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六百四十三章 天赋神通(三更)
    “如此死了,怎可甘心?”

    距离方原与不动明王三百里左右的地方,濒临绝境的王纣哀哀低叹,一片失落,一片绝望,但是这种绝望到了极点之时,他却忽然间仰起了头来,声音似哭似笑:“绝不甘心!”

    他声音低沉,犹如咆哮:“吾为王家道子,注定飞腾九天,岂可如此便死?”

    “是时候了,杀了他!”

    望着王纣犹如疯癫也似的模样,三位傀儡护道者以及剩下的六具神尸,忽然间都朝着王纣冲了过来,他们感觉得到,王纣这时候已濒临崩溃,只差半步,便终于还是集中起了所有的力量,要帮王纣踏过那一条凶险至极的线,将他打到崩溃。

    吼声之中,六具神尸在前,三位傀儡护道者在后,同时激起了道道神通,森然可怖的打到了王纣身前,横扫一片虚空,似乎要将他直接裹起来。

    而迎着这一片神通攻袭,王纣似乎绝望了,并未躲闪。

    他甚至连黑色长刀与火鸦葫芦都收了起来,任由得那些神通打入了自己体内。

    “成了?”

    三位傀儡护道者大喜,心里松了半截。

    可也就在此时,王纣那显得有些淡漠的眼神忽然看到了他们脸上。

    只是这一个眼神,使得三位傀儡护道者便同时心里一寒,预感到了某种不详的意味。

    “收拾不了你们这些杂碎,吾有何资格再称中州小圣?”

    王纣声音低低大喝了起来。

    轰隆!

    随着他一声大喝,忽然间暗运了某种疯狂的法门,在他识海之内,似乎有某一种东西,忽然间便在这时候破碎了,头顶之上,紫光大盛,而后化作了缕缕紫焰,那紫焰直接将他包裹了起来,使得他整个人便像是一个大火球,而后紫焰向外翻腾,已成了一片火海!

    “你……你这是……”

    那三位傀儡护道者见得这一幕,直吓的心神一震,难以置信的大喝。

    “我这种人,要死,也要死的惊天动地!”

    王纣目光冷冷的看向了他们,忽然间飞身直上,挟着一片火海冲了过去,森然低喝:“便是燃尽神魂,便是永生再不入轮回,老子也要在临死之前,挑几个不顺眼的带走!”

    哗啦啦……

    那无边紫焰淹没了过来,霎那间吞噬了周围无尽虚空,六具神尸皆被吞没在了里面,三位傀儡护道者,见状便急忙要逃走,但紫焰急急卷来,势若闪电,铺天盖地,他们又能逃到哪里去,还是直接便被这紫焰卷在了里面,惊吼之声不绝,却渐渐被紫焰淹没了起来。

    就算如此,还并未结束,这紫焰还腾腾向着驼背负山使与吕心瑶袭卷了过去,直吓的那两人转身便逃,可是王纣身形跳起在半空,一只火掌狠狠抓了过去,吕心瑶急切间回身扫在了驼背负山使的胸口,直将他扫得向王纣落了过来,一把握在了手中,自己却急急逃遁。

    “南海的丫头,那贱人交给你了,帮我杀了她!”

    王纣力量已到了极限,便不再强行去抓,神情镇定了下来,向着洛飞灵说了一句。

    然后他单手一震,一道仅剩的残余神念裹着黑色大刀与火鸦葫芦向方原飞了过去,传递了他最后的一句话:“我这法宝先借给你了,剩下的任务我帮不上了,你帮我做完他!”

    说着话时,他身边的紫焰已燃烧到了极点,然后开始节节崩碎。

    随着一场惊天动地的响声,三千里之内,都可以看到一道紫焰冲天而起,贯穿了天地之间,炙烈的光华闪烁三千里,将这一片龙迹都照成了紫莹莹的颜色,神圣而悲烈!

    ……

    ……

    “出了什么事?”

    在这一刻,就连三寸灵山附近正在恶战的众修,也忍不住转头向那个方向看了过去。

    那一片战场距离他们也有了些距离,肉眼是看不见的。

    但他们却同时感觉到了那一抹悲壮的豪情。

    “到处都有人在拼命啊,我们又怎可怠慢?”

    所有人在这时都红了眼眶,拼尽了性命,狠狠向着源源不断冲了过来的遗种们杀了过去,这却使得他们那几乎即将崩溃的防线,都一时撑了起来,只是,周围龙种飞舞,大妖冲杀,接连不断的光芒扫落下来,还是使得他们那防线不停的被冲撞,岌岌可危,似要崩溃。

    尤其是那一头龟甲凶豚,更是挺着獠牙,不停的撞向了防线,它每撞一次,都比数百只遗种的冲击还要强,已然震得那些防在了外面的修士脸色苍白无比,胸间血气翻涌。

    “不好了,不好了,要死了啊……”

    防线最里面,是正在封印三寸灵山的班飞鸢,李红枭等人,而再外面一些,便是候鬼儿这等帮不上忙的人以及之前受了重伤,无法参战的袁宵等人,可是如今,就连袁宵这等重伤之人,都被人扶着,强行施展神通去参战了,于是这里面,便只剩了候鬼儿一个。

    他天生对危机敏感,这时候大祸即将临头,便更是吓的瑟瑟发抖,惶惶不可终日。

    惊恐之下,他想找方原护着自己,但方原远在千里之外大战,如何找得着,想找洛飞灵,也根本不知她在哪里,想找宋龙烛,同样不见影子,想找许玉人,却见许玉人这时候已经满身是血,一脸俊脸也显得异常狰狞了,这使得他只能可怜兮兮,看向了三寸灵山。

    那里看起来安全些,只有班飞鸢与李红枭等人在急急的布置着封印。

    可是他还没靠过去,班飞鸢似乎感觉周围的喊杀声,惨叫声太过刺耳,影响到了他的封印,便向李红枭使了个眼色,李红枭会意,便干脆布下了一道隔绝内外的阵法。

    他们需要极度的安静,不想被打扰。

    可是这么一道阵法,却一下子将候鬼儿隔绝在了外面。

    完了,这回真的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了。

    候鬼儿欲哭无泪,抬头向外面看去,便看到了周围一只一只凶残无尽的遗种,这所有的遗种,每一只都比他强大了数十倍,每一道气机传来,都让他身子哆嗦个不停……

    也就在此时,他身后响起了一声巨响。

    转过头去,便看到了那一只凶狠无限的龟甲凶豚,正狠狠撞击了过来,将守在了那个方向的飞铃儿,震得小脸惨白,每撞击一次,便后退十几步,但又立刻再迎了上去。

    “还有人留了什么压箱底的天赋本领吗?”

    众修恶战之中,已忍不住哀声大叫:“该用出来啦!”

    可是众修听了这话,只能苦笑。

    到了这等局势,谁还会再留什么压箱底的手段,就连他们见不得光的邪法都使出来了。

    五大龙种,三只巨妖,再加上那似乎无穷无尽的遗种,他们实在已经达到了极限,尤其是在他们必须要守着里面封印三寸灵山的人,更是不可后退半步,于是也就无法游走闪避,只能凭着一身修为硬抗,在这种情况下,可以撑到这个时候,已经算是一种奇迹了……

    嘭!

    支撑了没多久,那一头凶悍的龟背凶豚再次一撞将了过来。

    这一次,它又是结结实实的撞到了许玉人身前,许玉人守在了这个位置,已承受了不知多少次撞击,终于还是内息受损太重,支撑不住,被那凶豚撞的直接飞跌了出来,而她这一飞了出去,那防卫圈时立时便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缺口,有无数遗种疯狂向里涌了进来。

    “真的败了?”

    众修皆是一脸的绝望,心气都似乎随着那缺口的出现泄了大半。

    但谁也没想到的是,也就在这时候,忽然有一道枯瘦猥琐的身影窜了出去。

    正是候鬼儿,许玉人这一跌了回来,恰好跌在了他身前,望着许玉人那苍白到了极点的脸,候鬼儿赶紧看了看他的胸口,然后就忽然间呆了一呆,再看看他的喉结,便仿佛明白了什么,整个人如火烧一般跳了起来,似乎浑身都不自在,恨不得长出百十只手去挠。

    “轰!”

    也就在这时候,那一只凶豚已然从缺口里冲了进来,首当其冲的便是候鬼儿。

    候鬼儿一下子转过了头,眼睛似乎有些发红。

    那凶豚抬头看见到了候鬼儿的眼神,呆了一呆,便再次一头撞来。

    它这一撞之力,便是候鬼儿再修炼百八十来年也承受不住,倒是本已受伤的许玉人,急急从地上跳了起来,双手握住了它的獠牙,死命撑住,只是他重伤之躯,又如何能是这凶豚的对手,虽然凭着最后一口气,撑住了这凶豚,但也只是暂时的僵迟,便要向后退去。

    可没想到,候鬼儿忽然一声怪叫,直从地上跳了起来,他速度居然不慢,如同一只猴子也似,直接钻进了这一只凶豚的身下,不停在它肚子上挠摸着,挠了几下之后,甚至一发狠,还直接钻到了这凶豚两条后腿的位置,伸出了手在它两腿之间狠狠的摸了几把。

    那一只凶豚一下子就愣住了,废力的转头看了过来。

    与候鬼儿对视,这凶豚的眼神便莫名其妙的温柔了起来……

    “你看……”

    候鬼儿似乎有些委曲,向着缺口处一指。

    那里正有无数的遗种冲了进来,浩浩荡荡,攻袭一切。

    那凶豚似乎明白了候鬼儿的意思,忽然间一跳,转过了身来,一头就顶了过去。

    哗啦啦……

    一大片刚刚才冲了进来的遗种,皆被它顶到了圈外面去,居然又把缺口堵上了。

    如此变故,着实让众修意想不到,一个个都有些懵了。

    “这位兄台,你的天赋是……”

    旁边一声娇铃也似的声音响了起来,却是飞铃儿,又惊又喜的看着候鬼儿。

    候鬼儿见到了一个真正的女子,发红的眼神慢慢变回了原色,脸上也升起了红晕。

    慑慑懦懦道:“养……养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