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七百七十一章 原来是你
    一眼之间,方原便已分辨出了场间局势。

    虽然仙盟明显已经发觉到了这大自在神魔宫里的事情,也一定安排好了后续抢夺魔宝的人马,但为了防止黑暗之主提前察觉,他们并没有早早伏兵在这里,这几位圣地之主与圣人,都是确认了黑暗之主出现在了大自在神魔宫之后,从很远的地方施展大神通赶过来的。

    以他们的修为,赶过来自然远比其他人要快,所以,就算仙盟安排了其他人来夺这些魔宝,也还需要一定的时间。在这时间里,妖域或是黑暗使者,还可以夺了魔宝,逃离这里。

    自己当然不能容他们成功。

    在他看到了这碑时,其他周围的诸位妖脉少主,黑暗使者等,也都看向了那碑,他们气机交织之下,谁也不敢轻举妄动,所以他们算是都微微犹豫了片刻,警惕的看向了其他人。

    然后下一息功夫里,三道最快的身影,同时掠出,急急扑向了葬仙碑。

    一个是那身材瘦长的黑暗使者!

    一个是请动了妖祖显圣的搬山荒猿!

    一个是方原!

    ……

    ……

    面对着葬仙碑这等魔宝,方原自然也不敢有任何怠慢,倾刻间冲到了葬仙碑之前,只见搬山荒猿与那身材瘦长的黑暗使者两个人也皆赶了过来,速度居然不比自己慢多少。

    立时提起一口气,右手使剑,斩向了那黑暗使者,左手捏印,道道神通向搬山荒猿击去。

    “轰!”

    那搬山荒猿本是元婴修为,不是方原的对手,但是他却请动了妖祖显圣,实力暴涨,最为可怖,迎着方原击来的神通,居然只是狂吼一声,便挥拳砸来,重重一拳将方原打去的神通击溃,妖祖血身的大手张开,一把朝着那葬仙碑抓了过去,居然速度成了最快的。

    “滚开!”

    方原大袖翻卷,九道离火神龙向着搬山荒猿卷去,同时扑出。

    “萨律果,倒海圣功,奇罗屹胡,巴伦巴……”

    但也就在此时,那一个身材瘦长的黑暗使者,猛然间抬起了头来,他说话极快,念诵出了一番极其古怪的魔音,艰涩难懂,而随着这魔音响起,周围天地之间,忽然便有极为沉重的魔意喧啸了起来,一时疯狂涌动,犹如浪潮也似,一片一片的向着搬山荒猿打来。

    搬山荒猿一霎那间,迎到了两大神通夹击,也是又惊又怒。

    他却不敢以肉身硬接那离火之力,更觉得那身材瘦长的黑暗使者念诵的魔音,隐隐有压制自己的意思,心里再不甘,也只能暂且退开,以免被这两人的神通夹击。

    而见得搬山荒猿退开,方原与那身材瘦长的黑暗使者则急急扑了上去。

    两人一左一右,手掌都按到了那葬仙碑上,想要发力将葬仙碑扯过来,却一时僵迟住了。

    方原抬眼,杀机涌现,直接一剑斩去。

    他见过这身材瘦长的黑暗使者出剑,知道他剑道极高,刚才又看到了他念出那种魔音,更像是一种至高的魔道功法,就连自己听到了,也觉得心惊,下手自然不敢怠慢……

    说不定,此人便是黑暗之主手下的第一大使者。

    但方原没想到,自己这一剑斩去,那身材瘦长的黑暗使者却只是急急躲过,居然没有还手,反而猛得一把扯掉了身上的黑袍,低声大叫了起来:“方原师弟,是我啊……”

    “嗯?”

    一看到了这个人的脸,方原彻底懵了。

    扯落了黑袍之后,那个人的身材,便显得矮了许多,仍是枯瘦,脸色微黑,似有些贼眉鼠眼,与刚才罩着黑袍时那沉默冷峻的模样截然不同,这时候正一脸笑的看着方原,模样极其的亲近。心里一种古怪的感觉升腾了起来,方原哭笑不得,感觉这世界颠倒了。

    声音又意外又无奈:“孙师兄,怎会是你?”

    ……

    ……

    眼前这人不是个别个,正是方原在青阳宗的好友,孙十斤,孙管事。

    方原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十几年未见的好友。

    孙管事一脸的感慨:“不是我还能是谁,不是我刚才我为什么要专门的救你啊!”

    “方原师弟也不是我说你,你怎么学得这么莽了,居然跟黑暗尊主动手,你知道人家是什么修为嘛,哎哟当时把我紧张的,想给他一剑又不敢,只好先喊上一嗓子再说……”

    “……还好仙盟的人来的及时啊,不然我可真为难!”

    “……”

    “……”

    仿佛是憋的狠了,孙管事一开口,便像是开了一道闸口也似,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

    又有抱怨,又有担忧,还有庆幸。

    方原也是到了这时候,才明白过来,原来在黑暗之主想要一指取了自己性命时,他是为了救自己,才故意喊了一声,自己之前还以为他是提前感应到了洗剑池剑首的那一剑才提醒黑暗之主的,现在想来,黑暗之主的修为,都无法提前感应,他自然更不会感应得到。

    但饶是如此,还是一时很难转过弯来:“你居然……成为了黑暗使者……”

    孙管事道:“我不成为黑暗使者,你以为仙盟怎么知道尊主在这里的啊?”

    “你是仙盟安插的探子?”

    方原忽然一怔,明白了很多:“这就是当年你说要去做的大事?”

    孙管事苦笑道:“别提啦,我当时要做的不是这个事,后来就变成了这个事啦!”

    ……

    ……

    他们师兄弟二人说着话时,手上的动作也不慢,这么短短几句话的时间里,两人已经分别与搬山荒猿,白风族少主,捣药族少主等人交上了手,杀得翻翻滚滚……

    这些妖脉少主到了这时候,自然也明白大势已去,仙盟原来早就发现了妖域的计划,甚至还在黑暗之主身边安插了探子,想必妖域也很快便有一场大变,如今他们心里也乱得狠,只想着赶紧夺些厉害的魔宝然后逃走,这时候,倒是大部分的人都盯上了这葬仙碑。

    只不过,方原与孙管事二人守住了,他们却也一时间攻不过来。

    方原自不必说,炼化了九龙离火之后,已是实力大涨,堪称元婴境界之内无敌,如今九条离火神龙飞在了空中,却将一众妖脉少主逼得远远的,一时间根本近不了身。

    但让方原意外的是,孙管事的实力,居然也出奇的高,似乎这十几年不见,他另有造化,那一身剑道且不必说,口中念诵的魔音,却是一道极其古怪的神通,似乎可以直接压制旁人的神魂之力,如今他口诵魔音,掌中剑光暴涨,一身本领,竟像似不弱于如今的自己。

    “师兄果然还是师兄啊……”

    方原心里暗想着,孙管事实在太让人摸不透了,回头倒要好好问他一问。

    他究竟这十几年去了哪里,又如何变成了仙盟的探子,还混成了黑暗之主手底下的黑暗使者,而刚才看他的身份,似乎对九幽宫的刺客也十分的熟悉,都让人非常的费解。

    “可恶人族,吾妖域只想夺一个崛起的机会,你们都要毁掉吗?”

    在这时候,刚刚被逼退的搬山荒猿,也动了真怒。

    一张脸上杀气腾腾,双眼都已变得血红,随着他怒意升腾,在他背后的妖祖血身之力也疯狂摧动了起来,道道血意袭卷四方,像是一场狂风搅着的大雾,直向着葬仙碑方向扑来。

    “孙魔儿,你居然背叛了黑暗尊主,可知这会让你们九幽宫传承断绝?”

    另一个方向,也响起了一声怒喝,却见得一个须发花白的老者从大自在神魔宫内奔出,却是那个大天魔宗的宗主,这时候也是满面惊怒,一边大喝,一边冲向了葬仙碑。

    一妖一魔,自左右冲来。

    他们两人皆是高手,这一冲来,气机便彻底压过了其他人。

    周围众妖脉少主,还未曾请得妖祖显圣,这时候便连靠近都靠不了。

    “孙师兄,咱们似乎还没有真正的联手过一次!”

    方原望着那层层妖雾与魔气,脸色沉了下来,低开说道。

    孙管事听了,也是哈哈一笑,道:“那今天就一人一个,看谁杀的更快?”

    方原点头,两人背靠着背,分别向着自己的对手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