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七百五十四章 择妖候
    锅水正沸,一颗一颗的脑袋扔了进去,溅出一片血水。

    方原的动作并不快,从容不迫,周围的妖将也好,小妖也好,一个个直愣愣的看着他,在玄黄一气的镇压之下,他们一动也动不了,眼睛甚至都无法眨一下,更是无法出声,只能看着方原一个接着一个的杀了过来,轮到了他们,然后又轮到了下一个,一个不落。

    一直杀到了呼风大王的时候,方原的动作才稍稍一缓。

    呼风大王满脸惊怒,瞪圆了眼睛看着方原,瞧得出来,他有无数话想说,方原想了想,便挑了挑手指,玄黄一气稍稍松懈,呼风大王便立时用力的喘起了气来,脸色通红。

    “你是人?”

    他喘息了几口气,才忽然间抬起了手来,死死的看着方原。

    方原点了点头,道:“对!”

    “之前老二跟我说过,我没有信他,原来你真的是人……”

    呼风大王一脸悲怒,低声叫道。

    他似乎也知道方原随时可以一剑斩了自己,索性没有反抗或是大叫。

    方原很平淡的道:“既然他说过,那我呆会也杀了他!”

    呼风大王死死的吞了口气,狰声道:“就算你是人,我对你也不错啊,为何要杀我?”

    方原眉头皱了起来,看了一眼大锅旁边的人肉,道:“难道还不明显?”

    “我还没吃到呢……”

    呼风大王悲声叫道:“而且就算我们吃人怎么了,难道你们人族就不吃我们的同族?”

    这就是一个很古老的论题了。

    方原自然知道,人与妖之间的根本矛盾,一开始就是从这一点开始的,人要吃肉,吃牛羊猪狗,很是平常,牛羊猪狗若是不得到化妖的机会,便也罢了,但若是得到了,就会愤怒于同类被人食,所以也会去吃人,这里面有抱复的成份,也有一些是真的喜欢吃人。

    人类见妖怪食人,便说其是妖魔,要斩杀。

    而妖怪也会驳斥,你食我同类,我食你同类,有何不可?

    这个问题,自有妖族诞生,与人类同居于青天之下时开始,便没有讨论清楚过。

    方原对这个问题,也讨论不清楚,更不打算讨论。

    “这个问题没什么可说的!”

    他只是道:“无关对错道理,只有立场分明,因我是人,所以我见到了,便要杀你!”

    微一沉吟之后,他才又道:“不过你若想知道,我也可以告诉你,人族的先生已经开始教导有灵有情之物不可食,我以后也会尽力将此一条写入典藉之中,算是回答你!”

    说罢了这话,也不管呼风大王听没听懂,便一剑斩掉了他的脑袋,扔进锅里。

    这时候锅里已经满满当当,一堆的脑袋,各式各样都有,成了一座塔。

    挥手散去了剑光,方原将那些不知名的人肉埋在了深深的地底,然后蹲在小溪边洗手。

    心情莫名其妙的觉得有些沉重,这几日里一直很平和的心境,也有些乱了。

    不愿再继续呆在这里,他准备去找来白猫,然后带着它离开。

    “太过分了,你们吃肉居然不带着我……”

    但刚刚才走了几步,便听见山崖下面有人不满的嚷嚷着,迎头走了过来。

    走在了最前面的,却不是别个,正是游石二大王,想是听说了有好吃的,便跟了过来,在他身边,还带了豹爷、老狐狸等几个妖将,一路跟着游石二大王问着:“究竟是干什么?”“我家三大王究竟在哪里?”话犹未落,一抬头看到了方原,然后看到了后面的铁锅。

    “你……”

    游石二大王吃了一惊,张口要说话。

    方原直接一剑便将他斩了,脑袋平平的飞进了大锅里去,恰好落在了塔尖上。

    跟在了二大王身后的豹爷等等,被这一幕吓了一大跳,一下子就愣了神了,眼睛发直。

    方原则握着剑,抬头向他们看了过去。

    豹爷看着方原,脸色发白,喉节滚动,一脸的难以置信。

    方原也不着急,静静的等着他说话。

    毕竟有些交情,要给他一个说话的机会才是。

    然后他就听见豹爷忽然压低了声音,道:“三大王准备夺权了吗?”

    方原愣了一愣:“什么?”

    豹爷看了看那铁锅里的一堆脑袋,脸上露出了一抹震惊又钦佩的神色,继续压低了声音道:“我就说你这么大的本事,一只手能推断大树,还懂得阵法,不可能一直排个老三,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夺权了,三大王,现在你成为了大大王,是不是也该给我一个大王做做啦?”

    方原看着愣头愣脑的豹爷,硬是不知道该接什么话了。

    “哎哟,还有这么多的人,都是各路大王啊,你怎么杀掉的?”

    老狐狸在这时候也看着那一个大铁锅,以及周围的一群无头妖尸,倒是猜出了这群妖尸的身份,一张老脸惊的连皱纹都没有了,忽然低声道:“是不是在酒里下药了?”

    方原同样不知道该说什么,不都说狐狸很聪明吗?

    但他不说话,在老狐狸看来却等于是默认了,居然兴奋了起来,激动道:“三大王……不对,大大王真是好野的心啊,我知道,你一定是听说了上面要选择妖候的事,所以想将他们的妖兵都一起收了吧,这手笔,实在太有魄力了,不过那些妖兵可怎么收啊?”

    望着他激动的眼神,方原只好道:“你说呢?”

    老狐狸激动的像是一位遇到了明主的谋士,搓了搓手,道:“得赶紧,那些妖兵们得知自家的大王被杀了,也许会来报仇,我们得赶紧去把他们其他领头的逮着再说!”

    说着神情得意:“逼着那些人认了您作大大王,那些妖兵不就是听您的了?”

    “……”

    “……”

    方原见他说的实在有道理,居然无言以对,只好慢慢的把剑收了起来。

    于是,在激动万分的老狐狸与豹爷两个人的带动下,立刻挑了几个小兵跑出去了,将其他几路妖将手底下的二大王三大王什么的都请过来,说是要请他们一起吃酒,那些妖王本来就知道有这么一个局,心里还在为自己没能过来而遗憾,这时候一听说,自是立刻赶来。

    然后每来一个,埋伏在了这里的豹爷与老狐狸,便带了妖兵一轰而上,五花大绑的拿下了,其中也有几个实力厉害的,凭他们的本领原不该拿下,但有方原,自然不成问题。

    过不了多久,二十多个二大王三大王的便跪了一地。

    豹爷腆着肚子,背着手,在这些人面前溜哒,冷声道:“你们可都听清楚了,现在我们家追风三大王,从今以后就是你们的大大王了,我是你们的二大王,老狐狸……唉,他是你们的三大王,你们听了我们大大王的,等他成了妖候,你们便每一个都是大妖将……”

    说着,嘿嘿一笑,道:“但如果你们不听,就看看那口大铁锅吧!”

    如今铁锅正沸,隐隐有肉香从里面飘了出来。

    那些死不瞑目的大王们,眼神呆滞的看着天空,异常的诡异。

    这一群各路二大王三大王什么的,平日城虽然凶恶,但也没见过这等手段啊,直看的魂都丢了,再加上自己小命在人家手里,便只是懵了一会,立刻一个个的头磕在地上了。

    豹爷与老狐狸登时大喜,立刻逼着他们饮血酒,在一锅人头面前向大大王效忠。

    于是方原便发现自己又升官了。

    就连他也并不知道的是,如今的小君山上,一座凉亭里,也正有几位老奴模样的黑袍执事在围着一位身穿白底黑纹袍子的年青男子说话:“这么一群乌合之众,召唤了过来也没什么用处,数量再多,也不可能与魔边仙军正面相抗,倒是从中间挑几个有用的出来要紧!”

    旁边一位老奴道:“少主有大事要办,需要几个可靠的人,这倒不能大意,这些草头妖王,一个个鲁莽蠢笨,可以让他们送死,却不能让他们办事,咱们也没有时间教导他们,所以,还是要趁着这一次的妖候择取,从这些人里选出几个拔尖的来使用最好……”

    在他们手上,都有着各种典藉,记载着如今小君山下发生的各种事情。

    挑选妖候的事情一闹起来,一众山大王都着急了,有人请客吃饭,让兄弟们帮自己一把,推自己为妖候,有的则威逼利诱,不服自己的杀了,服自己的就得听自己的,也有一些野心勃勃的,知道这妖候一选了出来,就等于是七大妖脉的人了,机会难得,赶紧篡位。

    这凉亭里的人,便慢悠悠的从这些人里选着,时时摇头,似乎并不满意。

    但也就在这时,山下一位鹰妖叼着封信,急急的飞了过来,呈给了凉亭里的诸位。

    一位老奴随手接了过来,一看之下,脸色立时大变,急忙将信交给了身穿白袍的年青男子,那人也只是扫了一眼,便忽然间脸色大变:“好家伙,一口气坑杀了十几位小妖王,还煮了他们的脑袋,借此逼吓那些人的下属臣服于他,居然会出现这样的狠人?”

    旁边几人纷纷站了起来:“是谁?”

    那位老奴笑道:“是呼风山的三大王,狠茬子啊!”

    白袍年青人看着,嘴角也露出了一丝笑容,道:“查查他,若是干净,带来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