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七百九十章 覆灭搬山一脉
    如今的搬山一脉祖地,烂石山周围,正一片杀气腾腾。

    满山上下,皆已将护山大阵开启,无数妖兵妖将上下把守,数位妖域老怪物龟缩于山内,如临大敌,烂石山周围的虚空之中,则盘坐着数位气息惊天的人物,正是仙盟三位圣人与四位圣地之主,仅仅是他们七人,分坐不同方位,便将烂石山围的水泄不通,如天低垂。

    在他们面前,这看起来刺猥一般的烂石山,便如瓷器一般。

    虽然防御森严,其实可以随手打破。

    如今他们还没有出手,只是因为搬山一脉祭出了杀手锏。

    在大阵的最边缘,沿山跪满了人。

    那些都是真正的人,千年之前,被搬山一脉自云州掳来,繁衍至今,成为了搬山一脉家奴的人族,这时候搬山一脉将他们都赶到了大阵最边缘处,让他们与大阵共存亡……

    只要七位圣人敢出手直接毁了大阵,这些人便会第一个丧命。

    而这,也实在是搬山老祖意识到仙盟的态度变了,心下惊惶,所以才不得不用了这个法门,只希望那些人可以看在这些人族的份上,投鼠忌器,不至于立时便出手攻打。

    “鹿川圣人,你们仙盟,真的不顾大局,与我妖域拼个你死我活吗?”

    烂石山内,响起了搬山老祖的声音,这声音显得异常狂怒,但谁都可以从中听出一种色厉内荏的味道:“我妖域不乏血性男儿,如今大军推向魔边,即将分个胜负,我等亦就在此山之中等着你们,倘若你们真的要一意孤行,那便杀进来吧,倒看谁能血战到底!”

    “妖域确实不乏血性男儿,但绝非你们这些老怪物!”

    九重天仙皇接过了话头,冷淡的笑了一声,道:“我为仙皇数千年,也不曾用过你这些肮脏的小伎俩,老搬山,你们这些妖,学人语,化人形,但归根到底,终究还是妖!”

    烂石山内,搬山老祖森然厉喝:“你们人族,又能好到哪里去?”

    八荒城主白袍战仙忽然冷笑了一声,道:“人族或许也有不少问题,但起码都懂得个道理,既为强者,便当为一家一族一道统的守护者,而不是像你们妖族,越是强者,愈是龟缩不出,反而让那些小辈当作了你们的龟壳与谈判的筹码,护着你们这不值钱的命!”

    “说到底,还不都是一样?”

    烂石山内有另一位老妖怪的大喝:“那些小辈,甘愿为我们去死,就连你们人族也一样,你且看这山间,多少你们人族血脉,如今他们不也是乖乖跪在这里,自愿为我等效忠?“

    半空之中,诸位仙盟圣人与圣地之主,皆脸色微沉。

    如今的烂石山周围,护山大阵之下,跪着无数的搬山人奴,有老有弱,还有搀老携儿者,他们满面惊恐,跪倒在了护山之阵之下,仿佛是在做着什么悲壮之事,如今还有人在向着半空之中的圣人们咒骂,而大批的妖兵,则躲在了他们身后,脸上露出了森然冷笑。

    这些人奴,对搬山一脉无比忠诚。

    虽然是搬山一脉逼着他们跪在了这里,但他们却甘之如饴。

    这时候他们只是仇视的看着仙盟三位圣人,以及四位圣地之主,怨愤着他们。

    这等事,方原也见过,却很无奈。

    “鹿川师兄,直到今日,你还想着原谅搬山一脉的所有作为么?”

    古方圣人转过了头来,向着鹿川圣人问了一句,声音平稳,却蕴着些别样情绪。

    鹿川圣人不回答,半晌之后,向九重天仙皇看了过去,抱拳一礼。

    无论是仙盟三位圣人,还是四位圣地之主,都没有想过要直接无视这些人生死,强行攻山的意思,或许在他们眼里,尤其是将天下生灵当作牧羊的九重天仙皇来说,他手底下的臣子,拿人炼瘟的都有,动辄病死数百万,这区区部分搬山一脉的人奴,又能算什么?

    可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却绝不会不顾这些人的性命。

    对于他们来说,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要不要顾这些人性命的问题,他们惟一考虑,也是只能这么考虑的问题,便是如何将这些自愿赴死,帮搬山一脉护山的人奴营救下来……

    虽然在这种情况下救人,便是对他们来说也很棘手。

    “你们驱族人去送死,只为在谈判中获利,我们却只能考虑到救人!”

    九重天仙皇在这时候开了口,向烂石山内道:“不明白这个问题,你们终究是妖!”

    烂石山内,搬山老祖森然冷笑:“虚伪!”

    “这或许确实是虚伪!”

    九重天仙皇淡淡道:“但就因这虚伪,人总比你们妖强了一分!”

    搬山老祖沉噎住了,说不出话来,他一直都能感觉到,这三位仙盟圣人与圣地之主态度上的鄙夷之意,这让他愤怒,让他不耻,但偏偏,总是会因此而感受到巨大的压力……”

    “既不攻山,又不肯走,那……”

    烂石山内,另一位老祖大喝了起来:“那就等百万妖兵和魔边仙军拼个你死我活再说吧!”

    听得此言,南海忘情岛老祖宗忽然冷笑了一声:“你真以为威胁得了我们?”

    烂石山内,一片冷笑,掩饰着他们心间的惊惧,忽然间远空之中,有禽妖疾速飞来,手持大旗,却是信使,它们冲到了跟前,心神惊惧,但七大高手,皆未领理他们,由得他们进了烂石山去,然后将如今妖域动乱的消息禀告给了几位老祖宗,一时间,众妖皆沉默了下来。

    “百万妖兵叛变……”

    “不仅没有奉命杀向魔边,反而连占了白风族与寻宝族的圣山?”

    “整个妖域皆已动荡,倾覆在即?”

    这么一个消息,使得烂石山内,几位老祖宗彻底慌了神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妖域最大的问题,就是太乱了!”

    洗剑池剑首忽然低声的开口,淡然道:“你们十大妖脉,故意营造这乱象,也惯会借了这乱象保身,但任由这乱象发展了下去,也总会有这么一天,倒被这乱象吞没……”

    说着话,他已陡然出剑,忽然间一道剑光横过虚空,直直的斩向了烂石山,烂石山上的大阵阵光,被这一剑引动,如流水一般向上涌来,相比起这一道剑光,这烂石山上的大阵,相形见拙,并不见得可以拦下这一剑,但大阵运转,跪在了大阵边缘的人,却都要死。

    “自作孽,不可活!”

    也就在这时候,仙盟经天圣人忽然抬头,森然低喝。

    身边一杆铁尺飞起,瞬间定在了烂石山大阵的一个运转关窍,整片烂石山大阵,便像是一个飞快转动着的轮子,一下子被卡住了动弹不得,那汹涌的阵光,也像是被定在了虚空里一般停住,趁着这一霎的时机,忘情岛老祖宗与九重天仙皇,古方圣人,同时出手。

    忘情岛老祖宗,祭起了一个葫芦,九重天仙皇甩出了两只大袖,古方圣人则祭起了他的丹炉,三样仙宝,同时在空中大放神威,产生了无尽的狂风,直向那些人族卷了过去。

    一时间天地阴沉,狂风大作,诸位圣人,等的就是这一刻,既然出了手,何其之快,不知多少跪在了护山大阵旁边的人,还没反应过来,便被狂风卷去,落入了仙宝之中,而搬山一脉,虽然有人一直在这护山大阵旁边看着,但没有得到命令,又哪里敢真个碾杀他们?

    倒是那些人奴,经着此变,立时大乱了起来,有人直接便被三般仙宝收了过去,也有人拼命咒着挣扎起来,甚至还有身上有修为的,在拼命抗拒,在向着身后的妖兵求援……

    如此情况下,就算是三位圣人本领再大,也不可能一个不遗露的将人全救回来,大片的狂风袭卷了过去之后,还是有些人保住了自己,没有被那三位圣人掳走,他们又惊又怒,向着那几位圣人看了过去,大声咒骂,呼爷唤娘,更有人再次努力的跪到护山大阵旁边去。

    似乎,到了这时候,他们还想用自己的血肉,为搬山一脉筑起防线。

    但没想到的是,九重天仙皇却根本不再看他们一眼,随手将自己袖子里的人向着身后的空地上一倾,低低自语道:“面子上过得去就行了……”而后抬起了头来,一身皇威震烁天地,声音如浪,掀翻空中云气,使得苍穹都下沉了几分:“人已救完了,动手吧!”

    那些坚持着跪在了护山大阵旁边的人都愣住了,再骂不出声来:“我们还在呀……”

    可根本无人再理会他们,半空之中,剩下的三位仙盟圣人,四大圣地之主,则同时睁开了双眼,一霎那间满目森光,笼罩烂石山,无尽杀气,激得天空乌云密布,苍穹低垂。

    “妖域勾结黑暗之主,引动大劫,罪无可恕!”

    “今日,仙盟葬灭搬山一脉,斩杀搬山、捣药、逐云、白风四位老祖,以儆效尤!”

    鹿川圣人的声音,响彻在烂石山周围的虚空里。

    杀气腾腾,使得烂石山所有的妖魔,皆在这时候心无尽的沉了下来。

    虚空寂寂,仿佛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

    葬灭搬山一脉……

    连诛四位妖域老祖……

    仙盟是认真的吗?

    有史以来,他们见多了仙盟为了结合妖域抵御大劫,对妖域无数次示好,甚至是忍气吞声的咽下妖域嚣张的行径之事,而到了今日,他们终于要看到仙盟的雷霆手段了吗?

    天上的阴云,向着搬山一脉笼罩了下来,似要遮住天空。

    阴晦的云中,传来了白袍战仙的怒喝声:“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