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六百五十章 讨你一笑
    红鸾舞动,震荡九天。

    那一只红鸾,本身便拥有着超越了常人想象的力量,更重要的是,它居然像是隐隐的克制了龙魂,一番畅战淋漓的大战之下,那无数刚刚苏醒的龙魂意志,便已皆被它一身的力量击溃,而后飞鸾飞天,挟着那三寸灵山,直接震荡了整片龙迹。

    周围所有苏醒的龙魂都被它的力量牵引住了,无声咆哮着,被强横无比的力量,从四面八方给生生扯了过去……

    九天之上,那一个通往了未知世界的通道,被硬生生的打碎,黑暗魔息荡然无存,一些已经沾染了黑暗魔息,化作了黑暗生灵的遗种,也在这时候被无形的天地之力绞杀!

    大地归沉,硝烟降降,这一片世界,像是被镇住,很快归于了平静。

    旭日升空,光芒万丈。

    而在这光芒之后,似乎多了一抹意志,静静的看着这一方世界。

    之前的混乱,灭世一般的大恐怖,似乎完全没有存在过,世间只有一片安宁,微风徐徐,流水潺潺,地面上的岩浆在渐渐冷却,只有那龟裂的大地,燃枯的树木,崩碎的巨岩,以及夹起了尾巴,仓仓皇皇躲在洞里不敢现身的遗种,证明着刚才的大恐怖并非只是幻象。

    方原站在了一块巨大的碎岩之上,迷迷茫茫,看向了四方。

    他感觉不到这世界上还有洛飞灵的气息存在,却又隐隐觉得她似乎在看着自己。

    “出了什么事?”

    “是谁镇压了这一切的暴乱?”

    “……”

    “……”

    此前封印三寸灵山的周围,众修皆神情惊愕,迷茫的望着四方。

    他们显然也是不了解内情的,这时候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从周围的环境上来看,似乎大劫已经被阻止,周围归于了平静,只有一些身份特殊,或是消息异常灵通的世家子,在这时候脸色苍白,抬头看向了九天之上,沉默不语,脸上的表情,都十分黯然。

    “果然还是……”

    世家子袁宵本就受了重伤,后来又加入了这一片恶战之中,伤势已无法遏止,这时候他只能扶着一株巨木,勉强的站着,看着周围的一片宁静,眼神显得异常的失落。

    “我们……现在该怎么做?”

    有人过了很长时间,才反应了过来,颤声询问。

    众修皆是一片沉默,望望周围,都是伤势极重,异常凄惨之人,该怎么做,当然便是疗伤了,只是经历了一整个日夜的恶战,丹药耗尽,伤势又极惨,可是又能怎么疗伤?

    不过,也就在他们双眼对视,有些茫然之时,周围忽然响起了潺潺流水之声。

    居然有一股清泉,从他们所在的位置中间冒了出来。

    那泉水无比的清冽,带着些许的寒气,很快便在碎石之间,形成了一汪清澈见底的寒泉。

    无法形容的充沛灵意,自寒泉之中散发了出来,泉气神异,仅仅是在旁边嗅到了这泉水的气息,众修士便感觉精神一振,肉身之内,沉闷於挤的经脉,也仿佛活络了许多。

    “这是……”

    有人心间微惊,捞了一口泉水吃了,然后脸色大变:“万年灵泉?”

    众修都惊呆住了。

    万年灵泉,可是世间最好的水,可以直接用来当作宝药服用的,乃是世间一等一的资源,众修皆是身份不俗之人,可是见过灵泉的也寥寥无几,饮过灵泉之水的更是少见,只是可以从水质与灵意辩认出来而已,忽然见到这么一眼灵泉出现,自然一个个又惊又喜了。

    以龙迹的充沛灵意,能够养得出万年灵泉来倒是不奇怪,而刚才大地崩裂,泉脉改道,忽然从地底下冒出来也不奇怪,但是偏偏就在他们身边冒了出来,却实在是惊喜了。

    而不仅仅是如此,周围响起了呦呦兽鸣,然后便可以看到一只白鹿从山间野蹦跳着过来,嘴里居然衔着一枝胳膊大小的紫色灵芝,慢慢的放到了袁宵面前,然后后退着离开。

    再之后,便是捧果的仙猿,卷着一株神果树的巨蟒!

    这些遗种接连不断的过来,将无数只存在于想象中的灵物,送到了他们身边。

    而在他们周围,也有许多植物忽然生长了出来,静静的开花,飞快的结果,灵气欲滴的果实触手可及,几乎要直接送到他们面前。

    袁宵取了一颗野果吃了,便觉得经脉通畅,肉身也有了力气,伤势在飞快的复原,公羊里吃了一截碧藕,连断臂都生长了出来。

    许玉人饮了一口灵泉水,肉身上的裂纹便在飞快的愈合,韦龙绝伸手摘落了一颗灵花,只是嗅得一口,便觉得一身法力涌动,不仅枯竭的法力开始像泉水一般升腾了起来,甚至还隐隐突破了之前的极限,达到了一个更高的层次。

    就连盘坐在地上,悄无声息的班飞鸢,都被一截金色的藤蔓裹住了,那藤蔓悄无声息,却又迅速的生长,里面有着尖尖嫩芽,如同针刺一般,悄悄的刺入他的额心之中。

    半晌之后,班飞鸢忽然奋力的喘息,惊恐未定的睁开了双眼。

    ……

    ……

    “唉,终究还是被他们做到了……”

    此时的外界,南海之上,一片无垠的碧波。

    而在茫茫碧波之上,有着一块七尺见方的小小礁石,露出了地面,在那礁石之上,正蹲着一只白白胖胖的肥猫,它晃动着长长的尾巴,似乎有些入神也似的看着南方的天空,在那天空里,正有一抹红光,正在淡淡的消失,仿佛一滩红墨,在慢慢收敛到一起去。

    周围碧波泛动,回荡着一个苍老的意志,似乎在劝着什么:“你本来就进不了龙迹,否则你一进去,那些沉睡的老龙残灵便直接苏醒了,他们又还能够再做些什么?如今这个结果,虽然不是那么好,但也算不错,起码仙盟赌赢了,用一个丫头的死,换取二十年……”

    “喵……”

    那一只白猫,忽然低低叫了一声,似乎有些愤怒。

    那苍老的意志低叹了一声,缓缓道:“不错,她现在确实没有死,但一个小娃娃,孤身镇守边界二十年,再也无法归来,又与死有何差别?或许对那个小娃娃来说,这女娃真正的死了更是一件好事……否则他若知道了这个真相,却又能为力,岂不是更为痛苦?”

    白猫听了此言,眼神变得冷厉了几分。

    忽然表情变得有些冷嘲,背后长长的尾巴在虚空里飞快书写了起来。

    那尾巴灵动,划出的轨迹异常的玄奥,仿佛在记录着什么。

    苍老的意志有些诧异了:“既然无法接她回来,你留下她在虚无的座标有什么用?”

    白猫冷冷的笑着,轻轻叫了一声,仿佛在问:“那他们做的就有用?”

    那苍老的意志低声道:“他们做的有没有用,就看他们怎么利用这些龙魂了……”

    ……

    ……

    “老方,这……这是什么?”

    龙迹之中,方原在那岩石上站了很久,脸色只是显得异常的迷茫。

    而在他身边,宋龙烛本来就修近近废,难言其惨,站起身来也难,可就在他身边,居然慢慢生长出了一株仙桃树,上面的仙桃压弯了桃枝,几乎垂到了他脸上,宋龙烛伸手摘了一颗仙桃,只是咬得一口,整个人便惊的几乎呆住,脸色又惊又喜的看着自己的身体。

    吃了几口之后,他甚至已经可以直接站起来了。

    “乖乖,还有这造化?”

    宋龙烛满面的难以置信,犹以为活在梦中。

    但听着他的话,方原沉默了很久,却从岩石上跳了下来,他如今也是肉身虚弱,这一跳下来,却几乎要摔倒,但他还是咬着牙,沉默不语,慢慢的站起,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哗啦啦……”

    他刚走了一步,身边有泉水涌动,一眼灵泉从地底涌了上来。

    方原置之不理,继续向前走。

    身边又有一株仙梨生出了出来,一颤一颤的引着他的注意力。

    但方原只是咬紧了牙关,面色只是显得无比阴沉,也不理会这些,继续向前走,于是他身边便不时有无数的天材地宝出现,每走一步,便有灵泉冒土而出,灵气死气赖脸也似的向他身上缠了过来,奇花异草,神药宝果,随着他走过的地方不停的生长,热闹非凡。

    宋龙烛看的都呆了,犹豫了半晌,想过去摘上一颗。

    可是他去摘时,仿佛有个不悦的眼神看了他一眼,直吓的他手不敢伸出去了。

    方原走过之后,到处都是天地之间罕见的资源,就好像是有某个意志,在讨好也似,将这龙迹里面,所有的好东西都送到他身前来,只希望着向他陪个罪,讨他一笑。

    方原知道这代表了什么,但却不想理会,只是往前走。

    也不知走了多久,周围便已经不仅仅是生长出奇花异草,冒出灵泉来了,忽然间天空之中,有一个红色的珠子直飞了过来,静静的悬浮在了方原的面前。

    那是一颗拳头大小的珠子,呈半透明状,可以看到那珠子里面,居然有着丝丝缕缕的气息,每一道气息,都是一条龙形的存在,有鳞有爪,须发纤细,灵动非常,在这珠子里面,游来游去,无比的神异。

    方原向前走,这珠子便向后飞,方原停下,这珠子便也停下。

    他转弯,这珠子便跟着他转弯,他站住了不动,这珠子便在他面前不断的转动。

    方原看了这珠子很久,最终低叹了一声,伸出了手去。

    那珠子立刻掉了他手掌里,红光微闪,某种无形的联系,与他神魂融合在了一起。

    耳边,似乎隐隐响起了一声银铃般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