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七百七十三章 就是不肯上墙
    这一片神魔世界,忽然便乱作了一团。

    各方势力,如今都动了真火,使了真章。

    七大妖脉少,主皆请动了妖祖显圣,疯狂向前赶来,妖风阵阵,汹涌如海。

    而那大天魔宗宗主以及一众部属,也拼命赶了上来厮杀,诸般魔宝曾出不穷,更有人拘来了在这神魔世界里散溢的残缺魔神,一个个模样怪异,杀气腾腾,一时也显得极是可怖。

    “保护道子!”

    而白猫率来的一行人,一见这场面,也皆是大惊,直从半空里跳将了下来,恰恰将方原护在了中间,与那些请动了妖祖显圣的妖脉少主们斗到了一起,一时间,只见得虚空里妖影乱晃,嘶吼声声,诸般法宝,飞在天际,道道神通,撕裂虚空,一场混战,浩荡荡展了开来。

    “什么?”

    而在这时候,妖域之西,搬山一脉烂石山上,听闻了某些秘报,那一位高绝而愤怒的搬山老祖,也又惊又怒:“黑暗尊主戏耍我等,借吾妖域之力,却又夺吾魔宝,仙盟又黄雀在后,将我妖域谋取魔宝,崛起造化的计划当作了围杀黑暗之主的陷阱,这些人……”

    他那怒气,浩浩荡荡,几乎要撕裂苍穹,将整座烂石山都笼罩在了下面,再一刻,他愤怒无比的声音,便传遍了整座乱石山:“搬山一脉听令,立时借传送大阵进入神魔世界,直接进入大自在神魔宫,不必留在神魔世界之外,反而仙盟已经知晓,没什么可躲藏的啦!”

    “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夺来大自在神魔宫的魔宝!”

    老祖宗亲自下令,整座烂石山立时上下沸腾了起来,杀气凛凛,上下奔走。

    而这搬山老祖微一沉凝,却是不敢自己直接进入神魔世界,而是大喝道:“立刻传信给另外七大妖脉,仙盟不给我们活路,我们又何必顾及他们,立时将小君山大军调转,封死魔地,我倒要看看有多少人族高手敢进入重重妖军包围之中,谋夺我妖域的异宝……”

    “再请得那几个老家伙醒来,仙盟欺到了我们头上,你们还要继续装糊涂吗?”

    “……”

    “……”

    连续几声大吼响起,整片妖域,便以烂石山为心乱将了起来。

    一道道命令,传向了妖域四方。

    烂石山上下,搬山一脉的诸大长老,以及搬山老祖的后代血裔,都急急借着后山的传送大阵,直向大自在神魔宫而来,在此之前,他们很小心,不敢随便动用这传送大阵,就算是在进入那一方魔地之时,都得让搬山老祖吞吐月华,掩饰了大阵的气机之后才行。

    可如今,哪还顾得上,直接便运转到了极致。

    而且这一次,不是传送到神魔世界之外,而是直接传送到大自在神魔宫。

    在那里,有搬山荒猿临死之前留下的法印,正可以当作坐标。

    而在其他妖域,接到了搬山老祖的信,也皆是又惊又怒,有的立时施展莫大神通,通过上古时几大妖王留下的圣山遗脉,将自家子弟精兵,送到烂石山,再由烂石山的传送大阵,送到大自在神魔宫去,也有的立时赶来与搬山老祖碰头,商议对策,更有人直接调谴大军。

    小君山一带,本来就聚集了百万妖军,与魔边对峙,而在后面,还有更多的妖军正在赶来,他们只需要一纸调令,便可以在很短的时间里,召集庞大妖军,将那魔地包围。

    ……

    ……

    “这葬仙碑,绝不可落入妖脉之手!”

    而在这时候,葬仙碑附近,方原四拳打死了搬山荒猿,就连搬山一脉的妖祖血身,也被蛤蟆给吞了,周围压力,却并未减少,他看到了搬山荒猿临死之前,留下的印记,也猜到了那印记的重要性,知道一场大杀伐,恐怕立时便要开始,只是却一时之前,脱不开身。

    这时候,另外的七大妖脉少主,也都已经急了眼,各自请动了妖祖显圣,向着葬仙碑夺了过来,他们的实力有高有弱,但妖祖显圣,却皆各自不凡,一旦请动了妖祖显圣,整个的修为与实力,便疯狂暴涨,几可与化神争锋,那种力量,几乎对任何元婴,都是碾压的!

    数千年的底蕴,本就有这等威能!

    只不过,妖祖血身的力量虽然强,但他们毕竟只是元婴境界,有些甚至还不是元婴高阶,所以他们对力量的领悟差得远,这时候,也只能借了妖祖血身的力量横冲直撞罢了。

    一时之间,倒使得方原一方的人压力倍增,但还不至于摧枯拉朽。

    当然,同样的力量,倘若加持到了方原,或是九重天太子这样对天功有着极深领悟的人身上,那发挥出来的就完全不一样了,那是完全有资格与化神境界修士公平一战的,当然,倘若这些妖脉少主里面,有这等人才存在,方原也不必斗了,赶紧逃走才是正经!

    “孙魔儿,你父为九幽之主,坐化之前将九幽宫交给了你,本是让你率九幽宫上下辅佐黑暗尊主,没想到你自甘堕落,污了血脉,居然愿为仙盟走狗,你……罪不容赦!”

    在方原四拳打死搬山荒猿,周围乱象大起时,旁边的孙管事与正与大天魔宗宗主交手,大天魔宗宗主一代道主,实力自然极强,施展秘咒,拘来了数十道残缺魔神相助,一边喝斥,一边向着孙管事镇压了过来,观其模样,听其口吻,当真是对孙管事失望愤怒到了极点。

    “你只知道他临死前传我衣钵,可知道我这次回去,本来就是要刺杀他的?”

    一向好脾气的孙管事,这时候听了大天魔宗主的话,也是动了怒气,一边交手,一边大喝:“我在外面躲了多少年,好容易鼓起勇气,回去杀他,结果他倒及时坐化了,临死前就这么抓着我的手说将九幽宫交给我了,然后我就得改变心意,再帮着他完成遗愿吗?”

    大天魔宗主怒喝:“你父对你寄予厚望……”

    “我本来有十个兄弟!”

    孙管事怒气更盛:“就因为九幽宫那破规矩,我们十个兄弟生下来便要在一起自相残杀,你知道他为什么对我寄予厚望?因为我表现的一切都像他想的那般,我杀掉自己十个新兄弟的手法让他完全满意,所以他要传我衣钵,可是他满意了是不错,但我不满意……”

    “……”

    “……”

    说着话时,生起了气来,眼见得大天魔宗主驾御无数残缺魔神向自己扑了过来,他也不得不忍着说话的欲望,急急诵出了一番魔音来:“萨律果,倒海圣功,奇罗屹胡,巴伦巴……”

    音节古怪,震荡虚空,形成了一种古怪的力量,向着虚空四野散发了出去。

    在这力量波及之处,那些残缺魔神,皆成了齑粉,大天魔宗主身前的法力,都被这力量袭卷一空,他捏着的魔印,也在这时候崩坏,飞快后退,面上有着骇然之色:“你……你看看自己,大神魔音这等高阶神通,你一学便会,还说自己不是天生的魔道传人?”

    “可别再夸我了行不?”

    孙管事咬牙,直逼了过去,一瞬间与大天魔宗主连出数千剑,最后终于将他一身力量劈散,而后一剑刺入了胸口之中,悲呼道:“我会杀人,擅长杀人,但我偏偏就不喜欢杀人啊!”

    大天魔宗主临死之际,悲戚的看着孙管事,满脸失望:“烂泥……扶不上……墙!”

    孙管事的表情比他更悲愤:“我就愿意在墙下呆着,谁想让你们扶我啦?”

    “……”

    “……”

    斩杀了大天魔宗主,孙管事也吁了口气,转头看去,只见方原几乎是以一己之力,撑住了三位妖脉少主的强攻,心里也是吃了一惊,急忙上前接下,也没忘了挥手抓向那葬仙碑,只可惜这葬仙碑虽然与这一方神魔世界的联系被斩断了,但仍重若万钧,不好抓起来。

    这等魔宝,也无法直接收进乾坤袋,一时之间却甚是焦急。

    “先带了这葬仙碑离开,其他的魔宝,再慢慢夺回……”

    他急急大喝,冲上前来,替方原分担过了一个请动妖祖显圣的妖脉少主。

    刚才随着白猫而来的一众帮手,如忘情岛老执事、雪原三位老魔、李红枭、李白狐等等,这时候便皆簇拥在方原和葬仙碑旁边,缓缓向旁边退去,只是一片大乱之中,却是无人发现,骁勇善战的关傲正与白风族少主斗得厉害,但却忽然间像是感应到了什么气机……

    他眼神出现了片刻的迷茫,身上魔息大涨,逼退了白风族少主,转向了大自在神魔宫去。

    白风族少主本来就被关傲杀出了一身汗,见他舍弃了自己,也是松了口气,便转头又去夺那葬仙碑,倒是把关傲弃在了一旁,任他浑浑噩噩的走向了那召唤着他的所在……

    恶战之中,方原等人都没有立时察觉,因为他们也被另一人引去了目光。

    “杀……”

    这时候,搬山荒猿留下的法印位置,正在烂石山的精兵强将纷纷赶来,他们的压力,一时比一时更大,可也就在这压力强横到了极点时,北方虚空里,之前曾经被洗剑池剑首斩过一剑的那个位置,忽然缺口再度被撕开,有人带了数百名仙盟里的高手,终于赶了过来……

    为首一人,乃是一位气度清雅的男子,他目光一扫,便看到了方原等人守在了中间,不让妖域诸少主们夺去的葬仙碑,轻轻一笑,身形直坠了下来,大袖飘飘向他们赶来。

    “吾乃仙盟洞明堂首座,这魔宝,现在你们可以给我了……”

    他来到了方原等人身前,随手震开了两位妖脉少主,理所当然的开口,慢慢向方原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