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六百四十二章 小瞧了他们(二更)
    此时周围的局势,方原都已经顾不上,只是一心想着拦下金身胖子。

    此人手持黄金大杵,可谓凶势无敌,坐下神龙翱矫翻腾,游走八方。

    他本来就是一个强横无比的人物,再加上他借了龙行之势,游走之间,挥舞黄金大杵,更是横扫虚空,凶势莫御,面对这种对手,往往让人生出一种束手无策之感,神通之力打在了他身上,他似乎全无所觉,硬接下来,而施展武法,又根本破不开他的肉身,如同骚痒。

    可是他自己,却拥有着难以形容的狂暴力量,那黄金杵力大无双,刮着便是死,擦着便是伤,金色流光所过之处,便似要将一切都镇压,禁锢,可以说,碰到了这种对手,简直就是无法打他,只能挨打,无论是谁,都会感觉异常的头疼,像是面对一个无敌的怪态!

    可是方原这时候却是咬紧了牙关,死盯着这金身胖子不放。

    轰隆一声,对手黄金大杵砸来,他施展八法步法,斜身闪过,手中剑意凝炼如电,狠狠的斩在了他脖子上,虽然未能伤得了那个胖子,却也将他斩得大怒,重重怒喝一声。

    斜斜挥掌,一只大手忽然就变得足有百十丈长,大如小山,直向着方原抓了过来。

    方原施展法印,背后不死柳浮现,成千上万道柳条儿一起飞腾了出来,缠在了这金身胖子上的手上,用力向着左边一扯,同时身前一头朱雀雷灵跳了出来,挥展开了巨大的双翅,浑身上下裹挟着耀眼的雷电,浩浩荡荡,一头向着金身胖子撞了过去,双爪尖利抓到。

    轰!

    朱雀撞来,被金身胖子一拳打碎,耀眼般的雷电立时裹在了他身边,似乎化作了一片雷海,但那胖子居然不为这等恐怖的雷电所伤,舌绽春雷,一声重重的怒喝响起。

    周围的雷电被这一声舌底春雷震散,就连方原也被震得身形一僵,动作稍缓。

    金身胖子伺机一杵打来,方原挥剑抵挡,便摔出了百十丈远。

    但身形尚未停下,便已翻身跳起,再一次踏着虚空冲了过来,攻势一般的凶狠。

    如此翻翻滚滚,两人你来我往,足斗了大半天功夫,这个金身胖子,心里的感觉已然诡异到了极点,分明觉得方原与其他的修行之人也没有什么不同,并没有什么破开自己金身的特殊法门,按理说也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可偏偏被他缠了这么久,总是未奏功。

    每每自己施展什么狂横神通招法,却总是被他避重就轻躲了过去,甚至还有余暇,动不动便还手来这么一下,简直就让金身胖子都想不明白,他是如何躲过了这么多神通的?

    而某些时候,分明打中了他,居然也被他咬牙撑了下来。

    “我看你能躲多久……”

    金身胖子这等性子,痴缠久了,也不免动了无明火。

    厉喝声中,身形飞转,金光在身边凝炼,居然化作了三头六臂模样,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六只手各持一道黄金杵,犹如风车一般向着方原打将了过来,直打得虚空一片震颤。

    “火候还不够……”

    而在这时候,方原亦是一身鲜血。

    他与金身胖子缠斗这么久,虽然大部分力量都卸开,或是躲了过去,但也结结实实接下了不少,已然被震的肉身之上,裂出了许多口子,一身骨骼更是断了接续,接了再断,不知多少回,鲜血滚滚,沾湿了青袍,可仍然还是在咬牙苦撑着,保持着神念的紧绷。

    不过,对此,他却也有自己的倚仗。

    当初在天来城金家,金老太太为他强种不死柳,那却是一道神物,方原修为低时,还不怎么显露神威,如今突破了至尊元婴的门槛,这等神物的威力便也愈发的体现了出来,可以说,这一战若不是有不死柳这等神物时时予他生命力,短时间内修复伤势,早就撑不住了。

    而另一个倚仗,便是他的根基,自幼修持,方原便勤修不缀,根基甚是扎实,他这等修法的性子,按理说修行进度应该是很慢的,可是因为有了天衍之术的缘故,却使得他修为进境颇快,很多人看起来,都会认为他突飞猛进,根基不稳,但事实上却是恰恰相反。

    有了这扎实的根基,方原便可战,可走,可猛攻硬打,亦可借力卸力。

    这,便是那金身胖子屡屡感觉将他逼到了绝境,却总是被他可以绝处逢生的原因!

    当然了,这一战依然是十分苦的。

    步步凶险,稍有不慎,万劫不覆……

    尤其是看到了那金身胖子施展了三头六臂之法打来,更是局势让人绝望。

    “这是一种修行!”

    方原咬紧了牙关,再次持剑冲了上去。

    一战到死,死命不退!

    ……

    ……

    “他快要到极限了,困死他……”

    而在另一片战场,王家道子王纣,单凭一人之力,迎战十具神尸与吕心瑶的三大傀儡,这十具神尸,生前皆是元婴境界的世家道子,如今虽然只剩了七成实力,但他们不畏生死,只有一腔邪意与杀气,十具神尸联起手来,也是异常的可怖,难直难以想象的强大。

    一场恶斗下来,王纣已斩碎了四具神尸,可他自己同样也挨了不少邪法。

    更为可怖的,则是那被吕心瑶操控的三大傀儡,可都是坐镇一方的元婴老祖宗级别,这时候联手而来,又没失了神智,配合上了那六具神尸,更是显得老辣阴沉,由得他们在旁边坐镇,几乎整场恶斗下来,都没有与王纣正面硬拼过,倒是受伤不重,还在保存实力。

    可这般纠缠之下,王纣的肉身之上,却已出现了道道裂痕。

    就连他额头之上,也有丝丝缕缕的紫光升腾,似乎是已经达到了神婴崩溃的边缘。

    这三位傀儡老祖,心下皆是大喜:“终究还是熬死了他……”

    对于他们这些老怪物来说,对战局的把控几乎成了本能,从一开始,都不必吕心瑶提醒,他们便知道对付王纣这样的狂人,不能硬抗,因为几乎没有人能够在战意上强得过他,这等人从魔边磨炼出了一身的战意,意志坚定,气魄无敌,硬碰硬的话,谁都不是对手。

    这样的对手,只能死死的缠住他,缠死了他。

    如今的王纣,本就是强弩之末,靠了方原给他的一颗丹药,激发了剩余的所有潜力来战,可以说是在燃烧自己最后的生命来换取了强横无边的力量,他们硬碰硬岂不吃亏?

    只需缠住他,时间久了,他自己也就崩溃了。

    而事实也果然如此,一场大战下来,从午间战到晚间,又战到凌晨时分。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王纣也似乎渐渐达到了极限,他的肉身,由于崩碎的厉害,已经有些不听使唤,武法便没有此前那般精湛,而他神魂也在加速的消散,像是一根即将燃烧到底的蜡烛,身边的火鸦军都在这时候开始变得呆滞了起来,没有了之前的灵动。

    “到此为止了么?”

    就连王纣自己,脸上也似乎蒙上了一层隐隐的哀意。

    他没有了之前的凶狂,倒像是有些失落的模样,目光扫过了周围,看到了那面无表情的神尸,以及三只傀儡老者脸上的笑意,心里却是有些悲凉,低低叹道:“三百年苦修,经历恶战无数,只求一个心安意直,但奈何,居然没有等到大劫降临的一天,便要死了……”

    “恨只恨,居然会被控制,犯下大错,实在丢脸……”

    “怨只怨,死到临头,难道还斩不得一个强敌?”

    “……”

    “……”

    轰!

    方原已经不知道多少次被金身胖子击飞,浑身鲜血早已染红了一身青袍,便是无尽妖灵,都在这时候收了起来,他与承天剑修毕竟不同,对方修炼剑灵,是为了借剑灵之力,但是方原却是以自身剑意摧动妖灵,在妖灵不适合作战的情况,反而消耗他的力量。

    可是伤势到了这一步,方原脸色却还是异常的平静,总是拦在金身胖子在前,哪怕直到如今,看起来他都没有斩杀金身胖子的希望,却还是死死守在了这里,没有后退半步。

    “你已经很不凡了,是我见过最强的年青人之一,何必要拼到这一步呢?”

    不动明王看着方原,脸色露出了一抹奇异的神色,倒是显得平静了起来。

    “因为我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事!”

    方原抹去了嘴角的血痕,低声回答:“所以无论付出多大代价,感觉值得,也就做了!”

    “你觉得我们是没有信念的人?”

    金身胖子转身看向了他,表情显得有些奇异。

    方原抬头看了他们一眼,道:“你们有什么信念?”

    金身胖子沉默了很久,才道:“你不该问我,若有机会见到了吾主,你便会明白了!”

    “其实我很想见他!”

    方原想起了道元真解的事情,点了点头,然后又道:“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不错!”

    金身胖子点头道:“信念这东西,也只对自己有用,如今而言,还是要讲局势,就算是他连进入轮回的机会都放弃了又能如何呢,这龙迹的一战,你们终究还是要输的!”

    方原道:“现在是我们赢面居多!”

    不动明王脸上露出了一抹冷嘲:“说真的,我没有小瞧你,但你也只到这里了!”

    “不是我!”

    方原缓缓摇了摇头,道:“你是小瞧了他们!”

    不动明王笑了笑,刚想说话,忽然脸色微变,向着一个方向看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