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七百五十六章 搬山一脉
    一番话毕,白风少主便命人送方原等人下山,一并赐下了许多奖赏。

    如今小君山下,各路草头妖王见到了方原等人被白风一脉的仆人亲自送下山来,赏下许多资源,立时生出了许许多多的议论与关注,他们都知道,白风族少主这一次接见,赐下妖候之名,又有许多赏赐,便代表着这几位草头王的身份从此不一般了,他得到了白风一族的认可,就不再是草头妖王,而是妖域里面有身份的人,将来注定的一方霸主,地位稳固。

    妖域再乱,也再也不能有人暗戮戮的杀他们,否则就会得到妖域十大脉的严惩。

    毕竟,妖域也是有律法的,不过律法只在与十大妖脉有关的人身上有用而已。

    而随着追风大大王一跃而登天的,便是那呼风山以及新近收下的十几路妖王势力了,豹爷也好,老狐狸也好,一个个欣喜若狂,出门都恨不得有八抬大轿,对这些身份上的变化,他们反倒是最直观的,以前都懒得正眼看自己的人,如今已经不敢正眼看自己了……

    此前收伏的那几路小小草头王,本也是心不甘情不愿,还有想着要反水的。

    但是在他们看到方原身份大变,得到了白风一族少主的赏识之后,也很晓得形势,彻底蛰伏了起来,老老实实的留在了方原手底下干活,如是几番,又见得跟了方原,自己身份水涨船高,尝到了甜头,倒是做事愈发卖力,甚至开始生出了几分真正的忠心了……

    ……

    ……

    对于方原来说,却没有兴趣考虑这个,他只见得如今妖域小君山周围,聚集的妖兵越来越多,势头凶猛,心下便也不免有些考量,难道这妖域还真敢与魔边大军硬抗不成?

    也不是看不起妖域,哪怕如今七大妖脉联手,又聚集了百万妖兵,但若与魔边仙军对抗,恐怕也是一触即溃,妖域根本就没有多少真正的胜算,甚至可说是一点都没有……

    若是普通的妖魔,那可能脑袋一热,真敢与魔边对上。

    可是七大妖脉不同,他们又岂会如此没脑子?

    这样事情,却是让方原越想越觉得有些离谱,透着些诡异。

    而这,也是他决定继续留下来的原因。

    也就在半个月时间之后,事情很快有了转机。

    白风一族老管家下得山来,吩咐方原暂时将兵权交给手下人看顾,自己作好准备,在三天之后,跟着白风少主一起,去妖域之东的烂石山准备给搬山猿一脉的老祖宗贺大寿!

    这些事却让方原有些狐疑……

    如今正是妖域大军集结小君山,对抗魔边仙军的时候,这白风一脉的少主,居然偏要在这时候离开,去给搬山一脉的老祖宗贺大寿,这事无论怎么想,都透着一些蹊跷……

    尤其是看到了几个同行的大妖之后,方原便更觉得其中有猫腻,这些准备随白风少主一起出发的大妖,包括了自己在内,分明都是白风族从这一片野路子妖王里面特意挑了出来的,都有着共同的特点,一是声名不显,少有人知,二是实力不俗,头脑也甚为出众的。

    虽然这一切,都掩饰在了热热闹闹的表象深处,外人可能看不真切,但方原身在其中,却是一清二楚,便愈发觉得这件事诡异,决定要跟着这白风族少主一起去搞个明白。

    出发时间定在了三天之后,小君一带,开始大练兵,赫赫百万妖兵,凶性可怖,一步一步的向着西方推近,这等凶风,十分可怖,哪怕这百万妖兵里,大部分都只是一些半妖,实力比魔边的仙军精英差得极远,但数量摆在了这里,也同样让人不敢小觑,严阵以待。

    而在妖域大军之中,方原更是已经听说,七大妖脉里面的几位族长,都已经来到了西方,在另外三脉心向魔边的妖脉之主的引荐之下,开始与仙盟的几位长老进行和谈了……

    而在这时候,白风族少主,却带了方原等人,以贺寿之名,悄然离开了小君山。

    一路东行,并无多话。

    沿途之上,方原倒可见到,还正有更多的草头妖王呼朋友引伴,直向西方赶去,其势十分可怕,这里面,大概有极大部分的妖魔,其实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去做什么,只是听人一说,魔边仙军压境,便要去厮杀个痛快,却不知道为什么要去厮杀,又为了什么厮杀……

    太愚钝了!

    这些妖怪,虽然在学人族,生出了灵性,但却并无人教化。

    无人教化,便会愈发痴愚,一片荒唐。

    而形成这个局面,似乎又是高高在上的十大妖脉所最乐意见到的……

    难怪面对妖域的问题,仙盟如此头疼。

    这些妖魔,着实是一道极其厉害的力量,只是并不好驾御。

    究竟何去何从,如今的方原,也没有什么办法。

    ……

    ……

    这一路赶去,速度甚急,只用了半个月左右的时间,一行人便已到了妖域西方,此地已属于搬山猿一脉的领地,西至大冥川,北至青河谷,南至南荒城,东至阴山领,与九州里面的云州相邻,偌大百万里山川地域,皆是这古老的搬山猿一脉领地,十分广阔。

    对于这位搬山一脉,方原并不陌生,甚至说熟悉。

    当初第一个与方原本人结了怨的,便是南荒城。

    而那南荒城之主,实际上便是这位搬山老祖的大儿子。

    也就是说,当初在太岳城时,方原斩杀的那一只妖族世子,实际上便是这位搬山老祖的孙子,而再往数,当初妖域侵入云州,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掳走大批资源与奴隶,便也是这搬山一脉为先锋,双方之间的血仇,那是千年之前,便已经开始纠缠起来了。

    而这搬山猿一脉,也向来都是妖域十脉里面,实力与底蕴最强的之一,尤其是在千年之前,入侵云州之后,更是掳来了大量的资源,使得搬山猿一脉,甚至有问鼎妖域的势头。

    搬山猿一脉不仅地域广阔,底蕴深厚,论起实力,也在妖域十脉里面数得着,那搬山老祖,也不知道活了多久,其境界与实力,一直都是妖域之中最强的几个老怪物之一,而他座下,则生了七个儿子,每一个都本领通天,其中尤其以南荒城主荒猿最为有名。

    当然了,搬山猿一族如此强大,也与之前的阴山宗有关系,阴山宗当时位于云州与妖域之间,与搬山猿一族十分交好,千年时间里,源源不断的与搬山一般输送资源,交换一些自己的所需之物,这就使得搬山猿有了一个不断累积的过程,千年下来,十分的可观。

    不过对于仙盟的态度,搬山猿一族倒是十分的暧昧不清,如今的妖域十脉,早就分为了两派,一派是如今在小君山附近聚集的七脉,他们几乎已经是亮明了车马,要与仙盟为敌,另一派则是青丘一脉和逐日一脉,搬山一脉,他们表面上的态度是支持个盟的。

    当然,这三脉,应该说两脉半。

    搬山一族的态度,其实一直是十分模糊的,他们此前一直与仙盟交好,这也是当初中州六道大考之时,搬山老猿的小儿子会去问道山观礼的原因,只不过,那一场观礼的结果,却是以那搬山老猿的小儿子被发现身份是黑暗之主御下的血使者,终被斩杀而结束……

    从那时候开始,搬山猿一脉,就与仙盟关系十分冷漠了。

    而这些不明朗的事态,则更让方原有些疑心,白风放少主究竟是来做什么的?

    想拉拢搬山一脉,让他们一起反抗魔边仙军,还是另有目的?

    ……

    ……

    “呵呵,白风族少主大驾光临,搬山一脉,不胜尊崇!”

    到得了搬山一脉的圣地烂石山时,便见到偌大一片山域,守卫极其森严,东南西北,皆有妖兵聚集,而整座烂石山,亦隐隐被一道大阵阵光罩住,此阵极是高明,便是许多人族道统的护山大阵,也不见得能比上此地,方原隐隐辩其风格,便也明白了,低声一叹。

    又是阴山宗干的好事!

    妖魔有几个懂阵道的,说不定这护山大阵,还是阴山宗专门请高人来布下的。

    而在这烂石山山门之外,这时候已经有一位模样儒雅,相貌堂堂的中年男子等候在了这里,一见得白风少主落下了法驾,便立时迎了上来,言笑偃偃,模样很是客气。

    方原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发现这人居然是人族,血脉极其纯净。

    “哈哈,曹管事太客气了,老祖宗在哪里,快快带我去拜会……”

    白风少主见了此人,也很是客气的打了声招呼。

    方原在一边看着,倒是忽然想到了这个人的身份。

    不是别个,这正是搬山一脉豢养的人奴,看起来还是地位很高的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