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七百五十八章 妖域的野望
    难怪明知不敌,还要聚啸大批的妖兵,与魔边仙军对峙!

    难怪就在仙盟与妖域准备和谈的节点,这些妖脉世子,却偏偏要跑来给搬山猿一族的老祖宗贺寿,难怪白风族少主要从手底下的散乱妖魔里面,选择一些名声不响的人手……

    居然是为了传说中的魔道传承!

    方原听到了这件事,心间许多的事便也都想通了。

    妖域怕是根本就没有与仙盟和谈之心,也没想过真的要与魔边仙军开战,他们只是打着和谈之名,又聚啸妖兵与魔边仙军对峙,一切都只是为了吸引天下人的注意力,真正的目的,则是拖延时间,暗渡除仓,去取了魔道传承,说不定,到时候还会有其他的诡计跟上!

    没想到妖域这么野心勃勃,连魔道的传承都打起了主意……

    如果让他们得逞,还真的会实力大增,甚至堪与人族一分高下!

    魔道当年的确很强,尤其是在上一劫元之时,从方原在魔边神山祭拜过的那些先辈就可以看得出来,那时候的魔道力量之强,甚至不输于仙道,几位魔道老怪,正是几乎有着与仙道几位大圣人较量的本领,只不过,也是在上一劫后,魔道力量便渐渐消亡了。

    固然还有些宗派,但其传人也极少,更罕在世间露面,只有魔名,倒罕有魔迹,无法再对仙道形成什么威协,所以仙道与魔道那传承数劫的争执,也渐渐变得少了……

    方原一路修行至今,也算是与魔道打过几次短短的交锋。

    一是九幽宫,这个神秘的刺客组织,原本方原没想过他们与魔道的关系,但是在魔边一场刺杀,让他见到了九幽宫九位冥王手里的魔神面具,才开始意识到,原来九幽宫的诞生,本来就与魔道的传承有关。

    再之后,便是一位来历神秘的魔女,她亦出现在了魔边的刺杀局中,不过那时候时间紧迫,方原也没和她叙旧,随手便杀了,她的那一方异宝装天壶,如今还在方原的手里。

    除了这些,便只有方原对一些人间怪胎的猜想,他们的出现可能与魔道有关。

    不过这搬山猿一脉所说的魔道秘地,方原却是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但倘若真有这么一个地方的话,无疑是极可怕的。

    且不说那传说中的魔道圣地葬仙碑,就算是一些普通的魔道异宝,也是极可怕的,便如方原手里的魔神面具,里面就蕴含着一些十分厉害的魔神气息,若是落到了合适的人手里,便可以借其法力大涨,这种诡异而直接,粗犷而霸道的法门,仙道之中,极其的少见……

    倘若那个地方真的还有这么多魔道传承之物,那妖域得到了之后……

    ……在方原脸色微变,心念急转之时,搬山荒猿的目光也正从他们脸上扫过,方原的脸色变化,倒是没有引起他的注意,毕竟在这时候,每个人的脸色都有些变,或是激动,或是兴奋,或是诧异,都差不多,相比起来,方原的养气功夫倒是好的,神情变大不大。

    “那我们……什么时候动身?”

    也就在这时,一位穿着淡红衣裳,两只耳朵尖尖的娇媚女子激动的开口。

    方原看了她一眼,认出了她的本相,乃是一只玉兔。

    再看向周围,便见得另外几人里面,既有猛虎,亦有蝙蝠,还有蟒蛇,心里便也明白了。

    搬山猿一族的态度在这时候一清二楚。

    一直以来,搬山猿究竟对仙盟是什么态度,一直都让人有些看不真切,说是他反对仙盟吧,他一直没有与那七大妖脉联手,便是这一次对抗魔边仙军,也是以七大妖脉为名,搬山一族没有出面,但若说他心向仙盟的话,却又不像,他们很少为仙盟奉献什么力量。

    大部分人都以为,搬山猿一族是因为之前血使者大闹六道大考的事情,与仙盟搞的很僵,当时搬山老祖的小儿子去六道大考观礼,结果化身血使者,屠戮人族天骄,事后仙盟自然震怒,要一查到底,可搬山一族却一口咬定,那血使者本是假的,是他杀了搬山老祖的小儿子之后假冒的,因此非但不认这个罪,反而还要问责仙盟为何没有保护好自家小儿子。

    种种种种,使得仙盟到现在与搬山猿一族还十分不愉快,有些人提议干脆撕破脸得了,也有人觉得搬山一族毕竟还是心忧天下,是可以再度争取过来的,所以一直容忍着他。

    可是到了如今再看,恐怕妖域十脉里面,野心最大的就是搬山一族。

    他们早就在千年之前,便觊觎魔道传承了。

    看样子,如今的妖域十脉,搬山族,青丘族,捣药族,白风族,遮日族,跳涧族,腾云族,寻宝族,摘星族,逐日族里面,也就只有青丘与逐日二脉是真的心向仙盟了。

    方原心里松了口气。

    搬山猿如果真的心向仙盟,那将会让他十分为难。

    如今不用了,他很满意搬山猿做出的选择!

    ……

    ……

    “那一方秘地,便是传说中的大自在神魔宫!”

    在方原想着的时候,那搬山荒猿也正冷声道:“这一方秘地,世人皆以为毁在上一次大劫中了,但实际上还存在于世间,一旦消息泄露,必然引动世间轩然大波,所以我们既然要有行动,那出发时间,自是宜早不宜迟,只不过,我们还要再等几个人过来,一起动身!”

    “等别人?”

    一位身黑袍,两只大袖极长,但面容却甚为丑陋,本相乃是一只黑色蝙蝠的男子闻言,有些不耐烦,道:“这件事如此重要,我们为了不让仙盟察觉,每一脉都只出了一个人,又怎么可以轻易的让别人加入进来,万一到那时候,对方要抢走诸般魔宝,那可怎么办?”

    搬山荒猿脸色一冷,冷哼道:“你以为我想么?但是这大自在神魔宫,又岂是可以如此轻易进去的,倘若没有那个人找上门来相助,恐怕我们到现在也没有一个可以稳妥进入其中的法门,而他当时给我们这个法门的时候,本就已经说好,要让那些人跟我们一起进去!”

    听到了“那个人”三字,诸位妖域少主,也皆是脸色微凝,似乎十分忌惮。

    过了一会,那头上生着两只鹿角的男子才悄声道:“我一直都很好奇,那个人究竟是什么来历,连仙盟都奈何他不得,老祖宗们让我们听他的,这也实在是……不太好理解!”

    搬山荒猿听了,也叹了口气,道:“这件事连我也不知道,只有几位老祖宗明白……”

    过了一会,才道:“老祖宗们又岂会害了妖族,所以我们只管听他们的便是了,罢了,如今话已说罢,你们便也出现吧,既然名为祝寿,那不露个面也不行,且先过去吧!”

    其他诸位妖脉少主便皆答应了下来,一起从这偏殿里面离开。

    到得外面,便也都一个个脸上露出了笑容,似乎全然无事一般,在烂石山上的几处景致游玩了一番,到了晚间,又参加了搬山猿一脉的仙宴,为那搬山一脉的老祖宗贺寿。

    在这场仙宴上,方原也见到了那搬山老祖。

    却见他只是个身材枯瘦矮小的老头子,看起来似乎不甚起眼,但方原却知道,这个老头子便是如今妖域里最可怕的人之一。

    在来妖域之前,方原便已推敲过。

    以自己如今的修为,妖域能够伤到自己的小辈人物几乎没有,甚至是连十大妖脉的族长,也不是自己的对手,需要在意的,也只有那几个常年避世的老怪物罢了,本想着要低调一点,尽可能的避过他们,倒是没想到,机缘巧合,自己居然还跟着过来跟其中一个拜寿了……

    所谓寿宴等等,自然只是假象,众妖脉少主,也只是表面放松,暗地里都绷紧了神经。

    好在等到了第二天时,烂石山便来了几位神秘的客人,想是搬山荒猿说的人到了。

    在偏殿之中,方原跟着白风少主见到了那几个人。

    对方一共来了四个人,皆是身材裹在了黑色的披风里,甚至施展了某种秘法,连面貌都被黑气裹住,看不真切,这种秘法,已是十分高明,只比方原施展的秘法差了一分。

    方原隐蔽气机真容的法门,乃是从青阳宗的小清梦术里面化出来的,在他领悟了九成天功之后,任何一种普通的法术,在他手里都会生出极妙的变化,如今便是如此,他虽没有改变自己的模样,但任何人看到了他,都会形成一种复杂的模样,感觉他极其陌生。

    而这些人施展的秘法,则是十分的玄妙,黑气遮面,想要看到他们的真容,便只有扯去那一层黑气,就算是如今方原的修为,也无法做到在不让他们察觉的情况下看到真容。

    施展了这种法术,便基本上杜绝了被人窥探的可能。

    所以,如今的方原,也只能大抵分辨出他们之间的形体差别,其中一个,身量不高,娇小玲珑,一个身材瘦长,沉默寡言,一个长身玉立,声音嘶哑,还有一个身材微胖。

    这些人话很少,只有那个长身玉立的男子开了口,与搬山荒猿敲定了时间,便与另外几人离去,之后方原才从搬山荒猿的话里听到,那个男子,便是那个人座下的寻道使。

    方原自然知道,这些妖域少主们口中的“那个人”,便是黑暗之主。

    心里便也在想,自己当初在龙迹之时,斩杀过一个老铜成精的不动明王使,那人实力很强,自己当初若不借助于阵法,恐怕都不是他的对手,但饶是如此,这个人在黑暗之主手下,好像也只排名第二,这便说明还有一人强过了他,不知是不是就是眼前这个问道使……

    至于另外几人,连妖域众人都不知道他们的身份,方原便也更不知道了。

    只是他也知道,如今正是关键时候,便沉住了气,静静的等着。

    到得第三日晚间,又是一个月圆之夜,白风族少主才带了他们赶去了烂石山后山。

    只见诸脉少主都已到了,每一个人都如白风少主一般,带了五名妖侯当作护卫,比较显眼的倒是搬山荒猿,他一个人便带了十个,而且这十个人里,居然还有三个乃是人族,其中一个,便是那崔姓管事,让人稀奇的倒是,这三个人族里面,居然还有个稚角童儿。

    而那四个神秘人,却又有不同,各带了一批手下,相比起来,整体数量倒似乎比妖域诸少主加起来还多,这些人自然又有些不满,但见搬山荒猿没有开口,他们便也只能忍着。

    一行人皆聚在了一起,沉默寡言的等着。

    直到头顶之上,圆月正当空时,才听得搬山荒猿忽然开口道:“时候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