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零七章 生而为圣,出而为天下师
    李红枭与一位来自愿的魔边小将,帮方原守住了一道仙源,而在另外几大秘境里,也同样有人在这么做,琅琊阁少主白悠然,在两大书院院主的配合之下,守了一道仙源。

    忘情岛七位女长老,也由九姑为首,替方原守了一道仙源。

    八荒城主三弟子莫飞流与四弟子韦龙绝,也同样替方原守了一道仙源。

    他们的实力与身份,本来就是世间最顶尖的一群人,有他们奉命替方原守着仙源,又有谁敢打这些仙源的主意,尤其是,听说了这些仙源,乃是替方原而守,这些至尊元婴里,居然又有不少人都主动跟了上来,在一旁安静的守护着,不让任何人再靠近这里。

    在这情况下,甚至连仙盟众长老一开始担心的,会有人面对着仙源,失去一切理智来争夺的局面都没有出现,毕竟谁也不傻,敢来挑战这些一看就不好惹的人,倘若守着仙源的只有一两个人,或许还会有人生出了心思来抢,但一下子有这么多人守着,谁敢啊!

    “呵呵,是我们多虑了!”

    昆仑山顶之上的诸老,听到了秘境之内传来的消息,也皆有些宽慰。

    “世间人皆听说过他的名头,皆承认他的大功,所以才有人听闻是他的仙源,而不去争夺,有人听闻是他的仙源,自愿在旁守护,与其说是我们安排的人帮他留下了这一道仙源,倒不如说是他自己的名头,护住了自己的仙源,看样子,方小友出关时,便也是封圣之时了!”

    仙盟诸圣人与长老,皆低声说笑着,表情都轻松了起来。

    只要帮方原留下了仙源,他们便也忧心尽去了。

    眼见得进入秘境的人越来越少,倒有不少从秘境里出来,他们便也知道,这一次诸世关注的仙源之争,即将划落一个句号了,一颗悬了许久的心,终于在这时候缓缓落下……

    但也就在此时,忽然在极东北方的虚空里,传来了一阵清悠钟声。

    众修皆是一怔,抬头看去,便见远方的虚空里,有一片仙霞蒸腾在半空之中,仙霞之中,受到法力影响,可见仙鹤飞舞、异兽跳跃,诸般异象,纷呈沓起,更有隐约可闻的圣人诵经之声,围绕四周,无数仙姬与俊美的童儿,簇拥着云下一方圣辇,直向昆仑山而来。

    “天呈异象,随之以上古礼乐,来的这人难道是……”

    看到了那一片仙霞,仙盟天魁圣人,九重天仙皇等等,忽然皆大吃了一惊。

    以他们这等身份,便是天地崩于前亦不色变,见到这仙霞之时,却忽然都脸色大变。

    在他们一片凝重的眼神里,那一方圣辇,直来到了昆仑山上空,那圣辇旁边,一位身材高大的老修转过了出来,此人身穿白袍,精神熠熠,每一根银发都梳理的一丝不苟,身上的衣袍笔挺,分毫不乱,缓缓踏着虚空而来,便可见周围的风云都被他的身形搅动,犹如群龙乱舞一般汹涌,缓缓来到了众仙盟圣人面前,呵呵一笑,拱手道:“诸位老友,好久未见了!”

    “来的是……”

    “……见过守山尊者!”

    眼见得那高大老人,踏仙霞而来,昆仑山上诸人,皆是一怔,有人识得这老者,也有人从未见过,只是有些诧异于这老者一身修为之强,居然全不输于诸位圣地之主和仙盟第一人天魁圣人,心间诧异,不过,在看到诸位圣地之主,都上前和此人揖礼,口称“守山尊者”之后,所有人便都忽然间反应了过来,急急忙忙,上前拜见,心间委实有些诚惶之意。

    守山尊者,观其意,便是一位守山人。

    守山人的身份自然高不到哪里去,但主要是看他守的什么山!

    天下间只有一座山的守山人,值得这些仙盟圣人与圣地之主如此重视。

    那便是东皇山!

    来的这一位,正是七大圣地之首,东皇山的守山人。

    ……

    ……

    天下有七大圣地,雪原洗剑池,魔边八魔城,东海之畔易楼,南海忘情岛,中州琅琊阁,皇州九重天,各踞一域,底蕴无穷,但要论起最神秘的,便是这天下至尊东皇山了!

    其他各大圣地传人,还偶尔会在世间现身,但东皇山却几乎从来没有。

    东皇山每一劫元,只有一位传人,从来不在世间行走。

    他们只会在大劫降临之时现身,力挽狂澜。

    尤其是这一劫元的东皇山至尊之主,已经在千年之前的昆仑山大劫之中殒落了,只剩了一位传人,更是露面极少,几乎不掺与任何事,世间人,若不是一直都会有人提起“七大圣地”之类的话,甚至都要忘掉这世间的圣地之中,还有着东皇山这样一个神秘的所在了。

    就连之前的南海红天会,东皇山传人都没有露面。

    但凡人可以忘掉东皇山,六大圣地与仙盟,却永远不可能忘掉东皇山。

    因为几乎每一次大劫降临,东皇山都是统领天下人,对抗大劫的存在。

    而为了对抗大劫,东皇山也付出了无尽的代价。

    上一劫元时,东皇山之主道一仙祖,便为抵御大劫而殒落,而这一劫元的东皇山之主鸿蒙,也是在千年之前,为了率领天下奇推衍永远解决大劫的方法,而最终遭昆仑之劫而殒落,所以,东皇山一直以来,都是执掌天下牛耳的存在,只是这一千年里,稍稍缺席了而已……

    东皇山站的位置太高,比其他六大圣地还要高,做的事也都是大事,而且付出的牺牲也多,所以六大圣地与仙盟,都没有问过他们这一千年里,在做什么,只是习惯了他们缺席!

    但让人没想到的是,如今这位东皇山的守山人,却忽然间出现在了昆仑山!

    若是守山人出现了的话,那后面那圣辇之上……

    “山尊此来的用意是……”

    逐个寒喧见礼之后,仙盟鹿川圣人才凝声开口问道。

    东皇山守山人笑了笑,道:“当然是为吾宗东皇山小圣人化神之事而来!”

    听得此言,所有人都脸色大变,甚至满面疑惑。

    九重天仙皇皱眉道:“东皇山小圣人不是早就化神了吗?”

    无怪他们感觉诧异,东皇山与其他圣地不同,一劫只传一人。

    而这一人,那便是天下无两的上苍宠儿。

    其他圣地道子,或许还会缺少仙源使用,但东皇山却不缺,因为东皇山,本来就有一道厚土仙源,数量不菲,再加上,就在数百年前,东皇山还曾经从琅琊阁,忘情岛,九重天等圣地都借去了仙源,便是五六个化神,也培养出来了,如今怎么又提及这仙源之事?

    而那位守山人见到了诸圣地之主诧异的神色,却是笑得有些得意,道:“那自然是因为吾宗道子,成就的不是普通化神了,诸位老友,且勿疑扰,还请你们好好随我一观吧!”

    他说着话时,大袖轻轻一展。

    众修抬头看去,便见得空中那一驾圣辇,有仙鹤飞来,衔开了轿帘。

    然后在那圣辇之中,便有一位俊美无双的年青人走了出来,向天下四方揖礼。

    此人现身的一霎那间,身上气机,引动天地变化,精光四溢,宝光幢幢,空中居然出现了无数仙姬飞舞,满天仙佛坐而讲道的虚影,那无尽宏大而神秘的声音,震荡虚空,传递到了四面八方的众人耳中,居然有许多人忽然间便心生感悟,瞬间开窍,修为暴涨。

    昆仑山八百里域,生存着无数灵禽异兽,在这时也仿佛受到了感悟,皆远远拜伏。

    有些异兽,身上分明开始生出变化,却是被他身边的大道之音点化,有了灵性。

    ……

    ……

    见得这一幕,鹿川圣人忽然惊愕道:“少山主难道是……”

    东皇山守山人轻声一笑,道:“东皇山传人,生而为圣,出而为天下师!”

    ……

    ……

    “那位,难道就是东皇山道子?”

    下方的四大秘境周围,不知有多少修行之人被那圣辇驾临的霞光所吸引,这时候看到了那年青男子身边的异象,一个个只觉心神大震,生出了一种无法形容的自惭形秽之意。

    有许多心思机敏的人,已经猜到了他的身份,急急下拜。

    而那位半空之中的东皇山小圣师,则是向着下方诸人轻轻揖礼,缓步走将了下来。

    他身形看起来很慢,每一步都走的极是尊贵华美,但是速度却非常的快,好像是所有的空间,都在他脚下被缩短了,一步之间,便已经走进了下方的其中一条秘境之中,缓步进入其中之后,他便看到了正在被琅琊阁少主白悠然等人守着的那一道仙源,缓缓行礼。

    白悠然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男子,顿时一惊,急要喝问,他周围帮着他守护仙源的书院之主们,却顿时脸色大变,强行按住了他,然后一脸凝重,向着那小圣师还手。

    小圣师轻轻一拜之下,身边法则涌动,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在他行礼的同时,这一道秘境里所有的仙源,不光是给方原留的,还包括了其他修士尚未炼化与残留的,皆涌入了他身周的法则里,整个秘境,变得空空荡荡,涓滴不剩。

    白悠然又惊又怒,却已说不出话来。

    而这年青男子,便又轻轻举步,直接穿越壁障,向另一道秘境走去。

    ……

    ……

    山上,忘情岛老祖宗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脸色大变,道:“你们这是过来……”

    守山人忙笑着见礼,道:“吾宗少山主为修大道,需要些许资源,本来老夫还劝他,提前来到昆仑山,尽取所需,但少山主却不愿夺天下人造化,因此刻意等到这时候,天下修士有能之人,已经将自己所需的仙源取的差不多了,自己才过来取走自己所需的一份……”

    他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道:“其实对少主要走的路来说,留到最后来取仙源,已经有些不太够了,会让他的路更难走,但少山主说了,为天下人,受些委屈,也是应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