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零二章 易楼七星台
    “方原小友,请入楼吧!”

    白玉台前,天机先生满面微笑,请方原选择入主之楼。

    那白玉台周围,四座小楼,分四相之属,有青龙、玄武、朱雀、白虎之别,方原之前便已定下,推衍大阵,补全九天浑圆阵的过程,便借四相而分,如今四名九纹大阵师,皆已准备妥当,那么,究竟该谁来负责哪一类,便是最重要的了。

    在这一点上来说,方原通晓太古阵道、魔道真章,补全这九天浑圆阵的法子,也是他提出来的,当然就得由他来定。

    “多谢前辈们厚爱,晚辈便也不客气了!”

    方原在这时候,也没有表现出什么歉逊之类的意思,心里早就有了章程,便道:“我将入主东方青龙阵楼,这一次的推衍之中,由我主导大阵纲领,推衍大阵主脉!”

    听得方原之言,其他人也皆没有什么意见,彼此对视了一眼,玄明尊主便不客气在抢在了天机先生与经天圣人前面,道:“老夫擅长推衍……虽不如方小友,但比别人强些……所以便由我入主北方玄武楼,我有依据东斗无量数作出的八卦演经盘,可算阵道无量数!”

    经天圣人点头,道:“老夫擅勘测,便入西方白虎楼,经算魔边百万里边数,纤微不遗!”

    天机先生是易楼中人,亦是主人,便在最后道:“那老夫便入南方朱雀楼,为诸位拾遗补缺吧,这一次推衍,事关天下安危,人间气运,无量重担,便在肩上,老夫没有别的话说,只望咱们这一次联手衍化大阵,可以不负重望,将这可以逆转天地的大阵,现于世间!”

    “别人皆言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经天圣人笑道:“但我们,却要夺天之造化,以人心,化天数,可成,不可败!”

    众修闻言,皆呵呵大笑,同时拂袖,向各自的小楼掠去。

    “诸位道友,待到大阵成时,我们皆要名列青史了……”

    “方原小友,你逼我出山,斩我道友,老友心里本来还颇有怨言,但吾辈阵师,谁不想超越前人,留名青史,而今你给我这个超越前人的机会,老夫心间满豪情,倒要感谢你了……”

    “……”

    “……”

    朗声大笑里,四位九纹大阵师,皆入了小楼之中。

    与此同时,小楼旁边,便有清钟悠悠响起,缓缓漫过了整片易楼地域。

    听到这钟声,白玉广场之上,一万八千大阵师,分成四组,立于四座小楼之前,井然有序,豪情满满,而在他身后,无尽的阵道资源,也都已分派妥当,静静搁置到广场之上。

    有清风来,天地悠悠,热血暗藏。

    “传令下去,易楼自今日起封山了!”

    无名老人便在易楼最古老的一栋小楼里,向身边的弟子说道:“在他们衍化出最终的九天浑圆阵之前,易楼将彻底封山,大阵开启,不与外人接触,以免出了麻烦,另外,几大圣地答应了我们的东西,还有仙盟答应派过来的仙兵,也都已经该到山前来了吧?”

    那弟子道:“几大圣地,都已完成了诺言,仙盟仙军也到了!”

    无名老人笑道:“那就好,大阵之外,由洗剑池弟子守关窍,再之后,九重天仙将驻守,再将仙盟仙军守在最外围,如今的天下还不太平,有避世者,有野心家,还有那黑暗之主贼心不死,但无论是谁,都不可让他们打扰到这一次大阵的推衍,否则万死莫赎……”

    说罢了,又沉吟一番,道:“另外,其他的侍奉也要跟上,咱们易楼,自立派以来,便讲究清苦,但如今,可不能清苦,让南海忘情岛送来玉髓泉水,让洗剑池送来雪原寒精,再让仙盟把他们珍藏的灵药取出来,九重天宝库里的异宝也不能放过,专挑三千位大丹师,为这些推衍大阵的阵师炼制宝丹,他们会消耗大量心血,咱们可一定得让他们补上!”

    “尤其是四位主阵师,每人配十位大丹师炼丹侍奉,最好最上佳的丹药,都不要心疼,全部挑选出来,一次分成五份,四份给这四位主阵师,最后一份,拿来给我吃……”

    “……”

    “……”

    他絮絮叨叨,说了不知多久,那弟子听得脸都绿了。

    但无论如何,也知道这一次事情的重要,只好一一记下,领命而去。

    毕竟,这次的事情,不是易楼之事,而是天下之事。

    ……

    ……

    “这就是易楼七星台?”

    而在易楼深处,白玉广场东首,青龙阵楼之内,方原也看到了由易楼长老,亲自送来的七星台,这却是一方长九尺九,宽三尺三的小小石台,看起来像是一方古老的花岗岩,上面有着古朴的阵纹,所有的阵纹,各聚成团,又隐隐形成了北斗之形,遍布于石台表面。

    一见之下,他又如何能不明白,这就是天下闻名的异宝七星台了。

    早在南海忘情岛时,他便听老祖宗提到过这天下洞天宝地,听起来,好像都是一些地点,但实际上,有些只是圣物,便如魔道葬仙碑,碑在何处,何处便是魔道的圣地。

    其间排名第一的,便是东皇山,东皇山本就是一方宝地。

    再者便是洗剑池的一方池水,然后就是葬仙碑,忘情岛的太上玄宫,以及易楼的七星台。

    这些宝地,寻常修行之人,能接触到一个,都已是莫大的造化。

    但方原,在忘情岛入太上玄宫,在大自在神魔宫参透葬仙碑上的太古魔章,已占两大宝地之妙,而这也是他能够以如今的小小年龄,便可以在大道参悟中远超普通化神的原因所在。

    不过,就算是他也没想到,如今自己这么轻松的,便又接触到了易楼的七星台。

    一般人哪有这福份啊……

    这说明什么?

    说明自己确实学到了本事,值得别人将这造化赐给自己!

    ……

    ……

    “太上玄宫与葬仙碑的造化,我都见过,却不知这七星台又如何?”

    方原平复了自己的心情,慢慢坐到了七星台上。

    易楼七星台,看起来远没有传说中那般神秘,估计要是扔到了野外,都不见得有人会捡,但这等神物,既然看不出端倪,当然就得坐上去感受一下……

    ……感觉有些硬!

    除了有点硬之外,还是没有什么变化。

    方原心间明悟,一道法力打入了座下的七星台中,随着那一缕法力注入了岩石纹理之间,缓缓消散,忽然间天地轰鸣,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充斥入脑海,方原惊愕抬头,看向周围,只见得眼前的一切景物,都在分解,他看不到小楼,野山,流水,甚至是人……

    他看到的,只是一层一层的法则,层层消散。

    他仿佛在一瞬间,便滑入了一种无底的深渊,一层层坠入法则的深处。

    待到心神一转,忽又一层层的退了出来,抬眼看去,还是那一方天地,一方人间。

    “这就是七星台的奥妙?”

    方原眼神一瞬间就变得凝重了起来。

    他这才明白了易楼七星台的妙处在哪里。

    南海的太上玄宫,是可以在意识里,将时间拉长,让人有更多的时间去领悟与消化所知所见,魔道葬仙碑,是给人灌顶,一瞬间便灌入无尽的领悟,而这七星台,又与那二者不同。

    他居然可以沟通天地,使得坐在此台之上的人,直接看到法则的形成与分解……

    若是在此台之上呆得久了,那对于法则的领悟,会有多么深奥。

    方原甚至怀疑,他在这台上,有可能看到大道真谛。

    他想起了一个传说,据传易楼的高人,千年之前的易楼之主,德行近道,可知过去未来,或许,就是因为他在七星台之上的领悟,达到了一种新的境界,看到了大道的全貌……

    九成忘情天功!

    历代魔祖对太古魔章的领悟!

    天衍之术!

    一眼看透法则!

    玄黄一气,演化天地……

    ……

    ……

    方原一颗心,嘭嘭直跳,想到了一些连他自己都不敢想象的可能!

    ……

    ……

    “如今,还是要以推衍大阵为主!”

    他摇了摇头,将这杂念自脑海之中驱出,认真的思索了一番:“之前易楼的前辈,只说这七星台有助于推衍,所以我才将七星台借了过来,没想到,这不仅仅是有助于推衍而已,奥妙比我想象中还要大得多,如此一来,我便更有把握将这一方九天浑圆阵补全了……”

    “就算此阵,称得上逆天之法,也一定要让他逆天成功!”

    方原猛然间睁开了双眼,心间开始浮现出了道道大阵运转之法,而后手书竹简,然后抛向了另外三座小楼:“玄武阵主,速将九天浑圆阵重新拆分,一亿八千九百七十二万道法门,每一道皆要梳理清楚,重新演算,最后演算结果,汇于我手,最迟一年,不可有误!”

    “朱雀阵主,我有三百六十座魔神像,一万零八百残缺神魔意,六万四千各阶魔宝,皆交于你,从中挑选合用之物,准备在玄武阵主推衍出结果之后接洽,最迟一年,不可小误!”

    “白虎阵主,率人赶往魔边,勘算百万里地域边数,风象,天地之距……”

    “……”

    “……”

    白玉台周围,三座小楼之内,皆有声音传来:“接阵主之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