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七百零六章 除祸胎
    关傲这一战将起来,一身红莲业火,比魔神更像魔神,势头一节节暴涨,整个人也似有了几分癫狂之意,呵呵大笑,而那三位冥王化作的魔神,力量本已达到了极点,在他们所掌握的这等力量面前,关傲本来看起来一身都是破绽,该当随手拿下而已。

    可偏偏神通打将了过去之后,便全然不是这么一回事了,本来足以将他这等灵婴修士随手碾杀的神通,打到了他身上,便被他周围的红莲业火所吞没,甚至使得红莲业火暴涨了起来。

    “吼……”

    斗到尽处,关傲一声暴吼,不顾身后两道可怖神通打来,只是将大刀迎头向着那三首魔神斩将了过去,那魔物低喝,身形游走,关傲却是一步跨出,劈空里一把,将那三首魔神的左首魔首抓住,而后狂吼一声,生生的将那一条魔首给扯了下来。

    那魔首被撕下,立时便化作了滚滚黑气,关傲双目圆瞪,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居然下意识的张大嘴巴,一口便将这魔息吞了下去。

    “嘭”“嘭!”

    在他身后,那八臂魔神,百目魔神,同时打到了他身上,直将关傲那看起来坚不可摧的肉身也打的喀嚓作响,似乎骷髅尽碎,可是关傲却没有分毫痛苦之意,反而兴奋的大叫,吞掉了那一颗魔首,他面上的表情便更为兴奋,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再次向前扑去。

    “你这妖魔……”

    这等残忍而凶狂的模样,直将那丢了一颗魔首的冥王吓了一跳,闪身便走。

    另外两头魔神也皆吞了口口水,目光都有些惊疑。

    究竟谁才是魔神?

    ……

    ……

    “大劫将临,龙蛇起陆,你们这些妖魔,也敢出来作崇?”

    而在另一厢,方原看到了关傲被八臂魔神与百目魔神打中的一幕,也是大怒。

    关傲分去了三尊魔神,他一个人顿时更轻松了不少,手捏法印,身周缠满了金色雷光,不死柳,朱雀,雷鲤同时跃将了出来,绕在了他身周,直衬得他如同一位真仙也似,生生拦下了五位魔神的围攻,甚至还犹有余力,一身气机,直在这时冲宵而起,犹如神光……

    他头顶之上,忽然有一位身穿青袍,头戴玉冠,腰间佩剑,手上握着书卷的人影显化,那正是他的影子,这不是什么神通,而是法力摧动了极致之时,一身神意投映到了虚空里的灵光,虽然不会攻向什么人,但是那气机,却直将五位魔神的气机生生压制了下去。

    这是他本身的气息。

    而他,只不过是一个凡人,一个正在修行路上往前走的年青人。

    可是他道心坚定,养成浩然正气,如今在迎着这五位魔神的邪诡气机之时,道心非但没有被扰乱,被压制,反而更上一层楼,居然足与五位魔神抗衡,甚至犹有过之……

    轰!轰!轰!

    而压住了五位魔神的气机,他便也忽然间法力一盛,青气暴涨,三大雷灵尽皆引动无尽雷光,横扫四方,直将这五位魔神统统打翻了过去,不知跌出多远,大口咳血。

    “九幽宫肆虐人间数千年,阴魂不散,却只有这点本领吗?”

    方原低喝,大踏步赶将了上来。

    这一战哪怕是对他来说,也觉得酣畅淋漓,只觉得那忘情天功里的道理,正随着他这一场真切的大战,一点一点,涌入他的神通里,他感觉自己像是洞明了大道,发现了某些天地深处的道理,而这些道理,便使得他施展每一式神通,都比以前强大了无数……

    “拼了,速施第九法……”

    而望着高深莫测的方原大踏步赶来,那位为首的独角鬼王,也一脸惊骇。

    他不明白,方原也是元婴境界,但为何可以同时对抗自己这堪比至尊元婴的五大魔神?

    按理说,五大魔神,该有足够的把握击杀化神之下,一切元婴修士才对!

    只不过,这时候也来不及想这些了,他惊骇之下,不顾一切的点向了自己的眉心。

    “唰……”

    一道流光飞转,带着他的一丝本命气息,飞向了半空。

    与此同时,另外四位魔神,也同样做出了这样的举动,就连围攻着关傲的三位魔神,除了正被关傲追的漫天乱跑的三首魔神之外,另外两位,也立时祭出了自己的本命气息。

    “嗡……”

    那道道神魔气机,在虚空之中交织,赫然化作了一尊巨大的白骨骷髅,静静的旋坐在了虚空之中,两只黑洞洞的眼眶里,居然透出了一种无法形容的悲天悯人之意,它的背后,似乎化作了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星空都已凝聚,而前面被它看到的一切,则都变了。

    “嗯?”

    被那两道目光看到的一霎,方原身边便出现了奇异的变化。

    他一身的血肉,都在这时候消褪了,直化作了一具白色的骷髅,静立于虚空。

    他头顶之上的那一道灵光幻象,更是在这时候,低垂了双眸,低欲低下头来。

    朱雀雷灵,青鲤雷灵,不死柳雷灵,都在这时候渐渐变得黯淡,而后缓缓消失……

    甚至随着一身血肉的褪去,他连神魂都已消失,失去了思考之能。

    就好像,他真的变成了一具骷髅。

    而这,正是九幽宫第九道秘法,白骨观!

    那八位冥王看到了这一幕,面具后面的眼神,已露出了些许惊喜之意……

    喜的是,总算以这九幽冥第九秘法,将方原制住了。

    惊的是,堂堂九幽宫九大冥王居然拼到了这等程度,还损失了一位冥王,才将他制住!

    不过,这种念头,也只是一霎之间。

    “一切皆侫,四大皆空?”

    被白骨骷髅看住,方原的耳边,便响起了无数的细密声音,那声音空灵至性,轻轻响在他耳边,似乎在讲述着一些人生至理,讲着大道无常,讲着他心间的无尽执念,然后告诉他这些执念都是假的,应该放弃,应该看破,应该归于空寂,应该追求着大自在……

    但听到了这些时,方原却慢慢抬起了头来。

    头顶之上,那双目低垂,似已失去了一切意识的灵光,也慢慢睁开了眼睛。

    他的双眼,仍然显得无比清澈,甚至带着些冷笑。

    “我自有执念,偏执不放,不死不休……”

    他冷声开口,看向了半空里那白骨骷髅:“但我为自己,为至交,为世人,为天下……”

    “……你又凭什么让我放弃这执念?”

    “你……”

    那独角鬼王,端坐不动,拼命压制着心间的惊恐,似乎没想到,白骨观祭起,仍然无法死死压制方原,这让他心里有些慌,但却强行厘清思路,低声喝道:“倘若你觉得自己是对的,那为何又会有这么多人,不惜一切,想要你的命?想要你消失在这个世界?”

    他说出了这话时,那白骨骷髅,便也说出了这话。

    这些话,直接进入了方原的心底,化作无边雷音,撼动着他的内心。

    “很多么?”

    方原沉默了半晌,才低声说道。

    “你自己看吧……”

    白骨骷髅的话,响在了方原心底。

    也就在这一霎,这茫茫荒原之上,滚滚黑烟深处,忽然响起了深沉的号角之声。

    而随着这号角声响起,周围黑雾忽然滚滚涌动了起来,旋及被破开,有无数黑衣蒙面,但气机可怖的身影自远处急急赶了过来,纷纷施展神通,直向着空中的方原冲了过来!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密密麻麻,搅动了无边风云……

    ……那赫然便是足有百位的元婴大修。

    有很多人,甚至一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的元婴修士。

    可如今,这么一股子可怖到难以形容的力量,却皆为方原一人而来。

    他们明显早就潜伏在了这一片地域周围,只是他们担心方原发觉,因此都藏在了远处,直到九幽宫冥王,施展白骨观将方原给缠住了,也将他和那只行动诡异的白猫分开了之后,这才有人吹动号角,通知他们,于是,这些人便自四面八方涌来,准备围杀方原。

    这根本就是一支大军!

    近百位元婴修士之后,则又是千人一队的仙军,前后三支,足有三千人,虽然他们这时候分明都已换成了仙袍,没有穿着魔边的军甲,但却明显可以看得出来,那等行伍之列,绝对是魔边才能训练得出来,飞快的冲到了附近,然后取出了无数的阵禁,开始布阵……

    他们没有一开始便布下大阵,等方原入瓮,因为他们知道方原本身便是阵道高手,怕被他发现,因此他们选择了先将方原缠住,再布置大阵,好将他生生的困杀在里面!

    “小儿,你搅动天下大势,蛊惑人心,可是威风了?”

    “你手握龙魂,据为私有,罪该万死!”

    “你引动玄甲作乱,只为一己之名,可曾想过有今日?”

    在周围仙军开始急急布阵之时,那数十位元婴,便皆已冲到了方原身前,各种法宝,拼命向着方原打将了过来,数十位元婴出手,那是何等盛况,又是何等的凶威?

    更可怖的是他们身上的杀气,荡荡而来,难以遏制。

    “今日吾等联手而来,便是要为这天下安宁,除掉你这祸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