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六百六十九章 别和我比
    万龙魂珠一动,内中精气何其之盛?

    曾经方原怒斩大龙,每一条龙魂崩碎之后,其浓郁精气,都足以让方圆数十里内的修行之人法力暴涨一截,而如今,虽然龙魂没有被斩,但万龙魂珠入了莲池,里面本身便具备的精气,自然而然的在方原身边散发了出来,同样也是浓郁至极,一丝一缕,渗入了方原的肉身,却比生生造化丸还要强大,很快便使得方原气血旺盛,元婴也得到了充足滋养!

    “难道是老祖宗又专为我赐予了某种宝丹神药?”

    本来已经打算停下天衍之术的方原,心间顿时一喜。

    他感觉到了那充足的精气滚滚而来,心里也未多想,便立时继续了对天功的推衍。

    他也知道,如今不是矫情的时候,这等机会,或许平生只有这一次。

    如今,他可以如此快速的领悟天功,那当真是机缘巧合。

    一来,他进入了太上玄宫,在这里,时间似乎被无限拉长,近乎空灵寂灭,使得他元婴承受能力大大提升,像一卷白纸被完全展开,能以最快的速度去将忘情天功那里庞大的内容记在心里,若非如此,他仅是要阅读这忘情天功里面所有的内容,起码也得十几年功夫。

    再者,他有天衍之术,便可以以最快的速度领悟天功的内容,更重要的则是,天衍之术本来也是有限制的,无法一直运转,可是他如今他肉身在莲池之中,有着滚滚灵气滋养肉身,便可以尽情的施展天衍之术,全然没有了后顾之忧!

    这三个条件,任何一个都不可能如此容易的达成。

    也正是有了这三个条件,他才可以将别人数千年都不见得可以完全领悟的天功,在短时间之内领悟,这样的机会,或许这一生只有一回,他当然也想抓住机会,领悟的越多越好,虽然猜到了忘情岛这时候为自己滋养肉身,定然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但也顾不得了。

    恩情自有报答之日,机会却是一闪而逝!

    抱着这种念头,天衍之术便摧动到了极致,神识在这时已运转得无比之快,旁人一息之间,或许只能动一个两个的念头,但他在这时候,却是一息之间,起码上千的念头,将那庞博无尽的大道之理,天地法则,一丝一缕的消化,融入了自己心间,了悟这方天地!

    五成……

    六成……

    七成……

    如他所愿,当他在太上玄宫之中,呆了二十一天之时,他便已领悟了七成天功!

    可到了这时候,他仍然感觉犹有余力,还可以继续!

    “那便试试,可不可以将天功完全领悟吧……”

    方原眼中也闪过了一抹凝光,继续阅读起了新的天功内容。

    “不行了……快要支撑不住了……”

    而在方原只想着抓住这个机会,将更多天功领悟之时,吴妃却已倍受煎熬。

    这时候,她也已经领悟了四成以上的天功,而且在咬紧了牙关,继续参悟,试图将自己对天功的领悟提升到五成以上,可就算她这个念头再强烈,元婴却有些承受不住了。

    便如之前老祖宗所说,太上玄宫之内有大造化,但也同样有着无尽痛苦,那种将时间无限拉长的感觉,简直便是对元婴的一种折磨,而且那种折磨,并非来自于人间的真正痛苦,而是一种光阴之力,这使得她们时时沉浸在一种荒凉、孤独、寂寥的恐怖情绪之中……

    说起来,荒凉、孤独、寂寥,或许是一种很平常的情绪。

    但当这种感觉达到了极点之时,便将会是任何人都无法承受的极度恐慌。

    吴妃在这里呆到了第十天之时,便已有些不舒服,呆到了半个月时,便已经常从全神贯注的悟道之中惊醒,茫然四顾,不知身在何处,而如今,她已经呆到了二十一天之后,居然生出了一种精神无法集中,分明知道这一次的机会异常难得,却偏偏不敢悟道的感觉!

    她不敢再沉浸入那种悟道的感觉中,担忧自己会消散,会迷失在虚空里面。

    “但是,他怎么可以……”

    吴妃知道自己该离开太上玄宫了,不然道心都有可能崩溃。

    而在这太上玄宫之中,道心崩溃的下场,便是元婴消散,直接魂飞魄散。

    但偏偏,她心里有些不甘。

    看向了方原时,只见他那一部天功已经翻阅了大半,脸色却似没有半分变化,仍是细细的领悟着那天功里面的内容,轻悠自在,便似全不受这太上玄宫里面荒凉孤寂的影响,反而十分满足的模样,这让吴妃惊讶之余,生起来的,却是满满的不可思议与不信之感。

    “凭什么……”

    “他的修为不如我,年龄不如我,怎可能在这里呆的时间比我还久?”

    “我一定不会输于他,我也要撑下去……”

    “……起码,将天功领悟到五成之上!”

    抱着这种念头,吴妃咬牙坚持了下来,强迫着自己去领悟天功。

    时间悠悠,又是一天时间过去了。

    吴妃的愈发的难以抑止自己神魂深处的恐慌,这也影响到了她对天功的领悟,速度愈来愈慢,分明早在三天之前,她就已经接近了五成的边缘,可如今数日时间过去,她居然始终没有跨过这个坎,反倒是神魂时时迷失,只有偶然的清醒之中,才能感悟一丝一缕。

    她这时候,对这太上玄宫,已经生出了一种难以形容的恐慌,只想逃离。

    可每每看上方原一眼,见他端坐不动,神情平静,心里便生出了一股子不甘之意。

    她不愿走的比方原更早……

    只是,这股子不甘之意,却也渐渐让她陷入了绝望之中。

    因为方原居然全然不像是有什么影响也似,自己,似乎是在和一个石头人较劲。

    “大道为空,又求何道?”

    忽然间,虚空生电,有一个沉浑无尽的声音响彻在了吴妃耳边,震彻心神。

    吴妃已有些神识不清醒了,直接被这个问题震住,迷迷怔怔。

    面对这个问题,她一时回答不上来,只是心里开始被一种绝望的情绪所淹没。

    “大道本虚侫,又求何真实?”

    那声音再次沉沉响起,震荡万物,吴妃整个人都是一颤,面对着这些不知是幻觉,还是内心深处响起来的声音,全然不知该怎么回答,心里只是一下子便迷茫了,不知所已。

    是啊,大道本是空的,我又在追逐什么?

    大道本就是虚侫的,我又如何从中求得真实?

    那种内心深处的拷问,使得她元婴即将处于崩溃的边缘。

    她也知道自己不能再呆下去,一定要离开,但却发现,自己居然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神魂了,道心已介于崩溃之间,元婴也与太上玄宫的光阴之力纠葛在了一起,随时会消散……

    “就这么结束了么?”

    她心里被一种难以形容的恐慌与绝望淹没,几乎想要放声大吼,却一点心绪也提不起来。

    但也就在此时,她忽然间看到方原动了。

    正在用心领悟的方原,似乎察觉到了她的危机,慢慢转头看了她一眼,忽然皱了皱眉头,有些惋惜的一叹,便直接起身向她走了过来,提起了她的元婴,慢慢向太上玄宫之外走去。

    离开了太上玄宫之后,吴妃的元婴渐趋清醒,像是忽然还了神。

    她到了这时,才意识到自己之前那种无谓的较劲,给自己带来了多大的凶险。

    自己在太上玄宫之内,呆的太久了,超过了自己的承受能力。

    她听到了那种冥冥之中的拷问,险些道心崩溃,陷入迷失之间。

    倒是没有想到,在这等凶险之际,居然是方原救了自己。

    不过心下隐隐的,却也觉得有些自豪,无论如何,自己终究还没输给他。

    两个人在太上玄宫里呆的时间是一样的。

    而且细细感悟,她惊喜的发现,自己对天功的领悟,居然真的超过了一半以上,心里便立时被一种无法形容的满足之意所充斥了,毕竟,自己一直在留意着,这位六道魁首虽然在太上玄宫里呆的时间和自己一样,但看起来他一直在无谓的翻书,却没有真正领悟啊……

    似乎,是自己赢了!

    惟一让自己想不明白的是,此人道心究竟有多坚定,居然可以撑到这时候?

    自己撑了这么久,已元婴险些溃散,但他却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他们出来了……”

    此时的外界,众修看到禁区迷雾里面,那影影绰绰的两道身影,也皆是心里一惊。

    “居然撑到了二十七天,当真不错!”

    有人脸色稍缓,忍不住赞道:“便是老祖宗当年,也只是悟道一个月而已,这两人都撑到了二十七天,比老祖宗也只是差三天而已,只是不知道忘情天功,悟到了几成……”

    欣喜之余,便急急迎了上去,要接引他们出来。

    毕竟在太上玄宫里面呆的太久,一般来说,神魂都已很疲惫了。

    但没想到的是,方原带了吴妃的元婴,来到了禁区边缘之时,却停了下来。

    “不要老是想着跟我较劲!”

    低头看了一眼吴妃,方原仿佛是看穿了她的想法,道:“不然会伤着你自己的……”

    说罢了这话,他便元婴一动,直接将吴妃推了出去。

    莲池之中,吴妃惊愕的睁开了双眼,便看到禁区迷雾里,方原大袖飘飘,再度走了回去。

    顿时,她脸上的表情,如见了鬼一般的惊恐。

    禁区之外的众修,看到了这一幕,也皆是如同见了鬼也似,一时难以理解。

    “他只是送十长老出来而已吗?”

    “难道他在里面悟道的时间,居然能比得上老祖宗?”

    众修猜测,方原并不知道,他只是重又回了太上玄宫之内,再次盘坐在了蒲团之上。

    “既然已经可以领悟到八成之上,接近九层,那谁说不可以领悟到圆满?”

    自言自语着,他将无字玉书的最后一部分翻了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