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六百四十一章 到此为止了(一更)
    “一战到死,宁死不退!”

    眼见得三只大妖冲了过来,三寸灵山周围,响起了低低的大喝之声。

    如今这里的战势,也已达到了一片乱象的极点,周围遗种汹涌赶来,源源不断,便是守在了这里的修士再强,在这等消耗之下,也显得十分吃力,韦龙绝、许玉人、孟起、飞铃儿、丰梁鬼修、公羊里等人,全都迎战了上去。圈子也随着战局的推进而缩小,已经远不如之前大,众修如今只能守在了三寸灵山周围百丈之外,咬死了牙关,苦苦守住了脚下这一线。

    “呵呵,这可真是白捡的便宜!”

    那三头大妖虽然他们妖类,却皆是精明至极的,一看这等局势,如何还能不明白问题的关窍所在,简直就是心花怒放了,道道神识直向着那五大龙种传了过去:“你们这几只畜牲,既已得了吾主手打在了明王背上的龙印之命,为何还在这里偷奸耍猾不肯出力?”

    那五大龙种,皆是有灵之辈,再加上与妖类本属一脉,却是立时晓得他们的意思。

    惊恐之下,无奈的对视一眼,纷纷吼叫,终于向前冲了过去。

    轰隆隆!

    为首的乃是那一只凶狂的巨鳄,巨尾一扫,大地起伏,撞倒了无数山峰与巨岩,直直的向着三寸灵山所在冲了过来,它一身赫赫凶威激荡虚空,就连挡在了前面的遗种都不知道被它撞飞了多少,大山一般的撞将了过来。

    首当其冲的,正是丰梁鬼修与许玉人,两个人意识到了这巨鳄的强大,谁也不敢大意,拼命的激荡起一身法力,直迎着那巨鳄打将了过去,一道碧色,一道乌光,交织在一起,犹如一堵高墙撞在了巨鳄身上,直震得周围大地颤抖,扑簌簌的碎岩激飞,扫射四方。

    “噗……”

    虽然勉强拦下了,但丰梁鬼修与许玉人还是身形一晃,身前神光黯淡了下来,尤其是丰梁鬼修,身形一晃之际,已是内息冲腑,强忍了半晌,还是一口鲜血呕了出来……

    “唰!”

    而那巨鳄攻势受阻,则是立时巨尾一甩,抽将了过来。

    周围地皮扫起了一片,像是大地之上起了波浪,重重向前拍出。

    “这可怎么抵挡?”

    许玉人脸色已是有些灰败,双眼闭起,便要硬冲上去。

    但也就在此时,他身边的丰梁鬼修,忽然脸色一寒,像是做下了一个巨大的决定。

    迎着那巨鳄扫过来的尾巴,他猛得咬破舌尖,然后双手合起,捏了个法印。

    “吼……”

    一霎那间,他身后鬼气四溢,直冲九宵,如幽冥降临!

    而在那一片森然鬼气里,赫然有一个小山也似的骷髅头飞了起来,通体皆是黑玉一般的妖异骨质,里面还隐隐布满了细细的红色经络,说不出的诡异,说不出的邪气。

    迎着巨鳄,骷髅头陡然张开了巨大的嘴巴。

    那巨鳄扫过来的尾巴,直接便被这骷髅头咬在了尾巴里,居然挣脱不出来,与此同时,那骷髅头黑洞洞的七窍里,一片一片的冤魂钻了出来,怕不下有千只,不仅一拥而上,围着那一只巨鳄撕咬了起来,更是有许多冲向了周围的一众遗种,倾刻间便厮杀在了一起。

    “血宝?”

    周围众修见得,心底也是一颤。

    丰梁鬼修的名字里虽然有个鬼字,但那只是因为他出身于丰梁鬼国,可是堂堂正正的名门正派,谁也没想到,他居然还暗藏了这么一件邪异的血宝,这可是邪修的路子了。

    “干什么,事已至此,你们还要去仙盟告我的状?”

    丰梁鬼修见到周围有目光看了过来,重重往地上呸了一口,恨声骂道。

    “没有没有……”

    旁边好几个修士摇头,叫道:“只是怪你怎么不早祭起来?”

    丰梁鬼修痛骂:“不就是因为怕你们告状吗?”

    “哗啦啦……”

    也就在此时,空中一只血纹巨鹰也冲将了过来,双翅滔天,掀起万丈血风,拦在了它身前的众修,迎着那狂风,都站立不稳身形,眼看着那防卫圈子便要被它撕碎。

    “妈的,顾不得了……”

    达着这血纹巨鹰,旁边一派仙风道骨的孟起也一声怒喝,忽然间神通一变,身边飞满了乌光,威力起码大了三成,将所有靠近他身边的遗种都击飞了出去,甚至连旁边的许玉人身前的遗种也击飞了出去,他整个人也转瞬之间气机一变,倒像是完全换了个人也似,身形陡然冲天而起,拦在了血纹鹰身前,双手一振,空中无数铁戟出现,纷纷向前打了过去。

    有了这一式神通,那凶狂的巨鹰势头几乎瞬间就被压了下去,旁边的遗种也有不知多少遭了殃,这防卫圈子的一侧,很快便平稳了下来,倒是一时变得稳固了不少……

    而望着孟起的凶狂,有人眼皮猛得一跳:“这是……幽州胡家的……”

    “是又如何?”

    孟起森然回过头来,道:“你们猜的没错,三百年前灭了胡家,夺了他家传神通的便是我叔父,这道神通我已修炼成功,只是从未在人前展现过,难道你们出去了还要告状?”

    众修:“不告不告……”

    ……

    ……

    轰隆隆!

    遗种与大妖,漫漫而来,一波接着一波。

    场间局势也似乎随时可能崩溃,但在这般力量相差悬殊的情况下,这第二第三队的修士,居然硬生生的撑了下来,虽然看起来他们也已到了极限,但偏偏还是没有后退过一步!

    “扶我起来!”

    眼见得在那头血纹鹰硬冲之下,许玉人一方,已有些支撑不住,却在他们重重守卫的里面,有一道浑身是血的身影生生抬起了身来,看着身边另一个受伤稍轻一些的人,这个人正是袁宵,他没有死在龙迹祖殿之中,但在逃跑的路上却是受了重伤,已是性命垂危。

    见到他们伤势如此之重,就连方原在分队之时,也没有将他们算在里面。

    但眼见得形式如此,他还是咬牙站了起来,让那受伤轻些的人扶着自己,一步一步的向前走来,到了许玉人身后,沉声厉喝:“让在一边,从昆仑山开始,就看不惯你们这些小辈!”

    许玉人脸色微黯,还是退让开来。

    袁宵立时向前踏出了一步,手捏剑诀,立时有惊天剑气飞旋,如同剑海,向前斩去。

    “许大姐……”

    见到许玉人这时候内息不稳,支撑不住的模样,正在最里面帮着班飞鸢封印三寸灵山的李红枭,忽然转过了头来,挥手一掷,将一道黑色的旗子掷到了许玉人身前,喝道:“咱们不过比他们晚了几日修行,凭什么受他们喝斥,拿着父皇赐我的神旗,去把面子夺回来!”

    许玉人脸色微缓,接过了旗子,大笑道:“红积公主说的有理!”

    哗!

    大旗一卷,地面上便有泥土涌出,化作千余傀儡神将,漫漫央央,向前杀了过去。

    与源源不断赶了过来的众遗种撞上,便散发出了无尽的血光。

    场间形势立马变得一片大乱,处处都是厮杀,血光滔天,众修士皆是浑身染血,甚至还有肉身残缺的,但在这时候,却是都守在了自己的位置,像是一堵高墙,死死的守住一线。

    “呵呵,已是死到了临头,又何苦再苦苦挣扎?”

    眼见得攻势已是如此之强,居然都未能破开那看起来已经快要防御不住的圈子,三只大妖眼神也眯了起来,倒是觉得眼前这些仙盟天骄虽不起眼,但也有些本事,对视了一眼,森然低喝,三个人同时摧动了妖威,连带着身边的魔蚯、凶豚、独角苍狼一起冲了上来!

    而随着他们一动,周围的遗种也受到影响,皆疯狂一般的压上。

    魔蚯与独角苍狼冲了上来,被平时无比低调的公羊里死死拦了下来,一人引动神通,于半空之中恶战,硬生生一人挡下了两只龙种,不让他们有半分靠近防卫圈的机会。

    三只大妖冲了上来,却是激怒了里面的韦龙绝,不肯再守在里面,反而直接大吼一声,跳将出来,手里两道银枪舞成了两条银龙,呼啸而至,绞飞了虎妖身边跟随的伥鬼,也将牛妖的三叉戟拦了下来,甚至还有功夫向着那一只在旁边叫个不停的蛤蟆戮了两下。

    他修为不高,只是神婴,但偏偏武法极为可怖,实力远超旁人的想象。

    只是,虽然攻了过来的三只大妖,以及各个龙种,都被各位高手拦下,但防卫圈子里面,少了他们这么多人,还是压力越来越大了起来,圈子已变得更小,只能咬紧了牙关苦撑。

    嘭嘭嘭!

    可也就在这时候,那最后一头龙种,也就是那一只身上覆着厚厚龟甲的野猪,却是无人阻拦,挺着两只犹如长枪也似的獠牙,挟着沉重如山的攻势,狠狠的向着防卫圈子撞将了过来,大地都被它沉重的身躯踩踏的一阵阵颤抖,首当其冲的修士,已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而那三只大妖,则大感兴奋,厉喝起来:“到此为止了,认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