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六百九十三章 喝酒,喝酒
    忘情岛道子高调入镇魔关,一剑斩退了九重天太子的事情,很快传遍了魔边。

    方原的目的达到了。

    随着这件传闻出现,他的声威,一霎间便达到了顶点!

    对于两位圣地道子入魔边的事情,本来就有很多人在关注。

    而这些人也知道,两位圣地道子同时入魔边的话,二人之间,便必然会分出一个高下来,这种事情,这与私仇无关,就因为他们都是名满天下的圣地道子,同时入了魔边,所以就必然不是东风压倒西风,便是西风压倒东方,胜者名满魔边,败者只能再等机会……

    这件事不难猜测,难的只是无人猜到赢了的人会是忘情岛道子而已。

    毕竟一个做了一千五百年的九重天太子,根基深厚,远超许多当世大宗宗主。

    一个却只做了半年不到的圣地道子,两人底蕴似乎相差甚远……

    可偏偏就是这个只坐了半年不到圣地道子的人,与九重天太子公平较量,将镇魔关夺在了手中不说,更是一言不和便出剑,生生将九重天太子逐出了神关,这份气魄,当真是让人凶猛至极,甚至是显得有些嚣张了……

    可无论如何,方原毕竟是踩着九重天太子的名头起来了。

    一霎之间,名震魔边,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而随着他名声起来,魔边便也紧跟着出现了不知多少暗中的议论。

    “忘情岛道子哪里来的胆量与气魄,居然敢踩着九重天太子的脑袋往上爬?”

    “呵,此人不俗啊,你们只看到人家乃是寒门出身,得到了忘情岛的看中才成为了圣地道子,一个个酸唧唧的说人家算不得真正的圣地道子,但你们却不想想,他若没有本事,忘情岛道会看上他吗?世间寒门多了,散修更是无数,怎么只有他被忘情岛看上了?”

    “呵,就算是这样,他的底蕴还是太浅,九重天太子殿下,岂是这般容易得罪得了的?”

    “不错,你看他一下子名声大振,但没有底蕴,这般名声,又能撑得多久,我孙老九拿这颗脑袋打赌,用不了多久,九重天的报复就会接踵而来,这位道子就威风不起来啦……”

    “……”

    “……”

    声声议论里,认为方原很快便会受到九重天的打压,声名难保之人,倒是不少。

    只是,众修没想到的是,紧接着,最引人注目的却不是九重天的反应,而是一个传说,有人盛传这位忘情岛道子阵道无双,天资惊艳,他才不过初至魔边,便推衍出了一方极其适用于魔边军阵的阵势,若是可以取代旧有阵势,魔边将士伤亡至少也能下降三成……

    当初,他正是借此阵赢了九重天太子,而今,更是打算将此阵献予魔边,换取莫大功勋。

    对这种说法,众修都表现出了一定的怀疑。

    “魔边阵势,可都是自古流传,然后经过了易楼的高人千百次推衍过的,最为实用,也最为可靠,任那忘情岛道子再惊才绝艳,又怎么可能随随便便推衍出取代他们的阵势?”

    “不错,若说他可以拿出几道忘情岛珍藏的上古阵图,我倒相信,但他自己推衍……”

    “呵呵,我孙老九……用我本命法宝打赌,这什么阵法绝不可能存在!”

    “……”

    “……”

    就在众修议论纷纷时,八荒城很快便传来了消息。

    据说那一道名唤“大圆若缺”的阵图已经送到了八荒城,由几位精擅阵道的长老亲自过目,一番推衍之下,几位长老皆认真了起来,直接面见了八荒城城主,再之后,八荒城便有命令传了下来,命魔边诸位神将须得重视此事,尽快去镇魔关求取阵图,在军中演练。

    “呵呵,拔拓道友,好兴致啊……”

    魔边,一方罕见的青山绿水旁,正有一位白袍的中年男子,坐在了黑色的湖水之前垂钓,看起来很是风雅,只是一身的铁血战意,却不论他是披甲,还是换了轻便的仙袍,都掩饰不住,垂钓了半天,一条也没钓上来,因为鱼儿被他身上杀意所迫,都躲进了角落里哆嗦。

    但这白袍的中年男子,倒是不在意,仍是兴致盎然的在那里吓唬鱼,旁边的亲卫等等,都不敢来打扰,但是半空之中,却忽然响起了一声朗笑,打破了这场间的寂静。

    白袍男子抬头,无奈笑道:“什么事值得你横跨十万里飞过来?”

    半空之中,一位身披紫甲的老修,笑呵呵的落了下来,他身上也一样缠绕着掩饰不去的杀意,往这塘边一坐,吓的鱼儿都钻到泥里去了,他倒是不客气,直接坐在了旁边青石上,取了这白袍将军的茶喝了一口,又抓起一叠异果,直接倒进了嘴巴里,这才一抹嘴唇,笑道:“魔边本是杀伐之地,也就你这般矫情,把个堂堂小世界用化作了这垂钓之地……”

    那白袍将军有些嫌弃的看了紫甲老修一眼,道:“你这老货,不躲在你的永夜关喝酒赌牌,巴巴的跑到了我碧水关来做什么,难道你闲得无聊,还学会了串门子不成?”

    那紫甲将军笑道:“你休要装糊涂,我当然是来约你一起去镇魔关看看那道阵势了!”

    “这等虚头巴脑的东西,你也信?”

    白袍将军不屑的一笑,道:“不过是那圣地中人,在为他们的道子造势而已,若当真有这等神奇阵势,还会轮到现在才被人推衍出来?更不可能只被一个修行了略略三十载的年青人推衍出来,想来这只是忘情岛拉拢人的手法而已,昨日九重天派人送来了几道已经失传的古阵卷,我参研了一番,倒是很有益处,已经收下了,至于这镇魔关,你自己去便是!”

    紫甲将军听了,也不出意料,笑道:“你九百年前,受过九重天的恩惠,如今向着他们,也能理解,只是,你想过没有,那一道大圆若缺阵势,或许有可能是真的……”

    白袍将军微微一怔,认真的看着紫甲将军道:“这不是在赌钱,你休吹牛!”

    紫甲将军冷冷一笑,道:“那却是你消息不灵通了,难道你不知道,大圆若缺阵势一出,不仅八荒城的一众老学究都天天抱着不撒手,甚至连当世三大九纹之一的易楼天机先生,也都已经准备赶到魔边,亲自来瞧一瞧这位创出了大圆若缺阵势的年青人了?”

    白袍将军听了,沉默半晌,忽地钓杆一收,道:“走!”

    紫甲将军笑道:“你不顾忌九重天的看法了?”

    白袍将军淡然道:“九重天帮过我是真,可大劫是要命的也是真啊……”

    ……

    ……

    类似的情景,还在魔边各处发生着。

    九重天势力,比忘情岛多的多,在魔边的经营,也难以形容的庞大,本来在他们的暗中压制之下,忘情岛道子便是声名再响,也得不到多少拥趸,甚至更多人暗中抵触。

    可出人意料的是,随着那大圆若缺阵势的名声传开,便开始有越来越多的人专程赶到了镇魔关来观此阵法,而随着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这阵法,这阵法的声名便越来越响,隐然在这魔边之上,形成了一股风潮,无论是谁,都压制不住,遏止不了的风潮……

    眼见得赶到了镇魔关来求阵图的人越来越多,方原便也显得有些不耐烦。

    初时来访之人,他倒是亲自接待,也亲口为他们指点阵势变化,但到了后来,来的人越来越多,不光是各路神将,还有许多魔边的阵道高人,甚至是一些驻守小关口的玄甲神将等等,他便有些不耐烦了,便把天枢门两位老阵师唤了过来,细细教了一遍,让他们去讲解。

    两位老阵师阵道造诣自然不高,勉强能达到大阵师水准,可架子大啊……

    再加上方原这一道大圆若缺阵势,本来就是最简单的一种法阵,只是其中变化很是出人意料,与现有的阵道不同而已,因此他们二人倒也学得通透,然后两个人终于不用再到处乱逛着找人吹牛了,开始每天坐在了镇魔关演阵殿内,指点每一位来学阵势的阵师神将。

    这么仙风道骨,气度过人的两位老头往那一坐,还真有几分莫测高深的味道。

    再加上他们每见一人,都会平静淡然的指出,此阵正是他们二人命名,所以见识到了这大圆若缺阵势的精妙之后,这两位神秘的大阵师之名,也渐渐在这魔边传了开来……

    ……

    ……

    “那道大圆若缺阵,当真神妙无比,其中变化也简单,不难理解,可是与现有阵道大为不同,用在了战场之上,甚为奇妙,如今飞岩关、永夜关、碧水关等等,都已经在演练这道阵法,其他几大神关,也都派谴了神将专程过来求阵,据说准备在军中推广此阵……”

    “实在没想到,那忘情岛道子这般年青,居然在阵道有此本领……”

    “呵呵,有传言说,此阵本是他镇关魔内的两位老阵师推衍出来的,他不过挂个名而已!”

    “对对,他这般年青,如何能推衍出这等奇妙阵势?”

    “若是他亲自推衍出来的,我孙老九……”

    “如何?”

    “……嘿嘿,没啥,喝酒,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