在这种情况下,黑暗之主连同他的爪牙要借着这一片不停扩散的血云逃走,简直就是谁也阻止不了的事情。

    但也就在这时候,东皇山小圣师抬步登天。

    身边大道纶音响起,震彻虚空,头顶宝光一层一层,晕染九天。

    那偌大血云,便被他的大道纶音破去,一时天清云朗,大日横空,虚空里不知有多少气机诡异的怪人,直接曝露在了众修的眼中,一脸的惊恐,然后不要命的向四方逃窜。

    影影绰绰,满空都是人。

    众修一拥而上,斩杀了无数,擒拿了无数。

    但仍是有不少被逃脱,更不知这些逃脱的人里,有没有黑暗之主。

    就在众修皆心间惊恼之时,东皇山小圣师忽然出手,身形飞遁,直入云霄,一只洁白如玉的手掌,自九天之上打落,直向着那无数逃遁之人中的一个打去,那一个看起来很是普通,与周围邪怪没有半分区别之人,只能咬牙闷哼,于半空之中转过身来,重重接了一掌。

    “嗤!”

    那人接下了这一掌,似乎身上早有伤,口喷鲜血,再度逃遁。

    东皇山小圣师直接追了上去,连追三日,终于还是在东海之上,被他逃脱。

    事后众修打开了这一座小宗门的护山大阵,细细检查,终于在这小宗门地下千尺,发现了一个暗藏的小世界,而在打开了这个小世界时,所有人都被里面的东西惊动了,那里是无法形容的污浊之地,是一个平时一直没有被人发现的魔息湖,改造成了一方地宫。

    在这里,有人之残肢断臂,有被诡异功法改造的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

    这些怪物,有的肉身变异,有人身体化作了木偶,凄凄惨惨,终日衰绝,触目惊心,可更关键的是,这些怪物,皆是生活在浓郁至极的黑暗魔息之中,且保留着自己的神智……

    这简直就是天怒人怨!

    天下人都知道了这件事,怒不可遏!

    这一方地宫,直接被彻底烧毁,而那所有被擒住的怪物,也尽皆斩杀。

    除此之外,仙盟又派出了无数仙兵,去追杀那些四处逃散的怪物。

    有人庆幸:“实在不知这黑暗之主,又在蕴酿什么鬼门道,但看这一方地宫如此可怖,便可知绝非好事,幸亏小圣师提前推衍出了他的老巢所在,早早攻打了过来,这才让他没有机会成功,如若不然的话,等到他将这个计划实施了出来,怕是这天下,又一片大乱!”

    更有人叹惜:“只可惜,还是被黑暗之主逃了!”

    不过在这时候,东皇山守山人,却在事后一次仙宴上,表现的轻轻松松,笑着向身边人说道:“东海一战,黑暗之主已在小圣师手底下受了重伤,命不久矣,更关键的是……”

    “……小圣师,已经知道他的身份了!”

    “……”

    “……”

    世间波澜骤起,风云变幻。

    像是一个被於泥塞住的大河,更流改道,奔腾浩荡。

    而在这种情况下,天下皆被袭卷,却只有六大圣地,出人意料的保持了沉默,一言不发,便像是大河周围的山峰,不言不语,只是世间人都知道,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六大圣地,对东皇山所做的事保持了沉默,但六大圣地里的人,想来心里一定都不会太平静……

    但也不是没有平静的人,比如在易楼之中。

    方原推衍这一方大阵,已经花去了八年时间,比预计之中,多了五年。

    这也很无奈,毕竟这一方九天浑圆阵,牵扯到的术数,太过复杂,而且无论是方原,还是另外天机、经天、玄明等三位九纹大阵师,都没有经验,中间走了不少弯路……

    虽然多出了这么多的时间,方原仍是心如古井,不急不徐。

    在最开始的时候,也着急过,失落过,但八年过去,这心境已经养的很好了。

    再没有什么,比沉浸在无尽术数之中,更能修炼人的心境的了。

    易楼群山之间,青龙小楼之前,摆放了一只藤椅,方原便躺坐在了藤椅之上,手里握着一卷古藉在读,在他的手边,放了一个小几,几上放着一盏丹茶,阳光正好,清风徐徐,山里有蝉鸣传来,他肩上正睡觉的白猫伙食太好,愈发的重了,压得他肩膀都有些酸……

    “方原先生,又有好几封给你的信……”

    旁边的小径上,气喘吁吁的跑来了一个年青人,他怀里抱着几封玉简,看起来年岁不大,模样有些腼腆,似乎之前生过一场大病,脸色有些苍白,不过脚步已经显得十分稳健。

    “放在房间里吧!”

    方原头也不抬,只是点了点头。

    年青人点头答应,轻车熟路的跑进了小楼里,将玉简扔进一个大筐,只见这只藤筐之内,已经堆了满满当当的玉简与信笺,其中有许多,都标识了某些加急的字样,惹人注目。

    但更有许多,连拆都没有拆开过。

    年青人从小楼里出来,给方原换了杯茶,笑道:“先生,如今外面可热闹了……”

    方原放下了书里的书卷,淡淡道:“也只是场热闹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