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六百四十五章 老铜为石,为我磨剑
    依着方原的性子,平时自然不会参研毒道,不过他说的很对,丹毒不分家,都是药性的转化,会炼丹的,自然便会炼毒,甚至某些时候,炼丹之时火候稍稍改变了一丝,便炼成了毒,而本是要炼毒的,稍微改变下份量,便也成了丹,而且丹道千变万化,某些特殊的情况下,本来就是炼成了毒之后,针对某些特定的情况却成为了良道丹药的,也并不罕见。

    最主要的是,方原那一只蛤蟆本身就可以炼丹,那是一方小天地,方原可以任意控制里面的变化,无论是风向还是火候,都可随心而变,比世间任何的丹炉都要好用……

    再加上,方原用来炼毒的,本来就不是凡毒。

    那些宝药与神药,甚至都是这世间难寻的奇珍,其中有很多,甚至已经超出了神药的范畴,而方原在蛤蟆肚子里,养这些药也养了很多年,没少用宝液浇灌,如今也终于成熟了不少,本是留作大用场的,倒是没有想到,第一次用他们来炼的,居然是伤人的毒……

    金身胖子本是老铜有灵,化作生灵,凡毒难伤,甚至是驼背负山使的血蛊,都很难伤到他,可是方原炼出来的毒雾,却有着腐金蚀铁之能,便是被他吸入了体内,都感觉那种毒雾在拼命的损伤着他的经脉,就算无法致命,也会将他的经脉融化,使得他力量大损!

    因此,他一旦发现了那等毒雾的可怖,立时停止了对周围法力的汲取,脸色瞬间变得阴沉了起来,直到这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如今的局势或许真的脱离了自己的掌握了。

    若是方原没有被星宿旗将他困住,他还可以四处游走,去别的地方汲取天地之力,但如今被困在了这里,却动弹不得,而不汲取天地之力,又不可能破开这星宿旗的束缚……

    “轰!”

    他心思只是微微一沉,便忽然间将黄金杵重重挥出。

    六道黄金杵,再加上他座下的神龙之力,皆凝聚到了一个点,狠狠的向着这一片大网的西北角打去,却是已经顾不得这许多,便要先集中一身力量将这一片束缚打破了再说。

    “收!”

    可是方原察觉到了他的意图,身边便立时有竹筹飞舞了起来。

    那一百零八道星宿旗,本不是凡品,甚至是世间顶尖的阵道异宝,麻衣问机使死后,这星宿旗便成了无主之物,可是方原想要将它们炼化,却也不容易,他其实只是在利用三生竹筹,演算出了那阵旗之上包裹着的一百零八道残阵之力,然后借这残阵之力困守敌人。

    早在他扯来三寸灵山时,便已经展露了对这残阵之力的掌控,只是三寸灵山一动,所有的残阵之力便消弥的消弥,变幻的变幻,无法为他所用,倒是这一百零八道残阵之力,借着星宿旗的庇护保留了下来,而今麻衣问机使又死了,倒是一下子便便宜了他。

    “邪门外道,也想囚我?”

    金身胖子似乎也没想到方原有这么多的“花招”,早在之前大战之时,他便自忖已经看破了方原的实力,只是没想到,方原的真正实力居然不仅仅是斗法,还有这些手段。

    而今,他也隐隐明白了。

    这么多手段,方原一直强压着不用出来,难道是要跟自己客气么?

    这厮……怕是从一开始就暗中布局,想着斩杀自己啊!

    大喝声中,无数金光凝聚在了一起,狠狠向着一方阵角打了过去。

    轰!

    虽然他中途停止了对天地之力的汲取,力量没有达到巅峰,但居然也将那一片阵角打的猛得向外鼓了出去,似乎只差一线便要破开,但方原运转三生竹筹,却也立时使得那一百零八道阵旗疯狂的飞舞了起来,将他那一杵之力不停的化解,牢牢束缚到了他的身上。

    与此同时,方原左手高高抬起,飞快的在虚空之中画下了无数道符篆。

    便只见得天地之间,忽然间青气飘飘,连接有无数的大山幻影落将了下来,一座接着一座,虽然只是幻影,却比真正的大山更沉重,一连九座大山砸落,死死镇住了这胖子。

    “唰!”

    金身胖子座下的神龙,都在这等强的力量之下,被镇压的化成了一座无形的力量,散溢于了虚空之中,而这金身胖子则死死的扛住了九座大山之力,狠狠的向着方原看了过来。

    “区区雕虫小技,也想伤我?”

    金身胖子愤然大喝,硬生生扛着九座大山走了三步。

    然后他眼底冷焰幽幽,恶狠狠的大喝:“吾乃不死不伤之身,你就算镇住了我,又能奈我何,你的神通,你的力量,终有消耗完的时候,本座脱身出来,一样可以将你斩杀!”

    迎着他的大喝,方原只是面无表情。

    手中邪剑一掷,飞回了蛤蟆嘴里,而他则右手双指并起,捏起一个剑诀,随着这剑诀出现,天地之间,便陡然间出现了茫茫雪意,再下一刻,这无尽的茫茫雪意,却飞快的凝聚了起来,化作了一道凝聚到了极点,犹如实质一般存在的剑光,飘在他的头顶!

    心意剑!

    十年雪原苦修,磨炼出来的一道心意剑!

    在此之前,方原已经施展过一剑,但却没有斩向这金身胖子,而是斩向了王纣。

    但如今,他则再没有半分犹豫,回身荡袖,剑诀向前一指!

    “咻!”

    那一道剑光便突然间出现在了金身胖子身前,结结实实斩在了他的胸口之上。

    难以形容的巨大力量,死死的冲击到了金身胖子的胸口位置,直溅起了点点金芒,一声清越而又刺耳的鸣金身之声响起,连绵不绝,仿佛神通,将周围一片岩石都震碎了。

    就连金身胖子,在这时候也脸色大变,紧紧的闭上了双眼。

    他的胸前,道道金光流转,几乎刺眼。

    而在金光与剑光都消失了之后,他缓缓睁开了眼睛,忍不住放声大笑了起来。

    在他胸前,出现了一道血痕,入肉只有寸余。

    鲜血滚滚滑落了下来,淅淅沥沥,看起来伤口甚是可怖。

    但无论是他,还是方原,都知道这等伤口,是远远伤不了他的筋骨的。

    “我说了,你杀不了我……”

    金身胖子脸色本是显得十分平静,但在这时候,却也出现了一抹狞色。

    他的声音显得极其沉重,带着无比的自信:“吾本老铜得道,得吾主点化,修得不动明王神法,虽只神法,但暗合大道之理,夺天地之力为吾所用,尔等神法,于吾便是天功,修得一具不伤体,铸就一颗不死心,任尔剑道精妙,修为精深,伤不得我,又谈何……”

    那声音响起,便如暗雷,在虚空里不停震颤,连绵不绝。

    这声音里,仿佛带着一种无形的震慑力。

    可是方原听着这些话,根本不为所动,他那一剑斩下之后,甚至都没有片刻的犹豫,只是观察了一下金身胖子胸前的伤口,便又立时再度捏起了剑诀,一瞬之间,周围再次剑意大盛,然后在他强横无边的道心之下,飞快凝炼了起来,又一次化作了一道剑光……

    ……甚至比之前那道剑光还要明亮!

    金身胖子话还没有说完,便一下子闭上了嘴,眼神有些惊惧。

    “你……”

    他话犹未落,那一道剑光便忽然间斩在了他的胸前。

    “嗤”的一声,漫漫剑意飙散而来,金身胖子身前鲜血迸溅,金光黯淡。

    一道足有三寸之深,半尺之长的剑伤,出现在了他的胸口位置。

    就连这金身胖子,也似被伤到了肺腑,嘴角现出了一抹殷红,费了好大力气才咽了下来,眼神无比复杂的看向了方原,有愤怒,但更多的则是不解:“为什么,你这是什么……”

    “此乃心意剑!”

    方原平声静气的回答了他。

    “剑如心意,无物不斩!”

    说着话时,他已第三次捏起了剑诀,低头看着不动明王的脸,道:“我在雪原深处磨砺十年,修得一剑,道心有多坚,此剑便有多利,可斩万物,可斩大道,更何况是你?”

    “自从入得龙迹,便被你等戏耍,阴谋陷害,心间不忿,攒下诸多怒意,而今万物不虑,只想杀你,心意有多强,便看强敌有多强,换句话说,这时候的你有多难斩,我的心意便会越强,说什么老铜成精,夺天地造化,现在的你,不过是我剑下的一块试剑石而已……”

    “我倒希望你更难斩一些,也就帮我把剑磨的更锋利些!”

    “……”

    “……”

    在他说着这番话时,身边剑意已是越来越重,无尽增涨!

    也是在这一霎,天地之间,夜幕消散。

    东方已现出了鱼肚白,一轮旭日不知在黑暗里攀爬了多久,终于战露头角。

    那一道剑光,与旭日放出的第一缕阳光结合在了一起,直接耀眼到了极点,居然生出了一种沛莫能御的,破无尽黑暗的茫茫生机,呼啸一声,随着方原的剑诀一指,直斩了下来。

    声音雄浑,震彻四方:“老铜为石,天地为鉴,证我一剑大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