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一十一章 布道,献宝,斩祸胎
    东皇山小圣师出关,一日败尽圣地骄子,成就半步大乘!

    关于这件事的传说,很快便传遍了天下,千年以来,在世人眼中始终像是蒙着一块黑幕一般的东皇山,终于展露了一角神威,也凭着这一角神威,一下子跳进了世人眼中!

    生而为圣,出而为天下师!

    这位东皇山的小圣师,似乎从他第一次露面开始,便显露了无尽不凡。

    在昆仑山,他自四大秘境之中,各取一缕仙源,而后便在昆仑山上,开坛讲道。

    分说大道之理,炼化仙源之法,教人如何领悟其中法则的关窍。

    讲至妙处,天花乱坠,异象纷呈。

    这昆仑山上,所有得到了仙源的至尊元婴,也不见得都有把握炼化仙源,成就化神,但在听了他一番讲道之后,居然有多人开悟,对炼化仙源的把握大了数倍,皆感激不尽。

    有人在暗中商议,这位东皇山小圣师所讲之理,全不同于世间已有的天书范畴。

    但某些道理,却隐隐暗合。

    更甚至说,在某些天地大道的理解上,他讲的,比天功更深!

    一个人两个人敬服,或许有假。

    但昆仑山上,多少惊才绝艳的天骄修士,更有无数仙盟长老,圣地之主等顶尖高手在,东皇山小圣师一番讲法,却折得人人心服,便是圣地之主也认真来听,那就不是作假了。

    这是真的圣人之相!

    离开了昆仑山之后,东皇山小圣师,赶赴中州,拜访三十二古世家。

    东皇山与三十二古世家,本来就干系莫逆,只是这一千年来,才疏了联系,这一次东皇山小圣师第一次代表东皇山前来,自然意义深远,众古世家设宴相请。宴席之上,有中州呼兰小圣、揽月小圣以及其他一众中州天骄现身挑战,要与东皇山小圣师以神通会友……

    中州四小圣,向来都是中州小辈里的佼佼者,除秦乱吾与王纣二人已殒落之外,剩下的两位小圣,便是中州小辈里面的领头人物,另外一众小天骄,亦是惊才绝艳之辈。

    感念到中州两位小圣和其他天骄炼化仙源不久,东皇山小圣师自封法则之力,只以元婴境界的神通与二小圣和诸天骄较量。

    一番大战之后,东皇山小圣师轻易压制了中州二小圣及各位天骄,并指出他们神通功法里面的不足之处,以及如何改进,一席话直说的二小圣与诸天骄,感念不已,心服口服,便从这时候起,自愿追随在了东皇山小圣师左右,要和他一起,为这天下尽一份力。

    ……

    ……

    与中州诸世家达成协议,东皇山小圣师再度启程,赶往魔边。

    来到魔边之中,献出东皇山十三道秘卷,上面有对黑暗魔息降临之中,各种变化的详细记载,以及他为了应付这些变化而推衍出来的诸关应对之法,面对这十三道秘卷,就算是八荒城主白袍战仙,亦不敢大意,亲自与他共同推衍一月有余,而后调整了诸多军备。

    除此之外,东皇山小圣师,更是将一方仙宝,献给了魔边。

    此宝,名唤点将台,玄奥无尽,妙用无穷。

    凭借此宝,魔边将士,便可以更加轻松的送兵至魔边各处,灵动之处,不知提高了多少,最重要的是,此宝甚至可以让战死在了沙场上的将士在台上复活,等于让许多人多了一命。

    倘若说原来的魔边,只有九龙离火罩这一大杀器的话,那如今,便又多了一个。

    九龙离火罩与神魔点将台,同时成为了魔边的大杀器。

    能够让那些生在了战场之上,神魂未受污染的人重生,则更是让底层军士激动不已。

    这东皇山小圣师,在魔边留的时间最长,献秘卷,献仙宝之外,又分赴十大神关,设坛讲道,不知有多少仙兵神将受益,修为大涨,而小圣师之名,也短时间内,名动四方。

    离开魔边之时,已有数百仙军,自发相送。

    ……

    ……

    离开魔边,东皇山小圣师前往妖域,拜会如今的三大妖王,除了吞天妖王一直在闭关,没有现身相见之后,青丘与逐日二脉妖王皆恭敬持礼,相交甚欢,为大义计,三方约定,待到东皇山大旗一举,两大妖王必率万千族人,追随于后,为这天元,尽一份心力……

    有人言,妖域三分,小圣师已得其二。

    之所以剩下那一分未得,只是因为吞天妖王座下的左右护法飞天神豹将军与通晓古来八百年之事的狐谋先生两个人那几天正好因为抢几个蛇姬打起来了,没空过来拜见而已。

    ……

    ……

    短短一年里,东皇山小圣师做了很多事。

    其中有很多小事,也有很多大事。

    有人形容他的态度,小事都像大事一样认真,大事都像小事一样轻松。

    他入了雷州,拜见雷老爷子,亲自执锤为雷老爷子当副手锻宝,并在炼器一道,拜雷老爷子为师,成为了他的记名弟子,还不惜献出东皇山的百宝图,惹得雷老爷子大悦,不惜将库存的三万法宝送给他当见面礼,而这位小圣师,则将这些法宝,转手送给了魔边。

    他去拜访幽州赤阳岭的三位老怪。

    这三位老怪在旁人眼里藉藉无名,但在仙盟眼里,却知道这是三位真正的大修士,避世多年,仙盟几番来劝,也不见得他们三人松口,但小圣师独自一人上山,不知与那三位老怪谈了些什么,半个时辰之后下山,三位老怪便皆已收拾停当,准备下山为天下出力了……

    ……

    ……

    只一年时间,这位东皇山小圣师便已掀起若大势头。

    布道天下,献功魔边,折服中州古世家,又联盟妖域与雷州,最后还请动了那么多的避世老修,出山为天下效力,一时间,东皇山小圣师之名,犹如天雷,传遍了天下……

    从这番势头,已有人看出了些大势所趋……

    “照这般下去,这小圣师岂不成了天下的领袖,众望所归的天元之主?”

    “天元纷扰多年,争执难下,若是可以有人振臂一呼,引领天下人渡劫,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毕竟,其实所有人都知道,一个能够集中起所有力量的天元,可远比一个各自为政,明争暗斗的天元要有力的多了,倘若这天下真需要一个人,那你们不觉得这……”

    “以前没有天下共主,大劫也渡过去了……”

    “呵,你知道什么,难道没有听说一个传言么?如今的天元,其实是没有大乘修士的,所以其他准备再多,想要渡过大劫,实在难上加难,非常之时,必行非常之事……”

    谁也不知道天元没有大乘修士的传言,是谁说出去的。

    但这个流言,确实在天下人里掀起了一阵恐慌。

    而因着这一场恐慌,世人对某些事的接受程度,便也忽然增加了许多,尤其是这位东皇山小圣师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如此激荡人心,更是获得了无尽的威望。

    只是也有一些人好奇,东皇山要做天下众修的领袖,其他六大圣地,就这么同意了?

    以前东皇山每一代圣主,都是天下群修的领袖,但那是他们凭着自己的修为与威望得来的,而且就算如此,也总是会有魔道巨擘与妖域老怪对他们不服气。

    如今这一代的东皇山传人,只是一个刚刚出世的小辈,居然可以这么顺利的就将大势引领到如今这个程度?

    虽然心间诧异,但其他六大圣地皆不吭声,其他人也只能看着便是了。

    只是偶尔,也会有人冷笑:“你们看这位东皇山小圣师声名一日大似一日,似乎天下各方,无不信服,一副众望所归的模样,却也不想想,如今这个局面,是谁的功劳?”

    “人家红天会上,立下血汗功劳,又肃魔边,镇妖域,才有了如今这清平世道,如今人家还在为了帮着天元扭转命运,在易楼闭关推衍大阵,你却趁着人家不出世的时候,跑了出来收伏各方势力,壮大自己小圣师的名头,难道看在了天下人眼里,真没有摘果子的嫌疑?”

    “待到人家大阵成时,谁才是真正的小圣师,还说不准……”

    “对啊,易楼大阵成,就是人家泼天的大功劳,你又能拿出什么功劳来?”

    “……”

    “……”

    也就在这类似的议论,越来越多时,东皇山小圣师又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便在他于世间兜兜转转,近一年有余之后,便在诸世家追随者,一众避世老修,世间各世家大长老等人的陪同下,回到了东皇山,然后立身东皇山顶,他取出了东皇山的一件至宝,开始推衍另一件事,这一次的推衍,用了他足足三天的时间,直到东皇山一声钟声响起。

    钟鸣悠悠,显彻天地,荡出了层层道蕴神光。

    东皇山小圣师在这神光之中,缓缓睁开了眼睛,淡淡道:“找到了!”

    在众人又惊又喜的眼神里,他神情平静,淡淡说道:“既然出世行走,便要为这世间献上一份大礼,如今这世间有祸胎,自号黑暗之主,兴风作浪,屡兴事端,仙盟奈何不得他,六大圣地也奈何不得他,几番围巢,都被他逃掉,不过我还是推算出了他的老巢所在……”

    “看样子,这个祸胎,终究还是要由我来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