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七百九十二章 他是妖
    签完了协议,方原又回到了小君山,他花了三个月的时间,在小君山做了一些布置。

    自己如今既然是妖域三分之主,当然也要为妖域做一些事。

    虽然说之前的自己,由来最恨妖魔,但如今想想,千年之前侵入云州的罪魁搬山一脉,已经被仙盟连根拔去了,野心勃勃的七大妖脉,也被自己率众破了圣山,这一场大仇,已经报的酣畅淋漓,接下来便要做一些自己该做的事情,当是为了让妖域好生的替二十年后的天元渡劫也好,当时自己的心本心也好,这些事情,该做,那就一定要做了才顺心意。

    从第一步踏入妖域开始,方原见多了这里的光怪陆离,凶残暴虐,内心里,便也一直想着该当如何引导妖域,这不是因为他对妖域有好感,而是下意识里,在印证自己的道。

    方原很早便想明白了一个问题,心间大道,并不只有修行。

    甚至说,与大道相比,修行反而是最不重要的事情。

    重要的,还是得看做法!

    谋思良久之后,方原便开始着手。

    第一步他做的,便是建立道统,他身为吞天妖王,自然是尊主,而在尊主之下,便又设左右护法,由老狐狸和豹爷担任,左右护法之下,又有四大妖侯,由他手底下修为最高的四位元婴妖王担任,镇守四方,而四大妖侯之下,又各统率百位小妖王,分镇诸山之间。

    第二步要做的,便是给这妖域制订律法,强行推行,其中便有诸如不得自相残杀,不得互相征伐,不得肆意夺权,征夺他人之物等等,当然了,最重要的一条,便是不得食人。

    他定下的法,都很简陋,不像人间,要制订越详细越好的律法,因为方原也仔细想过,妖域这等痴愚之地,法太详尽,反而会让他们无所适从,倒不如简单一些,慢慢开始。

    当然了,最重要的,还是要贯彻。

    所以,定了法之后,方原便又从那些效忠于自己的草头妖王,选择了一个实力最强者,不作别事,只是在吞天妖王境界巡视四方,但凡有不遵吞天妖王律法的,不论是谁,定斩不饶,这个妖王,本是一条泥鳅成精,以前也总受鄙视,如今憋了一肚子气,正堪大用。

    做完了这两者之后,方原便又给四大妖侯布法,让他们定期送厉害妖怪前往魔边。

    方原之前也看了出来,妖域内部的混乱,是有原因的。

    一来,是十大妖脉故意如此,维系自己的霸主地位。

    二来,也是因为妖族生长的太快,人族需要百年,甚至数百年,才能成长起一批金丹来,可是妖域几十年便会生长出一批,争来争去,资源不够,当然便要厮杀……

    而方原如今强行定下了律法,便会使得妖域中阶力量,迎来一次暴涨,在这种情况下,给他们安排一条出路,便可以避免他们再度出现那种彼此厮杀削减数量的情况。

    做罢了这些之后,方原便开始做最主要的事情。

    教化!

    这一次攻破七大妖脉,夺得了不少资源与妖族的功法,方原以天衍之术推衍,将这些功法汇聚,形成了一道法门,留在了小君山,这一道法门,可以让众妖好生修行,巩固境界,提升实力,不过,方原有意将这法门搞得十分复杂,想要修行,便非得多动些脑子不可……

    推衍出了这一道法门之后,方原便命四大妖侯在各自辖域之内,设下无数的学堂,营寨,由高明妖怪坐镇,教导各路妖怪读书,学得好了,懂事明理,便会传下功法与资源。

    当然了,这些痴愚妖类,实在是粗野,难以管教。

    所以学堂初设之时,也出现了不少乱象,有先生教着教着,见学生实在不会,生起气来,一口把学生的脑袋咬下来的;也有把学生绑在了树上,逼着他们背书识字,一旦背不出来,就用沾了水的火鞭子抽的,好几回抽着抽着,忽然没有背书的声音了,仔细一瞧,死了!

    方原只好再度下令,教导方法不能如此粗野,体罚可以,不能太过。

    命所有的先生一人备一根戒尺,生气了就打手板,当然得用普通的戒尺,那种一丈多长的大棒子,上面还有刺的不叫大戒尺,叫狼牙棒,一下子打下来,爪子会废掉的。

    这无数的事情做了下来,实在是繁杂。

    每每做出一事,便又延伸出了无数的事,着实苦恼。

    但在这个过程中,方原倒渐渐感受到了另外一种明朗的心境。

    这种心境很奇怪,仿佛他又回到了当初在仙子堂外偷听朱先生讲学之时的状态,平静,而蕴含着一种奇异的力量,让他道心大定,神魂坚稳,甚至能够与天地共鸣。

    这个境界,他还没有完全迈进去,但已经清楚的感受到了。

    尤其是看到了在自己做的这些事情下,以往凶残暴戾的妖域,也开始有了一些变化之后,这种感觉,便更明显。

    他看到各处学堂里,都有了不少毛绒绒的小妖怪在摇头晃脑的读书,不必在龟缩在深山里瑟瑟发抖;

    看到以前那些有些脑子,但实力不足所以平时总是被人骂穷酸的妖魔渐渐得到了尊重,都已经敢在脖子后面插个扇子勾搭别人婆娘了;

    也看到了许多平时隐藏在山间不敢见人,宁愿忍饥挨冻也不出山的妖族开始拿着兽皮出山换东西了;

    更是看到了一些凶残暴戾的妖魔,开始商量着去魔边夺军功了……

    ……

    ……

    这样的变化,其实还很少,毕竟方原没有太多的时间来做这些。

    短短半年时间里,方原只是勉强搭起了一个架子。

    但方原也不觉得遗憾,他能给妖域做下的,便是这些。

    这些妖怪,如果可以借着自己留下的架子,一步一步完善,走出另一番局面来,便是它们自己的造化,如果他们不珍惜机会,没几日便毁了这架子,那也只能由得他们了。

    如今,已签订了协议,毁了八大妖脉,所以渡劫之事,堪称圆满,但对于妖域的教化,还有很多变数,一来是妖怪的本性,二来,青丘与逐日二脉尚在。

    他们这两脉,是支持仙盟,也乐意出力抵御大劫的,但他们不见得会支持方原改变妖域,所以在方原看来,自己做的事情,终究还有变数。

    这个变数,会形成两种可能。

    一种是自己的教化,使得妖域生出翻天覆地的变化,另外两大妖脉,便不得不适应这种变化,否则就会被越来越强大的吞天妖脉给彻底超跃,最终吞并。另一种,便是吞天妖脉没有教化成功,只是形成了新一代的妖脉,凌驾于小妖们的头上,与他们一样,继续统治。

    这些事,没有办法。

    方原知道妖域需要教化,但是他没有太多的时间留在这里。

    二十年时间,实在太短了。

    如今他能够做的,也只是尽可能的保证妖域不要再出乱子,影响二十年后渡劫而已。

    ……

    ……

    做到了自己能做的一切之后,方原便对外宣示要闭关了。

    在这一日,无数大小妖怪,皆前来小君山朝圣,方原便在小君山山头之上,宣布自己准备闭死关,参悟天道变化,准备二十年后出关,率领妖族一众兄弟,对抗那天降大劫。

    这一袭话,引得无数妖族哭啕,誓要在二十年后,与大王一起征战。

    在这时候,方原没有动用秘法遮着自己模样,自然也有上上下下,无数妖族看清了他的模样,就在小君山的后山,老狐狸与豹爷的身边,跟着一个小小部落里的人,其中的老族长身边,跟了一群小毛球,他傻傻的看着立身于山巅的吞天妖王,眼神一个劲的飘了起来。

    “这个……这个吞天大妖王我见过呀,他还教过小子们读书呢……”

    老族长表情十分荒唐,也十分艰难的说了出来:“只是,只是当初吞天大妖王初初到了我们部落里时,我第一个就问过他,问他是人是妖,他……他当时回答我的是……”

    “是人呐……”

    一群小毛球都跟着点头:“先生是人!”

    “你们记错了!”

    豹爷与老狐狸两个对视了一眼,老狐狸的脸上,颇有几分深沉之意,豹爷则是满不在乎的模样,大咧咧的拍着老族长的肩膀,道:“你的脖子有旁边那一棵大树粗吗?”

    老族长急忙缩了缩脑袋。

    豹爷道:“所以大王当初就跟你们说了,他是妖!”

    老族长有些懵。

    在这时候,老狐狸笑吟吟的开口,道:“大王不仅是妖,而且是血脉惊天,举世无敌的大妖,从他开始,蛤蟆一脉成妖的,就是咱们妖域的皇族了,你们几个,可得把这些话记牢了,大王他从来没说过自己是人,他就是妖,根正苗红的妖,哪怕他真的是人……”

    老狐狸哼哼道:“那也是个人妖……”

    老族长明白了过来,急忙带着一群小毛球拜倒。

    自己当初遇到的那个人,是人是妖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妖域三分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