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七百零八章 局中藏局
    “怎么可能?”

    “援兵来的为何这么快?”

    “不好,这……这有可能是他布下的陷阱!”

    迎着这些赶了过来的忘情岛修士,这周围困住了方原的诸位高手,也皆是大吃了一惊,这一场布局,不知耗费了多少精力,才将他们全都调谴到了这里,只求着可以将方原一击必杀,但正在这杀局将要开始之时,却忽然间来了援兵,虽然这些援兵的数量与实力,未必就比他们联合而来的这些人马更强,却也让他们意识到了一个非常可怕的问题……

    援兵来的不可能这么快!

    除非这些援兵本来就是提前布下,只等着得令而来的……

    ……但关键是,他们一直有人盯着镇魔关,没发现镇魔关有军马调动啊!

    这些人,是如何忽然间出现在了这魔渊附近的?

    “他们人少,诸位勿慌,无论如何都要斩了那位祸胎……”

    眼见得周围军阵与参与围杀的众修有些慌乱,却很快也有人厉声大吼了起来.

    这却很快稳定了军心,不错,方原确实有可能提前猜到了这一道杀局,甚至提前设下了埋伏,可是那又如何,他们人多势众,强横无边,便是要将这些人全部杀光,又有何难?

    轰隆隆!

    大势立时再起,滚滚荡荡,直向方原中心袭卷而来。

    法宝神兵,铺天盖地,搅碎了虚空。

    那简直像是一片遮天蔽日的乌云,挟着无尽杀气,自四面八方卷了过来。

    “保护道子……”

    忘情岛老执事在这时候,深吸一口气,沉声低喝。

    他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虽然猜到了会有这么一个局,可还是没想到来的人会这么多,与之相比,自己动用的这些人,简直就少的可怜,和对方在气势上比起来,说是鸡蛋碰石头也不为过……

    看样子,自家道子,还是少算了一步啊……

    他心间微微叹息!

    只不过,到了这时候,无暇细想!

    既然这些人要对忘情岛道子不利,那便只有杀个干净!

    自己可以死,但忘情岛道子,却一定要活下来。

    “哗!”

    他率先出手,带着周围十几位元婴大修,冲进了战场,边杀边向方原身边冲去。

    只是面对着对方那百位元婴,三千仙军,以及混迹于其中,法力深厚的诸多高手,他们这十几人的力量,却还是显得太少了一些,一冲了进去,便立时被淹没,苦苦恶战。

    “佩戴灵光符!”

    而方原看到了老执事等人赶来,则也是脸色阴沉,一道神识打将了出去。

    与此同时,他忽然间抬手一招,魔渊方向,便忽然间有一道阵旗飞在了高空之中。

    那阵旗,却是之前方原去魔渊附近勘查时留下的,如今被他召唤,飞起在了半空之中,立时红光大作,卷起了道道狂风。

    以此阵旗为枢,周围立时便有一方秘秘至极的大阵引动了起来。

    浩浩荡荡运转,阴云密布,呼啸四野。

    不知有多少浓郁到了极点的黑暗魔息,被那无穷狂风,向着他们所在的方向吹了过来!

    “不好!”

    “为何会有这么多黑暗魔息引了过来……”

    “是他……是他刚才布下的阵道吗?”

    这黑暗魔息一动,周围的魔息,便一下子浓郁了数倍。

    如今本来就是在魔渊边缘,虽然如今大劫尚未降临,这里的黑暗魔息浓度,尚不足以让他们支撑不住,可是在方原引动了阵势,使得黑暗魔息浓度大涨的时候,他们却一下子慌乱了起来,肉眼瞥见周围黑暗魔息滚滚而来,心间大吃一惊,阵势却是为之一乱。

    “我倒要看看,这次究竟引出了多少大鱼……”

    而方原冷眼扫向了被黑暗魔息笼罩的场间,手持邪剑,直冲了过去。

    而在这一片战场之中的忘情岛老执事等人,忽见此变,也是心下大喜。

    他们早就带有方原亲手为他们写就的灵光符,可以比旁人多抵御一些黑暗魔息。

    更关键的是,在双方力量差别极大的情况下,对方人越多,便越乱,而对方一乱,自己便占了不知多少便宜,立时便抓紧了机会,急急提起战意,向周围冲杀了出去。

    “哗啦啦……”

    蛟龙乐得两眼发光,直接一头钻进了人群里,爪撕口咬,不知一口吞了几个,周围有无数元婴高手向着围了上来,各施法宝狂打,但它金身铁骨,哪里有半点在意,反而是神爪击处,便直接将对方的法宝也好,宝甲也好,肉身也好,直接抓个稀烂,吞下了肚子里。

    甚至它那脱困之后,一时有残损的肉身,都在这时候渐渐充盈了起来。

    而关傲则是手持大刀,如疯似魔,狂战一域,身周红莲业火升腾,犹如一尊魔神,在人群里面来回冲杀,一路过去,碎肢残臂哗啦啦的从天上往下掉,也不知多少人丧命于刀下。

    “喵!”

    白猫蹲在了一座黑色山峰之上,神威凛凛,尊贵难言。

    在它面前,四五只被那些刺客带了过来的凶狂妖兽都瑟瑟发抖,头也不敢抬,恨不得在白猫面前把脑袋塞到地下去。

    可是忽然间,有一道不知哪里人打偏了的法宝灵光,直向着它这个方向飞了过来,却立时吓的白猫颈毛直竖,从山峰之上跳了下来就跑,慌不择路。

    那几只凶兽里面,忽有一头聪明些的醒悟了过来,跳将起来就追。

    不过刚跑没两步,便有一头威风凛凛的狻猊从天而降,一爪子拍死了这头凶兽,然后忠心耿耿的拦在了白猫的面前,向着其他几只凶兽嘶吼,无尽凶威,震颤了周域虚空。

    白猫这才松了口气,跳到了狻猊脑袋上,冷眼看着那些凶兽。

    这些凶兽会意,被某种气机震慑,转头向着自己的主人冲杀了过去……

    魔渊鬼牙山附近,已是一片血光滔滔,人头滚滚!

    ……

    ……

    当这一场大战直杀得血流成河之时,整个魔边,还都在一片沉寂之中。

    “你觉得能成功么?”

    八荒城的某座偏殿里,正有人对弈,一边是位身穿黄袍,气机儒雅的中年男子,一边是位脸上时时带着淡淡的笑容,神色从容的老者,手边皆放着一盏香茗,散发着袅袅热气,隔壁有轻轻的丝竹之声传来,温雅和淡,说不出的惬意与优雅,古意盎然。

    “八荒城主如今并不在城内,据说是发现了黑暗之主的踪迹,赶去妖域了!”

    老者轻轻拈起了一颗棋子,轻声笑道:“八荒城里其他几位有能力在这时候救人的,也恰好都被一些事情缠身,其他人便是知晓了,也无法及时赶过去,所以你觉得会不成功?”

    黄袍男子沉默了半晌,道:“你觉得他是个傻子么?”

    老者轻轻笑道:“傻子怎么能搅动这样一番大势?”

    黄袍男子道:“既然不是傻子,那你为什么觉得他不会早有准备?”

    说着话时,他将一颗棋子随手丢在了棋盘上,淡淡道:“你动用了几乎所有能动用的关系,借助了那些世家人对他的恨意与不满,总算是布下了这等惊天之局,可你想过没有,他难道就真的不知道将事情做到了这等程度后,会有人对他不满,甚至生出了杀心?”

    “我当然知道他早有察觉……”

    老者忽然笑了笑,道:“我甚至知道他这段时间里,就是在故意露出破绽,好引得这些人浮出水面,说不定,这时候那些刺杀人的人,就已经被他设下的局给困进去了……”

    黄袍男子抬起了头来,冷冷看了他一眼。

    “不过那有什么关系呢?”

    老者轻轻一笑,道:“这位忘情岛道子太自信了,自信到觉得自己可以将一切事都算到,而他毕竟还是太年青,他以为自己算到了,就赢定了,却不知道,或许正是在他觉得自己已经算到了这一切的时候,才真正的入了我们的局,半只脚踏入幽冥的时候呢……”

    黄袍男子冷哼一声,道:“是你的局!”

    过了半晌,才又忽的一笑,道:“不过我确实很好奇,你究竟准备了什么……”

    老者道:“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

    ……

    “杀……”

    与此同时,魔渊附近一场杀戮,已狂暴到了极点。

    哪怕是方原早有准备,却也没料到针对自己的这一场局,布的这么大,来的高手又如此之多,只不过他毕竟还是提前布置了后手,引动黑暗魔息,镇压向了那三千仙军,然后自己则手持邪剑,与蛟龙、老执事、关傲和镇魔关神将等等,冲进了人群里大杀起来。

    从这局势上看,他已稳操胜算。

    而那些刺客,也分明有些惊恐,出其不意的逆转,使得他们多少都已不剩多少战意。

    眼见得,他们便已面临着溃败的局面!

    “是时候了……”

    但在一片慌乱里,却有几个出奇镇定的蒙面修士。

    他们并未被这逆转的局势所吓到,更是藏身在了混乱的人群之中,冷眼观察着场间的一片大乱,直到看到方原与七八位来自各世家里的元婴长老碰上,双方法力纠缠在一起的霎那,这几位蒙面修士便忽然间跳了起来,同时双手按天,无穷法力不要命也似的摧动了起来!

    轰!

    随着他们的法力摧动,忽然之间,天空之中,一片明光出现。

    黑沉沉的乌云之后,忽然间有火光倾泄而来,然后道道金色的锁链横过了虚空,如同触手也似,荡开了道道黑雾,只那些锁链尽头,赫然便连接着一个足有十里大小,通体金黄,上面纹着九条裹满烈焰,狰狞无尽的神龙的罩子,直接从九天之中飞落了下来……

    “那是什么?”

    突见此变,忘情岛的老执事等等,皆大吃了一惊。

    就连正在人群里冲杀的更开心的蛟龙,也是唬了一跳,吓的连两个眼珠子也跳了出来。

    “喵……”

    白猫则是尖叫一声,脖子上的毛都竖了起来。

    一位在魔边驻守了数百年的老神将,直吓的失声惊叫了起来:“九龙离火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