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六百四十八章 最后一个方法(三更)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望着那虚空之中的一轮红日,红光漫天,又感受着虚空之中,那一道一道正在缓缓苏醒的意志,仿佛一只又一只的眼睛从四面八方睁开,所有修士在这时候都彻底慌了神,六神无主也似,拼命大叫着:“难道是我们斗法引动的声势太大,所以才将龙魂给唤醒了吗?”

    无法形容他们这一刻的表情,苦苦撑了一整天,不知多少人都付出了难以形容的惨痛代价,才果刚刚才击退了那无穷遗种,以为希望到来,结果却是出现了这意料之外的一幕。

    这使得他们心里,无法形容的悲苦与绝望。

    “出了什么事?”

    盘坐在了原地的班飞鸢身边兀自飞舞着那三百六十一道算筹,这时候他双目已盲,双耳已废,甚至随着神识的崩毁,神念都已经虚弱到了难以形容的地步,对于外界的感应,也不再那么灵敏,本以为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他最后一缕神念也快要消散,可是忽然间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便一下子紧张了起来,用尽了全力,张大了嘴向着周围大喝了起来。

    李红枭等人皆面露绝望之色,但看着一脸惶急,脸色灰暗,却不知周围发生了什么,只是顾着干着急的班飞鸢,不忍心告诉他真相,毕竟,他为了封印三寸灵山,付出太多了。

    “封印完成了,大家都很开心……”

    李红枭握住了他的手掌,一道神识打入了他的识海。

    “原来是这样……”

    班飞鸢脸上,露出了一抹心有余悸的笑容,缓缓点了点头。

    但李红枭再次转头向半空之中看来时,却已经是满面泪痕,半空之中,三寸灵山便如一轮烈日,光芒四射,将殷红如血也似的光芒,投到了他们每个人的脸上,如同嘲讽。

    ……

    ……

    “哈哈,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而另一片战场,吕心瑶分明已经快要被洛飞灵封印住,但在这时,却是厉声大笑了起来,声若枭啼,带着一种凄厉之音:“那个家伙,安排的太巧妙了啊,你们所有人,都不过是棋子而已,都只是他与易楼斗法的棋子,而这一次的交锋,终究还是他赢了一筹……”

    他笑的猖狂,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不过,这也早就在我的意料之中,那个家伙太可怕了,他无所不通,无所不晓,你知道这个丫头为什么要去投效他吗?就因为这个丫头意识到了我的存在,她害怕我,所以她才去找那个人,而那个人,只是看了一眼……他只是看了一眼而已,便看破了我的存在,这样的人,你们又怎么斗,你们又怎么可能斗得过他?”

    在她的笑声里,洛飞灵沉默了下来。

    她在这时候显得非常平静,转头看向了龙迹之中。

    轰隆!

    在这时候,随着那无数道龙魂睁开眼睛,天地之间红茫茫一片,无数道灵脉都发生了变化,在这时候灵气飞腾游走,汇聚一方,便好像是一个忽然间打通了奇经八脉的人一般,一下子经络皆顺畅了起来,拥有了无数的力量,但紧接着而来的,便是潜力的消耗……

    大地开始龟裂,巨山开始倾塌,河流开始干涸。

    本是风影秀丽,一般瑰丽的龙迹山河,在这时候变成了一片魔地,巨大的树木燃起天火,林间的遗种苍皇奔走,然后被地底涌出来的岩浆吞没,倾刻间化作了一具具骷髅……

    所有人都已经绝望了!

    “吼……”

    而随着这天地大变出现,那遍布于龙迹之中的灵脉,在这时候也渐渐汇聚了起来,以三寸灵山所在的区域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灵气漩涡,而那灵气漩涡之内,有一道澄黄色的光柱忽然间出现,直冲九天,将天空之中的乌云,搅出了一个巨大的黑洞……

    洞里面,有森森的黑色雾气涌了进来,带着一股子让人绝望的气机。

    有被这天地巨变惊动,展翅乱飞的遗种,正从那黑洞附近飞过,沾染上了那黑色气息,忽然间就变了,身上开始燃起黑色的火焰,从活生生的生灵霎那间化作了死物,于空中狰狞怪叫,目光幽幽,眼底升起鬼火,然后呼喇喇展翅,向着身边的其他生灵扑杀了过去。

    “黑暗魔物……”

    “那……那就是黑暗魔息进来的通道吗?”

    不知有多少人都看到了那一条通道的存在,绝望的大叫了起来。

    “大劫……降临了?”

    随着那一条黑暗通道打开的时间越长,便也有越来越多的遗种沾染上了那种黑暗魔息,化作了狰狞的黑暗魔物,向着四面八方冲杀了过去,凶狠莫测,带着一股子绝望的气息。

    但迎着这么多黑暗魔物的攻袭,那些修士们,甚至都不愿再抵抗。

    他们都已经陷入了绝望之中!

    ……

    ……

    “果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吗?”

    洛飞灵的小脸,在这时候,也变得惨白了起来。

    她抬头看着那一条仿佛贯通了两个世界的通道,以及从那天上的通道里面渗入进了龙迹的可怖魔息,甚至在那通道的另一端,似乎还有着一些能够让人感觉到更为恐怖的存在,这终于使得她脸上露出了一抹苦笑,目光有些憔悴一般的,向着南方的一个地方看了过去。

    “凭什么……凭什么……”

    在那里,一身是血的方原站了起来,他怒睁着双眼,狠狠的望着天空。

    双眼之中,几乎要溅出血来。

    他平生从未有一刻,脸色如此时一般的狰狞。

    一边怒吼着,他一边拼命撑起了体内仅存的法力,握起了手里的剑,身形陡然冲天而去,一道在这时候已经显得极为黯淡的剑光,却挟着他无穷无尽的不甘与怒火,直斩向天!

    他斩向了那个通道,似乎要凭着一己之力将那通道斩灭!

    可是他只飞出了百丈不到,便忽然间法力不济,重重的跌了下来。

    这一跤摔的不轻,似乎可以听到他骨骼碎裂的声音。

    他满面的不甘,想要再度爬起。

    但再多的不甘与怒意,也无法改变他肉身崩裂,法力消耗一空的事实。

    他能够做的,似乎只有一次次跌倒,再一次次爬起来。

    直到一只轻柔的小手扶住了他,他才终于勉强站稳,转过了头去,便看到了洛飞灵,她小脸上满满都是不忍之色,数道亮晶晶的泪痕直垂到了她的嘴角,但她还是勉强维持着平静,小声劝道:“方原师兄,不要再硬撑了,你先坐下吧,你已经做的够多了,够好了……”

    “我们要失败了……”

    方原看着他,绝望一般的道:“可是我们怎能失败?”

    “我们不会失败的,无论怎样我们都会赢……”

    洛飞灵扶着他,笑了笑,脸上还挂着泪珠儿,却笑的无比灿烂,道:“那黑暗之主以为自己多聪明,其实他笨的很呢,他觉得自己无论怎样都会赢,但实际上我们才是最后的赢家呢,没能封印了三寸灵山,也不要紧,我们还有一个方法,总是可以赢了他们的……”

    说着话时,她已慢慢转过了头,向那半空之中骄阳一般的红色烈日看了过去。

    “你去哪里?”

    方原忽然翻掌,抓住了她的手段,沉沉低喝。

    “我哪里也不去……”

    洛飞灵转过了头来,看着方原,轻轻摇了摇头,道:“哪里也去不了啦!”

    在她说着话时,她的身形不动,仍只是让方原抓着她的手,但在她身后,却有红光隐隐,丝丝缕缕的光华飘向了高空之中,而后现出了一只巨大的红鸾,身上散发着难以形容的红色流光,像是一道道丝绦,千丝万缕,无形的震慑力轻轻柔柔向着四面八方散发了过去。

    “吼……”

    周围那无数正在苏醒,或是已经苏醒的龙族意志,似乎被这一道意志激怒,虚空之中,立时便有无数的无形气机遥遥击了过来,每一道都带着种足以毁天灭地一般的意志。

    可是那红鸾飞舞在半空之中,却轻轻挥翅,便将所有的意志都已击溃。

    没有什么能够阻止,它直接飞到了那一轮红色烈日之上,巨翼遮天蔽日,那丝丝缕缕的神光,在这时候忽然间漫天扩散了开来,便如同化作了一片一片的云彩,直将那一团三寸灵山化作的红色烈日裹了起来,而后云气上浮,直直的向着那九天之上的通道涌去……

    “方原师兄,很感谢你,你真是太厉害了,棒棒哒……”

    洛飞灵转过了身,目光柔柔的看着方原,笑的像以前一样,眼睛弯成了月牙,露出一口结实的小白牙:“这一次你真的做的超出我的想象了,我没见过比你更厉害的人,也没有见过比你更有责任的人,这真的说明,我看人的眼光真的不错,一眼就挑了个最好的……”

    “可是,我要对你说声对不起……”

    她的声音微微低了些,凄然道:“你做的很好,我也该去做自己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