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七百一十五章 人头滚滚落
    那三位九重天老修,再加上吉老仙人,自然都不是什么普通人物。

    他们都是坐镇于九重天,赫赫有名,镇守一方的老祖级怪物。

    不仅每个人的修为都达到了元婴巅峰,更兼得他们各怀绝计,有人擅长炼制瘟种,有人擅长制作病气,有人擅长炼制剧毒,也有人擅长驾御邪灵,可以说,便是在整个修行界里,他们四个,也都是凶名赫赫,威慑四方的存在,没有人愿意与他们为敌,宁愿退避三舍。

    尤其是经由他们四人打造的邪兵,更是每一个仙门都视之为噩梦一般。

    他们的名声,甚至还超过了九重天一些真正身怀大神通的仙将,以及帝子、公主,就是因为他们难缠,因为他们的手段太过诡异,可是如今,他们却忽然弱小的像是蚂蚁……

    “咻……”

    一道剑光飞过,人头齐唰唰飞起了一片。

    他们三个便在其中,看起来和其他的人头没有什么分别,元婴都被剑气绞碎了。

    “逃……”

    而这一幕,直惊的周围众修胆丧魂飞,最后的一丝战意,也消逝于无形。

    于是周围虚空里,立时一片大乱,众修再无半分战意,只想着抱头鼠窜,远离战场。

    在忘情岛老执事,各大神将,以及关傲、狻猊,还有那条不可一世的蛟龙的威逼之下,这些刺客早就乱作了一团,逃又逃不掉,更无心再组成什么阵势,只能苦苦分作几团,一边喉咙里翻着苦水,机械一般的在屠戮面前支撑着,如今,更是连支撑的力气也没了。

    而方原在这时候,则忽然间身形游走,犹如一条线。

    在他身边,一道剑光灵动如蛇,在虚空里飞速游走,时隐时现。

    剑光过处,无论是世家长老也好,宗门仙师也罢,诡异刺客也好,百战神将也罢,人人都像是纸糊的一般,还未反应过来,便已头颅飞起,滚滚荡荡,成片的落了下去……

    ……

    ……

    杀杀杀,杀个乱如麻。

    人头满地滚,鲜血哗啦啦!

    ……

    ……

    剑气纵横,火光冲天!

    “快走,一定可以打开一个缺口……”

    人群之中,有一位黑袍老者,修为明显高过了其他人一截,骁勇善战,直从人群里面冲撞了出来,然后身形蛰伏,便要趁着混乱的人群,先摸到火墙边缘,想办法逃走。

    “喵!”

    只是他刚刚才冲到了火墙边缘,便听到了一声喵叫。

    惊愕之下,他一转头,便看到了刚才那只一直被他追杀的白猫。

    这时候正站在一块青石的岩石之上,目光凶狠的看着他,眼里似乎有抹讥诮。

    “连你这只畜牲都要来小瞧我?”

    黑袍老者大怒,擎起一杆神枪,荡出层层冰霜,直向着那白猫卷了过去。

    白猫跳到了一边,堪堪躲过了这神枪,黑袍老者则继续潜匿,有心要逃走,但白猫居然又跟了上来,一边追着他,还一边大叫声唤,像是在呼唤着方原,赶紧来为自己报仇。

    “居然这么记仇?”

    黑袍老者心里又急又怒。

    但这白猫十分奸猾,打它就跑,不打它就跟着,居然拿它没办法。

    “嗯?”

    白猫的声音很好分辨,方原在这一片混乱里,也听到了。

    目光向下一看,就看到白猫一脸仇恨,抬爪子直直的指着那黑袍老者,心里便立时明白了,抬手一剑,将身边的三四位元婴斩杀,然后大袖飘飘,踏着朱雀雷灵飞掠了下来。

    “小儿怎可如此凶狂,老夫和你拼了……”

    那黑袍老者见躲不开,又惊又怒,神枪荡开,狠狠向方原面门击来。

    “哗啦……”

    这一枪凝聚了无尽冰寒之气,将枪势掠过之处,冻出了一道长达数百丈的巨大冰墙,不知有多少逃走不跌的散乱仙兵,被他这一枪寒气封在了里面,面容狰狞惊恐,极是鲜明。

    “居然还有这等高手?”

    方原神情微冷,身形荡荡而来。

    脚下朱雀扑了出去,将那无边冰墙,瞬间蒸成了水汽,消散于无形。

    而方原自己,则身形一荡,顺势到了白猫身边,将它捞起,放在了自己肩头,而后回身,正逢那黑袍老者凝聚了一身法力的一枪直搠了过来,力量之重,似乎要将虚空都撕成一道裂隙,可是方原只是微微侧头,这一枪便刺了一个空,然后左手抬起,向前抓了过去。

    那黑袍老者一枪搠空,正自惊慌,迎着那一爪,他心里瞬间便想出了数百个躲避的方法,每一个都精巧至极,可是他连任何一个方法都没使出来,便被方原一把抓住了脖子。

    原因十分简单,那一抓太快了。

    握着他的脖子,方原将他拉到了自己身前来。

    “喵……”

    肩膀上的白猫,见到了这一幕,眼中便透出了一股子解恨之意,顺着方原的胳膊冲了过去,高高抬起爪子,顺势就朝那黑袍老者脸上呼了一巴掌,挠出了三四道血淋淋的伤口。

    而这一爪子,也将这老者脸上蒙面的面巾扯了下来,露出了一张惊恐莫名的脸。

    这张脸,方原在不久之前,还在八荒城见过。

    魔边十大神将之一,望冥关守将吴荒。

    “你居然也会做这种事?”

    方原看着他惊恐的脸,摇了摇头。

    堂堂魔边神将之一,居然会出现在对另一位神将的刺杀之中,当然是一件足以震惊无数人的大事,可是到了如今,方原已经见怪不怪了,心里居然也未生出多少波澜,只是反手一掌,将这神将首级斩了下来,飞在半空之中,转了三圈,落下之时,还是满面茫然。

    “这次是我算得漏了,猫兄受苦,对你不住!”

    方原这才带着些许歉意,向白猫说了一句。

    “喵……”

    白猫根本不理会,又指向了另一个方向,摧着方原去给自己报仇。

    “嗯?”

    方原循着白猫的尾巴所指看了过去,看见到那一片混乱的人群里,正有一位妖艳的女子,眼见得周围火云蒸腾,方原正率人大开杀戒,心知刺杀无望,便急急祭起了一个古朴的茶壶,然后飞身跳了进去,那茶壶便立时飞在了半空之中,直迎着西方火云撞去……

    居然是想借那只壶,撞破周围神焰的包围,逃出生天。

    “走不了的……”

    方原向白猫保证了一声,身形幻变,倾刻间横穿了数十里之地,居然赶到了那一个茶壶之前,而后转过了身,向着那一个圆圆滚滚,周围荡着无尽紫意的茶壶一拳打去。

    “轰!”

    他这一拳,神焰裹挟,力大无穷,便是天地,也似乎要打个窟窿。

    但打在了这壶上,居然只是打的此壶向后退了数十里,不知撞死了多少来不及躲闪之人,但茶壶自身居然未损分毫,反而借他这一拳之力,飞了出去,直向着另一个方向急逃。

    “喵……”

    白猫大怒,似乎是怪方原没用。

    方原无奈,倒是挑了挑眉毛,然后便顺势将邪剑取了出来。

    心意凝聚,一剑遥遥追斩而去。

    “唰!”

    那装天壶上,荡出了层层紫雾,其中甚至蕴含着些法则之力,抵御着这一剑,可是这一道剑光,蕴含了难以形容的锋利,有种无所不斩之意,一剑斩至,连着紫雾,带那壶身,皆节节碎裂,最后时,壶时一荡,上面的盖子被削去了一半,整个人壶身也急速变小。

    壶内的法则已然崩坏,那个妖艳女子从里面跌了出来,脸色惊惧,看向了方原。

    看着这女子,方原微微一怔,似乎有些眼熟。

    那女子反应极快,察言观色,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道:“当年在天来城金家秘境……”

    她话还没说完,白猫便拍了拍方原的肩膀,催促着他。

    方原点了点头,直接一剑斩落,也将她剩下的话斩断了。

    元婴被跟在了方原身边的蛤蟆一口吞掉,这女子一脸的诧异:“连话都不让说完么?”

    “原来你这些人也掺与进来了……”

    方原如今也已经想起了这女子的身份,若有所悟。

    不过到了这时候,也不及想得太多,便继续仗剑向着其他地方杀去。

    白猫眼见两个仇人被斩,倒是心满意足,从方原的肩膀上跳了下来,找个安全地方观战。

    这时候,方原施展了出去的那九道火龙,正在慢慢的收缩,自然而然,也就将那无数人都挤到了自己身前来,所以他甚至不必去追赶,只管提起了剑来随便斩杀就是了……

    无论是九幽宫魔神也好,来自不明的元婴也罢,皆被他狠手斩杀。

    百位元婴,说起来很多,但在这样的屠戮之下,其实死的很快。

    不过盏茶时间,周围便已是血光滚滚,淅淅沥沥自半空之中洒了下去,犹如血雨。

    下方地面之上,更是残尸成堆,犹如丘陵山脉。

    “饶命……饶命……”

    “我等……降啦……”

    而迎着这一片无尽杀戮,以及周围那滚滚荡荡,封住了一切去路的火龙,那最后剩下的仙兵,则彻底失去了战意,刚才方原等人都在扑杀强者,反而是他们死的更晚一些,只是如今群龙无首,魂丧胆裂,三千仙军,再无半点战意,纷纷跪了下来,大声求饶起来。

    “道子……”

    一身是血的老执事,以及诸位效忠于忘情岛的神将,都向着方原看了过来。

    若是元婴,那自然直接杀了便是!

    只是这些仙军,无疑是被人调谴进来的,人数又多,他们便也看向了方原,讨个主意。

    方原只是冷冷瞥了一眼,便淡淡道:“全部杀了,一个不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