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七百五十九章 血祭冥河
    随着搬山荒猿一句话出口,场间众妖,便皆抬起了头来,然后就见得这烂石山巅之上,忽有一口气息吞吐,天上圆澄澄的明月,便在这一口气吞吐之下,变得模糊了起来。

    隐约可见,似乎有一道粗如人腰也似的月华自天上而降,缓缓向烂石山铺来,临到了山头之际,又是气机一吐,这月华便向天上浮去,便如潮汐,一升一降,漫漫散开。

    “是那老猿……”

    方原心间微动,抬头向天上看去。

    妖族皆天生便懂和吞吐月华,但如何吞吐,也与修为有关,有这等本领,一口气吞吐月华,便形成这般异象,气机呼啸,遮住全山的,恐怕也惟有那一头搬山老猿了……

    方原心里谨慎了些!

    在来到妖域之前,他便知道这些老怪物,是需要自己小心的!

    如今看来,自己之前的推算……很正确!

    仅凭这老猿的气吞吐,便可见看出这头活了两千多年的老妖怪,实在可怕!

    “走吧!”

    也就在搬山老猿一气吞天地之时,那搬山荒猿便是脸色一沉,低声喝了一声,带着众妖走向了烂石山后山的一座凉亭之内,那凉亭甚是广大,纵长有十余丈,他们这一群人进入到了里面,还是显得有些拥挤,但搬山荒猿仍是命每一个人都跟着走进来,挤在一起。

    由于太挤,便不免有人肉贴肉站到了一起,然后就听得有人“嘿嘿”一笑。

    接着响起了那捣药族少主的娇叱:“哪个赖汉碰我身子?”

    旁边响起了一片压低了声音的笑声,只是无人承认。

    “休要说话!”

    搬山荒猿压低声音喝了一句,见得众妖皆进入了凉亭之中,便抬手捏起了一个法阵,周围不知有多少潜伏的阵光,便在这一霎间微亮了起来,化作道道光氲,将整个凉亭包裹在了中间,肉眼可以见得,周围有许多符文飞舞,像是一颗颗流星,霎是好看,霎是炫丽。

    “这凉亭,居然是一方传送大阵……”

    方原心间闪过了一个念头。

    传送大阵,乃是世间最高阶的阵势之一,人族之中,拥有不少懂得的,但妖域却是少见,尤其是设置这等传送大阵,绝不容易,因此一般都是最古老的道统才会有,之前倒是谁也没想过,搬山一族居然也能在后山建起传送大阵,实在是一个让人难以想象的大手笔了。

    也是在看到了这阵势的一霎,方原忽然明白,难怪搬山老猿会在这时候吞吐月华!

    他是故意引动气机,好掩饰这传送大阵运转的气机啊!

    看样子,这搬山一族,果然小心到了极点!

    不但是借着贺寿之名,让这诸脉少主齐聚烂石山,更是直接建起了传送大阵,传送到他们想去的地方,以免被人在路上跟踪,甚至还想好了如今掩饰传送大阵运转的计策。

    一环接一接,老谋深算,谁说妖族傻来着?

    “轰隆隆……”

    周围一阵颤抖,众妖皆被一片耀眼的光芒裹住,眼前失去了真实。

    就连身体,也似乎在一瞬间变得轻飘飘的,已有不少妖类惊慌失措,发出了声声短呼,毕竟第一次施展传送大阵,又没有提前做好心理准备,却是吓了一跳。

    倒是方原,毕竟早就传送过一次,倒还稳得住,静静的感受着肉身在这传送之中消失,又重新凝聚的过程。

    他还没有研究过传送大阵,但身为一个阵师,对这阵势倒也十分好奇。

    “呼……”

    一阵虚幻的感觉之后,方才产生了一种脚踏实地的感觉,身体深处那种缥缈虚无的感觉,也终在这时候从识海里褪去,一直心神绷紧的众修,这才长长松了口气,向周围打量。

    只见如今已来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也不知是何处,脚下,乃是一片荒山,周围不见草木,只有黑色的岩石险谷,在月光下散发着黑黝黝的亮光,再往前去,可以看到一座高不见顶的庞大石山,有淡淡的雾气在这石山之上飘来荡去,使人看不清这山的原貌。

    一时之间,根本让人辨不清自己如今身在何处。

    倒是方原各方面都涉猎不少,抬头望天,隐隐从月亮的位置与星相,可以判断出自己应该位于妖域之北,幽州之南,与如今魔道修行者经常出没的地域,离着十万八千里。

    一开始方原还想过,这失落的大自在神魔宫,有可能位于曾经的魔域,或是如今的魔山,却没想到是在这样一方古怪的位置,位于妖域与九州之间,又不属于任何大势力的领地,极其的荒芜,实在不知当初的魔道高人怎么想的,更不知道搬山一族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快,休要耽误时间!”

    搬山荒猿到得此处,便冷声低喝,像是怕惊动了谁也似,快步向前赶去。

    而在他身后,众妖自然不敢多言,也急急跟上了他。

    那位人族的崔管事领着身边的稚嫩小童也是紧赶,见小童腿短,索性将他抱了起来赶路。

    这倒让方原感觉有些好奇,修行界里,怪胎极多,倒也不能因为对方年龄而小觑,尤其是这个小童身上的气息有些诡异,应该也是个天赋神通的怪胎,搬山一脉带他出来,也有用处,只是这小童若是真有一身的本领,又怎么会赶起路来如此的慢,或是另有玄机?

    一行人在这乱石之间,沉默无声,急急赶路,颇有些诡异。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众妖在这乱石山里,左行右绕,穿洞过隙,却是来到了一方大山深处,正行间,眼前忽然一亮,却发现前方灰雾雾一片,原来是到了一处断崖之前。

    断崖深处,似有一座极其高大的门户,隐隐约约,座立在了对岸。

    这等险谷,以众修的修为来说,可以一步跨越,但那搬山荒猿,却显得极为谨慎,止住了众修,然后低声道:“咱们一道去寻魔道传承,但望诸位莫要忘了我搬山一族的功劳,在吾族老祖无意中发现了这一方地域之后,我搬山一族于千年时间里,实在不知花费了多少心血,搭上了多少人命,才终于得到了进入大天魔自在宫的法门,有了得此传奇的机会!”

    周围众妖脉少主听了,便忍不住有人催促道:“知道知道,搬山一族的功劳,我们岂有不知,搬山大哥还是抓紧些时间吧,待我们取得了魔道传承,定然不负搬山一脉……”

    他话还没说完,那搬山荒猿便忽然转头看了他一眼,冷笑道:“赶着投胎么?”

    那人登时哑然,不敢再说话。

    直到这时候,搬山荒猿才淡淡道:“这一片险谷,下方藏着消失三千年的冥河,河内有魔怪邪灵,守卫这大自在神魔宫数千年之久,若是直接腾空过去,任是你元婴化神,也会被河水卷去,再被魔怪邪灵撕成碎片,若不信我的话,你也大可以腾空过去试试……”

    “那……那就听你的好了!”

    说话的是寻宝一脉的少主,听了这搬山猿的话,口气顿时有些嗫嚅。

    搬山荒猿这才点了点头,向身后道:“你们来吧!”

    他身后的那两位人族管事便都点了点头,从贮物袋里,取出了三个黑色大缸来,捧在怀里,走到了那断崖边缘,其中那位崔管事道:“好教各位尊主得知,这三个大缸里,一个一千活人生抽出来的魂魄,一个放了一千活人割颈而放的精血,一个放了三千副心肝,这些都是祭这冥河的祭品,惟有如此才能安心过去,如今仙盟盯得紧,这三千人可不好凑啊……”

    众妖听了,这才明白搬山猿一族的话,暗暗点头:“原来需要血祭冥河才能过去!”

    而在众妖之中,方原听得他们两个颇有些得意的话,脸色便不由得沉了几分。

    那两个人族管事,齐齐施展法力,将三个大缸祭在了空中,然后慢慢倾倒,里面登时有游魂,有精血,有心肝,纷纷向河中坠去,也在这一霎那间,下方便忽有河水咆哮,黑色的河水溅起千丈高,里面可见魔影游走,纷纷将那三口缸中倾落之物尽皆卷了过去。

    那三口大缸,看起来不大,但里面另有乾坤,一点一点倾倒,足足倒了一柱香的时间,才倾倒完毕,而到了这时候,那凶猛的河水,便已然平息了不少,但仍然浪花飞卷。

    似乎下方有些魔神嘶吼,仍未平息。

    众妖脉少主里面,便忍不住有人平息:“血祭已尽,怎么还未抚平魔神怒意?”

    搬山荒猿淡淡道:“还缺一样祭品!”

    众妖皆有些诧异,转头向那崔姓的管事看了过去,便见他笑着招手唤那稚嫩男童走了过来,手掌抚着他的脑袋,向众妖谦卑一笑,恭敬道:“这最后一样祭品,便是一个身怀异禀天赋的童男,只有将他献祭了,才可以彻底平息冥河之怒,容得我们安然过去……”

    说着向那男童柔声笑道:“童童乖不乖?”

    男童声音嫩嫩,乖乖道:“童童很乖,童童听爹爹的话!”

    崔管事脸上现出了一抹柔情,轻轻叹了一声,摸了摸那男童的脑袋,低声鼓励着道:“那童童听话,自己跳下去吧,现在就到了你为咱们妖域的大事业献身的时候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