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六百八十章 一千五百年的太子
    随着那位九重天瘟部之主吉老仙人的一句话,场间气氛一下子变得古怪了起来。

    若说这忘情岛道子与九重天皇朝太子第一次见面,起了第一场争执,算是方原赢了的话,那么这位吉老仙人一句话,却是直接将方原指责成为了贼子。

    这也无怪乎忘情岛那位老执事如此愤怒了,毕竟方原如今可是忘情岛道子,指责他为贼,那岂不是把忘情岛的颜面也削了个干净,对于堂堂圣地道子来说,还有什么事情是比杀人夺宝更为丢人的?

    而迎着忘情岛老执事的怒斥,那位吉老仙人,却是面带微笑,淡淡摇头,似乎全然不放在心上,一片笃定模样,一双怪眼,只是看着方原,不紧不慢的等着他的回答……

    就连那位仙朝太子,这时候也饶有趣味,看向了方原。

    就算脸上没有表露出来,在他们眼底,也或多或少都露出了些许鄙夷之色。

    方原毕竟是半路出家的,小仙门出身,一路修行不易,想与堂堂正正的仙朝帝子争高下,还是差得太远了,不说别的,小仙门出身,又做过一阵子散修之人,有谁没有那么一件两件的黑历史,随便在人前提起一件来,便足以使得其颜面大失,天下悠悠之口谁能防之?

    只此一句话,便直接将方原逼入了死角了。

    无论他承认与不承认,这件事都会很快便传遍天下!

    “没错,这事我做过的!”

    出人意料的是,方原脸色未变,只是淡淡点了点头。

    “道子……”

    那忘情岛老执事脸色大变,急急看向了方原。

    “完咧……”

    天枢门两位老阵师叹了一声,道:“小师弟就是年青啊……”

    而三位雪原老魔,则是一脸的不解:“不就是杀人夺宝嘛,有什么问题吗?”

    吉老仙人也有些意外,没想到方原承认的如此痛快,还以为他是太猖狂了,不晓得此事的严重性,心下一喜,便立时清了清嗓子,一脸沉重的喝道:“原来这件事真是你……”

    “原来炼那瘟药的便是你!”

    方原打断了他的话,淡淡道:“当年我在中州与皇州交界的龙眠山脉,见到了有人拿人试瘟,就随手将人杀了,现在想想,当时毕竟是太年青了,做事还是鲁莽了些……”

    吉老仙人眉头微皱,听出了方原话里似有推托之意,便冷笑道:“无论道子怎么说,这件事你做了便是做了,杀人夺瘟之事,已成定局,现在再来后悔,晚了些吧?”

    方原周围的人,听到了这句话,已皆是脸色大变。

    心间皆有些愤愤,偏又一时说不出话来。

    而吉老仙人则是面露冷笑,双臂抱怀,神情冷傲森然。

    方原沉默了一会,道:“我现在与之前不一样了!”

    吉老仙人心间生出了一种荒诞感,心想这道子怎么跟小孩似的,在认错吗?

    但紧接着,便听方原忽然朗声开口,道:“我以前心软,最见不得这等事,所以哪怕当时自己只是散修之身,见到了你们九重天拿人试瘟,也要仗此一剑,将人斩了,而如今,我却是连听也听不得这种事,既然拿人炼瘟的便是你,那你便给我听好,但凡再让我听到你拿人炼瘟,做此邪道手段,那我不论你是谁,也不论你身后站的是谁,都会一剑斩了你这畜牲!”

    “哗……”

    此言杀气凛凛,霎那间扫遍了周围阴霾。

    方原周围的人,也不知怎的,听了这话,便忽然觉得内心压抑一扫而空。

    而吉老仙人,在这时候也是脸色大变,又惊又怒,喝道:“你……”

    有心想要说些什么,但迎着方原那冷漠的眼神,居然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他生平从未觉得拿人试瘟有什么不对,但偏偏在这时候被方原当众一说,居然从气势上便矮了一截,这种感觉让他异常的不舒服,就好像是自己被人拿一个笑话给指责了……

    “我知道你们的意思!”

    方原慢慢背负起了双眼,从九重天皇朝太子身后那几位元婴老修的脸上扫了过去,道:“你们或许觉得我是散修出身,底子一定不干净,随便一找,便能翻出许多旧债,可以任意拿捏,毁我名声,但我现在倒是想借这个机会告诉你们一句,方某修行三十余载,经历的事情倒是不少,杀的人也不少,但我做人有分,行事有度,任你们去翻去查又如何?”

    说着话时,他神情显得有些傲然:“方某行事,无愧天地,你们又拿什么污我声名?”

    随着此言出口,周围一下子变得有些压抑了起来。

    大话谁都会说,而且无论是谁,在人前都可以摆出一副道然岸然的面孔来,乍一听去,方原这番话,当真是显得毫无价值,但偏偏是他在这时候说出来,而出说的如此坦荡,居然使得众修心里,都生出了一种无法形容的古怪感觉,在他面前无来由的卑微了许多……

    尤其是因着这番话,那吉老仙人刚才的指责,更是无比的可笑。

    甚至他那一张碧绿色的老脸,都有些微微的泛红。

    “走吧!”

    而方原,则不再多言,淡淡吩咐了一句,扯动金索,玉辇慢慢启程。

    在他身边,诸人也忽觉得神清气爽,忙忙的跟了上去。

    “我说,你真没做过什么见不得光的坏事吗?”

    瘸了腿的蛟龙一边拉着车,一边回头,眼神古怪的看着方原,怪笑着问道。

    方原面无表情,淡淡道:“我从小到大,只偷过一件东西!”

    蛟龙立时来了兴致,忙问道:“什么?”

    方原道:“小的时候,爬上了仙子堂窗外的大树,偷听朱先生讲道!”

    蛟龙一下子便愣了神,有些没反应过来。

    “而那时候我偷听到的第一句话……”

    方原倒是露出了一抹笑容,道:“……便是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

    蛟龙听了,撇撇嘴,不屑道:“矫情!”

    ……

    ……

    “殿下,此子着实太过骄狂了!”

    而眼见得方原那一行人,陆续进入了玉门神关,一直留在了外面并未动身的皇朝太子李太一等人,也显得气氛古怪了起来,他们在此之前,似乎从未想过,堂堂的九重天皇朝太子,居然也有给人让路的一天,更没想过,那人夺了皇朝太子的路,居然如此的理所当然。

    须知道,太子殿下身上,可有九重天仙朝无尽岁月的气运在身啊!

    就算这人是忘情岛道子,又哪里来的底蕴,可以不受这等无尽皇威的压制?

    “因他无愧于心,便无惧万物!”

    九重天皇朝太子李太一闻言,淡淡笑了笑,道:“你们此前搜集来的消息没错,他确实是寒门出身,行事极端,甚至显得有些不择手段,但对他的分析却全然错了,这是一个心里很明白自己想要什么的人,想通过之前你们说的那些方法收伏他,看样子并不容易!”

    听了太子殿下的话,吉老仙人等几个,脸色都显得有些不甘。

    其中一位老修听了,微一沉默,道:“那殿下是否改变一下对他的态度,示之以礼?”

    李太一轻轻摇头,道:“此法更不合适,此人起于幽微,偶登高位,正是野心勃勃之时,刚才看他说话,又是个恃才傲物之人,这等人无论是拉拢也好,投之利益也好,都不好将其收伏,况且,我既然选择在这时候出关,那么与他之间,能够争得先机的便只有一个人,我走的路和他不一样,若是手段太过温和,倒有可能让他将我的声望给抢了过去了……”

    吉老仙人听了,忽冷声道:“他如今确实养出了一身气派,不好压制,只不过,毕竟还是散修出身,少了涵养与变通,如今只看他一昧的刚强,倒要看他撑到什么时候!”

    “过刚易折,上善若水,此言倒是不差!”

    九重天皇朝太子李太一点了点头,道:“若照常讲来,他确实应该多些变通,才能在忘情岛道子这个位子上坐的更久,更轻松,也能将那些龙魂的分配之权更好的掌握在手里,但那样一来,他需要太长时间去做准备了,所以这个方法,看起来对,但并不适合于他!”

    见左也不行,右也不行,吉老仙人等脸色便都有些古怪。

    李太一轻轻笑了笑,才解释道:“不过,想要慑伏此人,或许也简单,他就是因为知道自己少了根基与底蕴,才选择了这般刚强的态度,若是他可以一直保持这种势头,遇神杀神,遇佛杀佛,那便可以在短时间之内积累起不输于我等的名望与大势,问鼎天下……”

    “只不过……”

    微一沉默之后,他才又笑了笑,道:“但万一他撑不住,那便万事皆休了,没有根基的人,摔下去了只会更惨,只会不顾一切的想再爬起来,到那时候,才是我真正收服他的机会!”

    吉老仙人等人,面面相觑,然后才同时笑了起来,恭维道:“殿下说的当真有理……”

    李太一闻言也笑了起来,道:“毕竟我做了一千五百年的太子,还有什么道理不明白的?

    这一句话却说的吉老仙人等立时哑然,不敢接口了。

    而也就在这时候,只见得玉门神关方向,忽然间一道神光直冲天际,搅动了九天之上无尽流云,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然后道道迫人的灵气自神关之内散溢了出来,掀起了周围无尽的狂沙,犹如风暴来袭,肆虐八方,说不出的凶横霸道,有若摧枯拉朽之势。

    几位老修都知道这是传送大阵开启的征兆,脸色都有些怔怔。

    而李太一则在这时候笑着叹道:“而人家,才不过修行了三十年而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