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六百八十四章 在魔边还是要靠实力
    “之前让原镇魔神关守将引咎卸任的黑暗生灵,便是这牛头夜魔?”

    拿到了八荒城长老送来的典藉,方原便细细翻阅了一遍。

    对于黑暗生灵,他可不陌生,早在当初还只是云宗越国青阳宗门里的一位小小练气士时,便曾经入越国魔息湖参加试炼,斩杀了无数受到黑暗魔息影响,而堕化成了魔物的黑暗生灵,大大小小,难以尽叙,只不过,越国魔息湖,只是小小越国之内,偶尔聚及了些许魔息,能力有限,可谓小之又小,诞生了出来的黑暗生灵也都十分弱小,他们当时那练气境界的实力,便可以斩杀,而如今面对着魔边的黑暗生灵,却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了,根本不在一个境界。

    魔边的黑暗魔息,没有像越国那样聚集在一起,形成了道道诡异而古怪的法则,可是却时时有渗透,弥蒙数十万里,尤为可怖,被到它们的影响,诞生了出来的黑暗魔物也非同小可,便如这一只牛头魔,已经是典藉上所记载的魔将级别,实力堪比元婴高阶大修……

    天元对抗大劫不知多少次,也不知斩杀过多少黑暗魔物,自然并不陌生,很早时候,便已经有大修行者根据黑暗魔物的实力与可怖程度,划分出了等阶,方原早就看到过了。

    由低到上,最低者便是黑暗魔怪,又称散魔,只是一些类似于妖类的存在。

    当年在越国魔息湖,方原等人参与试炼,斩杀的便是此类。

    而比这更高一些的,则是黑暗魔灵。

    它们诞生了一些灵智,力量也远远超过了魔怪的存在,便如当时在越国魔息湖,方原等人曾经遇到了一头魔鹰,它应该便属于此类,只不过,那一头魔鹰,才刚刚诞生了灵性不久,便被方原集结各门派高手给一剑斩了,否则真正长成了魔灵之后,斩杀起来也不容易。

    再比黑暗魔灵更高了一阶的,便可称之为魔将,力量与人类金丹修士相仿!

    而更高一阶的,则是王者级别的魔物了。

    这等黑暗魔物,都已经有了统御一方,吞天食地之能,每一头极为凶残,元婴境界的修士遇到了,也难以保命,非要围杀才可以,可以说,在大劫降临之时,每一头黑暗魔王,都可以给数国之地形成巨大的威胁,属于到时候各门各派都要想方设法绞杀的存在。

    这一只牛头夜魔,便属于这一级别。

    也正是因为时时荡平的魔边,还是神关范围之内三千里之地,居然会出现了这样一头王阶魔物,才引起了八荒城的重视,几次绞杀无果之后,连镇魔关的守将,也因此被迫卸任了。

    至于王阶魔物之上,典藉上曾有记载,还有更为恐怖的存在,比如黑暗魔帅,甚至传说中的黑暗魔主等等,不过这样的魔物,固然凶气滔天,但除了大劫降临之时,平时天元所残留的黑暗魔息,也不可能将它们催生出来,这等黑暗魔王,便已经是平时的极限了。

    “我若单独遇到了这等黑暗魔将,不知能否将其斩杀……”

    方原看着典藉,深思良久,却是摇头一笑,然后将典藉放下了。

    毕竟是做散修久了,他还是有些摆脱不了遇到什么困难,便亲自仗剑斩之的习惯,当然,这也不见得就是个坏习惯,只是这一次,双方较量,早定好了规则,却是要遵守的。

    “从典藉上的记载来看,寻常元婴修士,恐怕绝非是这牛头夜魔的对手,再加上神关之外,地势凶奇,那一头王魔,又聚啸了不少黑暗生灵,占山为王,也着实难攻,更兼得他们所聚啸之处,往往都聚集了庞大的黑暗魔息,更是会对将士形成气势上的压制……”

    放下了典藉之后,他便又取出了自己挑选的八位玄甲神将资料。

    这些玄甲神将,在魔边地位已然不低,仅次于负责守关的十大神将,实力自然也不弱,都是元婴境界,擅长征伐,当然了,大部分都只是灵婴,少数神婴,至尊元婴却没有。

    “让他们出战的话,只要选定了合适的地形,八人一起攻上,斩杀这黑暗魔将,问题应该不大,只是既然之前的老神将连续出兵三次,都没有成功,但说明那黑暗魔将很是狡猾,没这么容易将其困杀,也就是说,我需要给他推衍出一方大阵,让他们依阵势而行……”

    “更关键的问题是,我这次还有个对手,这么简单的问题,李太一没道理想不到,他有可能也会布下阵势,与我争夺机会,甚至有可能先任由我的人马先去围杀,在双方都筋疲力竭之时,再让他的人马横空再现,争抢那魔将的首级,轻轻松松,便将这胜果取到手……”

    凝神静气,方原暗暗的想着,将诸般因果,都考虑在了其中:“而且选将之时,他特意从里面挑出了一道号牌,难道是因为他知道那个号牌代表的将领是谁?”

    “九重天在魔边经营许久,有着许多说不清的关系,他能做出一些布置,也是可以预料的,这一点也要算在其中!”

    “……”

    “……”

    静思良久,方原心间,诸般念头,一一掠过。

    他能将这诸般因果都想得清清楚楚,也在试着猜测李太一有可能做出的布置,心间起码浮现了数十种最为有效的布置,可究竟要如何落在纸上,却也一时间不太好抉择。

    而在外面,他的一应追随者,都静悄悄的,谁也不敢来打拢他。

    而在方原精心推衍之时,同样也是八荒城内,另一座专门调拔了出来的仙殿之中,九重天仙朝太子李太一,正懒懒得坐在了玉榻之上,手里拿着一卷典藉,似乎浑不着意,而在他身前,则正有数十位身穿黑袍的阵师,以及易楼出身,擅长推衍之术的卦师激烈声讨。

    “此一役,须得胜,且须得胜的干脆利落,不然如何显得殿下手段高明?”

    “不错,那就不仅是要胜,还要不让对方有任何一分接近黑暗生灵的机会,以阵势逼他们转入外围,借他们的力量抵御周围魔灵,再由八将连手,取了魔物首级,回转献给殿下!”

    “不但要取到首级,还要保证八将无一伤损,这才够体现殿下厚德!”

    “这八将便是死了,也无防,毕竟殿下入了神关,上下人等,皆需换成我九重天人马,否则也不好调谴,如今留着他们,去了神关,也需要一番手段,他们死在了战阵之上,倒是方便,以殿下神威,难道还需要再顾虑这么一个两个的小小玄甲性命安危不成?”

    “话不是这么说,毕竟殿下才刚刚入了魔边……”

    “……”

    “……”

    类似的争论,已进行了许久,始终没有个定论。

    那位九重天皇朝太子,也不知听了多久,似乎终于有些厌烦了,慢慢直起了身来,大袖轻拂,却将一块黑色的号牌直接丢到了那些人身前,淡淡道:“不必多造杀孽,让这些玄甲活着回来最好,最为关键的事情,不是要赢,而是要让那一位明白一些世间的道理!”

    他身前的一众阵师,急忙将他抛了下来的号牌取了起来,一看究竟,登时愕然。

    沉默了良久,才有一位看起来年龄最长,身上穿着七纹阵师袍的老者道:“既然殿下已有此后着,那赢了此阵不在话下,我等需要考虑的,只是如何让此阵赢的最为好看了!”

    其他诸位阵师与卦师,也皆对视良久,然后齐齐点头。

    “七位玄甲杀阵入局,神将关傲独魁阵收尾,最是圆满!”

    有人更是笑了起来,道:“呵呵,更重要的,最是有趣……”

    “……”

    “……”

    “方师弟,你推敲的怎么样了,两位师兄来帮你啊……”

    而在方原的仙殿之前,正当方原独坐殿内,尽心推衍之时,殿外也响起了一阵嘈杂之声,却是那两位天枢门的师兄,在城外等了几日,终于还是不满意,便让三位雪原老魔代替他们守着外面的军阵,两个人兴冲冲的跑进了八荒城来,嚷嚷着要帮方原一起推衍。

    隐隐可以听见忘情岛的老执事低喝:“道子在考虑大事,你们二人休要打扰!”

    “我们是来帮忙的好不好?”

    两位老阵师都不满意,直接向着殿里嚷嚷:“方师弟,你考虑这么多干什么,等我们两人帮你,推衍大阵虐他个球!”

    老执事不说话了,过不多时,就听见两位老阵师一阵“哎哟”乱叫,还有人喊着“别揪耳朵”,想来是直接被这位忘情岛老执事揪着耳朵给拎了出去了。

    经过了这么两人一打忿,方原倒是忽然笑了一声,心间似有一道灵光闪过。

    “对啊,考虑这么多什么,推衍大阵虐他个球!”

    他心情平定了下来,手掌轻轻一殿,一百零八根翠绿的竹简出现在了他掌心。

    “我此来,本就是为了夺这天下先机,立下名声,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比在军中阵道扬名更有用的?”

    “我根本就不必考虑这么多的事情,只需要将我这段时间对太古阵道的推衍所得运转起来,借这三生竹筹,推衍一方万无一失的阵道,便足以赢下这所有的因果!”

    “毕竟……”

    他倒是想起了那位飞流女将的话来:“在魔边,靠的是实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