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六百四十六章 剑自天上来
    一道剑光自天而降,光照龙迹三千里!

    在这剑光落下的一刻,天地之间的万事万物,都仿佛变得缓慢了下来,这一剑的剑光,仿佛已经跳出了天地之外,挣脱了天地之力的束缚,自心间起,却自天上飞落。

    不动明王迎着这一道剑光,整个人都已陡然色变。

    这一刻,他再也顾不得其他,猛然间一口气吸了进来。

    完全顾不上周围有没有什么剧毒,只求能够撑得过眼前这一霎,而随着他这一口气吸纳了进来,天地之间,滚滚力量都凝聚到了他身前,使得他身周金光前所未有的明亮,仿佛是生死之间的危机激发了他的潜力,这金光之盛,甚至远远的超过了他之前的修为。

    轰!

    在这强横无边的金光之下,就连周围困着他的星宿旗,都被他震飞了,散落到了四面八方,但还不等他身形活动,方原那一剑便直接斩落了下来,明亮无比的剑光与那身上那波滔一般汹涌的金光抵在了一处,双方似有那么一霎,凝固在了半空之中,光芒无比刺眼。

    但也只是一霎的胶着,那一剑道光便缓缓的向下落去。

    犹如实质一般,无物可伤的黄金光芒,在这时候开始变得绵软,被剑光缓缓分开,然后那一道剑光一点一点,将黄金光芒分开在了两边,一点一点,一分一分,斩落了下去。

    “嗤!”

    在神念之中,这过程无比的艰难,无比的缓慢。

    但在现在之中,只是一息之间的事情!

    轰隆!

    无穷的金光忽然间向着四面八方狂涌了出去,犹如金色的浪潮,汹涌可怖,一圈一圈的向外扩散,将周围的地势不断的刮去一层又一层,形成了一个以落剑之地为中心,层层向外递减的巨大圆坑,足有十余里地,都被削去了一切山石,露出了光滑而鲜艳的岩层。

    ……

    ……

    “太阳已经升起来了,马上要结束了……”

    此时的三寸灵山周围,一片战场,已经达到了最惨淡之时,甚至说,都已经过去了最为激烈的时候,双方都已疲惫不堪,只是死死的撑着,许玉人、韦龙绝、丰梁鬼修,甚至是本就受了重伤的袁宵,这时候也一个不退,死死的咬紧了牙关,守在了这一片战场之外。

    就连候鬼儿,这时候也骑在了那一头龟甲凶豚的背上,牢牢占据了一个方位,也不让那凶豚冲出去厮杀,只是守在了原地,将所有冲了近身的遗种们给狠狠的撞了出去。

    当然更重要的是,它身上散发了出来的凶威,居然使得周围的遗种们都有些混乱,毕竟这龟甲凶豚,也是龙迹里面最强的龙种之一,与其他龙种一样,都有着驱使百兽之威,周围的遗种本就是受到了这种驱使才冲了过来的,如今却一下子混乱了,不知该冲该退。

    虽然由于其他龙种数量更多,加起来凶威更强,使得他们还是攻了上来,但毕竟神识有些混乱,攻势却松了许多,而这,便也使得这封印三寸灵山的众修压力更小了不少。

    “唰!”

    然后在他们的东南方向,一道剑光贯穿天地,旋及便是黄金光芒大盛,四下里迸裂。

    那佼佼神光,铺天盖地,席卷四方。

    望着那一道明显占据了上风的剑光,负责这片战场的三只大妖,忽然间心头便有些发凉。

    他们知道那是不动明王在与方原恶斗,也知道这等声势贯彻天地,必然代表着两个人即将要分出胜负,他们不知道方原如何才撑到了现在,使得不动明王一直没有机会过来,但心里却生出了一种恐慌至极的感觉,忽然间拼命大叫了起来:“上啊,快冲上去……”

    可让他们想象不到的是,随着东南方向的光芒落下,接着便是一片死寂。

    更为恐怖的是,半晌之后,这周围的龙种与遗种忽然间都是一怔,仿佛大梦初醒一般,任由他们拼命催促,但那五只龙种,除了死死跟上候鬼儿的凶豚以及已经被斩杀的血纹鹰、魔蚯之外,其他的全都不要命也似的向外逃去,居然再没有继续攻向三寸灵山的意思……

    “这是怎么回事?”

    那三大妖将同时吓的脸色惨白。

    虽然口中在问是怎么回事,但他们心里没有比他们更明白是怎么回事的了。

    这些龙种,本来就是被不动明王驱动的。

    若是它们忽然间清醒了过来的话,那岂不是说明不动明王已经……

    “唰!”

    趁着他们发怔,身边的韦龙绝与公羊里两个人同时冲了上来,韦龙绝咬紧牙关,手中银枪如龙,狠狠向前搅出,直将那一头手持三叉戟的牛妖捅出了两个窟窿,然后两手持银枪狠狠向着空中一挑,一身法力浩荡荡展开,直将这牛妖将肉身带神魂,皆化作了血雾。

    而公羊里则是直接出现在了那一头虎妖身后,大手盖落,一手捏住了这虎妖的头颅,任由得那虎妖惊恐异常,拼命大叫,还是被他生生将头颅撕了下来,然后一把狠狠捏碎。

    至于那只蛤蟆,早就被人一轰而上,乱拳打死了。

    直到临死之前,这三只大妖还是一片迷茫。

    那怎么可能?

    不动明王怎么可能会输,怎么可能会死?

    ……

    ……

    “他怎么可能这么强?”

    另一片战场里,吕心瑶咬紧了牙关,与洛飞灵恶斗着,在她们身边的虚空里,已经摆满了一具具棺材,不过这些棺材里,却没有躺着一些像三位傀儡护道者一样的高手,只是一些邪尸,邪宝,还有一些散碎的阴毒法宝等等,如今皆已经被一刀斩碎,铺满一地。

    而洛飞灵则是手持红色大刀,直将她杀的妆容散乱,一身香汗,全然没有了起初的雍容之意,一个不留神间,连手里的剑都被洛飞灵斩断,然后狠狠的强压了下来,吕心瑶身形一个不稳,单膝跪在了地上,眼神已经变得无比的惊恐,目光散乱的向着南方看了过去。

    那一贯穿天地的剑光,几乎完全崩碎了她的自信。

    “早就说了你们一定会输!”

    洛飞灵手中大刀狠狠压了下去,那刀锋距离吕心瑶的眉心已不过半寸之遥。

    “轰!”

    可是随着她刀锋下落,吕心瑶眼神惊恐到了极致,却忽然像是昏厥了一般,脸色微变,眼中出现了些许迷茫之色,再之后,忽然清醒了过来,霎那间,一身气机都已经变了。

    她看向了洛飞灵,声线忽然变粗了许多,就像是一个男人。

    低低的一笑,她嘶哑着声音道:“你确定吗?”

    “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盯着她不放么?”

    洛飞灵听到了这个声音,却是显得分毫也不意外,只是冷冷看着吕心瑶,低声道:“因为我从一开始就在等着你的出现,我知道你们这些被大劫吓破了胆的妖魔鬼怪有多么的无耻,知道你们愿意躲在后面操控一切,所以我一直等着你,不会让你们坏了方原师兄的事!”

    在这话说出来时,她眉心陡然间红光一盛。

    居然有一团流火飞了出来,隐隐形成了一只红鸾模样,狠狠向吕心瑶冲了过去。

    而在这一霎,吕心瑶也是脸色大变,一声怒吼,气机狂涌。

    两个人居然都是在这时候,气机强盛了无数倍。

    ……

    ……

    差不多有盏茶功夫,那无尽的硝烟与灰尘,才终于缓缓散去。

    方原从空中坠落了下来,单膝跪地,身形一个踉跄,险些便一头栽倒。

    这时候,他整个人都已经变得虚弱至极,身后的不死柳,都已经黯淡到了极点,仿佛再无半分生机,浑身上下,青袍破破烂烂,撕裂之后,可以看到他那布满了裂纹的肉身,鲜血不断的从裂纹里渗了出来,甚至某些地方,都露出了骨头,而骨头上,也满是裂纹。

    最可怖的是他的精神,这时候也显得萎蘼之极,似乎要晕厥一般,气机虚弱到了极点。

    心意剑是没有尽头的强大,但对神识的消耗,也是难以形容的可怖。

    不过,虽然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但方原抬头看向了眼前的一物,却忽然笑了笑,心里放松了一些,在他的面前,已经没有那个不动明王的身影了,只有一个三尺多长的铜印,看起来很是古朴,上面布满了道纹,这时候静静的留在地上,已经从中间,被分成了两半。

    那不动明王说的没错,他果然是老铜成精!

    不知这是哪一年的古物,但活到了如今,得了灵性,化作人形,也是奇事一桩了。

    “就是这东西,将我们所有人都杀了?”

    旁边一个嘶哑的声音响了起来,泥土渐渐开裂,露出了一个一身是伤,脸色苍白的男子,却正是宋龙烛,他被不动明王提了回来,便已接近是废人,无法在这一场大战之中帮上方原的忙,但他毕竟也是修为不低,却是用最后的神通,将自己藏在了地下,佼幸活了下来。

    “不错,就是这么个东西……”

    方原看了宋龙烛一眼,两个人差不多都是一样的凄惨。

    看着彼此的惨状,两个人想说些什么,但终究,却是忽然对视着苦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