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六百八十二章 只此一次(二更)
    “方原道子,请坐……”

    来到了八荒城第三层城池之内,坐镇城心的大殿之内,只见这大殿布置异常的简单,甚至简陋,只有黑色的坚硬巨岩,铺成了地面,周围火红色的石柱,撑着穹顶,在大殿尽头,布置着一方雕工简单的石椅,周围两侧,却只罗列了两排蒲团,给人一种森然的印象。

    八荒城三位黑袍长老,引着方原坐到了大殿中心的蒲团之上,在他左右两侧,已经坐了其他几位八荒城的长老,以及几位明显是仙盟打扮的长老,这时候都在静静的看着方原。

    他们似乎已经准备充足,身前都放了厚厚的名册与笔墨。

    方原一一向他们行了一礼,这才坐了下来,没有多说什么话,只是静静等着。

    他这一次来魔边,各行事务,本来就已经安排好了,先接受八荒城的神将册封,然后便会前往十大神关的一处,负责镇守神关,到了那时候,要做的事情,其实就很简单了,只是要熟悉镇守神关的事务,保证神关不会出事,之后炼兵等等,他都可以自己做主……

    只是有一些影响极大的事情,才需要来八荒城禀报统帅。

    只不过,究竟自己需要镇守哪一座神关,如今还说不定。

    魔边战场,以八荒城为核心,但真正的前线,便是那距离魔渊三千里的十大神关。

    每一座神关,都负责镇守关外十万里之地,而在这十万里之外,又有无数的小关口,牢牢锁住了魔渊各个通道,分属于十大神关范畴之内,也皆是他们这些守关神将的职责范围。

    在平时,负责镇守这十大神关的人,便被人称为十大神将,只不过,魔边人马众多,积累功勋而上,也不知有多少神将,惟有可以镇守神关之才,才有资格排入十大神将之中,当然了,这十大神将,也是没有一个衡量标准的,平时任这十大神将之位的,可以有很多人,但往往离得大劫愈近,老神将便都会退将下来,给实力更强之人一一留出了位子……

    “方原道子,不远万里,早早赶来魔边建功立业,着实可敬,在八荒城收到了忘情岛传书之后,便已放出了神将敕封之令,仙盟也命我们几位老朽过来,负责你这册封之事,如今万事都已准备妥当,你如今既然来了,便可以立时挑选黄道吉日设礼,你却不必担心了!”

    方原闻言,便再次揖礼,道:“有劳几位前辈了!”

    他心里倒是对什么黄道吉日之类的不感兴趣,对这神将敕封的过场,也同样不感兴趣,只是想知道究竟哪一座神关会分到自己名下来,来魔边之前,他已经从忘情岛手中拿到了十座神关的典藉记载,分别研究过,但究竟会镇守哪一座神关,却还是他并不知道的。

    “只是……”

    就在方原想着的时候,其中一位八荒城长老,忽然微有迟疑,轻轻向着方原点头,然后道:“有件事需得让道子知晓,神将敕封之事,倒是无厚,但神关镇守,却需从长计议……”

    “嗯?”

    方原闻言,抬头看向了那位长老,微微皱眉。

    在他身边的忘情岛老执事,脸色也是微变,但忍住了没有说话。

    “道子休恼,且听老夫慢慢讲来!”

    那位八荒城长老忙道:“接到你要赶往魔边的消息之后,八荒城本是立时便送出了神将敕封之书,也恰好有一位老神将,镇守镇魔关百年,刚因过卸任,安排你去继任最是合适不过,但谁也没想到的是,九重天皇朝太子也在此时出关,有仙皇亲笔书信寄来,你们二人皆是新晋神将,敕封无厚,但如今神关的空缺,却只有一处,却让你们二人谁负责的是?”

    “九重天帝子?”

    方原心里立时明白了这件事的原委,脸色顿时微微一沉。

    微一沉默,他才开口道:“自然此事早有惯例,那便依旧例而行最佳,我们二人都欲来魔边建功,自然也都想有个施展拳脚的空间,神关只有一处,那便谁先到,谁先得了!”

    他这话说的看起来客气,但实际上却十分强硬,没有半点相让之意。

    这大殿之内,仙盟长老与八荒城长老,顿时脸色都有些为难,面面相觑了一眼。

    方原看出了他们的为难之意,却并不打算退让。

    如今,距离大劫降临,只有二十年了……

    这二十年里,他要做的事情很多,也必须要做到,因此便要珍惜每一分的时间。

    况且,对于这个忽然间横空出世,而且在玉门神关之前打过一个照面的九重天帝子,他本来没有什么恶感,可是,毕竟他们两人同时来到了魔边,成为了最早出世行走的圣地道子,那么他们二人便也必有一争,这本来就不是有没有私人恩怨的事,而是注定了的事情。

    就像,玉门神关,只有一处传送大阵。

    如今的魔边十关,也只有一处空缺。

    不是自己,便是他,再不想争,也一定要争下去。

    自己要做的事,需要这一方神关,忘情岛的颜面,也需要自己争得这一方神关!

    因得方原的态度,殿内气氛却一下子显得压抑了起来。

    这仙盟与八荒城的几位长老,似乎也没想到方原这位出身幽微的道子,居然态度也会如此的强横,全没有他们意料之中的那般好说话,后面的话便一时不好提,脸色为难。

    但也就在此时,一位坐在了几位长老身后,身穿白袍,脸色洁白如玉一般的女将却忽然间开口,淡淡道:“诸位神关镇守神关或数十年,或百年,功勋累累,处事极当,但你们这些圣地道子一来,却立时要让他们卸任,或是直接编入军中,或是成为你们的幕僚,本身就是一件荒唐可笑的事情,就算你们这些圣地道子,得了大资源,大造化,实力过人,但懂得排兵布阵的又有几个?凭什么你们一来,便要让那些有功勋,有经验的老将卸任?”

    说着话时,她冷声一笑,道:“说实话吧,若不是此乃上古盟约里便写上的,我第一个就不愿你们镇守神关,只是,既然连仙盟都同意这盟约,那由得你们,出了事情再问罪,可若是到了这时候,你们却还要为一处关口,争来争去,讲什么先来后到,那便是荒唐可笑了,魔边长年征战,你们一行一念,都关乎无数人性命,讲什么先来后到,惟一能讲的……”

    她清澈却冷漠的双眼一转,看向了方原,一字一顿道:“……是实力!”

    方原听到了此人的话,便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旁边一位仙盟长老看出了方原的意思,忙道:“这位是八荒城城主座下第三徒,名唤流火,乃是如今的十大神关飞岩关的守将,她是代替城主来这里协助我们处理此事的!”

    方原听了,便微微一点头,不动声色,向那女子道:“那依你之论,该当如何?”

    那名唤流火的女神将淡然道:“自然是让你们二人较量一番,分个高下了,还用多说?”

    方原一听,便知道他们早有计较,转头看向了仙盟的几位长老。

    其中一位八荒城的长老,便捧起了一卷典藉,沉声道:“坐镇神关,不仅要守得神关固若金荡,更要时时出关,率军马将周围十万里之内的黑暗生灵时时绞杀,以免它们有成长起来的机会,但就在一个月前,原驻守镇魔关的老神将孟居越却一时疏乎,被三千里内的一只黑暗生灵生长了起来,坐拥数千黑暗生灵,聚啸一团,已成气候,孟惊寒三次出兵,皆未能斩杀那一只黑暗生灵,反被它吞噬了不少神将,孟居越正是因此,才卸任了神将之职……”

    将那神关之事说罢,这位八荒城长老便缓缓阖上了手里的典藉,直望着方原道:“而早在你与九重天皇朝太子双双赶来魔边之前,我们便已经商量过,你们二人身份不凡,地位极高,我们八荒城也不好妄言让你们二人谁先镇守神关,谁先在八荒城听候差谴,所以,干脆设下一方较量,看你们二人谁可以将那一头黑暗生灵斩杀,谁便顺理成章,成为神关守将!”

    方原听了,微一沉吟,便淡淡道:“那黑暗生灵如今在何处?”

    他口吻很平静,似乎并不将这黑暗生灵放在眼中。

    但那几位长老闻言,却稍稍面露难色,似乎一时不好启齿。

    过了半晌,却还是仙盟一位长老接过了话口,道:“方道子误会了,驻守神关,个人修为虽重,但却无法决定一切,更多时候,还是要看你们调兵谴将之能,所以,这一次的较量,并不是由你们,或是你们身边的追随者出手,而是分别调谴给你们一定的人手,然后由你们来做出兵计划,排演阵势,最终哪一方手下的人马,可以将黑暗生灵首级取回,谁便获胜!”

    “居然是这种方法……”

    方原听了,便沉吟了一番,心间似在考量。

    而殿内几位长老,在这时候则都沉默了下来,静静的等着方原的回答。

    “你说,在魔边需要靠实力立足,我很认同!”

    方原沉吟了良久之后,才看向了那位身穿白袍的女将流火,点了点头,然后才又扫向了殿内几位长老,淡淡道:“我也尊重八荒城固守魔边,敢为天下守边关的血气,所以,这一次的事情我答应了,我会依着你们说的规则与九重天太子分个高下,论神关归属……”

    “但是,只有这一次!”

    说着话时,他已经站起来了身来,目光凛凛,扫向了四方,声音微沉,低声道:“我来魔边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不想分散了精力,所以,以后别再拿这种猫狗之事来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