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六百六十六章 太上忘情
    方原元婴展开,速度自是极快,这一进入了禁地,便立时感觉到了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感觉,若在外界,元婴出壳,所感受到的天地,自然与在肉身之中时不同,但毕竟时空还是存在的,可入了这禁地,居然感觉时空都像是紊乱了,神识都受到了强烈的影响。

    但他毕竟早就做好了准备,便也很快适应了过来,继续向前飞去。

    却见周围环境一片苍茫,与禁地之外的郁郁生机截然不同,居然寸草不生,生机全无,只能感觉到一片茫茫然的虚无,似乎天地万物,都不存在了,只存在了一个自己……

    而在他继续向前飞掠之时,便恍惚之间,看到了一方古老的宫殿。

    那宫殿就这么坐立于虚空之中,幽幽荡荡,仿佛天地的中心。

    宫殿正门处,悬着一方匾额,上面写着四个大字。

    “太上忘情!”

    望着那四个字,方原沉吟良久。

    这四个字乃道典里面常见之言,各人理解,自有不同,但方原却觉得,这四个字会悬于此殿之前,想必定有深意,尤其是进入了禁地,甚至接近了这一方宫殿之后,感受到的种种变化,更是使得他在这一刻,对这四个字生出了一种难以用言语形容的感觉,十分玄妙。

    便好似,仅仅是看到这四个字,便让他心里生出了许多感悟。

    “呵,已然得到了这个入殿的机会,还在想些什么?”

    在方原不远处,吴妃也静静的打量着这一座仙殿,但她只是略略一扫,便不再看了。

    目光淡漠的看了方原一眼,道:“说实话,我对你没有什么偏见,我也挺喜欢灵儿,可是老祖宗太疼灵儿了,她年纪大了,越大越守不住道心,红尘之意缠绕心间,她将对灵儿的疼爱,都转移到了你身上,便什么也顾不得了,甚至不惜让你这一个外人来做南海忘情岛圣子,可是你根本就不是忘情岛的人,也不会成为忘情岛的人,这圣子,你又如何做得?”

    说罢了,她轻轻摇头,低声一叹,道:“对老祖宗的决定,我们不会说些什么,可我希望你会有些自知之明,这一次我们一起进入了太上玄宫,我要与你分个高下出来……”

    “如果我赢了,希望你自己能明白些事!”

    方原听了她的话,从沉吟中醒来,看了她一眼。

    吴妃却冷着一张脸,不再多言,直接进入了太上玄宫之中。

    方原只是笑了笑,也不说什么,跟着走了进去!

    “呼……”

    在踏入了这太上玄宫之后的第一步,方原便忽然感觉有一种强横无比的气息袭卷了过来,饶是他做足了准备,也没想到只是内外之隔,这等气息便强横了如此之多,无法形容的虚无之意,直接将他的元婴包裹,犹如狂风扫落叶,他居然站立不稳,险些跌了出去。

    吴妃也迎到了这一股子狂风,但她毕竟修为要比方原高了不少,已是元婴高阶,迎着这狂风,只是脸色微变,便荡开了神识,强行定住了元婴,继续向着宫殿里面飞去,然后在殿内一个蒲团之上盘坐了下来,稳定了神识之后,这才神识一扫,向着方原看了过去。

    却见方原身在狂风之中,几乎有些站立不稳,他虽是至尊元婴境界,但这气息太过强横,一时之间,总是无法定住,不过方原也只是身形一转,却忽然像是暗合某种阵理,轻轻在这狂风里转了几转,便借着狂风的力道,来到了殿内,于另一个蒲团之上悄悄坐了下来。

    身法之妙,倒是难得,吴妃看着,只当他是取巧,冷冷笑了一声,专注于心。

    坐于殿内,这蒲团之上,元婴的感觉极为怪异,平时神魂对外界的感应,都是来自于肉身,可如今他们脱离了肉身来修行,这元婴所感应到的,便更强烈了无数倍,一切如同幻象,更如真实,皆滚滚而来,使得各种清晰无比,纷乱繁杂,难以形容的感觉,接连而来。

    确实如老祖宗所言,这种感觉若非亲历,实在难以形容!

    有时,便如刀割针刺,有时,又如火烤冰封,总而言之,凡是肉身能够感觉到的痛苦,此时都有,肉身无法感觉到的痛苦,也接踵而来,除了这些痛苦,更有一种无法言明的恐慌之意,时时缠绕着自己的元婴,使得元婴几乎要被撕裂,几乎要被化作寸寸的飞灰……

    而在这痛苦的极致,恐慌的极致,却又偏偏生出了另外一种感觉。

    便好像时间被无限拉长,甚至是消失了,整个人都空虚的厉害,却神识清明到了极点。

    “这一切,皆是魔障!”

    吴妃进来之前,早就做好了准备,这时候也不多耽搁,强行坚定了道心,抵御着诸般痛苦,维持心静,然后便轻轻捏起了一个法诀,此前便被她带了进来的一部无字玉书,便在这时候,于她身前,悄然展开,里面有淡淡的宝光散发了出来,一丝一缕,入了元婴之中。

    “老祖宗本是甚为疼我,三百年前,我成就了至尊元婴不久,她便将忘情天功传授给了我,这一百年来,我精心参悟,不敢有半分懈怠,到得如今,却也只理解了十之一二!”

    “而今,便是我参悟天功的最好时机!”

    心里慢慢的想着,吴妃道心愈发坚稳:“所谓天功,便是内蕴诸般大道妙法,艰深玄奥,暗合天地至理,不是具体的神通,却又高于神通,可逆转造化,大姐白石,当初只是领悟了三成天功,便助她突破了第一道仙源之禁,成就化神,而如今,我既然有了进入太上玄宫的机会,无论如何,也要借这个机会,将自己对忘情天功的理解,提升到五成之上……”

    “惟有如此,等仙盟四大秘境开启之时,我才可以进去寻得仙源,渡过仙源之禁,以十足的把握,成就一方化神之身,否则,凭现在的我,进入了秘境,成功可能也不大……”

    如此想着,她眼神逐渐坚定了起来。

    彻底入定之前,她看了方原一眼,只见他还在四下里打量,便忍不住冷笑了一声。

    “这就是太上玄宫的妙处?”

    方原盘坐了下来之后,自然也感应到了那种难以形容的痛苦与恐慌,他知道这种感觉无法摆脱,索性好好领悟了一番,便如冷眼旁观也似,倒是滋味十足,不过毕竟他道心坚定,远超常人,这种痛苦与恐慌,倒也不至于影响他太深,很快便已适应,打量起了周围。

    这是一方空空荡荡的大殿,十分古朴,十分的荒凉,甚至残破。

    他与吴妃,此时都盘坐在大殿中央,身前便是一方神台,可以想见,这神台原本应该是有着神像塑立的,但如今,却是空空荡荡,像是被人连根拔去,周围,也隐约可见一些阵道的残痕,只是都已经荡然无存,只有这座大殿本身的气息,萦绕万年,始终影响着天地。

    “这仙殿,是人所铸?”

    “气机怎地如此荒凉?”

    方原心里生出了许多疑问,却也一时得不到解答。

    惟有看到了那周围的残阵痕迹之时,隐隐生出了一种熟悉感,确定了一件事。

    这里的残阵,也皆是依着太古阵理而设,只是无比高明。

    “是太古大能,还是从天而降?”

    心间疑惑无数,方原倒是隐隐有了一个猜测:“老祖宗说这仙殿乃是从天而降,但这里的残阵却可以看得出,与太古阵道同属一脉,难道,这仙殿,便是来自于传说中的仙界?”

    在天元一些古老的典藉之中,曾经是存在过仙界的。

    只是仙界的存在,太久远了,甚至远比大劫的出现更为久远,久远到仿佛是假的。

    如今想来,仙界的存在,更像是因为大劫的凌虐,而使得世间修士心里生出的一种向往,那里没有大劫,只有无尽的资源与仙气,可以让人后顾无忧,长生不死,领悟大道……

    对仙界的理解,方原之前也倾向于这一种。

    但如今,却似乎证明了仙界曾经是真实存在过的……

    ……

    ……

    “算了,这些问题,终究还不是现在可以想的……”

    心间凝思半晌,方原还是轻轻摇了摇头。

    “如今,自然还是要以修行为重,只是,这修行之路……”

    方原神识一荡,便感受到了身上那一部无字天书的存在,这里面,便是修行界里人人求而不得的天功,也是修行界里至高无上的修行法典,这里面,便有着他梦寐以求的修行之路,可以让他超越元婴境界,达到化神,甚至是比化神更高的境界,成就无上之身……

    一切的一切,只看自己可以对这一部天功,领悟多少!

    强行保持了心平气静,方原将那一部无字玉书祭起在了眼前。

    神识打入其中,便感应到了道道精深博大,玄奥艰涩的大道之理与种种精妙到了极点,难以形容的法门都涌入到了他的识海之中,以着如今方原的修为,都直觉得其中的道理与法门,暗合天地至理,大道之妙,甚至一点点领悟了起来,有种神魂欲裂,难以掌控之意。

    “都说领悟天功很难么?”

    方原心里默默的想着,然后运转了天衍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