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七百五十五章 妖域霸主
    方原沉默的看着豹爷与老狐狸两个帮自己一口气收下了十一位小妖王。

    而连带着,也就将他们手底下的妖兵们都收了过来。到了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赫然已经成为了一位坐拥近十万妖兵,还有十几位筑基或是金丹境界妖将先锋的妖域霸主了!

    当然了,这里面其实也有很多问题,豹爷与老狐狸似乎没有留意到,方原倒是考虑到了,一来,是方原的实力问题,想要收伏这么多的妖兵妖将,得到七大妖脉的认可,这一身的修为境界,恐怕起码也得达到金丹高阶才可以,而依着之前方原表露出来的实力完全不够。

    可是对方原来说,这很简单,他只是又稍稍提了一下自己的气息,就化成了金丹高阶。

    他自己都觉得这样做很过份,于是专门找了个机会向豹爷和老狐狸解释:自己之前刚从深山里出来,不了解天下大势,于是就先隐藏了一部分修为,等待一个好时机……

    ……再之后,他发现自己这个解释是多余的。

    豹爷看着他的眼光,完全没有什么怀疑等等,只有崇拜!

    老狐狸更是大呼大王神勇,谋思深远,自己跟对了人!

    方原明白了,对这俩货来说,自己修为不修为的,根本就不重要。

    他们只是一个兴高彩烈的做着方原手底下的二大王,得意洋洋,扬眉吐气,另一个则总是不动声色的向别人吹嘘,自己是如何算无遗策,帮着自家大王成功收伏了各大山头!

    至于其他人,则根本搞不明白状况。

    呼风山本就是一群莽汉,只知道自己换了老大,不过这个老大,本来也是自家的三大王,那就没什么关系了,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自己的地位一下子提升了不少,其他几路妖怪,以前和自己都是平起平坐的,但如今却一下子比自己低了一头,这是为什么呐?

    因为自己是呼风山出身的啊,自己是大王的亲信呐,身边人呐!

    这就够了,哪还会考虑其他的。

    当然了,就连方原也没意料得是,这种念头,倒是无形之中又生出了一些其他的变化,有一些身份不明的人出现在了呼风山,悄悄的打听这位三大王是何来历,何时入山,被打听到的妖魔便一个个的都吹嘘自己跟追风大王有多熟,那起码好几十年的交情是有的……

    不过大部分的小妖们,毕竟在方原成为三大王之前,都没见过方原,说的话便漏洞百出,一看就是吹的,只有确实见过方原的那一头黑熊精,信誓旦旦的保证:在俺们家大大王还没有变成三大王的时候,俺老熊起码就跟他有几十年的交情了,天天一起喝酒来着……

    豹爷说的更信誓旦旦:“我跟大大王认识起码一百年了,他一开始只能推这么细的树!”说着比划了一下小拇指,然后双臂用力的一抱:“后来他就可以推这么粗的树了……”

    你说一句,我说一句,说到最后自己都信了。

    连他们自己有时候认真想了起来,都觉得这位三大王好像一直都在山寨里的样子……

    而其他的山头,见方原声威日重,在呼风山又颇有威望,也只当他真的是一直都在呼风山做山大王,没有考虑别的,毕竟,这小君山一带,本就是临时召集了过来的无数妖兵,虽然这妖诏一出,大军赶来效力的场面很是不俗,但龙蛇混杂,流言乱飞,也难辨真假。

    另一点让方原担心的,便是呼风山这群蠢货,没有对自己生出疑心,但七大妖脉可不见得都是蠢人,自己一口气杀了十几路小妖王,他们难道没有注意到自己?

    虽然如今小君山周围都是一片混乱,仇杀的,看彼此不顺眼动手的,喝酒的时候喝急了眼的,夺权的,不知杀了多少,就算是七大妖脉也管不过来,这种乱势,稍稍帮方原掩饰了一下,不过方原杀的人太多了,还是很显眼,所以他也在想七大妖脉会不会找自己!

    事实上,这个担忧倒不是假的,果然有人来找他了。

    有一位小君山的使者,专门下得山来,将方原连同另外几位实力最大的山大王,一并请到了小君山上,然后在一方大殿里等了半个时辰,便看到了一位身穿白底黑纹长袍的年青人,他负手而来,目光缓缓的从几位山大王身上扫了过去,然后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

    白袍年青人身边的老奴喝道:“还不快拜见白风少主?”

    旁边几位山大王皆大吃了一惊,急忙齐齐的躬身行礼,口称“少主”!

    方原也这才知道,原来这个年青人便是妖域十大妖脉之一的白风族少主,地位着实不低。

    观其本相,却是一只白毛雄狮,一身修为在元婴中境,不是至尊元婴,不过血脉之中,倒有些神力,想来是白风一族历代积累了下来的神性力量。而在他背后脊柱中间,还有一个奇怪的妖印,在方原想来,这应该是这位白风族少主的最大底牌,藏的倒是十分严实。

    “这几位闹的最凶,说不定有可用之人……”

    就在方原扫了那白风少主一眼之时,这位少主,却也正在暗中打量着方原等人。

    他瞳孔深处,似有一抹淡淡的蓝光,扫过之后,便立时将场间几人的本相看在了眼里,也对他们的实力了然于胸,只有在看向了方原的时候,眼神微凝,生出了一抹疑色。

    方原知道他想看穿自己,便也不动声色,任他去看。

    这白风少主眉头皱了起来,目光扫回了方原身上,又看得半晌,却隐隐看出了一抹血色,心头觉得有些古怪,暗中摧动了心法,瞳孔渐渐变成了微红色,脸色也异常凝重了起来。

    但是看了半晌,还是不明白,便似不着意的一揉眼睛,再接着看。

    方原在旁边,都替他累得慌,只好微微摧动心法。

    那白风少主都快要把眼珠子看出来了,才忽然间看到了方原身后的一道虚影。

    那是一只蹲在了半空之中的蛤蟆,老实巴交,双眼望天。

    白风少主这才吁了口气,暗想道:“原来只是蛤蟆成妖,难怪隐藏的这么深,看样子这厮虽然修为不高,但应该修炼过某种故意掩印血脉的法门,害得我把神芒眼摧动了极致才看了出来,万一差点火候,那岂不是在这里草莽妖怪的面前,丢了大脸,现了眼?”

    如此想着,他心里倒放松了下来。

    方原越是刻意掩饰,他越是相信自己看到的。

    而对于方原掩饰血脉的事,他倒也理解,毕竟妖界里面,也是有鄙视链的,飞禽最傲,走兽数量最多,草木最罕见,水妖最凶猛,而蛤蟆成妖的,两头不沾,最不受待见……

    “你们几人,最近闹的挺欢啊,当真是不顾大局,糊涂!”

    看破了方原的“本相”,这位白风少主也就松了口气,神情再度变回了此前那般雍容之色,慢慢走到了大殿之中惟一的一把太师椅上,慢慢坐了下来,然后冷声开口。

    其他几位大妖闻言,皆脸现惶恐之色,人人躬身告罪。

    方原倒不觉得什么,但戏演到了这程度,好歹也得跟着人表演一下。

    演技一般,不过看在白风少主眼里,倒是觉得方原有些桀骜不驯的意思。

    心里也在隐隐思量:“着下人打听来的消息,说此人说是呼风山一位三大王,有说他这三大王当了几十年的,有说呆了上百年的,那些妖物都是些蠢货,说的话不可尽信,但这也能说明此妖起码不是近几年才出现的了,只不过,他的一身本领,便是有些蹊跷……”

    “凭他的实力,想要拿下呼风山的大王之位,易如反掌,为何一直甘愿做个老三?”

    “啊,是了,这些草头王都是朝不保夕,天天只想着打来打去,终日里胡混,今天还高坐山头,前呼后拥,喝酒吃肉,没准明天就掉了脑袋,他是故意推别人在前面挡着的,直到如今有了机会,可以成为七大妖脉认可的妖候,他才迫不及待跳了出来,杀妖夺权!”

    “我这次的事情,极其重大,要挑选的人,不光实力要强,脑子够用,最要紧的,还是要身份干净,万不能被仙盟和其他几路妖脉手底下的人混进来,临头坏了我的大事……”

    “如此想想,这个人倒是合适,他前几年就出现在了呼风山,说明他不可能是其他几路妖脉安插的,他们算不到这么远,仙盟的细作更不可能了,便是会培养一些妖类打探消息,也都是盯着我们十大妖脉,哪里会有这么傻的细作,跑到呼风山那鬼地方一呆好几年的?”

    “最重要的是,他若真心里有鬼,又怎敢在我眼皮子底下,一口气坑杀十几路妖王?”

    “……”

    “……”

    一番分析之下,这白风少主心里便已经得出了结论了。

    这是一位根正苗红的妖!

    野心勃勃,还有胆量,更有脑子,可堪大用!

    想到了这里,便懒懒得一挥手,接着刚才的话说了下去,懒洋洋的道:“如今正是用人之计,所以本少主便先将你们的脑袋留在脖子上,也如愿赐你们妖候之名,听我白风一脉调谴,现在便回去好好统管下属,点起妖兵妖将,等着为我妖域大计效力吧!”

    说着,还挺有深意的看了方原一眼,似乎对他颇为看重。

    其他几位大妖,皆急忙躬身行礼,面露喜色。

    方原倒是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他倒不知道这白风少主已经彻底被呼风山那一帮子妖魔带跑偏了,只想着白风族说不定已经发现了一些自己的破绽,比如自己出现在妖域的时间,修为,懂阵法之类的事,心里也准备好了他问起自己来时如何过关的说辞……

    ……居然又没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