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六百九十六章 借东风,上青云
    方原是如此说的,也是如此做的。

    自从送走了莫飞流与八荒城长老之后,他便再也不提此事,只是默默准备着,很少在关内呆着,也没有为那十天之后的封敕大典做准备,而是时常出关而去,四下里堪查,有时候带着蛟龙或是关傲,有时候则只是带着白猫,一出去便是一整天,镇魔关内几乎很少见到他的身影,只是可以看到他房间里的道道玉简与种种宝药变得越来越厚,越来越多……

    他具体在干什么无人知晓,只是有人说他一直就这么四处转,每次回来,都带许多宝药灵药,据说他还在魔边腹内,设下了一方大阵,亲自在里面种药,观察其变化,而除了这些,最为诡异的,就是一直在拿许多的宝药灵药喂那只猫,手笔之大,简直让人膛目结舌。

    白猫架子也大,任方原天天捧着诸般珍异宝药追赶在后面,都一副懒得搭理的模样……

    ……倒是隔壁穿裤衩的蛟龙实在是馋的不行!

    镇关魔里,都开始有些传言出来了,这位堂堂镇魔关守将,居然一点军务也不理,也不出面来练兵,而是每天都跑出去采药,把这险恶魔边,生生给当成了一个大药园子了!

    老执事是忘情岛专门派了出来跟在方原身边照料的,无论是方原的名声,还是形象,又或是做事方法,他都关心,时时提点,若在平时,听到了这等传言,怕是早就气的吹了胡子,可如今,听说过了方原那一番话之后,他却也顾不上了,只是开始依方原吩咐做事。

    忘情岛毕竟是一方圣地,于魔边这等关键所在,不可能没有自己的势力,随着老执事开始动作,渐渐的,便开始有一股惊人的风声,忽然出现,漫漫吹过了这浩大的魔边……

    “忘情岛道子,居然要一下子拿出三十六道龙魂来赠予魔边将士?”

    “那些龙魂,不是这位忘情岛道子想要私吞,用来收敛自己势力的人东西吗?”

    “怎么会如此大方,一下子便拿出了一半之多?”

    “呵呵,就算拿出来又怎么样,多少人在上面盯着呢,八荒城的长老,真传,九州州古道统,七大圣地的天骄,他们自己都不够塞牙缝的,又关我们这些小鬼什么事?”

    “对,我孙老九敢打赌,这些龙魂还没拿出来,就已经被人瓜分光了……”

    “……”

    “……”

    初时传出了有龙魂拿出来的事情,众修的反应大半如此,虽然龙魂是好东西,所有人都想要,但魔边绝大部分的将士,根本就没动过什么心思,也只是当作茶余酒后的谈资,冷眼旁观的议论着,虽然难掩心间的好奇,但终究没有觉得这种事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最精彩的地方就在这里了……”

    说出了这话的人,往往都故作神秘,又好整以暇的呷一口酒,掩饰不住自己面上的神采:“传说这位忘情岛道子,也不知怎么的,居然铁了心,已经放下了狠话,这些龙魂,绝对不会被那些大世家、大道统拿去,甚至都不会给予如今的十大神将,无论他们修为如何,背景如何,一概沾不了边,三十六道龙魂继承人,只会在出身卑微的魔边玄甲里面挑选……”

    “我去,这不可能!”

    “千真万确,这是我姑舅家的表哥他堂兄小妾的干爹亲耳从他二大爷那里听来的!”

    “但还是不合理啊……”

    有人仍是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叹着道:“将龙魂给了那些大道统与世家,对方无论如何也会记他个好吧,这便是他如今所最需要的底蕴了,可是给这些玄甲有什么用?”

    “……”

    “……”

    随着这个传言流传了开来,众修听了,皆半信半疑,无尽猜测传出。

    “有人说,这位忘情岛道子正因为是小仙门出身,修行路上,实在没少受了那些世家与大道统的气,因此生性抵触偏执,这才起了这等骄狂心思,非要跟人家做对,好端端的龙魂,拿来换取无尽的人脉与资源岂不是好,偏偏定要给和他一样出身之人,当真蠢不可及……”

    这一类的传言出现之时,说出了这话的,本也带着些调侃之意,似乎是见到了大人物犯下某些错误,便油然而生了一种优越感,却未料到,得到的回应,与自己想的不一样。

    “闭上你的鸟嘴,再敢大放厥辞,休怪爷们对你不客气!”

    “不错,这位圣地道子,那才是真正心怀天下,他愿意将这等龙魂赐给我们这些出身的人,便是因为他知道咱们才是一腔热血,你敢以这等龌龊心思揣摩他,是何道理?”

    “……”

    “……”

    随着这一道传言越传越真,越传越广,方原的声名也越来越大。

    这件事渐渐在魔边掀起了惊人的浪潮!

    无数人都在议论,甚至找各种方法打听,而且方原的名声,在这传言之中,居然也变得越来越好,一下子多出了许多此前意料不到的人支持,这些人或许在明面上,没有太多话语权,但在底部,却形成了不小的影响力,倒如一阵狂风也似,从下直吹到了上面去!

    而在这关头,也有另外一件事传了开来。

    就在十年之前,雪原之上,曾经有人发现了三世剑魔之墓,无生剑冢,那些世家们,为天下公义,将剑冢里面的资源,尽皆献给了魔边,一时之间,获得了极好的名声。

    可在如今,却渐渐有些说法开始出现,那些资源,其实不是来自无生剑冢,而是来自很多的古老世家,而那些世家,会心甘情愿的交出这么多资源,其实就和方原有关。

    这个说法极其详尽,有理有据,很快便得到了许多人的认可。

    “这件事你们听起来或许荒唐,但事实就是如此,那些世家,当时根本就是在雪原之上筑起了地宫,准备逃避大劫,但却被忘情岛道子发现了,他当时也只有金丹修为,舍生忘死,才将这件事捅了出来,仙盟知晓之后,大为震怒,逼得那些古世家,以无生剑冢之名,将那些被他们囤积的资源交了出来,只是为了这世家们颜面好看,才掩住了事情的真相!”

    “此事我问过师尊,他老人家居然只是沉默,默认了此事!”

    “你们还记得当时那批资源吗?当时便有人说过,为何上古时期的无生剑冢之墓里的资源,炼制灵精与丹药的手法,居然都是现在盛行的方法,这难道不是明显的证据?”

    有人在这时提出了异议:“看你们说的有鼻子有眼,倒像是亲眼所见一般,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十年,谁还能辨真假,难道不是那忘情岛为了造名声,才故意编出来的吗?”

    “孙子,你再说一遍这话,我孙老九立马宰了你……”

    “你……”

    “从今天起,我孙老九再容不得别人说方道子一句歹话,以这脑袋作赌!”

    “……”

    “……”

    忘情岛老执事显得极擅此道,种种风声一起,便再也扼制不住,真真假假,最难相辨,更关键的是,这些传言,本身便已成为了一种力量,直接在魔边刮了起来,甚至影响到了八荒城,已不知有多少长老、神将,专程赶回八荒城,询问城主这些传言的真假……

    但八荒城主,却出奇的对这件事保持了沉默,不说可以,也不说不可以。

    而他这沉默的态度,无疑又引起了更多的猜测。

    “看样子,这位六道魁首所图甚大呀……”

    八荒城内,九重天太子殿下所在的仙殿之中,他正与一位面白无须的中年男子相对弈棋,手里拈着一颗棋子,笑吟吟的道:“他在魔边闯出了偌大名声,本是趁机结交八荒城与各位神将的好时候,却非要搞东搞西,只能说他看上的东西,远不是八荒城与世家能给的……”

    九重天太子李太一脸色淡淡,显得极是平静,轻声道:“那你说他想要什么?”

    “那就要看八荒城与世家能给他什么了……”

    面白无须的中年男子淡淡笑道:“八荒城能给他神将之位,让他在这魔边建功轻松些,那些世家能给他认可,让他也正式成为世家子的一员,而他若都看不上的话……”

    他轻轻落子,笑道:“便只能说他不仅是想建功,而且是想建大功,不仅是想成为世家,而且想超过世家了……”

    李太一脸色没有变化,淡淡道:“那你这几日里,又做了什么?”

    白面男子笑了笑,道:“我其实什么都没有做,只是暗中推了他一把而已,如今那些玄甲们都快要将他捧上了天,世家们则快要将他恨入了骨,他如今的主意是想借那些卑微玄甲们的力量,助自己平步青云,所以不惜拿出三十六条龙魂来交换,若是能够成功,这当然可以,可若是不能成功,呵呵,世家们一样恨他,而那些低阶玄甲们……只会更恨他!”

    李太一低垂了双眉,淡淡道:“你就这么有把握?”

    那白面男子笑道:“魔边六大神将,八荒城四大太上长老,以及在这魔边有经营的各方世家道统都不会同意他的事情,这些人的态度,八荒城主都不能不考虑,更何况是他?”

    李太一抬起了头来,似笑非笑道:“这么说来,明天有场好戏看了?”

    白面男子笑而不语,只是看着棋盘,淡淡道:“定乾坤了,殿下!”

    李太一平静的看了他半晌,才忽然道:“你这堂堂仙盟执掌仙盟洞明堂的大长老,圣人之下第一谋士,举手投足惊天动地的大人物,怎么肯自堕身份,要来帮我出谋划策?”

    “因为他斩杀过我一位得意弟子,我们有是旧怨的!”

    那白面男子回答的很是轻松。

    但李太一根本不听这些,仍只是冷淡的看着他。

    白面男子无奈的笑了一声,道:“好吧,好吧,我说实话,当然是因为他手握龙魂!”

    李太一抬头,看了他一眼。

    那洞明堂大长老脸色显得有些正经了起来,淡淡道:“龙魂之用,干系到了天下大势,不仅太子殿下需要修炼神通,我也需要用它们来做些真正有益于天下的大事,只可惜,有位圣人不太认可我的看法,因此仙盟作壁上观,那我也就只好借助于殿下的一些力量了……”

    李太一目光收了回来,凝神看向了棋盘。

    半晌之后,他淡淡道:“你们仙盟里的人,都这么擅长下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