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七百三十二章 仙道魔道
    “呵呵,你小小年纪,便可窥见这等神魔之力,还试着将他逼出来,胆魄之强,神识之怖,着实难得,老夫小瞧了你,看样子你对忘情天功的领悟,比我猜的还高啊!”

    天机先生迈步,来到了方原这一片青云之上,也不客气,笑呵呵的坐了下来。他只是元婴境界,但人老成精,阅历非凡,深深打量了方原几眼,便将一番话说了出来。居然一语中的,就连方原,也忍不住对这位老先生高看了一眼,向他揖了一个晚辈之礼。

    然后才道:“先生夸我!晚辈只是曾经得到忘情岛老祖宗恩赐,得以进入了太上玄宫罢了,不然以天功之难,以我小小年纪,又怎么可能领悟得了,就算是这神魔之力,晚辈也是因为被九幽宫刺杀,得以与九位冥王交手,这才有了一番领悟,只算机缘,不算本领!”

    天机先生坐了下来,从袖子里出了一个小小的丹炉,一只紫壶,两只茶盏,放了一颗丹药进了壶里,放在了炉上开始煮,不多时便有清雅茶香飘了出来,清香淡雅,泌人心脾。

    他一边行云流水也似的煮着茶,一边向方原笑道:“老夫修为或不如你,但活了这么久,也算多了些见识,你骗不了我,哪怕是进了太上玄宫,也不见得可以让你领悟这么多的天功,世间五大洞天,忘情岛太上玄宫可让人有更多参悟之机,但要领悟,还是看个人的悟性!”

    方原嗅着茶香,对这老先生倒起了些好感,既然他是个明白的,自己当然也没有太多必要瞒他,便不再否认,凝神问道:“听老前辈的话,应该对这种神秘力量十分了解!”

    天机先生倒了一盏茶递给方原,自取了一杯,端在手里,道:“活得久了,见得事自然多些,也就知道了,这世上,哪有什么真正神秘的东西可言呐……”

    方原浅啜了一口,而后饮尽,道:“那请前辈教我,这等力量,究竟是什么?”

    天机先生看着方原饮茶的模样,倒是十分满意,自己也饮了一口,才道:“听说方小友已经祭拜过神山了,自然也该知道,每一次大劫到来,守卫人间的,可不仅仅是仙道,同样也有许多魔头,只不过,这些魔头,在上一劫元时,便几乎尽皆殒落了,连传承都没有多少留下来,如今他们的传人也近乎绝迹,传说之中,就连他们的圣地葬仙碑也毁了……”

    方原静静的听着,忽然道:“前辈是说,这些神魔之力,与当年的魔宗有关?”

    天机先生不置可否,只是道:“如今魔宗势微,整整三千年,不见有人出来作乱,世人对他们知之至少,不过老夫倒是知道,当年的魔宗,虽然称之为魔,但也是一大传承,只是他们与仙道大有不同,无论是修炼的方法,还是求道之路,都相差甚远,甚至截然不同,这才与仙道形同水火,他们的法门皆是绝秘,知者无多,但可以驾御神魔之力倒是真的!”

    方原眉头皱了起来:“世间有不少天赋怪胎,各有神通,这些天赋怪胎,有的是曾经死去的渡劫之仙在找隔世传人,也有一些是生来如此,莫非,他们便与崩坏的魔宗气运有关?”

    “呵呵,方小友果然聪慧,只是大道玄妙,又有谁能说得准呢?”

    天机先生又为方原添了茶,道:“咱们仙道,讲究的是循序渐进,步步为基,但世间从来不缺少一些怪胎奇才,他们的来历极是神秘,便如你身边那位巨灵神,从仙道来看,他无论如何也不是可以走得远的人,但偏偏他天生神力,潜力无尽,一身本领何其之强?”

    说到了这里,他端着茶盏在手中,叹道:“而这,还只是他借了仙道路子成长的原因,倘若他找到了更适合自己的路呢?方小友,你可能猜到他的极限在哪里?”

    方原听到这里,想起了关傲身上的诸般异处,沉默不语。

    天机先生说到了这里,微微一顿,向下方一指,又道:“还有那位方小友的女徒,从老夫的角度来看,她是不适合修行的,可是方小友逼出了她的潜力,那么这小娃成长的速度,将远远超过老夫的预料,连我都断不准,她这一番磨炼结束,会达到什么样的境界……”

    方原听到了这里,哪还有不明白的?

    心下一叹,苦笑道:“前辈乃是易楼中人,仙道肱骨,而仙道与魔道,从太古之时便水火不容,不知争了多少年,好容易在上一劫元,销声匿迹,永除大祸,如今晚辈却在接触这些力量,为何前辈非但不板起脸来教训,反而毫无吝啬的将这些秘密告诉我?”

    天机先生听了此言,也笑着看了方原一眼,反问道:“老夫也很好奇,据说方小友此前乃是最为嫉恶如仇之辈,守卫除恶,从不姑息,为何如今,倒也渐渐放开了?”

    方原沉默了一会,才认真道:“晚辈不知自己做的对错,只想守个‘仁’字!”

    天机先生微微一怔,道:“你在鬼牙山斩杀百余元婴,坑杀三千仙军,可不算仁呐!”

    “晚辈理解的仁字,与此不同!”

    方原正色道:“仁之一字,不过‘二人’而已!”

    顿了一顿,继续说道:“若眼界放到己身,二人之间,我该守我自己,有人害我,我护着自己,这是仁;放诸于一村一城,我该守这一城之人,有邻村之人,邻城之人,害我村人,我便护着自己这城这村,也是仁;放诸于一国一域,我便守我这一国一域之人,这更是仁!”

    说到了最后,他微一沉默,才继续说了下去,道:“如今放眼天下,我便该守这天元,既然如今大劫临头,那么用尽一切办法,对抗大劫,才是仁,又何必拘泥于仙道魔道?”

    天机先生认真的听着,然后轻轻击掌,笑道:“说的好!”

    然后问道:“若如今没有大劫,仙道与魔道势同水火,你会怎么做?”

    方原道:“当然是守仙道,除魔道!”

    天机先生听了,轻轻为方原添了杯茶,道:“只可惜,如今是大劫将临啊……”

    说罢了,他亦是低声道:“老夫也是这等想法,若是如今的仙道力量,足以对抗大劫,这等魔神之力,自然不该再现人间,可是既然大劫势凶,我等把握不大,那便不能再局限于仙魔之争了,参研几分又何妨,须知道,在上一劫元,每当有怪胎灾星出世,都会有仙道力量去将其斩杀的,可是如今呢,出现了这样的存在,就连仙道,也会将他们当宝贝!”

    方原听着这话,心情也好了很多,主动为天机先生添上了茶。

    天机先生看着方原,苦笑道:“从另一点讲,我们这些老家伙,看你也是一样,你这一次在魔边做的事情,实在搅得太大,若在以前,我们也不会同意你这般做,可是我们又不是傻子,难道不知道如今的魔边,确实需要荡清一次,好有更强的凝聚力抵御大劫么?”

    “所以,无论是我们这些老顽固,还是另外一些高人,都反而会默认这些事情发生!”

    方原听了,沉吟半晌,道:“晚辈明白了!”

    他知道天机先生说的是实话。

    自己这一次在魔边做的事,其实非常的顺利,尤其是最后的清洗,居然没有闹出大乱子,也无人强行出来阻止,这就可以说是顺风顺水了,这不可能是自己一个人能做到的。

    只能说,自己这等做法,有很多人暗中支持,甚至是推动。

    想想看,白袍战仙回来之后,大发雷霆,布下仙诏,杀人不眨眼,是为何?

    他真的如此痛恨那些搞鬼的人吗?

    平时嚣张到了极点的九重天,在这件事情上居然也保持了沉默,他们有这么好的脾气?

    说白了,他们都是在看着这些事情发生!

    这些人高高在上,眼界不一般,自然知道如今的魔边是什么样子,甚至对他们来说,本来就需要对魔边进行一次清洗,所以,当自己开始做这件事时,便顺利了许多……

    方原很开心,上面那些人果然不是傻子。

    天机先生看出方原明白了,便也显得很开心。

    “不过,闲话只是闲话,方原小友也莫要太过放松,魔道之所以被称为魔道,也自有他的道理,这等力量固然强大,但能别碰,还是别碰的好,毕竟这种力量十分的……”

    天机先生说到了最后,微微一怔,转头向东南方向看去。

    只见这时候的董酥儿,再一次被群群魔物包围,她固然已经提升了部分力量,但方原给她挑的地方实在是太过凶险,一层一层,一环一环,到处都是强大无比的魔物,她本想伺机逃走,但结果却又被更强大的魔物给困住了,如今已再一次被逼到了绝境,危在旦夕。

    “我恨……我恨……”

    董酥儿嘶吼着,一张俏脸变得异常狰狞。

    她拼尽了一切,从一头腐甲魔物身边冲过,想要夺路而逃,但却身形一滞,被那腐甲魔物一刀刺穿了胸腹,鲜血淋漓,身躯颤抖,周围魔物重重包围,犹如天罗地网,她已彻底绝望,也彻底的癫狂,几番挣扎不动,像是被钉在了案板上的鱼,不停扭曲,却无济于事。

    于此同时,她头顶之上,忽有一道不易察觉的黑气脱壳而出,居然形成了一尊身形扭曲而诡异,但细细察觉,气息却强横无边的魔影,隐于虚空之中,急向九天之上遁走。

    天机先生注意到了那一道魔影的存在,脸色顿时一变,有些担忧。

    可也就在这一霎,正在天机先生对面饮茶的方原,忽然间飞身而起,身形一霎间挪腾了数百里之地,来到了那一道魔影的上空,大袖一展,九道龙影显化,形成了一片可怖的火云,直将那一道魔影给笼罩在了里面,声音显得异常的冷漠:“不想被炼化就滚回去!”

    那魔影在离火之中,痛苦嘶吼,愤恨大骂,但终究还是被逼回了董酥儿体内。

    “呼……”

    下方本已气绝的董酥儿,忽然吸了一口长长的气,一脸惊骇的睁开了眼来,而后回身一掌,力量居然又大了无数,直将那刺穿了她胸腹的腐刀击碎,从包围圈里跳了出去。

    这一切都发生在霎那之间,方原已回到了天机先生身前,像是没有动过。

    甚至手里还端着茶盏,问天机先生问道:“刚才前辈说这种力量十分的……什么?”

    天机先生也有些瞠目结舌,过了好一会,才摇了摇头,道:“没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