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七百九十九章 雪山高士
    与玄明尊主斗阵时,方原与他比的是最简单的算法。

    而与百痴叟斗符道,比得却是最为复杂的幻化之法。

    符法就是沿自于书法,可以一字蕴含天地至理,形成强大的符道,所以符法的根基,便是书法,但方原是绝对不肯和百痴叟比书法的,他对自己的书法如何,心里有数。

    所以他一上来,便直接化出了一道青气符。

    如今的方原,参透九成天功,又将一身玄黄气,修炼出了千变万化,包罗天地之能,论起变化,就算是一些化神,都比不上他,再加上他的玄黄一气,本来就可以借符道来施展,所以方原的青气幻化,也就可以用符道来呈现,也正因此,面对着这位符道造诣,不知几何的百痴叟,方原便竭尽所能,用一缕玄黄气,演化天地万物,最终化作了一道符篆。

    百痴叟想要临摩这一道符,不求他有玄黄气,但起码要求他对天功的领悟,不在方原之下,对此方原放心的很,不论这老儿修为多深,境界多高,符道多强,都不可能!

    九成天功,还得再加上太古魔章的领悟,使得他对这天地的理解,远比任何人都强!

    百痴叟一见这一道青气符,首先便是被吸引,其中奥妙演化,对他的符道造诣来说,大有益处,而紧接着,便是生出了一种难以置信的感觉,他不相信有谁可以在一道符里,容纳天地,再接着,便是恐惧之意了,他发现自己或许一辈子都临摩不出这道符篆来……

    脖子上感觉凉飕飕的。

    到了这时候,他倒是没想过,其实自己只需要和方原赌斗最基本的书法,便可以赢了。

    当然,这里面,本就是方原刻意为之。

    其他一众老者,见到了百痴叟的模样,如何还能不明白。

    心下既震惊于方原这等似乎无所不能的小辈奇才,又感觉到了一种由衷的恐惧。

    如今龙剑叟已被斩,玄明尊主败了,星罗叟还在苦苦的拖延时间,百痴叟迟迟不敢落笔,算起来自己这七人里,居然已经有四个人头搭进去了,剩下的三个人,心里如何能不焦躁?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想保住一众老友的命,并留下方原的命,压力大到几何?

    “呵呵,方小友想要斗符,还是先等着下完了这一局棋……”

    一片压抑里,忽然有一位名唤白章的老者开口,脸上带着强行挤出来的微笑,他的用意,却是想说明方原这一赌不合规矩,让他先下完棋再说,如此一来,这符道赌斗,便可以先不作数,虽然面上不太好看,但毕竟还是可以保住百痴叟的……

    但还没等他说完,方原便忽然又看向了他,道:“你刚才想与我赌神通吧?”

    这白章叟微微一怔,脸色有些尴尬。

    “神通之道,不过是变化之道,我参透了南海的大半部天功,所以你虽然是化神,但你对法则的领悟却不如我,真和你赌神通,那是欺负你!”

    方原说着,向那青气符一指:“还是这一道符,你能看出里面有多少变化,就算我输!”

    说罢了之后,再转过身去,继续等着星罗叟下棋。

    白章叟一下子便愣住了,呆呆的转过去和百痴叟一起看那道符。

    心里欲哭无泪,本想救一个出来,没想到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不对,怎么会有人小小年青,便于各道都有这等造诣?”

    剩下的两位老者里面,脸色都已经大变了模样,有一位身穿灰袍布袍,但身材雄壮,气机如铁的红脸老者,这时候已满腹惊怒,此人名唤龙髓叟,他与剩下那位岁寒叟,两个人对视一眼,同时感觉到了一种不妙之意,交换一个眼神,同时想到:“难道是仙盟看不惯我们这些化外之人,故意培养出了这样一个小怪胎,专用来对付我们的吗?”

    “可恶,我们只想在红尘之外,修炼心境,又得罪了谁来?”

    “仙盟苦心积虑,和我们为难,着实讨厌!”

    “真有那么大的本事,何不去对付那些厉害的老怪,非要挑上我们吗?”

    “……”

    “……”

    他们两人越想越气,满腹悲愤,那龙髓叟脾气本就暴躁,又见得龙剑叟已死,另外四位老友皆入了瓮中,不好脱身,便忽然低喝道:“兀那小儿,你阵剑符法,无所不精,那好,老夫也来陪你玩玩,我不像其他道友,只有一身蛮力,来来来,咱们直接战上一场!”

    “死了的算输,活着的算赢,看谁打死谁!”

    大声喝声中,气血滚动,犹如一座汹汹喷薄的火山。

    在他身后,大山巍峨,山川显化,法则扭曲,已显露了一身的可怖化神修为。

    天机先生见状,已满面愤怒,喝道:“连点脸都不要了吗?”

    他自然看得出,这龙髓叟,已然不顾一切,决定以修为压人了。

    根本不是赌,而是看谁拳头大。

    “一点脸也不要,非要打破我们清静,逼我们上绝路的是你们……”

    却不料,龙髓叟怒气比他还大,怒喝道:“不给我们活路,那也不给你们活路了!”

    如今他确实打算以力压人,心想眼前这个年青人,虽然无所不通,无所不精,但毕竟不是化神,而自己这厢里,则有足足三位化神,全不惧他,天机先生阵道着实厉害,但玄明尊主却不输于他,这位小仙界,还是玄明尊主的地盘,真斗起来,自己这一方占绝对胜算!

    这个想法鲁莽,直接,但最有用。

    只是听在这化外七仙的耳朵里,总有些不是滋味罢了。

    还不等他们心思皆沉演下来,忽然间方原身后,那个如今化作了一人大小,身上还裹了厚厚的大棉袄棉裤,裤子后面掏了个洞,一条尾巴从洞里伸了出来的蛟龙,忽然间笑了起来,道:“这段时间,心里一直憋屈的慌,找不着人发泄,今天倒有人送上门来了,来来来,看你这小伙子修炼的好像是也是我们龙族一脉,那就由你家爷爷我来跟你赌这一局!”

    说着话时,肉身暴涨,撕裂了棉袄棉裤,却露出了足有百丈长的蛟龙肉身来,经过了魔边一战,以及之后闭关的它,如今肉身再次大变,之前萎缩在身前的爪子,已成恢复,头顶之上,一根独角,犹如银枪,闪闪发亮,一身龙威,激荡得周围狂风大作,风起云涌。

    金黄色的瞳孔,森然盯着那龙髓叟,怪笑道:“丑话可说在前头,倘若你呆会输了,可不能不认,我老人家吃你的时候,你得主动跳进铁锅里把身子洗干净了……”

    “半步真龙?”

    那龙髓叟能有如今这修为,便是因为他年青时得到过龙族造化,没想到刚要挑战,居然碰到了这么一头怪物,一颗心霎那间凉了半截,在半步真龙的威压之下,他只觉得身躯战战,几乎不受控制,这是他功法上的本能压制,不受控制,而且他的修为,也确实不如蛟龙。

    这一条蛟龙当初跟着方原,看起来职责是拉车,实际上却是护道者。

    当初入魔边时,它就可以生搏化神,只是平时不肯出力罢了,如今经过了一段时间闭关,又吞了不少灵丹宝药,肉身渐渐复原,又岂是普通化神可以真的能够和他动手的?

    不仅是龙髓叟,一见到这半龙真龙之威,其他诸位老者,也心死了大半。

    栽了,栽了啊!

    对方连这等生灵都带了过来,那是摆明了要和自己这化外七仙过不去啊……

    如今自己这七人里,输便输了六人,气势就先败了,虽然真要动起手来,未必便输,但化外七仙的脸面还要不要了?他们自诩高洁之士,不沾世俗,又如何能做出那等事来?

    怪只怪,仙盟太阴险,坑了自己这些人吧!

    已经输了,心丧若死的玄明尊主。

    正手拈一子,苦苦思索,不知落在何处的星罗叟。

    望着那一道青气符,懊悔又绝望的百痴叟与白章叟,皆陷入了一片沉默里。

    “罢了罢了!”

    在这绝望一般的沉默里,最后一位身穿蓝袍,两鬓雪白的中年男子,亦即是化外七仙里的岁寒叟,忽然低声叹了一句,他的修为,是场间所有人里最高的,但这时候,脸上却也带着些失落之意,抬头看向了方原,道:“我不知仙盟如何想的,非要来坏我们心境,但既然来了,那便也躲不得,小友,便由老夫,来与你赌这最后一局吧,且看你音律如何!”

    “若你赢了,化外七仙,任由你处置,老夫自封修为,绝不抵抗!”

    “若你输了……只望你早早退去,莫要再来了!”

    “……”

    “……”

    方原听得这话,不由得一怔,抬头向他看去。

    却见那岁寒叟,一声长叹,从袖子里,取出了一只冰蓝色的古琴,却是万年玄冰为体,上具七弦,有着古朴道纹,说不尽的雅治,横在了自己双膝之上,叮叮咚咚的弹了起来。

    琴声如蝶,忽然飞在了这小仙界上空,使得整片山谷,极具生气。

    一时琴声婉转,便见得这山谷之中,柳摆枝条,鲜花绽放,流水奔腾,溪间鱼儿,也似逐着琴声,从细腻的白浪里跳了出来;一时琴声清越,便似让人心神无尽拔高,看到了苍茫雪山,看到了幽幽白云,天地之间一片纯净,不沾一物,不染片尘,空灵至极……

    可也就在这一片空灵净洁之中,忽地琴声铮铮,凭白生出一抹悲愤。

    似有红尘肮脏之气染来,非要将这纯净空灵之地毁去,将这高雅清静污染,与之苟且。

    方原静静的坐着,听出了琴声里对自己的悲愤与指责,久不作声。

    音律,他没学过,但这场赌,他要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