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七百三十八章 果然还是要拔剑
    整片魔边,数千年来,便没有铺开过这么大的摊子。

    相应的,也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么疯狂,或者说是战意昂扬的气氛……

    ……所有人都杀疯了!

    魔物,一直以来,都是恐惧的代言词,但是如今,却成了诱人的香饽饽……

    战场之上的方原,在这时候也非常的满意。

    他没有亲自上战场争功,而是一朵青云,飞在了半空之中,在他身边,盘坐着两位天枢门老阵师与候鬼儿,而在下方,则是他镇魔关三十一位玄甲神将率领的大军。

    他就这么看着这一片战场,像是看着一幅波澜壮阔的画卷,心间也甚为激奋,但还是忍下了亲自下去杀敌的冲动,只是在偶尔看到有人遇险时,才会救一下,其他时候只是观望。

    他心里明白,这时候自己如果出手,手下的玄甲会生出怨念的。

    “方小哥说让我杀进前三十六里,但是没说具体是多少,那就肯定是第一喽?”

    关傲率领着千人大军,杀气腾腾,横扫在战场之上,无论眼前出现了什么魔物,都是二话不说直接一刀斩了过去,他身披重甲,刀势无匹,哪怕是有罕见的王魔出现,似乎也要在他面前被一刀斩杀,更关键的一点是,他似乎永远不知道疲惫,体力充沛的吓人……

    这等人放在了战场上,比任何一个至尊元婴都可怕。

    “吼……”

    而在他身边,则也跟着忠心耿耿的狻猊,它脑袋上罩了个铁锅一样的头盔,头盔上还有一个独角也似的枪尖,身上则披了黑色的玄甲,这却是雪原三位老魔,为了拍它的马屁特别给它量身打造的,如今也是杀气腾腾,前所未有的卖力,挑飞了一只又一只的魔物。

    毕竟,自己也有得到龙魂的希望啊……

    而三位雪原老魔,则都戴上了魔神面具,只是参悟时间还短,无法像关傲一样冲进战场里厮杀,老老实实的呆在了大军之中,但这三个老魔,本身也是极为聪明的,固然没有办法发挥出这魔神面具里的所有实力,但却另辟蹊径,将魔神面具的异处都发挥了出来。

    戴了独角鬼王面具的严老魔,冲杀在前,势无所匹,虽然如今他还是金丹境界,但起码也是独挡一面,不输于其他玄甲,也就不算堕了方原的名望,戴了三头魔神面具的百知叟,则位于大军中间,三颗脑袋飞上了半空,左右查看,调控大阵变化,纤细无遗。

    而戴了百目魔神面具的飞鬼儿则更是得意,于战场之中若隐若现,时时将最新的周围战势情况带了回来,虽然他没有多少直接杀敌的记录,但立下的功勋却是三人里最高的一个。

    而董酥儿这时候则与其他人不同,她不懂得带兵,也没有带兵,因此她这时候只是披了一身红甲,冲杀在了大军的最前头,因为她冲杀的太快,已经不知多少次被魔物淹没,但是无论看起来再多凶险,她都还是安安稳稳的冲杀了出来,把别人看的一脸的发懵。

    “这个人,不怕死的吗?”

    “……不对,应该说她简直就是不会死吧?”

    “不死神将”的名头,已经渐渐在大军里面传了起来了。

    不为旁人所知的是,只有她识海深处的一缕魔念在瑟瑟发抖,满腹的担忧:“会死的,会死的啊,当我的本源消耗干净的时候咱们两个都会死的啊,能不能悠着点啊……”

    ……

    ……

    “道子,如今的局势甚佳,兴许魔边就此一发平定了!”

    方原身边的忘情岛老执事也没有出手,而是守在了方原身边,帮他关注着战场,这毕竟是位老成持重,打理诸般事熟了的老人,处理这些事比方原这个新手还要牢靠的多。

    “若是如此,自然是好!”

    方原俯视着战场,将镇魔关内,诸般玄甲将士的表现都在看在了眼里,似乎很是满意,但他的脸上,却仍然有着一抹解不开的沉重,手边金相雷灵,便吞在了身边,使得他可以随手取出那柄邪剑来,白猫也在他肩膀上蹲着瞌睡,能够帮他赶去战场的任意一处。

    老执事微微凝眉:“道子现在担忧的是?”

    方原沉默了一会,才道:“清剿魔边魔物,使得魔边可以迎来二十年真正的安静,休养生息,准备真正的大劫,这自然是好事,但却未必便是全天下的生灵都乐意看到的局面,所以,即便这一场开局,比我们所有人想象的都要好,也须得好做出乱子的准备啊……”

    老执事微微一惊,似乎明白了什么,道:“道子担心的乱子是?”

    方原道:“那些世家刚刚吃了大亏,心里没有怨念么?”

    老执事微怒:“他们到了这时候难道还敢?”

    方原淡淡道:“总有很多事情可以让你抓不着把柄,偏偏十分讨人厌的!”

    老执事皱起了眉头来,沉默不语

    方原又道:“这一件事,可算得魔边三千年来最大的一场恶战,似乎对全天下人都有利,可毕竟还是有人不这么想的,那位藏在了暗中的黑暗之主,会乐意见着此事么?”

    老执事眼神微凝,脸色愈发沉了下来。

    方原继续说了下去,道:“妖域的叛乱之事,仙盟还没有解决吧?”

    老执事沉声道:“道子的意思是?”

    方原沉默了半晌,道:“我不希望有人捣乱,所以我会一直在这片战场之上守着!”

    他的手按在了蛤蟆背上,随时可以拔出那一柄邪剑来。

    ……

    ……

    战场之上,自然是形式大好。

    在十大神关,三十万仙军做足了准备的情况下,魔渊腹地里的魔物,便成了散乱的猎物,只要大军步步为营,一步一步,推到了魔渊边缘,便不难将这些魔物尽皆清理干净。

    可饶是如此,热血激昂之下,还是有着许多见不得光的东西。

    大军之中,有人不满这一次清剿大计的行动,在拖延资源押送。

    有人勾结文书,在冒领军功。

    有人迎着了凶险地域之后,便按兵不动,旨在消耗竞争者的实力……

    有人见死不救,甚至挖坑设伏……

    “呵,反正那忘情岛道子只是一昧的争名声,与我世家为敌,那我们再拼死拼活的有什么用?那些寒门散修夺了大功勋,是能够得到龙魂的,而我们便是豁出了性命,也只不过捞个好点的名声而已,所以,拼命的事情就让他们去吧,我们便是守在后方,又能如何?”

    “对啊,我们也不是不奉命,只是不争,谁能奈我们何?”

    有些世家子,或是之前刺杀事件里,被斩之人的部属,心生怨念,搅起了一片流言。

    这些流言,便如蚁穴,看起来不起眼,却隐隐有毁了堤坝之忧……

    ……

    ……

    “便在这里了,设下阴风七绝大阵……”

    而在魔渊深处,大军尚未赶及之处,有一些神秘修士出现在了一方巨大的峡谷旁边,低声作着布置:“此地乃是三关将士必经之路,只要将他们困在了这里,然后以大阵引动魔渊里的黑暗魔息向此地灌来,那么任他什么仙军玄甲,一个也别想活着从这里离开!”

    作出了安排之人,眼神冷厉阴森:“除此阵之外,再去布置几个,掘魔渊而导魔息,管教他三十万大军葬送一半,呵呵,他们想立下不世大功,怕是要先死个干净吧……”

    ……

    ……

    另有一方正步步推进的仙军之中,为首之人森然冷笑:“咱们虽然和那几支仙军商量好了,一起赶往绝风口,将那一处聚集了最多魔物,甚至还有七八只王魔的地方清理干净,但是我们凭什么要配合他们取这一场大功?呵呵,传令下去吧,就说周围凶险,需要一步一步,缓慢推进,至那些人,就让他们在绝风口等着吧,要么,就是他们一直等在那里,白白浪废了时间,要么,就是他们冒然进去了,与魔物杀个两败俱伤,我们直接过去捡功劳最好!”

    ……

    ……

    更为让人恐怖的,则是如今的魔边西方,万里云气密布,隐见无尽妖气。

    这妖气滚滚而来,蕴含着莫大的压力。

    “尊主,真要进攻魔边吗?”

    云气里面,有一个稍显惊恐的声音响起,在询问。

    回答他的,是一个杀气沉沉的老者声音:“不是我们非要进攻魔边,是不进攻不行啊,我们八大妖脉,皆与仙盟撕破了脸,只是碍于大劫将至,他们也不敢与我们为敌,可是,如果他们真的清剿干净了魔边的魔物呢?到时候,魔边三十万仙军,将再无压力,只消那白袍战仙一念之间,调过头来,剑指妖域,那么我们八大妖脉,万千精灵,岂有半点生机?”

    周围响起了一片惊慌的声音:“那我们……”

    “我们压上去!”

    那老者的声音,显得勿容置疑,森然喝道:“大军压境,无论如何,也要逼得白袍战仙军放弃清剿魔边的大计,只有那些魔物继续存在,我们妖域才会像以前一般安全!”

    ……

    ……

    在周围无数的事情隐秘或明显的出现时,方原身边的金相蛤蟆肚子,忽有剑鸣响起。

    那鸣声,仿佛是剑已饥渴,欲饮人血。

    方原放下了手里的茶盏,低声道:“果然还是要拔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