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零八章 惟一的机会
    昆仑山四大秘境开启,看似是一场天下关注的盛事,实际上动静并不大。

    一共来到了这里的至尊元婴,也就三百余人。

    而这四大秘境里的仙源,则最多只能满足最多百人的所需,这也就注定了,这些至尊元婴里,大部分人都会空手而归,所以在经过了最初的争抢之后,四大秘境便很快便安静了下来,已经拿到了仙源的,炼入自身,急急离去,没有拿到仙源的,失落至极,潦倒悲叹。

    这里面,自然也有一些人,见到成就化神无望,便立时死死的盯向了那秘境深处,由各方圣地人手守护着,要留给方原的仙源,但犹豫再三,他们还是都打了退堂鼓……

    一是如今的方原,声望实在太高,抢了留给他的东西,必然会被万众唾弃。

    二来,便是真的要抢,也抢不过啊!

    谁是四大圣地的对手?

    正因此,四大秘境里起的冲突,比仙盟诸位长老意料到的还要少,很快便已平息了下来,那些帮助方原守着最后一道仙源的人,也都松了口气,眼见得仙源之争,到了最后,只要等到诸人都将其他的仙源争抢完毕,尽皆离去,他们也就可以赶在最后离开秘境了。

    到时候四大秘境再度封印,剩下的仙源,便可以让方原出关之后来炼化。

    一切就是这么简单,并无意料之中的惨烈争夺。

    八荒城在其中一道秘境之中,帮助方原守着仙源的秦无涯,莫飞流,韦龙绝,以及两位神将等人,眼见得大局将定,皆松了口气,对视一眼,倒是都升起了些许感慨……

    他们自然知道,这仙源保留的如此顺利,不全是他们的威慑之能。

    更重要的,倒是这众多修士,都不愿和方原抢。

    没办法,人的名,树的影,就是有这份力量……

    只是,还不等他们真个松下这口气来,忽然间周围的石壁,像是流水一般颤抖了起来,那坚硬无比,神通难伤的石壁,在这时候,出现了一个水状的漩涡,然后他们就看到有一个身穿白袍,面容俊美,挑出任何瑕疵的年青男子,慢慢的从那漩涡里走了出来。

    无论是秦无涯还是莫飞流,又或是韦龙绝,以及两位魔边的神将,都没有见过这个年青人,更不知道此时的秘境之外,所有人都在又惊又喜的议论着什么,他们只是看到了这个人直接从石壁之中出现,一身气机深沉的可怕,让人心惊肉跳,便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

    “你是……”

    还不等莫飞流喝问出声,那年青男子便向他们揖手一礼。

    他的礼数很规范,很完美,挑不出半点的毛病。

    而在他揖礼的同时,他身上的气机则出现了一种诡异的变化,就好像他整个人周围,都开始有无尽法则旋转,这些法则,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那漩涡里生出了巨大的力量,牵引了整个秘境,周围开始有丝丝缕缕的金气蒸腾了起来,尽皆向他身边的法则里汇去。

    “这仙源不是留给你的……”

    莫飞流察觉到了周围的变化,脸色大变,急急飞跳了起来,便欲大喝。

    但那年青男子,平静的向他看了一眼。

    只这么一眼,莫飞流身边便是一阵轰鸣,似乎有无尽法则涌来,将她淹没。

    在这一霎,不光是莫飞流,还包括了秦无涯,已经抓起了银枪,准备偷偷戮他一枪的韦龙绝,还有那两位仿佛是看破了什么,脸色忽然间就变得见了鬼也似的神关守将,都被这法则之力镇住了,一身法力都像是结了冰,手指头尖儿都僵住了,一动也动弹不得……

    而那年青人则恭敬的向他们再揖一礼,转身离去。

    他直接走向了石壁,抬手一按,石壁就变得模糊了起来,消失不见。

    在他们隔壁,是忘情岛诸位长老守着的仙源。

    她们知道的事情更多些,从这年青人的衣袍之上,看出了一些象征,脸色瞬间变得凝重了起来,就在这年青人出现的一霎,她们站起了身来,然后就感应到了什么,不敢再动。

    那年青人如此前一般,向她们恭敬行礼,行礼之时,便取走了仙源。

    他取的不仅仅是她们守着的仙源,还有在这秘境之内残存的其他所有仙源,皆涓滴不剩的收走,犹如流水一般,渗入进了他身边的法则之中,使得身周法则,更为玄奥莫测。

    “你非要绝了别人大道不成?”

    忘情岛七位长老,见识比八荒城那些几乎从来不涉足九州的人多些,认出了这年青人的来历,也感觉到了他身上气机的可怕,因此一动也不敢动,但见到他将所有仙源取走,心里却还是有些不甘心,九姑这时候鼓起了胆色,拼尽了全力,向着这年青人大喝了一声。

    那年青人,正要行礼之后离开,听闻此言,却是微微一怔。

    “我不想绝了别人大道……”

    他看向了九姑一眼,道:“我是等到差不多所有人都取完了仙源,才进来的,为的就是能让多几个人得到这造化,否则的话,我从一开始就进来,连你们都不见得能得仙源了!”

    说完了这话,他摇了摇头,再度走向了另一面石壁。

    最后一道秘境里,是李红枭等九重天皇子皇孙守着的仙源。

    李红枭等人,见识更多些,对这个年青人更熟悉,一见到他进来,整个人便如坠冰窑,然后她们就看到这个年青人向着她们身后的仙源走了过来,李红枭意识到了什么,脸色登时大变,勉强的维持着自己的镇定,恭敬的起身向年青人行了一礼,道:“师兄有礼!”

    “你们是九重天的人!”

    年青男子看到了他们,便也微微驻足,点头道:“我记得你们有一位很不错的太子!”

    李红枭等人脸色都显得有些苍白,谁也没功夫和他叙旧,那几位皇子皇孙,在认出了这个人的来历时,便已经打消了任何阻止他的念头,但李红枭心间毕竟不甘,还是强忍着心头那种仿佛是天生也似的威压,勉强的行了一礼,道:“不知师兄所为何来?”

    年青男子也很客气的回答,抬手一指:“我为取仙源而来!”

    李红枭额头已是冷汗淋漓,道:“师兄,这些仙源,是为别人留的!”

    那年青男子微微一怔,脸上露出了些不悦之色,道:“是给你们九重天的太子么?这就不对了,仙源乃天下物,天下有能者之取走,你们九重天也是圣地之一,不该破坏这个规矩,他要是来到了这里,可以取走这一份,但他既然没有来,你们又如何能替他占下?”

    “不……不是我大哥……”

    李红枭牙龈都在轻轻颤抖,勉力说了下去:“是另外……一个人!”

    年青男子微微摇头,道:“谁都一样!”

    他说着话时,便向前走了过来,愈发接近。

    李红枭看出了他身边的法则隐现,也看出了他那一身气机,对这一片天地的影响,心里再不甘,也知道自己出手之后的后果,说话都已如此艰难,又如何能够出手阻止他?

    但也就在这时候,忽然在她身边不远处,有个声音响了起来:“你不能取!”

    李红枭愕然,看到了说话的,是那些自愿留在这里,帮着方原守着仙源的魔边年青神将,他亦是刚刚结成至尊元婴不久,实力不强,所以李红枭一直没有太将他放在眼里,只是他自愿来替方原守着仙源,就没有将他逐走,但却没想到,他居然在这时候站了起来。

    不但站了出来,他甚至还握紧了手里的铁枪。

    那东皇山来的年青道子看到了这个年青的神将,也微微一怔,认真回答道:“这仙源我真的需要,我其实已经故意留在最后进来了,就是为了不会有太多人被我夺走造化!”

    那年青神将握紧了手里的铁枪,他因为修为比旁人低些,对高阶神通见识也少,反而看不出这东皇山道子的可怕,又或是说他如今顾不上,居然直接将手里的铁枪擎了起来,直直的指向了那东皇山道子,咬紧了牙关喝道:“这是方原先生应得的造化,你不能拿走!”

    东皇山道子皱起了眉头,道:“我不知道你说的人是谁,但我不能让的!”

    他很认真的道:“我需要这些仙源,做一些很重要的事!”

    说着话时,他便已向前走了过来。

    那年青人神将死死的握住了长枪,便要向前递出。

    “你不要向我出手……”

    东皇山道子轻轻摇头,道:“我不想伤你,但我的身份也注定我不能退让!”

    李红枭这时候也神情大惊,厉喝道:“兀那小将,速速收手,为这一道仙源,不值得啊……”

    但看着那一步一步走近了的东皇山道子,那小将还是咬紧了牙关,一枪递了过去。

    他不知道仙盟的具体安排是什么,还以为仙盟只给方原留了这么一道仙源。

    他也不知道仙源这东西,并没有珍贵到无以复加,他只是一直听别人说世间仙源断绝,这是最后的化神机会,所以在他的意识里,只觉得这一道仙源,是最难得的东西。

    这是方原成就化神的惟一希望,是这天下该给方原的奖赏。

    所以他一定要守着。

    但他不知道自己这一枪击向的是什么人。

    “哗啦……”

    在他这一枪击去之时,东皇山道子身边的法则陡然暴转,他手里的长枪,节节爆碎,化作了一丝一缕的铁屑,而后他握着枪的手爆出一团血雾,节节暴开,再紧接着,在他肉身之内,无尽经脉与丹田,气血,最后甚至牵连到了他的神魂,皆一寸一寸的爆开了……

    “何苦啊……”

    李红枭发现自己连这个小神将的姓名都不知道,失声大叫了起来。

    “人家做了那么多……”

    这小将双眼都变得有些失神,喃喃道:“你怎么能……把人家惟一的机会抢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