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六百四十章 三大战场
    “不自量力!”

    那金身胖子动了真怒之后,便已打算将这场间的众人都一人撑下来,然后由得无心使与负山使去解决三寸灵山那边的问题,但却没想到,方原还是一人一剑,拦在了他身前,这却使得他心里生出了一种微微的怒意,既有对方原这可笑举动的冷嘲,又有某种被轻视的羞恼。

    但侧目瞥了方原一眼,他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提起黄金杵狠狠打将了过来,一霎那间,如同液体也似的金色流光,充斥了整片虚空,像是将这一片虚空都锁住了。

    黄金大杵遥遥击来,便像是从天而降。

    无论在哪个方向,都感觉此杵是正正的击落了下来。

    “此杵无法硬接!”

    方原心里立时便升起了这个念头。

    按理说这金身胖子也是元婴境界,自己更是至尊元婴,不该输于他才是,但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修炼的,那力量强横到无边,已远远超过了方原的想象,硬接此人的黄金杵,殊为不智,或许,也只有关傲这样的强横肉身来了,才有可能正面接下这个胖子的一杵吧!

    至于方原,心间冷静,更是不会做此不智之事,一见黄金杵打落了下来,想也不想,便身形游走于场间,绕了一个圆弧回来,一剑向这金身胖子斩了过去,本来这胖子的金光布满虚空,也有着将人定在原地,动弹不得的神威,但是方原玄黄一气却也并不输于他。

    两者相较之下,倒是解脱了开来,正是势均力敌!

    “呵呵,你不错!”

    金身胖子见得方原躲过了这一杵,甚至躲过之后,便又立时回剑斩来,仍是不肯吃半点的亏,嘴角也似露出了一抹笑意,而后座下神龙,陡然咆哮作声,飞腾了起来,他在龙背之上,速度便陡然间快了许多,黄金巨杵便陡然间搅起了片片金波,接连不断砸落了下去。

    轰!轰!轰!轰!轰!

    整片虚空都已炸开,犹似天崩地裂,直欲毁灭一切也似。

    ……

    ……

    “难怪这几个家伙,一见那肥仔动了怒,便立时要躲开……”

    而在数十里外的虚空里,洛飞灵一回头瞥见了远处的惊天动地,也是脸色一变,倒是明白了无心使与负心使一见不妙便要远远的逃离那胖子身边的原因,确实啊,在那等狂暴巨力之下,不逃才是傻子,被那等恶战的余波扫着一下,便立刻就是神摧骨折的下场啊……

    “哈哈,担心了吧?”

    吕心瑶一片恶战之中,也察觉到了洛飞灵的心态变化,冷声低笑了起来:“不动明王使,于吾主御下排名第二,乃是上界顽铜得天地造化而生,天生不坏金身,又得吾主点化,修得一身神通,伟力之强,当世无出其二,曾单人威慑妖域,便连四大妖皇也畏他三分,那方原就算是得了大造化,有点子修为在身,但也绝不可能是他的对手,他今天……必死无疑!”

    说着这话,她似乎是故意惹得洛飞灵心神不宁,伺机狠狠攻了过来。

    但洛飞灵红刀一横,拦下了她的剑光,没有意料之中的惊惶,倒是深深的看了吕心瑶一眼,轻轻一摇头,笑道:“狐狸精,你可知道方原师兄为什么一直看不上你么?”

    吕心瑶心间一怒,下意识便要反驳:“我用得着让他看上?”

    但话到嘴边,却鬼使神差变成了一声冷喝:“为什么?”

    洛飞灵立时有些得意的笑了起来,道:“因为你一直都不相信他呀……”

    说着话,额心透出了一股子红光,一身法力腾腾暴涨,大刀豁豁,直向着吕心瑶斩了过来,声音清脆,接连道:“你自己也不过是个乡沟沟里出来的,偏偏自视不凡,看不起我家方原师兄,认为他的本事不过如此,结果他一次次做的都比你想象中好,让你心里害怕,甚至敬畏,但又不愿承认这一点,而方原师兄是个那么骄傲的人,又怎么会看得上你?”

    吕心瑶心间升起了某种怪异至极的感觉,脸上一片羞恼,厉喝道:“胡说八道!”

    咬紧牙关,剑光点点铺满虚空,犹似盛了一片灿烂的花朵。

    可是洛飞灵却挥舞大刀,将这一片的花朵斩得狼藉一片,同时还笑道:“被我说中了心事吧,你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本事不多,傲气不小,该你一辈子患得患失……”

    吕心瑶心神愈乱,竟被洛飞灵步步紧逼,有些束手束脚。

    ……

    ……

    “到了什么时候还在想这个?”

    驼背负山使没了肉身,根本不敢与人近身斗武法,这时候只能在一边旁敲侧击,施展神通相助,本以为凭了他与吕心瑶两个人的联手之力,拿下洛飞灵不成问题,却不曾想,洛飞灵这么一个看起来娇滴滴的小丫头,而且全然没有经历过太多战火的模样,但动起手来偏偏就是十分厉害,再加上牙尖嘴利,把个无心使说的心神大乱,居然隐隐有抵御不住之势。

    再加上另一厢里,王纣凶狂无双,黑色大刀在手,三千火鸦军在侧,被十具神尸,三大傀儡,以及三大妖将齐齐缠住,都不落下风,按理说他如今那肉身即将崩溃,神魂也正消散,正是强弩之末,可偏偏他愈战愈勇,似乎可以一直这么撑下去一般,却更让人心寒了……

    “他在无心使手底下的时候为何没有这么凶狂?”

    甚至在负山使心里,都生出了这么一种疑问。

    不过很快的,他也想明白了,当时的王纣,虽然被幻法控制,但他潜意识里,毕竟还是有些抵触的,因此动手之时,威力便降了些许,而如今,却是一腔怒火正旺,气势惊天,再加上他刚刚拿到了自己擅用的兵器与法宝,前后贯通,倒强横的让人心惊胆颤了起来!

    “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夜长梦多,迟则生变!”

    驼背负山使判断出了局势,毅然做出了决定,一声大吼,神识急急发出了命令,那十具攻着王纣的神尸便是邪气一盛,紧紧缠住了他,而驼背负山使立时向三大妖将下命:“你们不要在此浪费时间,速速离开,去将三寸灵山拿下,不可有半分迟误,否则拿命来赔!”

    如今那三大妖将,也正是心惊胆颤之时,那一头虎妖,厉害就厉害在一身武法,再加上一千伥鬼随行,但他拼武法,却被王纣险些一刀剁去了半边身子,拼伥鬼,却也被王纣身边的三千火鸦军屠戮了大半,使着一杆三叉戟的牛妖,更是一条胳膊都被王纣撕了下来。

    与王纣这等猛将恶战,本来就是越战越心惊,气势上就输了大半截,如今这三人便正是心惊胆颤,想逃又敢逃,想战又不敢冲上前的时候,一听负山使的话,却心间大喜。

    急忙抽身而退,直向三寸灵山冲去了。

    倒是剩下的三大傀儡与十具神尸,因被控制了神魂,不会退缩,倒是得了负山使的神识指令之后,更加凶猛,齐齐的扑将了上来,围绕着王纣恶战,便如拼了老命也似。

    “吼……”

    王纣怒喝,想要冲杀过来阻拦,但被十具神尸与三位傀儡老祖缠住,竟脱身不得。

    而洛飞灵咬紧了牙关要去拦,也被吕心瑶和驼背负山使拼命拦了下来。

    一时间,场间战势再变,混乱不休!

    驼背负山使已然是露出了森冷的笑意:“就如今局势而言,无论是不动明王拿下了那六道魁首,还是三大妖将驱使龙迹遗种毁掉了三寸灵山周围的封印,都立时可以奠定胜局,而自己与无心使两个人,只需在这短短的时间内撑住,便已可以万事无忧,坐享胜果了!”

    吕心瑶反应也是极快,很快便意识到驼背负山使的安排之妙,此前心间的压抑尽皆一扫而出,直向着洛飞灵冲了过去,冷笑道:“你不是对那寒门情有独衷吗?你不是不像我这么傲气,一见他就相信他吗?现在又何必着急,我们一起来看看他是否真有那等本事吧!”

    ……

    ……

    而在不远处,三大妖将急急向着三寸灵山赶了过去,数百里的距离,也不过转瞬即至。

    在这一片充斥了高手的战场之上,他们三人也自觉帮不上什么大忙,倒是随时有可能像个炮灰一样送了性命,但到了三寸灵山周围,看到了那漫山遍野的无数遗种,以及那兀自龟缩在后面寻找机会,却不敢立时就冲上前去拼命五大龙种,却立时便森然大笑了起来。

    “原来这么一场大功,却是要被我们三人得了!”

    呵呵大笑声中,三人都现出了本相,荡开血雾,摧动妖威,呼啸着冲了过去。

    如今的三寸灵山一带,本就因着五大龙种拼命的摧动一众龙迹遗种狂攻,使得形势凶险,岌岌可危,众修都在拼命抵抗着,而随着这三只大妖的加入,形式立马更为严峻了起来!

    便像是只差一根稻草就要压倒的驼络背上,忽然就多了三座大山!