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七百七十七章 命里的相见
    “方原师弟,我们根本进不去啊!”

    而在神魔世界内,那一道冥河外面,孙管事也正着急大叫。

    在他身边,是同样脸色凝重的方原,死死的盯着那一道冥河,正是这一道冥河,将他们所有人都阻在了外面,也将钟老生保护在了里面,只有破开了这道冥河,他们才有可能真的伤到钟老生,可是偏偏他们做不到,这一道冥河太过恐怖,化神修士的力量也太强。

    方原在魔边炼化的九龙离火,已经是超出了元婴境界的力量,可以伤到钟老生,但却无法破开冥河之水,况且,就算斩开了,河水也会立时填满,仍是拿钟老生没有办法……

    “猫兄!”

    在这种情况下,方原忽然咬紧了牙关,大声呼唤。

    旁边不知哪个角落里,白猫跳了出来,看得出来,它这时候也显得有些萎蘼,刚才从这神魔世界里出去,帮方原唤救兵,又带着那些救兵回到神魔世界来,实在是消耗了它不少力量,但在这时候,它看到了方原的眼神,还是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瞳孔缩了起来。

    “喵!”

    它发出了一声嘶哑的叫声,忽然间窜了出去,这时候,它冲向的是李白狐,李白狐正与那寻宝一脉的少主斗得厉害,剑光凛冽,却是将那寻宝族少主背后的妖祖血身斩下来了一块,若在平时,这血身的一部分,会立时再回到妖祖血身上去,但白猫却过去叼起了就跑。

    一边跑,它一边费力的将这一块血身吞了下去。

    吞下去了之后,精神倒像是好了一些,便又钻在人群里,冲到了方原的身前,然后围着他与孙管事两个绕了起来,方原脸色凝重,向它叫道:“猫兄,能否多带些人进去?”

    白猫狠狠的瞪了方原一眼,方原立时明白这已经是它的极限了。

    “咻……”

    三圈过后,方原与孙管事、白猫,皆消失在了场间,再出现时,已经到了冥河里面的半空之中,他与孙管事两个便直接施展了神通,一个驾御九龙离火,一个念诵大神魔音,狠狠的向着葬仙碑上站着的钟老生打去,他们皆知道形势危急,当真不敢有半分的留手……

    而白猫则是在半空之中,就拼命追自己的尾巴,追了三圈之后,便又诡异的跑到了外面去,这才松了口气,自己身娇肉贵的,送他们两个进去就好,可不敢留在里面拼命。

    “呵呵,你们两个虽然不错,但也只是掌握了一些超出元婴境界的力量而已,连半步化神都不算,在这时候却也想来阻止我?”冥河里面,立身于葬仙碑之上的钟老生看到方原与孙管事居然以这种奇异的方法进来,倒也微微一怔,但却并不怎么将他们两人放在眼里。

    说着话时,大袖一展,直接向着他们两个拍了过来。

    与此同时,身边显化出了无数水雾,弥漫在虚空之中,吞向他们两人。

    一位真正的化神境大修士与两个元婴境奇才,便于葬仙碑前,展开了一场恶战!

    ……

    ……

    一片混乱的神魔世界里,处处都是厮杀与恶战,也处处都是抢夺魔宝之人。

    不过到了这时候,也没多少魔宝好抢,前面九个大殿里的东西,都被方原搬空了。

    所以,后面进来的人,便只能冲去那些魔神石像。

    人人癫狂,满面疯魔。

    只有一个人与众不同,身材极其高大的关傲,这时候有些失魂落魄的出现在了第九殿内,他有些迷茫,更有些心惊,不知道那召唤着自己的声音是什么,只能凭着自己的本能,一步一步走了过来,走到了大殿尽头,然后便看到了那一尊足有百丈之高的大天威神魔像。

    大天威神魔像脚下,有一个血色大阵,里面有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孩,拜在了神魔像前。

    关傲记得自己好像见过这个女孩。

    但他不知道,为何这时候看到了那个女孩,心里便生出了一种极其复杂的感觉。

    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看着这尊大天威神魔像,心里会有种异样的熟悉。

    “哥哥,你来了……”

    那跪在了神魔像之前的小女孩,没有回头,却已经知道关傲来到了自己身后,声音显得十分清脆:“那个人说的不错,你果然会来,命运注定了你会在这时候出现在我的身边……”

    慢慢说着话,她转过了身来,轻轻伸出了小手。

    那一只手,白嫩而纤小。

    关傲下意识的,将自己的粗糙黝黑,青铜也似的手掌递了过去。

    两只手握在了一起的时候,天地似乎轰鸣了一声。

    那一尊足有百丈高,凶恶狰狞,怀里抱着黑瓶,似乎可以镇压世间一切的大天威神魔像,闪过了一抹无法形容的诡异气机。

    就好像是在这一霎间,这尊神魔像睁开眼睛,向他们看了一眼。

    关傲脑海里轰鸣一响,似乎有无尽碎片,在慢慢浮现。

    那是一幕幕在往昔被抽离的记忆,又再次回到了他的识海之中。

    这使得关傲痛苦异常,额头青筋毕露,看着眼前这个小女孩,一时熟悉,一时陌生。

    但身体,却止不住的,慢慢向前走去,之前那大天魔宗宗主布下的血阵,根本阻拦不了他的身形,被他的力量震得节节爆碎,一步步走到了神魔像前,呆呆的看着小女孩。

    “哥哥,你记起我来啦?”

    小女孩轻轻的开口,仰着头看向关傲,眼神平静而冷漠。

    “小……小妹……”

    关傲迟疑着开口,叫出了一个他很久没有再叫过的称呼。

    这个称呼对他来说,已经非常的生疏。

    可是在完整的叫出了这两个字时,他脑海里的记忆,忽然纷涌沓起。

    无穷无尽的记忆,皆完整的出现在了他的识海里,就像是从来没有被他忘记过一样,他的眼神,也变得焦急了起来,忽然间手足无措的蹲了下来,急急叫道:“你是我的小妹!”

    他伸出了大手,似乎想将这个小女孩抱在怀里,就像以前做过无数次那样。

    可是他两只大手,在这时候显得笨拙无比。

    看着那个脸色平静,容颜精致的小妹,居然伸不出手。

    “是的,我是你的小妹,你终于记起我来了!”

    关小妹看着手足无措的关傲,平静的点头,轻柔的开口:“我和你是在同一个地方出生的,当时我们挤在很小的地方,你很强壮,欺负我,抢走了很多本该属于我的东西,所以你生下来就这么强壮,而我生下来的便这么孱弱,你从不生病,可我似乎生下来就该死!”

    关傲的脸上,露出了一种惊恐之色,他笨拙的摇着手:“不……我不是……不是故意……”

    “是不是故意的,又有什么分别呢?”

    关小妹看着关傲,道:“哥哥,你是不是应该把欠我的还我了?”

    望着她平静说出了这句话来的样子,关傲连话都说不出来,只是心里无尽的难过。

    关小妹看着他的样子,轻轻叹了口气,道:“这里,就是我们最初诞生的地方,我知道我们应该来到这里,我残缺的实在太久了,如果不把你夺去的拿回来,我永远也不会完整,所以我与那个人做交换,我引动这里的魔息,帮他做一件事,条件就是他领我进来,让我在这里和你相见,拿回你当初从我这里夺走的东西……哥哥,你愿意还给我么?”

    她说着话时,轻轻伸出了手,探向了关傲的心口。

    关傲看着她纤细白嫩的手,胸口剧烈起伏着,脸上是笨拙的痛苦,他在这一霎之间,似乎也经过了无穷的纠结与取舍,但慢慢的,他的脸色却变得平静了下来,眼中只有柔意。

    也不知他是否真的懂了关小妹话里的意思,但是他点了点头。

    就像之前无数次做的那样,从来都不会拒绝!

    关小妹的手掌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向前探了过来。

    在她的手掌接触到了关傲的胸口时,似乎毫无阻碍,便直接伸了进去。

    一缕红莲业火,被她纤细的小手,从关傲的胸口扯了出来。

    随着那一缕红莲业火被扯出,关傲的脸上,露出了无穷的痛苦之色,他是平时哪怕被魔物一口咬在了胳膊上,也眉头不皱一下,反口就咬回去的人,这时候却痛的发抖。

    但看着关小妹,他却仍是一脸的温柔。

    或许他的一脸温柔,看在了别人眼里,只是一脸憨傻模样。

    红莲业火被一丝一缕扯了出来,钻进了关小妹的心口之中,这使得她白瓷一样的脸上,也出现了浅浅的红晕头,额头之上,有细腻的汗滴出现,脸上的神光,愈发的明显。

    也是在这时候,她与关傲身边的那一尊大天威神魔像,忽然间魔意滚滚,犹如乌云也似,直向着殿外涌去,飞快的加持在了那一块葬仙碑上,这也就使得,那葬仙碑符文被点亮的速度,忽然间快了许多,六十四个符文,如今已经被点燃了四十二个,还在快速增加!

    “谢谢你,哥哥!”

    关小妹感觉着这种变化,小脸上渐渐有了神采,她看着关傲的眼睛,轻轻开口。

    关傲忍着痛苦,露出了一个憨傻的笑容。

    他慢慢抬起了手,小心的摸了一下关小妹的头发,道:“小妹,你是我的妹妹,我答应过要一直都把你照顾好,永远不扔下你,可是我居然把你忘了这么久,我真是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