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七百七十六章 第一黑暗使者
    “一场辛苦谋算,最终这样毁掉,实在是让人感觉讨厌啊……”

    钟老生的表情,显得十分无奈。

    方原与孙管事都非寻常人,一左一右,杀气腾腾交织而来,几乎让他避无可避,而这,也就使得他无法再躲闪,他自己似乎也暗暗做下了某个决定,苦笑之中,忽然间双臂一振,身形离地,身边出现出现了一丝一缕的水雾,那水雾显化,形成了一只大手,向地面抓去。

    哗啦啦一声,地底之下,一条大河从地底抽了出来。

    那一条大河,滚滚荡荡,奔腾不休,河水赤黄,里面有群魔乱舞,狰狞可怖。

    在这一霎,就连那些跟随了他进来,对他极是熟悉之人,也顿时一个个脸色大变。

    有人震惊的叫了起来:“那……那是冥河之水?”

    “钟长老怎么可以驾御得了冥河?”

    场间众修,无一是弱者。

    便是都没有成就化神的机会,但眼光还是在的。

    所以当他们看到了钟长老水意化手,抓取冥河时,便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神魔世界的冥河,何其恐怖,此前他们想要进入这个神魔世界之时,都需要血祭冥河里面的神魔,以免被那些神魔吞噬,可是如今,这钟长老却直接将冥河抽了出来,当作他的武器,而这,便只能说明一点,钟长老对法则的领悟,远远超过了场间众修行人的想象……

    那根本就不是元婴,甚至是半步化神可以达到的层次!

    “我实在不是一个喜欢靠法力去打打杀杀的人,一点也不斯文……”

    身边冥河飞绕,钟老生大袖飘飘,站在了空中,一身法力滚滚,在众修眼中犹如神祇一般,但看起来,他却是满脸的苦笑,十分无奈:“但如今,也没有别的办法了,那些人快回来了,只能抓紧了这点时间,把该办的事情办完……”

    说着话时,他已捏动了法印。

    轰隆一声,那冥河之水直向前袭卷了过来,其间死意沉沉,魔息难测。

    就算是方原与孙管事,在这时候也只能暂避其撄,身形飞卷,两个人各自施展开了身法,在张牙舞爪的冥河之水的包围绞杀之下,挪腾跳跃,险险的避开了河水中乱舞的群魔。

    而其他修士,迎着这冥河,更是吓的胆丧魂飞,惊恐乱叫着向周围逃去。

    “哗啦!”

    那一道冥河卷起了葬仙碑,像是一只大手也似,将它扯到了钟老生身前。

    而手钟老生飞身立于葬仙碑之上,抬手一挥,那冥河却绕着他的身形奔走,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圆环,所有人都被这冥河之水阻在了外面,而他则在河水环绕之中,双手交织,捏起了一个古怪的法印,腰间乾坤袋里,则忽然渐次飞出了八道早就准备好的古怪魔旗。

    那些魔旗,每一枝都炼的十分精巧,邪息阵阵,上面有无穷的符文,化作了一个又一个张牙舞爪的魔神模样,更可怖的是,那旗上皆笼罩着黑色的雾气,居然是黑暗魔息!

    这旗上的黑暗魔息,简直比魔渊边缘的黑暗魔息还要浓重。

    “唰”“唰”“唰”“唰”

    那八道魔旗,皆从周围飞落了下来,插在了葬仙碑周围,犹如一个玄奥的法阵。

    道道魔息从阵旗里涌出,涌入了葬仙碑内。

    而随着黑暗魔息加持到了碑上,那一座葬仙碑上,血色符文,开始越来越亮。

    ……

    ……

    “钟长老,你这是……”

    有跟着钟老生进来的仙盟弟子,离得近些,这时候看到了钟老生的举动,直吓的怔住了,满面惊恐的大叫,仿佛在他们眼中向来都风度翩翩的钟长老,在这时变了一个人。

    “也没什么,让大劫早点降临而已!”

    钟老生面容清雅,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意思,但他的笑容看在了周围众人眼里,却皆感到了一种阴冷的恐怖,似乎有些扭曲了起来,就连声音,都让人听着有些森然:“我一直都很认同他的理念,这个人间病的太久了,就需要来这么一昧猛药,好生的清洗一番……”

    听着他的话,看着他做的事,所有人都彻底懵了。

    “原来你就是那一直不曾现身的第一黑暗使者……”

    一片压抑沉默里,孙管事忽然低声道:“方师弟,你是不是早就发现他的身份了?”

    方原脸色有些僵,他是真不知道!

    ……

    ……

    谁能想到,堂堂仙盟洞明堂的谋士,居然是黑暗之主手底的第一使者?

    就连方原自己,也只以为钟老生是那种一心只想贯彻仙盟的意志,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智谋之士,不认为他真的会与黑暗之主有什么勾结,便如龙迹那一次,他其实只是利用了黑暗之主达到自己的目的,而魔边那一次,也只是想夺走龙魂,按他既定的方法去分而已!

    刚才自己其实就是想杀他!

    无论是时机,地点,都显得很不理智,很莽。

    但他却也没想到,自己莽了这么一回,居然真个撞破了一件大事……

    看得出来,钟老生的计划,本是十分稳妥的,黑暗之主现身,引走了圣地之主与三位仙盟的圣人,按理说,钟老生便可以从容取走葬仙碑,将一切的事情暗中安排好,但他没想到方原会忽然向自己出手,也就无法再隐藏自己的修为,只能强行来做这件事了……

    他带来的人,皆是洞明堂培养出来的,没有一个是傻子。

    好端端的,一个化神境界的大修士,为什么要一直隐藏成元婴境界的模样?

    更重要的是,他知道方原不会如此轻易的将葬仙碑给他了。

    而他也知道,自己如今的时间很紧迫,便只能不顾一切,将自己要做的事情做完……

    还好的是,虽然出了方原这个变数,但整体计划,还是顺利的。

    葬仙碑毕竟就在自己手里。

    而那些圣地之主与三位圣人,短时间内,怕是不可能赶回来……

    ……

    ……

    “劫数来兮洗人间……”

    “逆天命兮改乾坤……”

    一道冥河暴涨,横在了四方,将无论是方原也好,孙管事也好,和自己一起进入了神魔世界的部属也好,都挡在了外面,钟老生则飞快的在葬仙碑旁边布置着,脚踏罡步,手握七星,绕碑游走,然后将一道一道的法力打到了碑上,面上渐渐生出了一种狂热神情。

    “借法!”

    随着他将法力打入,之前他布下的八道黑色阵旗之中,隐藏的黑暗魔息,也在这时候涓滴不剩的灌入了葬仙碑内,却只见得那葬仙碑上,血色的符印亮到了极点,轰隆一声,一道乌光直冲天地,然后向着四方散溢,在葬仙碑旁边,形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法阵。

    而随着他那一声大喝,从那大自在神魔宫之内,无数的魔神石像,也皆在这时候嗡嗡作,道道魔意奔涌而来,一缕一缕的光芒,缠绕到了那葬仙碑上,使得葬仙碑愈发明亮……

    旁边的法阵,有一颗符文被点亮,然后便是第二颗。

    而随着这些符文亮起,整个葬仙碑周围,大地便好似塌陷了一般。

    那塌陷的陷阱里面,丝丝缕缕的黑暗魔息,蒸腾了起来,像是黑雾,笼罩人间。

    ……

    ……

    “钟长老他……他居然真的要打开一个通道,引动大劫提前降临人间!”

    周围众人,皆是大吃一惊,所有人都冲了上来,但那一道冥河横在周围,神威无尽,又有谁可以靠近,大部分人,在神通或是法宝打向了那冥河之时,都直接被那河水淹没,甚至连他们整个人都给包裹了进去,只要被那河水沾上,便立时无声无息,死的透透的!

    便是再惶急,再惊恐,这时候又能怎么做?

    更可悲的是,这时候的更外围,还正有源源不断的妖兵妖将,通过搬山一脉烂石山的传送大阵,来到了这大自在神魔宫之后,凶风凛凛,杀气腾腾,直向着他们杀将了过来。

    在这乱势之中,外围的人都不知道里面生出了什么变故,更何况这些新来的人?

    前有冥河,后有不断杀来的妖兵,更使得他们腹背受敌,苦不堪言。

    ……

    ……

    葬仙碑周围的法阵共有六十四颗符文。

    如今已经亮起了八颗。

    通道也在成形,越来越多的黑暗魔息蒸腾了起来。

    在这时候,神魔世界之外,妖域的百万大军正与魔边仙军对峙,不让他们进入妖域半分。

    四大圣地之主,还在追着黑暗之主,还没猜到黑暗之主的诡计。

    那个身材残缺之人,还在那一条小路上,慢慢的走着,心无旁鹜。

    妖域里最强的几个老妖怪,正满心惊怒,发着狠咒骂仙盟,咒骂人族,只是毕竟知道圣地之主也现了身,所以无论再怎么狠,也不敢亲自到神魔世界里来,只是将更多的妖兵妖将送进来,并狠狠的告戒他们,无论里面发生什么事,都要抢夺更多魔宝,杀更多人。

    妖域一个小小的村落里,一群小毛球正围在了磨盘旁边,摇头晃脑的读书!

    无人知晓,大劫已经一步一步走向了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