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一十章 不世奇才
    “你说的,可是真的?”

    如今讨论的问题,实在太重要,所以众修在这时候,也皆紧张了起来,有人按捺不住,急急向东皇山守山人发问,毕竟,大话人人会说,但不说出所以然来,谁也不信。

    守山人在众人的目光里,显得很是倨傲,淡淡道:“吾山小圣师,天生圣体,亲近大道,便是故去的老山主,都赞他为天生的小圣人,奚心教导,千年之前,老山主曾带他出世行走过一遭儿,你们那个时候,便都已见识过他的天资了吧,说他是天下第一奇才,可有异议?”

    众圣地之主与仙盟圣人,皆脸色凝重,虽未点头,但谁也没有异议。

    那时候的东皇山传人,着实惊艳,九重天仙皇太子李太一,便是那个时候心里埋下了种子,决意与他分个高下,所以改名为李太一,其实就是为了要和这东皇山传人较量。

    只是,就算如此,他也毕竟是个晚辈。

    场间这么多的圣人与圣地之主,谁年青时不是惊才绝艳,没个“小神童”的名头啥的?

    论起修为,他们比这位东皇山传人更高深,论起对各方天功的参悟,也远比这东皇山的小辈更早,那连自己这些人都做不到的事,这个小辈就凭着狂堆仙源,便能够做到了?

    九重天仙皇沉默了半晌,才沉声道:“东皇山传人天生亲自大道,被人称作圣体之事,我亦知道,但他毕竟还是太年青了,这数年来,我始终无法踏出那一步,也曾弃了天功,独自参研,但仍是愈参研愈乱,修为不进,反而有倒退之相,你又怎么保证他可以做得到?”

    一直沉默的八荒城主,亦转头看向了那一道已炼化了三道仙源的精气,凝视着里面的法则,忽然沉声道:“他能走到这一步,确实是奇才,如今他将东皇山至尊天功领悟了几成了?”

    “小圣师没有参悟过天功!”

    东皇山守山人笑了笑,说出了一个震惊诸圣的答案。

    所有人都有些难以置信的向他看了过来。

    “呵呵,诸君有一件事都理解错了……”

    东皇山守山人似乎看破了他们的想法,道:“正因为吾宗小圣师生来亲近大道,所以他在千年前,天地大道发生变化时便有了察觉!那个时候,正是老山主让他参悟天功的时候,可是因着那一丝察觉,他便做下了一个决定,放弃了参悟天功,靠自己去领悟大道!”

    放弃天功,全靠自己领悟大道?“

    这一个答应,着实让场间诸修难以想象,一时寂然无声。

    “而这,就是东皇山需要这么多仙源的原因了……”

    守山人慢慢说了下去,道:“普通人修行,皆是以参悟天功为主,炼化仙源,不过是为了让自己拥有掌御法则为己用的机会,就像是再了解剑法,手里也得有一柄剑再说,可吾山小圣师不同,他早就意识到,天地大道,有了变化,便不能再靠天功来修行了……”

    “以前的天功,都有了错误,非但不能帮你们走出那一步,甚至还会误导你们,你们对原有天功的领悟越深,受误导便也越深,永不能破境,而吾宗少山主,则是直接通过仙源自己来领悟,亲身感悟大道,所以老夫才说,只有他能够领悟新的大道,转而帮到你们!”

    “所以……”

    他笑了笑,道:“吾山道子出而为天下师这句话,是有道理的!”

    众修听到了这里,脸色都已复杂到了极点。

    他们这等修为,自然可以分辨出这东皇山守山人的话是否有道理。

    若是自己这些老家伙,真的需要等这东皇山传人第一个踏入了大乘境界之后,再转过头来帮自己修改天功,那他岂不真成了自己这些人的老师?

    难怪东皇山如此嚣张,这道子一出世,便自命为小圣师……

    在这一片压抑的沉默里,九重天仙皇忽然道:“你们几百年前便开始借仙源,便说明你们早就知道这天地出现了变化,说不定千年之前便知道,为何直到现在才告诉我们?”

    守山人淡淡道:“在小圣师没有把握踏出那一步之前,告诉了你们有什么用?”

    诸圣地之主与仙盟圣人,皆沉默半晌,洗剑池剑首忽道:“那他现在有把握?”

    “你们自己难道看不出来,小圣师修为或许不如你们,但他的法则,比你们更真实?”

    守山人转头向着那空中的一道精气指去,然后笑道:“正因为吾山小圣师要借着仙源来领悟新的大道,所以当然是仙源越多越好,我本来请他这一次在四大秘境开启之前就过来,先取走了他该用的仙源,但他却不想一来便占去太多人的造化,因此等到后面才来,或许这么一心软,又耽误了些功夫,不过无论如何,十年之内,是可以成功的……”

    场间诸位圣地之主,心思都有些激动了起来。

    十年时间,看起来很久,实际上已经够了。

    他们这些人,其实都是对天功参悟的极为精深之人,倘若天地大道未变,说不定他们早就踏出了那一步,所以,只要有第一个人踏出了那一步,然后回过了头来,帮助他们修改了原有天功里的错误,那么他们便可以在很短的时间之内,突破境界,足够迎战大劫!

    各人皆有各人的心思,于是场间又一次变得寂静了起来。

    有人眼神闪烁,有人暗藏心思,也有人脸上露出了一抹深深的担忧。

    沉默很久之后,仙盟第一人天魁圣人,轻声开口道:“东皇山如今求的是什么?”

    其他诸修闻言,心间也皆是一凛。

    他们都是老谋深算之辈,心思灵敏,头脑清晰,虽然刚才被守山人话里的内容所惊动,一时乱了心神,但也很快便反应了过来,且不说东皇山小圣师出世的事情,仅仅是东皇山在时隔千年之后,再次于众人面前显露身形,这一举动,本来就带有了许多深意……

    天魁圣人问的这一句,也正众修都想到了的。

    “当然是为了渡过大劫了!”

    守山人淡淡道:“东皇山历代以来,都是引领天元对抗大劫之人,这一代也不例外!”

    场间诸圣地之主,皆保持了沉默。

    半晌之后,九重天仙皇才道:“天下的确缺大乘修士,但其他的事,也准备的差不多了,或许你们太久没有出山了,倒是不知道,如今天下又出了一位奇才,六道大考扬名中州,后来又在南海红天会立下大功,再之后,清肃魔边,整顿妖域,件件都是大功,如今还在易楼之中,率天下顶尖大阵师推衍九天浑圆阵,委实是一位奇才,唉,只可惜我家红儿不争气……”

    众修听得这话,都保持了沉默。

    他们自然明白,九重天仙皇说出这些话来,也是有用意的。

    但那东皇山守山人却不动声色,笑道:“世间奇才,总是一茌一茌的出现,没什么稀奇,尤其是大劫即将降临之时,出来的最多,你们如今所说所做的,在老夫看来,也同样如此,呵呵,世间再无比东皇山更有率天下人渡过大劫的经验最多之地,就算是老夫,如今看向你们这些准备,也觉得有些荒唐,说实话,比之从前,倒是不错,但现在来说……”

    “隐患太多了啊……”

    他微微一顿,叹了一声,道:“就这些准备,怎能对抗大劫呢?”

    周围诸人,脸色都沉了下来,多多少少,都有些不悦。

    洗剑池剑首冷淡的笑了一声,道:“什么隐患?”

    那东皇山守山人脸上露出了些许讥诮之意,看向了洗剑池剑首,道:“洗剑池借着革新之名,肃清旧法,立新的七大剑脉,无非也是担心将来你这一脉的剑首之位不保,所以提前下了手而已,可你就真觉得,新的七大剑脉,不会在大劫到来之时,再有异动?”

    “临着大劫临近,忽然七脉争执,皆要做下一劫元的剑首,这事不是没有过吧?”

    洗剑池剑首的脸色,顿时沉了几分。

    守山人又看向了九重天仙皇,冷笑一声,道:“比如仙皇,你觉得自己可以再活一世,所以故意把一个好好的太子养得废了,只是为了区区一个皇位,你们九重天便生出了多少故事,多少精彩,如此重的私心,待到大劫来时,你们九重天,真会拼死对抗么?”

    九重天仙皇笑了笑,似乎浑不着意,但瞳孔却微微一缩。

    但这位东皇山守山人,却又看向了忘情岛,继续数落了下去:“忘情岛的主意,打的更妙,把一个不相关的人推出来打擂台,搏圣名,自己却躲在后面,培养下一劫元的圣女!”

    “仙盟终日跑腿,但连自己手底下,都出现了黑暗之主的人……”

    “再比如琅琊阁白氏一脉……”

    “……”

    “……”

    这一番指责,当真几乎将天下圣地与顶尖人物得罪了个遍,诸修心里,也都怒气冲冲了起来,忘情岛老祖宗,重重在地上顿了一下龙头拐,喝道:“你究竟想说什么?”

    东皇山守山人看向了那一道贯通天地的精气,低声道:“我想说的很简单!”

    “小圣君说过,真想让这天下渡过劫难,只有一个办法……”

    他沉默了很久,才笑着说道:“让这天下,乱七八糟的声音少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