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七百八十四章 吃了不少苦吧
    “出了什么事?”

    如今的神魔世界之外,正是一片混乱。

    随着蛤蟆叫声,唤醒天地,神魔世界里面,自然而然的生出了强大的排斥之力,将他们这些人,统统抛出了神魔世界,有些人在这个过程中被吞噬了,有些人直接被魔风撕碎,但更多的,只是无比狼狈,跌出了神魔世界之后,便满面惊恐的看着那一座大山……

    此前的神魔世界,便藏在了那一座大山之中。

    而神魔世界里,已经出现了一道引动大劫的通道,凶险万分。

    无数大难不死,被抛出了神魔世界的人,第一个念头,便是想要赶紧逃走,闹闹轰轰,大乱惊人,可也就在这时,天空之中,法则密布,转瞬间出现了几位气机滔天的大人物,有人身着皇冠,有人腰佩长剑,有人手提长枪,有人拄着龙头拐杖,正是圣地之主回来了。

    他们意识到了黑暗之主的计谋之后,便拼尽了性命赶回,本以为会看到大劫魔息降世,葬灭一方世界的场景,却没想到,只看到了一群狼狈逃窜的人,和一方封闭的大山。

    “是方师弟,方原方师弟……”

    孙管事看到了这些人,便急忙大叫了起来:“仙盟洞明堂首座钟老生,便是黑暗之主座下第一黑暗使者大葬灭黑暗使,他趁着你们追逐黑暗之主而去,前来取葬仙碑,被方原师弟识破,与我和关傲联手斩杀了他,但那老小子临死之前献祭魔碑,还是引动了大劫……”

    “眼见得通道已成,人间危急,方师弟却想出办法,说可以试图用这神魔世界,来封印那已经打通的大劫通道,所以他用神魔世界的钥匙,唤醒了那片神魔世界的本源,想要继承这一方神魔世界,然后用他来封印大劫通道,也不知能不能成功,不能成功就完了蛋了……”

    “什么?”

    听得此言,八荒城白袍战仙,忘情岛老祖宗等人,尽皆脸色大变。

    这两句话里包含的信息实在太多太复杂,也亏得孙管事天赋异禀,才能一口气将这段时间里发生的事情都说出来,几位圣地之主听了这些话,一时心里皆情绪各异,难以尽述!

    “吾岛道子,居然在里面?”

    最懵的是忘情岛老祖宗,她刚才可是进入了神魔世界一趟,但根本没看到方原。

    “以身化魔,阻挡大劫?”

    而在这时,三位仙圣人也赶到了此地,听见了孙管事的话,也皆是脸色凝重,显然他们也明白方原这样做的凶险,那是要身合魔道,然后以肉身去填堵那大劫通道啊……

    这东西无关年龄,修为,只要有人甘心去做了,便值得受人尊敬!

    “能不能将人换出来?”

    忘情岛老祖宗忽然间急声道:“我忘情岛,已经搭进去一个圣女了!”

    余者心情复杂,但在这时候,又能说些什么?

    便是他们修为通天,在这时候也做不了什么,只能看着,倘若方原继承神魔世界失败,大劫魔息,便仍然会爆发出来,撕裂虚空,涌入人间,倘若方原成功,那么他也需要与神魔世界一起,填与那大劫通道之中,与这一方世界,永远的留在这里,再无法出世……

    而如今,则只有等……

    倒是孙管事,看到了这些大人物的表情,心里咯登一声,心想:“刚才看方师弟的表情,不像是去送死啊,他应该还能活着出来,不过气氛到这了,我怎么跟他们解释啊?”

    正在孙管事想着该如何解释时,几位圣地之主与仙盟圣人,也在想着一些其他的问题。

    他们每个人的脸色都无比难看,心思电转。

    这一次的计划,本是仙盟谋划多年,对黑暗之主的绞杀,是志在必得的一次出手,否则仙盟也不会万里迢迢,将四大圣地之主请过来,可谁又能想到,居然还是中了黑暗之主的圈套,洞明堂首座钟老生居然是黑暗之主座下的黑暗使者,这种事情,到哪说理去?

    就连这一次的计划,都是那钟老生帮着做的啊!

    这可当真输的一点都不冤!

    不过,好在事情还是被阻止了,还有转机,可关键是,为了这一次转机,却又搭进去了一位人族天骄的性命,且不说这对于忘情岛,是否是一场不可承受之重,就算是仙盟,也要想想该如何对天下人交待,如何封赏这已必死的天骄,才可以不让天下义士寒了心!

    “老夫欠你一个人情,答应替你出手卫道一次,没想到,居然没有出手的机会!”

    白袍战仙看向了那黑压压的山峰,声音沉声,神情沉闷。

    洗剑池剑首脸上的表情也显得有些复杂,默不作声,只是看向了自己腰间的长剑,他曾经在红天会时,与方原约定,将来会向他斩出一剑,这是为了给剑道之争一个交待。

    可如今,在如今天下事面前,这剑道之争,又算得几何?

    九重天仙皇沉默着,似乎想到了自己那个已经带了仙源消失的儿子,有些失望。

    不过一转眼间,却看到了人群里,同样是灰头土脸,显得有些狼狈的李红枭,倒又略略宽慰了些,这个在自己膝下排名三十六的小女儿,其实一开始并不入他的法眼,直到她在六道大考之中扬名,自己才开始关注了她,没想到,如今倒是她愈发让自己更为满意了。

    忘情岛老祖宗的心最为沉重,最为压抑。

    自己这一辈子里,最喜欢的两个小辈,难道就是一对苦命鸳鸯?

    “留名神山碑,此次事情的真相告之天下……”

    而三位仙盟圣人,也终于在交换了几道神念之后,轻轻开了口,他们知道,如今自己必须做出表率来,因为这一次的事情,责任全都在仙盟身上,四位圣地之主,白白出手一次,结果却险些害得人间陷入绝望,最终解决了这件事的人,居然还是忘情岛圣子……

    尤其是,这位忘情岛圣子,还是舍身御劫!

    所以他们必须做出表态来了。

    刚才两句话,表达出来的便是两个意思。

    一个是让方原有资格在八荒城背后的神山之上留名,受后人敬仰,另一个,便是将这一次事情的真相告之天下,由仙盟承担起这罪过来,虽然,从如今这天下的局势来看,仙盟承担了这个罪过,名声会大受影响,对于将来抵御大劫,绝无好处,但事已至此,仙盟又能怎么推托?

    几位圣地之主皆听出了仙盟的弦外之音,未置可否,并未开口。

    气氛一霎那间,显得压抑至极。

    正考虑着该什么时候说出真相来的孙管事,忽然不敢开口了。

    “呱……”

    但也就在此时,忽然一声呱鸣,从山间传了出来。

    那一声哇鸣,极其响亮,虽然在山间,却震得群山颤抖,岩石扑簌簌而落。

    所有人皆被那蛙声惊动,惊愕转身。

    然后他们便看到,那一片深山,皆在倾塌,大地陷去,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破土而出,众修下意识的想到了一个可能,一时惊的脸色大变:“难道大劫魔息还是破土而出了?”

    不过,破土而出的,并非大劫魔息!

    随着山岳倾塌,忽然间群山之间,有一道魔光呼啸而起,上接苍穹,下至幽冥,紧接着,便是一条哗啦啦响动的冥河,在空中流淌,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圆环,而在那河水之中,可以看到无数的魔神,神情敬畏畏,瑟瑟发抖,齐齐朝着中间拜去,像是在拜见帝王。

    众修皆深吸一口气,望向了最中间,便看到一尊大山也似的金色蛤蟆,缓缓从地底升了上来,那蛤蟆几乎高有千丈,一身金光,仿佛是一座巨大的金山,两眼凸起,威风八面,金色肉身之下,有着道道血纹,那每一道血纹,皆带着浓重的魔息,仿佛要搅碎天地……

    见到了那蛤蟆,就连关傲,都生出了无尽的亲近之意。

    而孙管事,更是从那蛤蟆的叫声里,感觉到了一种类似于大神魔音的神威。

    不过最吸引人的,还是那蛤蟆背上。

    蛤蟆显得太过巨大,所以显得它脑袋上的人影太小,但对于众修的修为来说,还是不难看出那个人影的模样,身穿青袍,脸色平静,头上有神性环绕,与这蛤蟆截然相反。

    但就是这么一身神性的模样,却定住了那个蛤蟆,仿佛生来便是如此。

    “方师弟……”

    孙管事惊叫出声,表现的就好像他从来没料到过这一幕的出现一般。

    其他几位圣地之主,仙盟圣人,也皆大吃了一惊。

    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幕,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方小子,你是死的活的?”

    忘情岛老祖宗最不客气,看到了方原的一霎那,便忽然间身形闪动,出现在了方原头顶之上,龙头拐似乎要敲将下去,但总有些不舍得打,只能盯住了方原,急迫问道。

    “拜见老祖宗……”

    方原慢慢睁开了眼睛,便从蛤蟆背上站起,深深揖了一礼。

    “迂腐,这时候还行什么礼?”

    忘情岛老祖宗又惊又喜,急急问道:“你居然还可以活着出来,经历了不少凶险吧?”

    “我一开始就没想着死啊……”

    方原觉得老祖宗问的话,有些出乎意料,但一转眼看到了除老祖宗之外,其他诸位圣地之主,也是又惊疑又担忧的看着自己,人群里的孙管事更是紧张的给自己使着眼色,倒也明白了过来,苦笑道:“魔道凶险,大劫势急,虽然颇多曲折,总算还是命大,活着出来了!”

    老祖宗着听着,更为动容,颤声道:“孩子,吃了不少苦吧?”

    方原:“……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