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七百四十八章 似有些遗憾
    “是人?”

    这么轻轻的一句话说了出来,小小村落里,众人皆是脸色大变。

    尤其是那些手持剥鹿刀的雄壮男子,更是握刀的手都暴出了青筋,眼神隐隐有血光浮动。

    小孩子都躲在了老头子身后,河边洗衣服的胖大女人,则搬起了几块石头。

    方原静静的站着,将他们的反应尽收眼底,一丝法力提了起来……

    “那……客人可是行商之人?”

    但也就在这时候,那个老头子,忽然上前了几步,向着方原作了一个揖,陪着笑脸,道:“我老头子年青的时候,也曾经和一位雷州过来行商的人族朋友打过交道,他很豪爽,还请我喝酒,不过从那风凉城一别之后,我们老哥俩也有好几十年没见过啦,很是想他!”

    随着这话说了出来,场间的气氛稍缓。

    那几个握刀的男子眼神都有些狐疑,向老头子看了过来。

    方原也有些意外,对于老头子的猜测,他是知道的,知道妖域凶险,但却有一种人经常过来,那便是穿插于世间各地的商号,这些人只为逐利,北至雪原,南至大海,西至魔边,哪里有利,便往哪里去,便是妖域这等凶险之地,因有着许多价值高昂的晶石神矿,他们也便经常过来,只不过,这也只限于和平时期,如今这段时间,应该都已经撤走了。

    既然老头子猜了,方原便道:“不错,我之前闭关养伤,出来之时,商号的人都走了!”

    “唉,世道不稳啊……”

    老头子听了,也是松了口气,叹了一声,道:“那客人里面坐,歇歇脚吧!”

    说着向那几个握刀的男子训道:“还在愣着,快快煮肉,来者都是客,怎能怠慢?”

    那几个握刀的男子都愣了愣,便缓缓的蹲了下去,继续剥皮煮肉,其中一个,还有些不好意思的向方原笑了笑,而在河边的胖女人们,则悄悄丢掉了石头,继续蹲了下去洗衣服,只是说话的声音低了许多,不时悄悄看上方原一眼,然后低低的说着话,还有些笑声。

    方原在老头子的引领下,来到了磨盘旁边的一块青石之上坐着,那群刚才躲到了磨盘后面的小毛球这时候也胆子大了起来,都转着圆不溜的眼睛看着方原,一副好奇模样。

    “呵呵,客人稍坐,老头子先教这群小崽子们念完了这段书!”

    老头子给方原用黑色瓷陶盆倒了一盏野山茶,然后拿起了书卷,笑呵呵的说道。

    “你们也看道元真解?”

    方原看到了那书卷上的字,便点了点头,轻声问道。

    世间若说流传最广泛的书,自然便是道元真解了,不知拓印了多少,不过方原倒是没想到,在这妖域的偏僻村落里,居然也会有,虽然不是原本,但也算是十分稀奇了。

    “呵呵,这书上的深奥道理,我老头子都不懂,更何况这些小的?”

    老头子笑了笑,指着那几个小毛球道:“不过是教这些小的认上几个字罢了!”

    方原点了点头,道:“你刚才诠释的经义,道理上有些不同!”

    老头子微微一怔:“啥?”

    方原笑了笑,道:“那一句‘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的意思,本该是无欲方可洞明幽微,身处其中,悟其规则变化,而非你说的以心代目,有无之论!”

    老头子听得瞠目结舌,咂摸了半晌,才苦笑着一揖到底,道:“遇着真有学问的啦……”

    一边说着,一边有些犹豫的看了一眼身边的小毛球们,道:“要不您……”

    看着那一张张又丑又单纯的小脸,方原点了点头,便接过了老头子手里的书卷,随便翻开了一页,慢慢的讲来,若论起对这部《道元真解》的领悟,这世上怕也没有几人比他更透彻,再加上他本就学识渊博,给这些小东西讲,实在绰绰有余,直把小毛球都听得入了神。

    就连那老头子,这时候也支棱起了耳朵,似乎一个字也不愿错过。

    见到了这一幕,那几个正在剥鹿煮肉的汉子,眼睛里也渐生敬意,手上动作都轻了许多,像是怕打扰到了他们,而那几个胖女人,洗完了衣服回来,便也非常识趣的在不远处的柳树下,将一块平滑的大青石用水洗了几遍,铺好了杯盏陶盆,又犹豫着搬了坛子酒出来。

    “今便给你们讲这么多吧,书中道理,不可一蹙而就,须得好好品味才是!”

    直讲到月上柳梢,方原才停了下来,他已经看到有小毛球被旁边的香味吸引的走神了。

    “谢谢先生!”

    老头子感慨不已,急忙用脚踢着几个小毛球,站成了一排向方原行礼。

    “去吃饭吧!”

    方原摸了摸一个小毛球的脑袋,点了点头。

    “先生,还请上坐!”

    老头子恭敬的将方原请到了柳树下,坐在了最尊贵的上首,旁边便有一个长着一张马脸的女子,悄悄的将一陶盆最肥的肉放在了方原的面前,一个刚才剥鹿的男子,怀里抱着一坛子酒,想倒又不知道怎么说,最终还是老头子夺了过来,给方原倒了满满一大碗。

    方原看了看他们,便把一碗酒慢慢的饮了。

    然后那一陶盆的肉,也捡起来吃了几块,然后便端了茶盏慢慢的饮。

    酒太烈,肉太糙,上面还挂着血丝,倒是这野茶,还有些趣味。

    这一个小小树落,也不过数十个人,聚集在了一起,狼吞虎咽的吃光了肉,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方原在的缘故,倒是安静的异常,只是闷着头吃,一个说话的也没有,就算是最好客的老族长,也只是时不时给方原斟茶倒酒,然后笑呵呵的说一句“客人慢用”之类的话。

    吃罢了饭时,老头子便道:“山间凶险,客人今日便委曲留在这里吧?”

    方原看了他一眼,点头答应。

    老头子便急忙撵了胖妇人去收拾房间,将村落最中间,一个最大最体面的房子收拾了出来给方原,仿佛是看出了方原爱喝野茶,又浇了满满一大壶,专门给他放在了房间里。

    方原也不客气,便点头谢过了他们,住了进去。

    夜色愈深,周围极其的安静,方原便在榻上盘膝而坐,月光自窗外洒了进来。

    白猫在酣睡,呼呼噜噜,极有韵律。

    方原则在静静的等着,一半的脸在黑暗里,沉默的像尊石像。

    “吱呀……”

    临近半夜子时之时,正是天地之间最安静的时候,旁边的房间,悄悄的被打开了,仿佛是担心方原听见,开门的声音压得极低,但在这么寂静的夜里,仍然十分明显。

    方原不动,只是静静等着。

    紧接着,便有许多门都悄悄打开了,周围响起了悉悉碎碎的声音。

    “终于可以饱餐一顿了吗?”

    有小毛球,压抑不住心间的激动,悄然的叫了一声,但很快便被捂住了嘴巴。

    “轻一点!”

    有人嘱咐。

    然后便有鬼鬼崇崇的脚步声响起,很是小心翼翼。

    这小小的安静村落里,四面八方,都开始浮动起了浓重的妖气……

    方原叹了口气,一缕青气,浮现在了他的身周,化作了一柄若隐若现的剑光。

    他看向了自己的房间门口,等着那些人破门而入的一刻!

    ……

    ……

    良久良久,木门都没有动静。

    而在方原的房间周围,那些悉悉碎碎的声音也渐渐消失了。

    村落周围,倒是有更浓重的妖气升腾了起来。

    方原微微皱眉,觉得有些怪异,便轻轻睁开了眼睛,向外看了过去。

    以他的修为,这一眼开眼睛,整个村落里的一丝一毫,便都尽收于眼底,没有半分遗漏,然后他就看到,在村落中间,磨盘附近,包括了那个老头子和一群小毛球在内,都围作了一团,身上有妖气涌现,他们则都伸长了脖子,向着明月的方向,缓缓的吐纳着……

    这时候,他们神色都显得有些狰狞,甚至贪婪。

    眼睛呈血色,身上也浮现了道道蚯蚓也似的青筋,大多数人都已半兽化,身边妖气浮腾,呈现出了一种妖异的血色,包括了小毛球在内,正面对着夜里那一轮月,场景诡异。

    可这一幕,给方原更多的感觉,却是愕然。

    他的脸色出现了微微的变化,良久之后,才低低叹了口气。

    那一道剑光,悄然收了起来。

    “自己原来想错了么?”

    这些妖怪夜半出门,不是为了磨刀豁豁,只是为了在夜色最深时吞吐月华而已。

    今夜是十五月圆,月华之气最浓重之时,他来妖域之前,看过的典藉里面有记载,妖类可以吞吐月华之气来修炼,对于这样偏远的小村落里,没有灵石,也没有多少灵气,那些大妖们所用的神矿灵,更不是这个小村落里的人可以享受得起的,所以,他们一直很饥饿。

    就等着月圆之时,多吐纳几口月华,来让自己“饱餐”一顿了。

    而他们如此小心翼翼,是怕影响到自己休息?

    这种错愕的感觉,使得方原心情有些略略的复杂。

    既有些许的失落,也有一丝不好形容的欣慰之意,终究却只是一声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