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零三章 圣名将出(二更)
    九天浑圆阵,本就是一个史无前例的巨无霸大阵。

    其原本用意,便是横跨魔渊天地,上接苍穹,下触九幽!

    其势之巨,远超世间已存的任何一座大阵,就算是原有的十关御魔阵,也远远比不上此阵。仅凭此阵所耗时间便可见一斑,易楼这等圣地,集结各大道统,圣地,数代惊才绝艳的高明阵师,足足消耗了千年时间,才略略成形,而且还是缺了一块的雏形。

    其中的九天二字,既是形容此阵高远,也是形容其间术数玄奥庞大。

    阵道之中,天数为最,经天之数,便是天地之间最繁杂的术数,而这一方九天浑圆阵,却是取名为九天,意思就是指,这一方大阵,比世间最繁杂的经天之数,还要繁杂九倍!

    这样的大阵,本身就极尽庞大玄奥,方原虽然有了补充此阵的念头与方向,但要真正的将此阵补全,却同样也是一桩艰巨至极的任务,他正是有了这个预感,才要将世间阵道高人,尽皆请来,三大九纹,尽数请来,易楼异宝七星台也借过来,分压这庞大的压力……

    其实原理说起来,很简单,便是以太古阵道为桥,以魔道之理为补,将三道融合,炼成一方圆整的大阵,只不过,里面牵扯到的术数,法门,关窍,便如天上繁星,数之不尽,庞杂无限,绝非天下随便哪个道统,哪个世家,哪个人,可以在短时间内完得成的。

    就算他们如今,汇聚了天下大阵师,占尽了天下资源,也不可一蹴而就。

    所以在最初期,方原定下的时间点,是三年!

    这一方大阵不能拖,因为他们要先将这大阵推衍出来,然后将这大阵构建在魔边九天之上,到时候还不知需要多少精力与人力,自然不可能慢慢悠悠的推衍了,倘若直到二十年后,才将这大阵推衍成功,到了那时候,大劫早就已经降临,那也不必构建了,等下辈子吧!

    就像一个巨大的大阵,一经运转,便不停旋转了下去。

    方原为阵枢,三大九纹为阵骨,一万八千大阵师为阵体,一直旋转了下去。

    ……

    ……

    在方原推动了这一场史无前例的大阵衍化之时,世间不知有多少高人都在看着易楼的方向,凡是世间明白人,皆知道这一道大阵的意义所在,所以也就无人不心存敬畏……

    “从千年之前开始,整个天元,便陷入了绝望之中!”

    皇州九重天,九重天仙皇立于皇宫屋脊之上,在他身后,跪着的是包括了李红枭等人在内的数十位皇子皇孙,都是从他那数之不清的血脉后裔里面挑选出来的佼佼者,他背对着自己的儿女们,眼看向易楼方向,低叹道:“那一场浩劫,实在毁掉了太多的根基与战力,最终留下的,却只是一本百翻无用的道元真解而已,让这世间人,又有谁能放得下心来?”

    李红枭与众兄弟姊妹,皆悄悄对视,有些奇怪。

    自家这位父皇,几乎从来不与她们这些儿女们交谈对话,只会给他们造化一个接一个的弟弟妹妹,不知为何,如今忽然变得如此反常,把他们唤了过来,说些有的没的话。

    九重天仙皇笑了笑,背着双手,叹道:“在你们看来,那一场浩劫里,毁掉的只有无数高人,其中便包括了你们那位早在两千年前,便已成就了大乘境界的太祖皇叔,但实际上,那些都不算什么,更多毁掉的,其实是希望啊,以前的天元,早就随着一代一代的大劫降临,总结出了许多行之有效的对抗大劫的方法,可是,全在那场浩劫之中毁掉了!”

    “那些方法,才是让所有人都心间不安的原因所在!”

    “不过,就算如此,也总不能就低着头在大劫之下认命等死啊,所以无论是仙盟也好,各大圣地也好,也都在想着自己的方法,尽一切可能提升人间的力量,许多以前不会轻易交出去的秘法,也交出去了,许多以前不会去动用的资源,也都动用了,为得就是要在这一千年时间里,尽一切的可能提升起力量,让我们在大劫降临之时,多几分抵御过去的把握!”

    说到了最后,九重天仙皇转过了身来,看向了这些儿女们,低叹一声,道:“还好,还是有些成效的,那些继承了龙魂的小辈们,估计也快要出关了,这世间将一下子多出来近百位有化神实力的年青修士,仙盟利用那批得自大自在神魔宫的魔宝,也将有大手笔,就算是以前谁都看不起的妖域,如今也输送了大批的金丹妖怪前往魔边,补充魔边的军阵……”

    “大世就要来了!”

    “而大世,从另一个角度上讲,便是乱世!”

    他的声音微冷,显得前所未有的凝重:“咱们九重天,以国立道,最不喜欢乱世!”

    “但毕竟大劫当前,所以为父不能去阻止这大世的到来,否则便是万世罪人!”

    “既不能阻止,那我能做的,便只有告诫你们了!”

    “不要再藏拙了,有多少本事都露出来吧!”

    九重天仙皇声音低沉:“那个方姓的小儿,已有成圣之势,只可惜为父不如忘情岛的那个老东西,没养出一个把他拴住的好丫头,只能看着忘情岛占去先机了,但也没关系,为父不求你们比得过他,但要你们争气,这最后二十年里,造化倍出,就看你们能拿多少!”

    他说着转过了身来,冷笑道:“记得,你们的对手,不是自己的兄弟姐妹,而是为父我,所以不要想着剪除对手,有本事,便直接来挑战我,赢了我,这个位子,就是你们的!”

    一众皇子公主,闻言心神大变,深深低下了头去,不敢抬起来。

    ……

    ……

    洗剑池之上,如今的剑首背手而立,背后便是清幽幽的池水。

    在他身前,一排一排的立着洗剑池的天骄弟子,李白狐亦在其中。

    如今这位剑道独步天下,人皆尊其为天下第一的剑首,亦抬头看向了易楼方向,良久之后,才低叹道:“那方姓小儿已成为了气候,等到他衍成大阵,出得关来,便是我,也要与他行平辈之礼,他已注定是这世间的小圣人了,那无缺剑道,便也从此夺来了气运……”

    众洗剑池弟子皆脸色凝重,谁也不敢胡乱说话。

    倘若没有大劫,洗剑池一脉,将会和无缺剑道一脉争锋到死,不绝不休。

    但因着有大劫存在,所以他们只能看着无缺剑道的传人崛起,不可阻,甚至还要帮。

    只是,做了归做了,心里服不服气,就两说了。

    洗剑池剑首叹了一声,道:“因他夺了气运,所以洗剑池也不可再默守成规了,吾洗剑池,有七大名剑,如今已有三剑择主,依着古来规矩,只有七脉真传,才可得名剑,但如今也顾不得了,从今日起,只要洗剑池弟子之中,有大魄力,有过人天资者,皆可入池中寻剑,只要你得了名剑传承,那么你便是新的洗剑池七脉祖师,谁不答应的,来问我的剑!”

    众洗剑池弟子,皆神情凝重,眼神坚毅。

    在这时候,谁敢不同意啊,都知道说这话之前,剑首已亲手杀了十几位宿老了。

    ……

    ……

    而在一方妖域之北,隐秘的地下宫殿之中,以仙盟古方圣人为首,也在秘密交谈:“魔道已然势微,几近绝灭,正是仙道中人最乐于看到的局面,难道我们在这时候,却要借助于这些魔宝,再打造一批魔道高手出来吗?这样做……会不会引发许多不可知之事?”

    另有一位仙盟圣人冷声道:“既然易楼那边,已经在借助于魔道之力推衍大阵,那魔道力量,便不会绝灭,况且力量就是力量,不分仙魔,只看用之谁手!如今天元势微,我们又哪还需要这般思前想后,凭白放着这些魔宝不用?罢了,便按之前的想法去做吧!”

    古方圣人皱眉:“若真打造这么一支仙军,当以何人为首?”

    旁边有人道:“魔边有神将名关傲,绰号巨灵神,神勇无敌,可担大任!”

    古方圣人苦笑道:“此子勇猛,我自知道,但他生性耿直,总让人不大放心!”

    在这时候,旁边忽有人想起了一事,笑道:“我倒知道,有个最合适的人,此人心思机敏,又出身魔道,对魔道诸般传承了若指掌,恰可以辅佐,只可惜他如今不在这里……”

    旁边人忙问:“去哪里了?”

    说话的人显得很是无奈:“跑中州生孩子去了……”

    古方圣人气的笑了,道:“拉回来,最多给他三天,也就够了!”

    ……

    ……

    随着方原挟天下气运,入易楼衍化大阵,整个世间,也掀起了一浪接着一浪的巨潮,上下各种道统,都在谈论方小圣人之名,也因着他搅起的大阵而改变,便如暗潮,袭卷了天下。

    如今他这一方大阵还没有推衍成功,但世间人却皆当他已推衍成功了一般。

    每个人都在等着,在期待着。

    当这一个小圣人衍化大阵成功,挟不世大功出世之时,该有着何等样的光环。

    这世间,又该予他什么,才可偿其功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