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六百九十九章 魔边三难
    “且莫说这些……”

    听了方原的话,仙台之上,出现了霎那间的寂静,而后有人急喝:“你真能做到?”

    无论将信将疑,惊愕不定的眼神,齐唰唰的向方原看了过来。

    到了这时候,已经无人考虑方原所讲的其他的话。

    魔渊深处,那些斩之不尽,杀之不绝的黑暗魔物,由来都是魔边的心腹大患,而更让人头疼的是,所有人都知道它们早晚会酿成大祸,偏偏无法可施,谁若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毫无疑问便是泼天大功,也毫无疑问,这绝对可以让方原坐上神关守将之位的大功……

    ……可关键是,能做到吗?

    那么多高人,苦心沥血这么多年做不到的事情,你一个年青小辈,却可以做到?

    众修的反应都看在了方原眼里,对这个反应,他也十分满意。

    转过了身去,向修众揖了一礼,然后他取出了一道卷轴出来,明显是刚制不久,上面的墨迹还是新鲜的,方原捧着这卷轴,道:“荡清魔边腹地,灭杀黑暗魔物,只有三难!”

    轻吁口气,声音变得凝重了起来:“第一难,是魔边地势玄奇,随着诸般大战,以及黑暗魔息的侵蚀,地势时时变化,因此难衍难测,需要有人不时深入勘查,可魔边腹地,黑暗魔物太多,凶险莫测,不好进入,所以就算是如今的魔边,也没有魔边深处的详细地势图,最多也只有借用万里流光镜这等神物捉捕来的地势勉强拼凑,并不详细,更难言可靠!”

    这时候,周围众修都静静听着,便是此前出言不逊之人,也皆摒息以闻。

    方原看了看众修,见仙台上首的白袍战仙,这时候都直起了身来,认真的看着自己。

    于是他便继续说了下去,道:“第二难,便是魔物太多,它们龟缩于魔边腹内,其中便隐藏着不少将来有可能会形成祸患的强大魔物,虽然这些魔物,以魔边如今的实力还是可以斩杀的,但因为不晓得其具体方位,反倒不好寻找,冒然大军开进,只会在那些无穷无尽的低阶魔物围攻之下一点点消耗,真找到了它们的时候,恐怕也没有足够力量对付了!”

    周围众修听到了这里,已有人忍不住暗暗点起了头来。

    尤其是之前那些神态各异的神关主将,在这时候更是下意识的坐直了身体。

    “方道子说的不错,若有了详细可靠的地势图,便可以安排相应的阵势,挥军杀向魔边而若是知道了那些王阶魔物的藏身之地,就更可以有的放矢,省得消耗太多的兵力了……”

    坐在了仙台右首边,一个身穿白袍,看起来像是一位雅士的神将在这时候凝重开了口,然后目光有意无意的扫过了方原手里的卷轴,道:“但你刚才也说了,这是清剿魔物的两大难题,数千年来,我们也不知想过多少法子,死过多少探子,都无法解决,而你……”

    不答他的话,方原直接将这卷轴向着两边一拉,展开在了空中。

    然后他道:“百万里魔渊的诸般脉走向及山势变化,就在此图之中,还不算十分详细,但却保证可靠,依着此图,若再派些机敏的探子进去,不难将此图完善起来……”

    “轰!”

    一语惊四座,场间不知多少人都直接站了起来,死死的盯着那一道卷轴。

    而后,方原又手掌轻抚,一道法力打入,那卷轴之上,便出现了点点氤氲变化。

    其中有些地方,出现了点点殷红血迹,看起来星星点点,或单独在一起,或三五聚集,分布在各处,然后方原接着道:“而那些王阶魔物的藏身之处,便基本上都是这些位置了!”

    “这……”

    周围众修终于忍不住,纷纷离席,直向涌来,簇拥在周围细细的看。

    其实以他们的修为,不必动身,便可以将这卷轴上的纤毫之分看得仔细,但他们却忍不住围了上来,仿佛这样就可以更为仔细的看出这卷轴上面的内容究竟是真是假来一般。

    “哗啦……”

    众修正挤在了一处,忽然间仙台上首,那位白袍战仙也走了下来。

    他眼神微凝,背负了双手,静静的立在了这卷轴之前看着。

    “你……你这图上的内容,真的可靠?”

    “你从哪里得来的?”

    “……”

    “……”

    没过多久,便有无数的问题急急响了起来,眼神凝重的向着方原询问。

    “地势图是我借了一位朋友的帮助勘查了一些关窍之处,然后集结了如今的神关所有的地势典藉,揉和在一处,才做出来的,上面那些王阶魔物的藏身之处,也是如此……”

    方原轻轻的说着,抬手摸了摸自己肩膀上那只肥猫的爪子,以示感谢,这一次白猫倒是没有打开他的手,然后方原也笑了笑,继续说了下去,道:“至于这地势图是真是假,以及上面标注的王阶魔物是不是真的存在,我想诸位,应该都是有办法去验证的……”

    众修一时沉默了下去,只是凝神望着那卷轴,似乎要将上面的每一线都记在心里。

    一时间,旁边的古铁长老都有些尴尬了。

    这本来是镇魔关神将封敕大典啊,怎么就成了议事大会了?

    一生气,自己也凑了上去观看了起来!

    “此图若是真的,那你还真是为这魔边,献上了一方至宝……”

    良久之后,那位身穿白袍的儒雅神将转过了身来,凝神望着方原道:“此宝之功,不亚于你之前推衍出来的大圆若缺阵势,有此为依,我魔边将士再出关斩杀魔物之时,便更多了许多保障,少了许多不必要的伤亡,碧水关拔拓狂生,代我神关上下将士,向你道谢……”

    方原望着这位儒雅神将,轻轻点了点头。

    他还记得在元幕老执事送来的玉简里,说过此人出身于琅琊阁,但却受过九重天的恩惠,所以他应该是九重天的人,没想到他会在这时向自己道谢,而且这态度倒不像是假的。

    而眼见得方原这卷轴拿了出来,众修便皆被引去了注意力,这仙台之上,却有一人有些不满,正是那位望冥关的神将,褐袍老修吴荒,他也跟着看了一遍卷轴,见其内容详细,一时找不出破绽,也不敢断言真假,凝神一想,道:“便是有了此图,却还有个问题!”

    众修皆是一怔,转头向他看了过来。

    望冥关神将吴荒看向了方原,沉声道:“就算可以顺利出兵,剿杀魔物,但黑暗魔息一日盛似一日,这些怪物们成长的速度便也一日快似一日,我们清剿这一回,用不了三年它们便会再次成长起来,最多七年,就会再恢复到如今这局面,这个问题你又如何解决?”

    方原看了他一眼,道:“这就是我想说的第三难!”

    那褐袍老者冷声道:“老夫只想知道,你可有办法解决?”

    方原不再看他,而是看向了那位白袍战仙,朗声道:“这几日勘查之时,我便已经发现,黑暗魔物难除,主要便是黑暗魔息作崇,那若是可以想到一个办法,将这黑暗魔息荡清,又或是想办法驾以遏制,是不是便可以一劳永役,将这些祸胎全部斩杀掉呢?”

    “起码,可以遏制他们成长的速度,让他们到时候无法酿成那等大祸吧?”

    “……”

    “……”

    哗啦啦……

    周围众修,又是一片转身之声,向着方原看了过来。

    这里面,不知有多少修为高深,年龄更是大到吓人的老家伙,这时候居然有些激动之色。

    “你有办法?”

    周围诸神将里,一位身穿紫甲的老神将颤声问道。

    方原点了点头,然后才道:“我观察到魔边有一个现象,或说这天下的魔息湖都有这种现象,那便是魔物虽多,但灵株宝药同样也多,这黑暗魔息可以滋生黑暗魔物,也同样可以滋养灵株宝药,那么,若是多多洒种灵株宝药,是不是便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削弱黑暗魔物?”

    方原笑了笑,道:“如此一来,不仅可以遏止黑暗魔物,更是可以囤积大量资源……”

    “这……”

    “唉……”

    若说刚才,方原已经将众修兴致全都提了起来之后,如今这话一出来,却忽然气氛大变。

    周围不知多少老神将,老修士,都露出了一抹苦笑之色,暗暗摇头。

    更有人低声叹着,眼神里的失望更浓了几分,向后走去。

    “荒唐!”

    而那望冥关守将吴荒闻言,则忍不住大摇其头,面上露出了些讥嘲之意,冷声道:“你当真以为这魔边数千年来,来来往往的都是傻子,你能想到的东西,别人就想不到?”

    说罢了,冷笑一声,道:“你说的这个方法,早在数劫之前,便已经有人提起过了,也不知有多少先辈都尝试过,可是没有用啊,那黑暗魔息可以滚生出来的灵药宝药,与我们天元所有的大有不同,天元的一些灵药种子,便是洒在了魔息之中,那也没有用处……”

    由得他引起了话口,旁边也有人跟着叹:“对啊,就算是魔息湖里面采出来的灵药,搜集了种子再种下去,也没用了,那些灵药,本来便是只能采集,却无法培育的……”

    “宝药一旦采下,那根茎也立时枯萎了,移植都做不到……”

    “还真以为有什么好主意,原来也是个侫人……”

    “……”

    “……”

    声声低落之语响起了起来,众修皆难掩面上的失望神色,缓缓散去。

    而人群之中,则有些人松了口气,脸上露出了笑容。

    “你们都想到了的问题,难道我就想不到?”

    但也就在这时候,方原忽然开口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要用凡间的灵药种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