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七百二十三章 赶尽杀绝
    半空之中,帝王虚影若隐若现,虽不真切,但那气机却十分清晰,哪怕只有一缕,也给人一种难以形容的压迫,而随着这些帝王虚影的出现,李太一对神雷力量的掌御,也瞬息之间强大了无数倍,滚滚紫雷,在他的驾御之下,急急的向着方原迎头打将了过来。

    其势莫御,神威莫测!

    比起刚才方原与他斗了个平分秋色的白色离火相比,这神雷力量起码高了数阶。

    所有人都意识到,这一场争斗,李太一要抢占上风了。

    借七宝雷树掌御了神雷之力的他,本就已经突破了元婴境界,可说是介于化神与元婴之间,而如今,他偏又可以召唤出帝王之相,便使得他力量大涨,怕是比真正的化神境界实力都差不了多少了,这等情况下可怎么斗?

    而偏偏在这一霎,方原忽然间大袖一抖,居然将所有的白色离火都收了去,半边天空,就在这么一霎之间,变得干干净净,空空荡荡,他居然像是直接只身迎上了前去!

    “不好……”

    八荒城外,那些正在观战的人,眼力却是比城里面那些老怪物差了不少。

    那些老怪物们,一见到李太一头顶之上出现帝王之相,便想着出手阻止,但见到方原身边飞出的青色竹筹时,反而决定静观其变,可是八荒城下的众人,则是一开始还以为方原有的一拼,直见到他收去了白色神焰,这才大吃了一惊,轰一声急急的向八荒城上冲来!

    其中,有忘情岛老执事,有关傲,有雪原三位老怪等等镇魔关自己人。

    有古铁长老、仙盟数位长老,以及莫飞流等女将。

    也有后面赶了过来观战的怀抱长剑的年青人,那位缩在了墙角,满嘴流油啃着鸡腿的小乞儿,以及一位立在了八荒城外一座荒山之上,面对着一片荒无之地,手持钓竿之人。

    他们都被这一幕所惊动,不顾一切的赶了上来。

    “拦下他们……”

    忽然有人大喝,无数道隐藏在了暗中的身影同时扑出。

    出手的都是一些身份神秘之人,他们显然早有图谋,后起出手,却比这些人更快,眼里闪烁着一些惊喜的神色,不要命一般拦在了这些想要出手搭救人身前,有人嘴里还会大叫一声:“两位圣地道子一战,闲者不要插手……”更多的则是一言不发,像咬人的哑巴狗。

    “你们……”

    一下子被这么多人拦下,急欲出手之人皆是大急,怒目望去。

    但那些人明知城外这么多支持方原的人,还是不惜曝露身份,也要出手将他们拦下。

    谁都不傻!

    眼见得局势大变,九重天太子殿下居然要将那忘情岛道子斩了,他们又怎么会容得别人插手,毕竟这件刺杀的事情已经闹起来了,瞧这等局势,若是方原一直闹了下去,还不知道怎生收场,他们这些参与过刺杀的人,谁也没有把握在这场乱局里会不会有人保住自己。

    若是九重天太子都倒了楣,他们这些小鱼虾又往哪里藏?

    但若是九重天太子将这忘情岛道子杀了,那局势可就不一样了……

    就算事后闹得再大,也是九重天一力承担,无论是他们,还是他们背后的家族利益,那全部都保存了下来,他们非但可以撇的一干二净,甚至可以趁机谋取不少好处……

    所以,既然九重天太子有杀了方原的机会,那就一定要给他这个机会!

    ……

    ……

    “轰隆隆……”

    神雷无尽,向着方原倾去,九重天太子李太一,这时候也眉目如狂。

    望着愈发接近的方原那张脸,李太一心思暴怒到了极点。

    甚至,也后悔到了极点。

    他知道,帝王之相一旦曝露,那杀了眼前这个人,可说是轻而易举!

    但是,自己展露了藏了无数年的帝王之相,便代表着最后一点底牌曝露了出来,那个男人,恐怕再也容不下自己了,九重天是以国立道,所以,注定只有一人有帝王之相!

    自己已经无止尽的滑向深渊了。

    既然已经曝露,那再藏不藏,便没有意义,自己只能先杀了他再说。

    就算自己日后的下场再惨,也要先让这个寒门给自己陪葬,毕竟,自己的一切,都是这个寒门,和那个号称天下第一谋士的人害的啊,是他们将自己逼到了这个无法后退的地步!

    ……不对!

    想到了那个仙盟的长老,李太一忽然心里一颤!

    难道,这其实也是他提前算好了的?

    九龙离火罩没有炼死方原,他并不失落,只是因为他知道方原会死在自己手里……

    ……包括自己如今盛怒之下揭出底牌,也被这个人猜到了?

    这一个念头,几乎让李太一乱了心神。

    但很快,他便再次咬起了牙关,无论如何,自己也要先杀了眼前这个人。

    杀了他,夺了他的龙魂,修成真正的化神。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一念即此,李太一已心丧若死,只能硬着皮头,将一身法力摧动到了极点,狠狠的向着方原打将了过去,别人看来他都是怒意滔天,只有他自己知道,心里居然还有些委屈!

    凭什么啊……

    ……自己是堂堂九重天太子,居然会被人戏耍到这等程度?

    ……

    ……

    但也就在方原眼看着必死的一霎,忽然间形势大变。

    那神雷已降落到了方原身前,却在这时候,下方的八荒城忽起异变,有一百零八道竹筹交织飞舞,倒像是穿针引线一般,居然在八荒城内,引动了道道丝线一般凝实而可怖的阵光,然后交织成网,直向着半空迎来,赶在了神雷落下之前,挡在了方原的身前……

    八荒城,本是圣地之一,哪怕每三千年,便要重修一次,可是这里布置的大阵,也都是世间无两,多是由易楼高人亲手布置,防御之能,堪称无双,刚才,镇守八荒城的白袍战仙二弟子秦无涯,还曾经想过要不要摧动大阵,将这两位于城上大战的圣地道子镇压。

    只是毕竟碍于这二人的身份,他还是没做这等事。

    可他没想到,自己没有摧动,但八荒城里的大阵,居然主动被人引了出来。

    那一百零八根竹筹,划出了道道玄妙至极的轨迹,居然借出了八荒城大阵的一部分力量,直接将其引到了半空之中,便仿佛得心应手一般,听话至极,向着空中的神雷迎去!

    八荒城下,不知有多少懂得阵势的人,眼睛都瞪圆了。

    以一百零八根竹筹为引,引动八荒城阵势迎敌,这需要多么可怖的推算,才能瞬间找到八荒城大阵的运转轨迹,然后将它们引出来,只有两个解释,要么是方原的推衍之力太恐怖,要么便是他早就做好了准备,只是在这时候施展出来而已,无论哪种,他都太可怕了。

    当然他们都不知道真相。

    真相是方原两者皆有……

    ……

    ……

    如今的八荒城外三千里,正有四只飞鹤,拉着一辆古朴的马车凌空而来,马车里面,坐着的乃是一位童颜鹤发,身穿一件破旧卦袍的老者,他也不知道感受到了什么,忽然间抬起了头来,目光看向了前方原,手指轻轻的掐动了半晌,然后呵呵一笑,赞道:“妙啊!”

    ……

    ……

    “喀”“喀”

    一连刺耳的轰鸣声,神雷与那一部分八荒城大阵撞到了一起。

    一片紫色的雷云,从八荒城上爆了开来,迅速的向着周围扩散了开来,看起来就像是八荒城上空忽然盛开了一朵巨大的烟花,有道道雷意,顺着阵光传向了四方,消失不见。

    而整个八荒城,在这时候纹丝不动。

    便是大乘修士来了,也不见得可以一掌毁去八荒城大阵,更何是半步化神?

    李太一万未料到会出此变,脸色苍白,脚步踉跄,向后退了几步,直觉心神不稳,他这时候的状态,就像是一个卯足的力气去打人,结果一拳打在柱子上的人没什么分别,心里又是惊又是怒,更多的是无奈,只能暂且退开,然后想想办法,再凝聚力量打过来……

    但是方原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引动八荒城大阵接下了这一击后,他便已经飞身而起,直向着李太一身前冲去,手里握着一截小小的枯枝,犹如握剑,直直的斩向了李太一。

    李太一刚刚才被那八荒城大阵拦下了一击,法力运转之间,自有破绽,一时之间无法凝聚出更多的法力来,身形更是有些踉跄,无法及时做出反应,但他也只是心一横,反而无比之快,急急将残余的神雷之力皆扯到了身前来,形成一片雷云,自己则抽身后退。

    只要能阻得方原半息功夫,自己一样可以反败为胜!

    但他没想到的是,方原手里握着的虽然不是剑,而是一截木枝,那一截木枝,这时候却比剑更好用,直直的斩了过来,居然瞬间便刺穿了那一团残余雷云,直斩到了他的身前。

    “嗤……”

    木枝之上,剑意纵横,瞬间在李太一额头之上,斩出了一道可怖伤口。

    亏得不是真剑,不然这时候脑袋都已经碎了。

    李太一伤口不深,但这惊慌却是厉害,失声大叫,刚刚凝聚起来的法力已散,可是方原却趁着这个机会,手里的木枝已然这时候爆碎掉,但他却一不做,二不休,一把抓落,将李太一头顶之上的七宝雷树生生扯了下来,然后回身一掌,结结实实印在了他的胸口……

    “噗……”

    李太一胸口不知断了多少苦头,鲜血狂喷,身形飞落。

    方原手里,则已同时握住了一柄邪剑,踏着虚空赶了过来,狠狠一剑斩落。

    赶尽杀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